• 未分類
  • 0

「雖然我們並未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但對不起了,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黑蛇突襲!」

黑玄老人大吼一聲指尖朝著許曜一點,他頭上的那條黑色的大蛇猛然間朝著許曜撲了過去!

許曜看到那條朝自己飛撲而來的大蛇,上去就是一個巴掌,直接將那條大蛇拍碎!

黑玄老人心頭一陣猛的噴出了一口鮮血,他在抬起頭看向許曜的時候,目光中已是布滿驚恐!

「對付你這種雜魚,不出半招即可擊敗!」許曜輕蔑一笑,收回了手,彷彿剛剛的攻擊只不過是扇了一陣微風,風輕雲淡輕鬆無比。 ?老司機差點就給居魂跪下了,“俺見了鬼,俺肯定要死…”

居魂微微皺眉,問我要了一張紙,畫了一張不知道什麼圖案的符,遞給司機,道:“貼在車窗上。”

司機雙手捧着,連連鞠躬,“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等小麪包揚塵而去,我問居魂,真是鬼?你還會畫符?

居魂走到剎車痕跡最前端,蹲下來查看,一邊道:“不會。”

矮子笑了笑,拍着居魂:“看不出來啊!你也挺腹黑!”

居魂沒有回答,就在這時,花七突然指着居魂手邊,疑惑道:“這是什麼?”

聽到有發現,我和矮子立刻收起笑臉,湊了過去,接着就看見花七手指的位置,我猛地一下,五臟六腑如同掉入冰窟窿。

只見,在剎車痕跡下,一雙非常小的腳印,赫然出現在眼前。

我大喊:“還是掉山下去了!快救人!”

還沒起身,居魂把我按住,道:“這個腳印的位置不對。”

矮子忽然明白了什麼似的,轉頭對我道:“對了!如果小孩是真的被撞了,他的腳印應該在踩剎車之前,怎麼可能在剎車痕跡的最前端?這不科學,我說啊,這它娘就是個鬼!”

居魂一下站了起來,他的表情十分嚴肅,我最不希望看見的,就是他這個表情。

他沉沉說道:“樑炎,這東西,是衝你來的。”

我啊了一聲,怎麼就衝我來了?尼瑪老子幹什麼了!身邊一個資本主義享樂派,一個挖人祖墳的賊,老子天真善良窮畫手,到底是爲什麼,就看上我了!

矮子道:“小樑,你是不是早戀,把人家女生那啥了…然後打掉了,沒讓你家人知道啊?沒事兒,哥幾個熟人,說實話!”

“實你妹!”我大罵道,老子像那種人?

花七背起裝備,說要我們快點,要不然天黑都到不了村子。

我心裏一直很方,總覺得,這個村子,有什麼不好的東西。

去村子的山路地面很多凸起,非常隔應人,而且到處都是一人高的雜草,邊緣鋒利,老子臉都刮花了。

還有一些奇怪的石塊,像是什麼古蹟的殘骸,被隨意丟在路邊。

花七也被刮到臉,他的臉可是有保險的,我覺得他的小助手看見了,肯定要瘋。

已經到了黃昏,已經有進了山的腹地,後面是往山背面去,等於我們沒有翻過山去,而是隨着道路,圍着它的外側繞了過去。

這裏還是有人生活的痕跡,越往腹地,痕跡越多,有燒秸稈的黑色草木灰,一堆堆的和牛糞撒的到處都是。

矮子一邊走,一邊拿着羅盤,我問他爲什麼要拿羅盤來定位?這裏有古墓?

矮子皺了皺眉頭,環顧着山體四周,道:“這裏其實是個風水混亂的地方,適宜建陽宅,但是不適合建陰宅。四方白虎擡頭,青龍飛天,都是陽氣旺盛的象徵,但是玄武與朱雀爲俯首狀,子母山又不明顯,對後世非常不利。如果哪個水貨風水師,在這裏點了穴,墓肯定完蛋了。”

我說哥們兒,太專業了,我有點不適應。

見山走死馬,我們已經可以從山路旁看見底下村落,燈光點點,但直到天黑,也沒能靠近多少。

主要是盤山路,實在太費時。

花七煩躁不安,我說白復是個有經驗的人,再怎麼棘手的事,他肯定都有法子。

花七問我要了煙,大口大口抽,他道:“他確實可以算命,不過只能算六門人的命,而且也只是片段。你跟他出去幾次,難道沒發現?除了觀察能力強一點,腦子好使一點,會兩下子鬼畫符,其實他並沒有什麼特別。”

www¸тTk дn¸¢ o

我心說你這個炫哥狂魔,這尼瑪還不夠特別?

