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難道林將軍也要步逆賊許詔之後塵?」令將軍嚴詞厲色,始終要佔據上風。

「買?哦,用何物買?金幣?命運金幣?聲望?都沒有吧。」林牧不以為意道。

「你我應該都清楚,司馬龍翔借勢壓我,讓我讓出金淵村。不過,那只是口頭約定而已,在那個約定之後,我們可是還有一個口頭約定,那就是可以相互攻捍,相互爭奪。」

「金淵村,只是我等練兵之地而已。」

「我們乃是在規則內行事,想來廬陵太守王朗也沒有借口定我等逆賊之名吧!」林牧面不改色,一臉正氣凜然道。

司馬龍翔這傢伙都死回去了,怕個鳥,有證據嗎?此時能對質嗎?

「你……」旁邊的一位地階武將聽到林牧的詭辯,憤怒一指林牧。

而林牧等人,也是淡然一笑。

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強者為尊。此刻縱然林牧如何詭辯,都是合理的。因為他們圍著金淵村。

而王朗之部,因為處於劣勢,雖有借口,可氣勢本就不足,何來討公道之力?

為首的令將軍也是知道這些,沉下臉來思量著。

今晚是死守金淵村,等待文淵鎮那邊的消息?還是以閔虎之命,換時間等待援軍?亦或者是直接以閔虎之命,讓林牧給他們一條路離開金淵村呢?

令將軍躊躇不定。

在他思忖對策之時,對面的林牧繼續開口道:「幾位將軍都是為大漢龍廷效力,我這裡有數個職位適合三位,不如過來協助於我,更好地效力朝廷如何?」

「你還想招募我們?配嗎?我們可是太守之軍,你一個小小將軍何德何能招募我們?」那個先前指著林牧的暴脾氣地階武將倨傲道。

「德與能,不是口中之爭。」林牧呵呵笑道。他說這些話,只是埋下一個引子而已。至於此刻能立即招募到這三人,根本不可能。

衡量再三,令將軍還是覺得撤退最保險。那位隱藏在暗中的超級虎將,也不知道會不會再次暴起,若是真發生這樣的事,他們根本就沒有絲毫活命的機會。

對面的林牧,可不是善人。

以先前的態勢來看,他絕對有一舉屠殺所有敵人的決定。

……

「主公,就這樣讓他們走了?」臧霸看著鑽入黑暗山林的王朗軍,一臉疑惑道。

「讓他們走吧,以後有的是機會相遇。」林牧看著離去的黑影,帶著一抹莫名的笑意。心中也鬆了一口氣,有黃忠鎮軍,果然不同。

「揚州南方的探子因為志才那邊的需求進行調集,出現了空擋,卻想不到就被王朗這傢伙給鑽了,算計了我們一把,呵呵……」林牧嘴角噙著詭異的笑意道,在黑暗之下,顯得有些陰森。

目前林牧並沒有把夜影部的精力投在諸侯之中,而是全力布局於太平道,讓戲志才總籌。

「想來王朗當上太守,也是最近之事吧。與主公晉陞伏波將軍之事,可能是同時發生。」黃忠眼眸閃過一抹智慧之光,低聲道。

「既然他算計我們,那我們就算計回他,禮尚往來。」看著黑暗山林上的婆娑黑影,林牧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頓了頓,林牧又道:「奉孝可以坐傳送陣了,那就方便多了。」