不過對金主,我還是虛僞,心裏雖那麼想,嘴上卻說,“是的是的,他一個人來這種荒郊野外,真是太危險了。”

花七點了點頭,我暗歎,鵬子在你眼裏都不算是人嗎…

看來今晚是別想停下來歇息了,又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我發覺,這裏的道路變了。

這裏沒有什麼水泥路,全是泥巴路,之前旁邊還是雜草,現在道路兩邊全是高大的樹木。樹木的枝幹很粗,枝葉茂盛,一下子就把月光遮住了,黝黑無比。

我們打起燈,繼續行走。隔了幾米,路旁就有一個小小的祭祀土地公公的小廟庵。又往前幾米,路旁又出現了一個這樣的廟庵。

這種廟庵只有不到膝蓋高,裏面有一些貢品,外面紅燭燃燒完,蠟跡滿地。

廟庵隔了大概十米就出現一個,我覺得納悶,這裏的人這麼喜歡土地公公?怎麼不搞一個大一點的廟宇?

我提着燈到處看,燈光晃過一個廟庵,我一下看見,廟庵後面,好像有一個穿紅衣服的人蹲着。

我趕緊再把燈照過去,卻發現,什麼也沒有。

林家三娘子 矮子注意到我的異樣,回頭問我看見了什麼?

我道:“我好像看見了那個紅衣小孩,一閃又不見了。”

這話一出,花七和居魂馬上停下了腳步,矮子立刻拿過我的燈,躡手躡腳朝那個廟庵走去。

他蹲在廟庵前看了兩眼,皺眉道:“這東西有點奇怪。”

我也蹲下去,突然發現,這個裏面有一個雕塑,不是土地公,而是一個小孩的頭。

這雕塑讓人看了很不舒服,他的臉很畸形,額頭很寬,眼框佔據了臉的一半,挖得很深,而且沒有嘴。

正看着,一條蜈蚣被光驚嚇,迅速爬了出來。

怎麼會有這麼駭人的廟庵?

我琢磨着,突然居魂在我背後開口,冷冷地道:“這是領路人,這個地方,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死亡,這些雕塑,是爲了引導亡魂歸途的。”

就在這時,路邊的草叢中響起了莎莎聲,幾個人同時回頭,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人影躥了出來。

我們一下子全部舉起燈,居魂差點就出手了,一下被花七攔住。那人被光晃眼,趕緊拿手背擋住臉。

定睛一看,我纔看出來,這不是鵬子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差點都認不出他來!

鵬子全身都是粘着碎草,身上的衣服感覺很久沒換過。頭髮雜亂,似乎瘦了一大圈。

他發現是我們,表情一下變了,非常急切,聲音嘶啞道:“七爺!對不起,我沒保護好白爺…他…他出事了…” ?花七愣了一秒,他臉色唰地就白了,一把抓住鵬子的衣領,大吼:“他在哪?”

他青筋直爆出來,鵬子被掐得動彈不得,話根本說不出口,臉很快紫了,見狀,怕花七把鵬子直接掐死,我和矮子趕緊上前拉他。

鵬子被放下後,不停咳嗽,矮子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你慢慢說!”

鵬子邊咳嗽邊轉身,要我們跟他趕緊去村子,接着說:“你們跟我來,這個村子真是不乾淨,白爺他…他喝了黃泉酒!現在昏迷不醒,我要快點找到走陰人家的孩子。”

他的敘述能力一直不怎麼好,這一急,根本說不出來什麼來龍去脈。

鵬子帶着我們走了一條小路,說是路,不過是他踩出來的一條山道,屬於直上直下,花七跟得死死的,居魂和矮子也很習慣於這種地方,只有我,跌跌撞撞,有幾次差點滾了下去。

花七沒辦法等鵬子冷靜下來再說,邊走邊問,白復到底來這裏幹什麼?爲什麼要喝黃泉酒?他不知道那東西沒有走陰童的指引,喝下去就醒不來嗎?

花七越說越激動,我趕緊搶過話頭,道:“他來這裏,是接了什麼委託?”

我跟白復學到的,問話要帶有引導性。

結果鵬子說了十分鐘,顛三倒四,我事後整理了一下,發現事情並不複雜,只是這件事,成爲了我和另外一個人命運的轉折點。

白復一個月前,接到了他的老朋友的求助。

那是一個特殊的朋友,鵬子說,那個人,似乎對花七曾經有救命之恩。鵬子問過很多次,但是白復不願意提起當時的情景,只說他們家是走陰人,花七當時差點就死了,白覆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說服走陰人帶他去了一趟陰間,找回了花七。事情經委應該相當曲折,鵬子不是一個會追問不捨的人,想必其中一定有令人感興趣的地方,我很久之後還是得到了所有的細節,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話再說回來,走陰人不像是平常的百姓,鬼事他們見得多,一般的情況,他們完全可以自己處理。

我不太瞭解走陰人是幹什麼的,後來專門查了一下,發現走陰人,其實是通靈人的一種。只不過,他們不能把任何陰間之物,帶回人生活的世界。還是輸了我樑家一截兒。

白復認識的這個走陰人家,他們平時都是接一些小活兒,黃泉酒,就是他們用來引魂用的,如果你特別想見到死去的人,只用喝下混入走陰人眼淚的黃泉酒,他會帶着你去陰間找你想見的人,再在一定時間內,帶你回來。

走陰人家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去陰間當導遊的,只有孩子可以走陰,長到了一定歲數,陰氣不足,就變成了普通人。

白復的這個老朋友,他們之所以來找他,就是因爲家中的走陰童,失蹤了。

他們不是那種住在鄉野間陰森森老宅裏的人,而是生活在一個省會城市。早出晚歸,白天是上班族。

走陰童是個小男孩,大概六歲,也是上雙語幼兒園,喜歡玩電子遊戲的,和普通孩子沒有區別。

一個半月前,走陰童考了一個好成績,他的父母承諾,帶他去一趟遊樂園,裏面有一個著名的馬戲團。

他十分開心,非常期待。但是這件事過去後的第三天,走陰童小男孩放學後,就失蹤了。

豪門小老婆 同時失蹤的,還有他的同班同學,也是一個男孩。

畢竟生活在現代社會,走陰人家首先想到的,是報警。奇怪的是,不論警方怎麼查,都找不到任何線索,沒有勒索信,也沒有監控拍到這兩個小孩。

小孩失蹤,有個黃金48小時,但是過了半個月,還是沒有頭緒。

走陰人家並不是獨子,走陰童還有兩個姐姐,處於青年期,陰氣沒有完全褪去,喝了黃泉酒,但是卻沒有在陰間找到這個孩子。

這就證明,這孩子還活着。

警方毫無頭緒,所以,走陰人家拜託了白復,讓他幫忙,找到男孩。

這件事讓白復調查了很長時間,後來,他發現,在那小孩子失蹤的同一天,全國有七個地方,都發生了小孩失蹤事件。

白復走了六個地方,發現這六個事件,除了時間,幾乎沒有共通點。

這是最後一個案件的發生地,白復來到這裏的時候,是在兩天前。

來了之後,正好碰見那個失蹤小孩的人家,正在服喪。

鵬子說,這個村子的人非常非常迷信,也很排外,他們調查了一天,只得到兩個信息。

第一,這個小孩的屍體,兩天前,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一棵大樹底下,高度的腐爛。第二,小孩失蹤的晚上,一個因爲犯了錯被鎖在自家牛棚裏的稍大一些的少年,說他聽見了笛子的聲音。

村子裏的人非常恐懼,他們全都說是冤魂索命,但是以前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有一個人願意說。

用鵬子的話說,白復第一次遇到這麼團結一致迷信的村民。

線索就在眼前,卻難以再深入,白覆沒有遇到過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得到線索的經歷,也不知道爲什麼,他最後決定鋌而走險一次,喝下黃泉酒,他要去問一問那個死去的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

黃泉酒,沒有走陰童的眼淚引路,是很危險的,基本上等於喝砒霜。

白復對鵬子說,他的體質,可以稱一個月。如果一個月沒醒來,就給走陰人家帶句話,“命已還,債兩清。”

還有告訴花七,他在漠河。

鵬子看着白復喝了黃泉酒後幾個小時,就覺得事情不對勁了。

他說白復的狀態,根本不像能撐一個月的。所以鵬子當即決定,給花七發信息。

說到這裏的時候,我們已經走到了村子後方。

鵬子帶着我們又走過一段小路,旁邊樹木更加繁密,進入小路後五分鐘時間,鵬子停了下來。

這裏離村子其實還有很長的距離,屬於一個山拗,鵬子面前是一堆樹枝,他把樹枝移開,露出了一個一人高的山洞。

裏面漆黑一片。

我們舉起燈走了進去,這個洞只有三米深,我一眼就看見,白復躺在了一堆秸稈上。

看着他的樣子,我一下就能理解,鵬子爲什麼說他看上去不像能撐過一個月。

在我看來,他還能撐一天,就算是命硬了。 「你……居然一掌就將我的黑蛇給拍滅……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黑玄老人臉色一黑,連忙踉蹌著後退數步。

他上下環顧著許曜,完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年輕人能夠在舉手投足間,就將自己煉化的大蛇給拍沒了。

要知道,自己的這一招可是連山石都能洞穿,然而許曜卻跟沒事的人一樣,隨便一拍就將其擊碎!

可見其實力,遠在自己之上!