大荒領地首席謀士出手?!呵呵……王朗要倒霉了。

「主公,你是想把那三位武將收入囊中?」臧霸道。

「主公應該有更大的謀划吧,比如,這殘餘的十多萬精銳……」黃忠仰頭笑道。

修神外傳仙界篇 「不管如何,不如讓郭首席順便把上次的大將徐晃謀劃過來。」臧霸虎目一亮,凝聲道。

對於郭嘉之謀,臧霸可是深有體會。

先前他返回泰山郡募兵,雖然有林牧給的募兵令,可招募的數量還是非常有限的。

跨域募兵,可是龍廷忌諱的敏感大事,不可魯莽。

在大漢龍廷未亂之際,私人募兵本就是敏感之事,很容易引起政敵攻捍。而且臧霸是光明正大的募兵,更是矚目。不過,有合理理由,那又另說。

就這個問題,臧霸請教過郭嘉,而郭嘉沒有怎麼思考,直接說出泰山郡的一個風俗【狩禮】,就解決了問題。

這個風俗只是一個簡單的成年狩獵之禮,不過,在郭嘉的建議下,他父親的操作下,愣是變成募兵之禮。

其中的小智慧,一環扣著一環,饒是他父親也佩服不已。

這也是臧霸第一次感受到郭嘉的謀略。故而他稱郭嘉為郭首席。

「徐晃,暫不能謀。」林牧擺擺手,微微一笑,仿若智珠在握一般。

對於臧霸信服郭嘉,林牧沒有意外。

「如此啊,好!」臧霸沒有深問。

夜幕深沉,金淵村恢復了平靜。

而林牧不知道的是,在金淵村發生一系列變數之時,文淵鎮這邊,卻燈火通明,大荒領地的領民收拾著狼藉的文淵鎮牆。

「風大人,對付退了……我們不通知主公嗎?」李典一臉疲憊問道。

「無需通知了……小事耳。他招臧霸過去,想必也是有艱難之戰。暫時不打擾了。」風仲輕輕搖搖頭,咧了咧嘴,閃過一抹痛苦之色,微微調整身形,摸了摸胸膛。

在風仲的胸膛上,赫然有一道猙獰的傷痕,他一說話,就痛。

這道傷痕上,還有淡淡的詭異紫色殘光縈繞著。

而這道傷痕,仿若是斧頭之刃造成的。

…… ……

大荒領地,真龍閣。

「前輩,你承諾的第二件事,就是找到這個殘破到不像樣的爛石球?」林牧瞪大虎目,右手顫顫地指著那如足球般大小的斑駁石球,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對身邊的龍褚問道。

這個石球,和被無數隕石砸過的月球頗為相似,滿是坑坑窪窪,瀰漫著蒼莽斑駁的歲月痕迹。

……

此刻,距離金淵村戰役,已然是過去了五天。

在搞定金淵村的事務后,林牧就趕回大荒領地。而在深夜經過文淵鎮時,林牧才得知一個令他驚怒的消息:文淵鎮也被王朗的兵給偷襲了。

建築、物資等損失暫不計,可那近三萬領民的死亡,卻讓林牧一陣心痛。

這三萬領民,不能復活!並且,其中還有一位是大師級採石師人才!!

聽到這個消息,驚怒的林牧都差點騎馬跑去找王朗晦氣了。

這還是大荒領地第一次出現這般損失!!

更令林牧驚怒的是,屠殺這數萬領民的禍首,赫然就是在於禁手中吃過虧的史阿!

徐晃也出現了,不過他像一個錚錚鐵漢那樣光明正大拚鬥風仲。

若不是後面龍褚和郭嘉趕到,氣勢一出,震懾一下,如豺狼般的史阿不知道會不會屠殺全鎮!

王朗之謀,兩地開花。

剛開始擴張,就遇到了禍事,也不知道以後會如何。

……

「什麼叫殘破到不像樣的爛石球!這可是【天武真脈】。很多諸侯夢寐以求的東西呢!」龍褚摩挲一下滿是斑駁坑洞的扁圓石球,訕訕道。

「天武真脈……可它就是一個殘破不像樣的實心石球!」

「【天武真脈】,可是有名的天地武脈,十分珍貴的。只是因為一些歷史原因,變殘破而已。」龍褚辯解道。

「你承諾的第二件事,就是為我們尋來殘破的它?」林牧再次無奈問道。

「沒錯!」龍褚再次篤定道。

「那還不如我們使用神秘寶圖尋到的那條【庚金武脈】呢。」第一件事,鑄造出一個兵之洞天,牛掰轟轟,可第二件事,卻尋來一個沒有額外增益的殘破武脈?!落差太大了吧。

林牧對於武脈之事,也十分重視。而在收服第一位史詩級歷史于禁時,林牧選的那張神秘地圖,就是一份尋找武脈的地圖。(在292章有。補坑了。)

「你那條武脈,能成長嗎?垃圾一樣的普通金屬性庚金之脈而已,固定死了,沒有潛力。」龍褚一臉你不識貨的模樣道。

「可這殘破的武脈,想要修復,都不知道要消耗什麼資源呢,你也沒有具體的參考信息,我沒有頭緒啊!」林牧無語道。

這【天武真脈】,名字是牛逼,自身歷史標籤也是牛轟轟的,可想要修復它,都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了。

「你小子……」龍褚一時語窒。 復仇遊戲:撒旦奪愛 確實,這條武脈是牛掰,可那是完整之前,現在都是殘破貨色,價值不襯。而且,即便是他,也沒有具體的修複信息,這是硬傷。

「你小子運氣好,運勢盛,定然會尋得方法修復的。」語窒半響,龍褚只能牽強把注意力轉到林牧的運勢上。

「還運氣好,哼……」一想到沒了十龍龍運,林牧就怨念叢生。你這傢伙先前沒給我打預防針,十龍龍運沒了,就是你的錯。

「另外,你那條武脈只能移動一次吧。」沒有理會林牧的怨念,龍褚據理力爭道。

「現在它都還躺在那地域中無法移動吧。待你尋得一風水寶地激活武脈,以後若是風水寶地出問題,那武脈也就廢了。死理。」

「而我這條武脈,雖然只能讓領民突破60級等階限制,沒有其他增益屬性,比不上你那條武脈的【庚金之銳】增益,可它能隨意移動啊。只要建立有武祠,它就能安置而下,多好。隨遇而安啊!」

「神級屬性啊!」龍褚倨傲道。

「它絕對值一個承諾。」最後,龍褚又凝聲道。

林牧不是認為【天武真脈】比【庚金武脈】差,只是認為前者不值一個超級承諾而已。

「你小子,不要因為有第一件事就把后兩件事的價值升高一籌哈。第一件事,是最有價值的。」龍褚把『爛石球』拋給林牧,沉聲道。

林牧這小子擅長順著桿往上爬啊。

全世界都不如你 林牧小心翼翼接過『爛石球』,嘿嘿一笑。林牧抱怨之因,就是因為落差太大而已。

「可惜,有武脈,也暫時無法安置。武祠建築圖紙沒有,風水寶地也沒有。」林牧搖搖頭無奈道。

「這些就是你需要考慮的事了。」龍褚看到林牧沒有繼續糾纏,語氣正常了點。

「要不,我第三件事,就為你尋來一張武祠建築圖紙?」突然,龍褚轉頭望向林牧,一臉狹促道。

「開什麼玩笑,區區一張圖紙就想騙一個超級承諾!!沒門。」林牧聞言,猛然一跳,驚怒道。

他還真害怕龍褚的最後一個承諾會如此。

龍褚聞言,嘿嘿一笑。看到林牧驚怒,他就一陣爽快。

「不過,這個武脈之武祠的安置,可得好好謀划。應龍峽谷是不行的,這裡是龍脈源地。」

「我建議你呢,把它和你的家族的宗祠一起建立在同一個地方。最好是還一起建立一個書院。崇文尚武。」

爽快了半響后,龍褚淡然建議道。

林牧聽到龍褚的建議,輕輕哼了一聲,彷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卻在心底深深記住了這個組合。

領地的建設,是有很多小技巧的,不是隨便布局的,不然要督城師等匠師來幹嘛。

跟龍褚又寒暄了一番,發現沒能從他口中得到第三件事的信息后,林牧就辭別他,準備去忙活其他事了。

而在林牧忙活領地事務之時,『大舅哥』季北欽來通訊了。

「我說林牧,林大領主,你究竟啥時候有空啊!我這都等你有空,都等都猴年馬月去了。」季北欽抱怨道。

「額,最近忙著擴張領地啊。我現在只有數個附屬領地,和你們這些幾十幾百個附屬領地的大領主相比,差太多了。」林牧笑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沒事,我就去修鍊了。」

「有事!先別修鍊!」季北欽一臉無語。

「上次你不是答應我,幫我們過一個副本嘛。難道你……忘了?」季北欽虎目一瞪,帶著危險的目光,緊緊注視著林牧。(316章有)

「過副本?!沒……沒忘,怎麼可能……攻略一個地宮墓地嘛,沒忘!沒忘!」林牧一拍額頭,局促答道。他還真是忘了。

「哼哼……不管如何,你快過來吧。我們的附屬領地道澤鎮。」季北欽一臉危險的神色道。林牧絕對是忘了這件事。

「好!我安排一下馬上過去。」

為了安撫大舅哥,林牧馬上準備起來。 其實,也不怪林牧會忘記。開啟墓宮,需要專業的人才——摸金校尉。而大荒領地這方面的人才,卻一直沒能發展起來。導致這方面一直沒進入林牧的視野。