馬威甚至都沒看的清楚許曜做了什麼,就看到黑玄老人在旁邊大口吐血,也愣在了原地不知該說什麼。

黑鬼更是手足無措的湊上去問道:「師父!師父,你怎麼了?他對你做了什麼?」

紅顏禍水 黑玄老人頂著震怖心情,抬起頭來緊緊的盯著許曜,隨後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開口問道:「多謝大師手下留情,敢問大師已至何種境界?」

此舉頓時就讓馬威嚇了一跳,原本他以為這個黑玄老人能夠輕鬆的收拾掉許曜,卻也不想僅此一招黑玄老人便敗下陣來,甚至還跪地求饒!

黑鬼這時才意識到,眼前的少年並不簡單,能夠被自己師父稱之為大師的人,實力到底強到何種境地?

許曜冷哼一聲向前走了兩步,同時體內的金丹開始瘋狂的轉動了起來。

「金丹……傳說中的金丹強者……如此強大的力量……難怪,難怪……這次沒想到年紀輕輕居然以至金丹之境!我能……摸摸你的金丹嗎?」

黑玄老人看到了許曜體內那不斷升起的金丹,普通人自然是看不見許曜的體內有何種不同,黑玄老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滾!你自命為一代宗師,卻爬出來幫著馬威為非作歹,若不是我與沈家相識,必定一招廢了你的修為!」

許曜一聲令下黑玄老人連忙磕了三個響頭,隨後一聲不吭的站起來逃離現場。

黑鬼見勢不妙,看了看自己的師父,又看了看馬威,也跟著師父一起逃離開來。

「等等……黑玄大師!黑鬼!你們怎麼跑那麼快?」

這下馬威算是慌了,就連自己請來的大師都奪路而逃,那自己一個人面對許曜,還玩個蛇皮!

「你……你給我等著!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馬威見勢不對,也不再顧及自己的面子轉身也想要逃,許曜向前一步就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力一扣便將他摁在了地上。

「如果你沒聽清楚那麼我就再說一次,張芸,是我的人!你若是敢對他再有半點覬覦之心,京城之內,再無你們馬家立足之地!」

許曜留下此言后,便隨便一腳將其踢開。

皇上你後宮該裁員了 馬威慘叫一聲后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飛了近乎十米高才重重地落到了垃圾堆里。

雖然因為垃圾袋的緩衝所以自己沒受多少傷,但自己這剛剛洗了個澡出來,這下又得回去重新洗一遍了。

「走吧,我們繼續回去參加宴會。」

解決了這個礙眼的垃圾后,許曜牽起了張芸的手,繼續在宴會之中蹭吃蹭喝。

馬威此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如同骨頭被拆開一般,沒有一處不在疼痛。

他好幾次想要從垃圾堆中爬出來,最後卻是無力倒在了地上,只能不斷的開口求救。

他的一些朋友實在是看不下去,想要去將他拉回來當時剛接進垃圾堆就聞到了一股惡臭,最後只能退避三尺,打電話找來了清潔工先將馬威從垃圾堆中丟出來。

馬威此刻已經算是徹底的沒了臉面,他抬起頭看向了眼前的酒店。一想到許曜已經進入了酒店之中與張芸吃喝玩樂,而自己卻趴在垃圾堆里丟人現眼,他心中的火氣再次升騰而起。

「電話!我要打電話給我的父親!我要讓我爸出手把這個人給辦了!」

馬威近乎是嘶吼著向自己的朋友們索要電話。

而此刻,周博懷在得知了許曜將風暴海燕借出去居然是為了在馬威面前裝逼之後,氣都不打一處來,直接打電話給了馬威的父親馬騰雲。

馬騰雲是馬氏集團的老總,在京城之中馬家的勢力僅次於王家之下,算得上是一個龍頭企業,在電子領域幾乎有著跨世紀的成就。

馬騰雲此刻正在國外談論著交易的事項,剛剛他投資了自己的兒子在國內被人打得賊慘,甚至被一腳踢進了垃圾桶時非常的生氣,於是聯繫了自己的私人保鏢阿虎,帶著自己的保鏢隊前去現場幫自己的兒子撐腰。

這邊的電話剛剛放下來,馬騰雲準備繼續同外國的商戶談論著發展互聯網軟體的事情,他的助手又一臉抱歉的拿著手機,悄悄來到了他的身邊。

馬騰雲有些抱怨的說到:「怎麼整天有電話來找我?沒看到我正在忙嗎?怎麼什麼閑雜事情都過來找我?這電話你自己拿去應付!」

看到助手拿著手機過來,馬騰雲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客戶臉上出現了不滿之情,畢竟自己的談話數次被打斷這也是件不禮貌的行為,所以馬騰雲才會在客戶面前數落自己的助手一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