大荒領地除了從太平道那邊謀劃過來的第一批摸金校尉外,就沒有再培養出新的摸金校尉了。

不是沒有相關資質的人才,也不是沒有關鍵的轉職道具、資源、知識,只是缺少一個合適建立摸金校尉營(建築)的地方。

摸金校尉營建造的地方必須是呈陰森屬性的地域,說白點就是沒有陰水寶地。而應龍峽谷和文淵鎮等地,都沒有這類地域。

本來應龍峰下的那個陰森岔道頗為適合,不過已經被張仲景佔了,而且那裡太小,根本建設不了一個人才營地。

目前大荒領地所佔的地域實在太小了,局限性太大,已經開始制約大荒領地的高速發展了。應龍谷地,畢竟也只是一個困龍之地。

就如領地的武脈、摸金校尉營等單一建築,竟然都沒有合適的點建立。這就需要改變了。

這也是林牧迫切去擴張附屬領地的原因。

金淵村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大荒領地會建立越來越多以【黃龍令】為核心的領地網!

林牧讓傳信兵,把大荒領地僅有的一批摸金校尉招來。

目前這些傢伙都跟在徐初十身後。

而就在這個時候,執行任務的周泰歸來了。

「主公,我這次出去巡查,已經把九江附近的一些大型湖泊的情況搞清楚了。」周泰風塵僕僕,可臉上卻滿是喜意。

搞定了洞天之後,周泰就去執行其他任務了,其中一個,就是查探適合建立水軍基地的湖泊,計劃在那裡建立附屬領地。

對於九江,周泰還算熟悉。

「幼平,辛苦你了。我們大荒領地的拓展人才實在太少,夜影部的發展也暫時無法顧及到這些。不得已下,讓作為主將的你,還如小兵一樣,到處奔波。」林牧沉聲道。

大荒領地的所有虎將,都有任務。于禁蔣欽等,去海外擴張;樂進等,去探查江東子弟兵的任務;風仲李典等,在領地訓軍,順帶駐守文淵鎮;臧霸組建泰山槍兵,順帶駐守金淵村;周泰完成了洞天任務后,就開始執行其他擴張任務;至於黃忠,貼身保鏢一個。

大荒領地的虎將,看起來好像很多,其實根本不夠用。可惜,歷史武將不是那麼好招募到的,而通過培養等方式來收穫虎將,時間太短,仍需投入與等待。

「沒事。我們領地中,建軍最完整的,可不多,多數都是初建之期。雖然公奕帶了大部分水軍出征,可剩下的水軍仍夠我用,無需訓練,我就閑置下來,可以為主公多跑幾趟。」周泰拍了拍身上的錦布,搖搖頭粗聲道。

「好!那你探查的情況如何了?」林牧問道。

「九江實在太遼闊綿長,根據一些信息,我只是探查了一些不怎麼出名的地方而已。」周泰沉聲道。

「不出名就不出名,適合就好。甘棠湖、鄱陽湖等大湖就算了,那已經是人家的地盤,我們暫時沒有能力佔據。」林牧點點頭道。

訓練水軍,特別是精銳的水軍,環境其實要求也挺高的。

大荒領地佔據的青龍秘境、鏡湖、徐福鎮的近海碼頭等,都只是「死水之地」,根本沒有那種『凶水之地』。訓練水軍菜鳥還行,精銳就行了。

水最為澎湃的,就應龍河還算可以,不過卻太小了,展不開手腳。

至於應龍谷地東邊的遠海,水是夠洶湧,不過卻建不起水軍營地,而且還有水獸時不時偷襲,不是理想之地。

大荒領地既然要擴張,那適合訓練精銳水軍的湖泊領地,也需要建立起來了。

最適合訓練水軍的超級河流,在神州上,數長江、黃河!

而在揚州,就得數九江河段了。

對於有先知經驗的林牧,他印象中的訓練水軍的絕佳之地不是沒有,只是都是有主的。並沒有那種和應龍谷地這般神奇的地方。

先知經驗不能發揮作用,那隻能用人力去找咯。而目前最合適的,非周泰莫屬。

「幼平,看你一臉喜色,想必是有了合適的地方了吧。」林牧又道。

「是有一個湖泊挺適合。」周泰神采奕奕道:「覃陽湖!」

「覃陽湖?!」林牧對這個地方並沒有什麼印象,應該不是著名湖泊。

「沒錯,這個湖泊是九江的一個彎道沖刷而出的,既是湖,也是河,外湖的水流頗為洶湧湍悍,而內湖之水頗為平穩。湖泊之邊,也是建立水軍營地的佳地,也是易守難攻之地。」

「覃陽湖,位於九江後半段,對於流通大海有巨大便利,我們可以隨時從接海河口進入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