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霜兒姐姐,我們也去幫慕風哥吧。」

見狀,曾柔也是心急如焚,便是想要出手去幫慕風,卻是被凌霜兒攔了下來。

「你去了沒用,反而會讓他分心,相信他,若是真的不敵,我們再出手也不遲。」

凌霜兒望著廣場上方的四人,眼神當中也是掠過一抹擔憂之色,不過她也知道,憑自己和曾柔的實力,不僅幫不到慕風,反而會讓後者分心。

曾柔細想了一下,也是點了點頭,兩人聯手連一個鄧獠都是不敵,若是出手相助,恐怕只有添亂的份了。

見到慕風真的想要以一敵三,周圍的眾人都是一臉驚愕,旋即眼神當中也是湧出一抹興奮和熾熱之色。

血天流、榮丞及鄧獠,三人乃是血剎谷最頂尖的年輕強者,而這個慕風,卻是不知道從何處殺出的一匹黑馬,若是真的能夠擊敗血天流三人的聯手,恐怕傳出去將會震動整個血剎谷。

「動手吧!」

血天流和榮丞、鄧獠相視一眼,然後淡淡說道,同時滔天般的血色玄力,從三人體內席捲而開,驚人的冰冷殺意,在武尊殿廣場瀰漫開來……(未完待續。。)



… 「轟轟轟轟轟!」

浩瀚如海的血色玄力,從血天流、榮丞及鄧獠三人體內,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將整個天地都是映襯得一片血紅。

望著這番陣勢,周圍的強者都是一片驚駭,他們可以看出,三人根本沒有保留餘力,看模樣似乎是要盡全力斬殺慕風。


「動手,殺了他!」

血天流三人相視一眼,幾乎同時點了點頭。

「血神刀,刀斬神魔!」

血天流渾身血光涌動,手握血色大刀,凌空而立,旋即一刀朝著慕風狠狠斬出。

一刀斬下,只見得漫天血光,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凝聚,直接化為一道數百餘丈的血色刀芒,瞬間便是朝著慕風怒斬而下。就連空間,仿若都是因為血色刀芒的出現,而變得有些扭曲。

海賊之海軍鬼神 ,旋即猛的一拳爆轟而出,力量波紋席捲而出,一道數百餘丈大小的拳影,也是如同一道血色閃電,呼嘯而出。

見到血天流和鄧獠均是動手,榮丞也是毫不示弱,修長的手指輕點而出,一道詭異紅芒凝現而出,仿若穿越虛空一般,朝著慕風急掠而去。

三道攻勢,極為凌厲,皆是帶著一股極為可怕的波動和尖銳的破風之聲。任何一道攻勢,都足以瞬間轟殺一名尋常半宗強者。

無數道目光都是望著這三道凌厲的攻勢,眾人驚異不已,不過更多的。還是看向慕風,想要知道後者如何抵擋血天流三人的聯手一擊。

「呼!」

望著三道暴掠而至的攻勢,慕風深深的吸了口氣。心中暗暗呢喃:「解封!」

眾人便是驚異的看到,慕風的身體內,頓時有著血光瀰漫而出,一種驚人的殺戮氣息和狂暴的血色煞意,席捲而開。就連黑色的眼眸,也是變得血紅起來,仿若一頭剛剛蘇醒的絕世凶獸。

與此同時。慕風的身後,竟然同時出現了兩道數百餘丈大小的漩渦。

一道黑色漩渦,一道血色漩渦。急速旋轉著,天地之間的玄力能量,仿若受到牽引一般,呼嘯的匯聚而來。然後盡數的沒入千丈血海之中。

「兩種武道真意?」

所有人看到那兩道旋轉的漩渦。眼瞳都是狠狠一縮,眼中湧出濃濃的震撼之色。不少強者知道慕風領悟出了殺戮武道真意,不過誰也沒有想到,其竟然還領悟出了另一種武道真意,真是匪夷所思。

在聖玄大陸,能夠領悟出一種武道真意,已經算是天才中的天才,畢竟能夠領悟出武道真意的武者。比魂師的數量還少得多。

不過能夠領悟出兩種武道真意的武者,恐怕在場的諸人。都是聞所未聞。

「這小子,可不是一般人啊……」眾人暗暗道。

就連血天流三人,都是異常驚愕,心中都是閃過一個念頭:「此子若是今日不除,必將成為禍患!」

「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

千丈血海,海浪劇烈翻滾,聲威更盛,竟又是延伸千餘丈,一道道雄渾的能量波動從其中席捲而出,令人驚駭不已。

在慕風手印變幻間,一道近千餘丈大小的模糊血色身影,緩緩凝聚而出,當這道血色身影出現之時,其下方的整個廣場,均是崩塌而去。

周圍的強者面色慘白的望著那道血色身影,竟又是發現,那道血色身影的手掌,似乎也是在施展著某種印法,而隨著這種印法的變幻,一種更為恐怖的可怕波動爆發而出,令人頭皮發麻,心驚肉跳。

望著這道血色身影,眾人感受到一種極為可怕的威壓,雖然已經遠離了數千餘丈,但是仍然猶如山嶽壓頂一般,就連呼吸,都是困難。

一種冰冷之意在體內蔓延,也是讓得眾人都是驚駭不快,發現自己的心神,都是有些失控。

「老祖?」

血天流、榮丞和鄧獠望著那道千丈血色身影,都是心中一悸,驚駭道。

望著三道暴掠而至的驚天攻勢,慕風雙眼之中的血紅之色,愈發的濃郁,血色煞意涌動開來,一種驚人的殺戮氣息波動席捲而開。

「來吧,一招解決你們三人!」

慕風手印再度變幻,血紅的雙眼泛起一抹瘋狂之色,同時,冷冽的聲音,也是在武尊殿廣場上空傳盪而開。

與此同時,一道道血色能量光柱,從血海之中暴沖而出,將慕風和血色身影都是籠罩進去,一可怕的能量波動席捲而開,令得空間,仿若都變得扭曲起來。

周圍的強者望著這番動靜,面色已經變得異常凝重,這種聲勢之下,恐怕武宗之境以下的武者,難以抵擋!

「這傢伙,真是變態……」

在廣場的一角,一些強者望著慕風的身影,都是眼神凝重的喃喃道,而這些人,正是目睹了慕風和黃芮交手的白髮青年、灰衣老者等人。

他們發現,慕風此時展示出來的戰力,又要強悍了數倍不止,而這距離和黃芮交手時,不過僅僅一個月的時間,這種實力的增長速度,讓他們也是前所未聞。

「不要再留手,全力擊殺這個小子!」血天流厲聲喝道!

慕風的這番動靜,也是讓得血天流心中都是生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而這種危險感覺,也是讓他知道,若是再有所保留的話,說不定真的讓慕風給一招解

決了!

榮丞和鄧獠都是點了點頭,他們兩人也是有著和血天流相同的感受。雖然慕風口出狂言,但他們都不敢再對其抱有一絲小覷之心。

以慕風所展示出來的戰力,已經不是他們任何一個人所能夠抵擋!

女總裁的貼身修仙高手 吼!」

血海之中,血色身影突然發出一聲令人頭皮發麻的低吼之聲,那吼聲之中,似乎有著一種衝天之怒!

「砰砰砰砰砰!」

隨著這道怒吼之聲的傳開,周圍數千餘丈的空氣,都是直接被吼爆開來,而血色身影雙掌之中,也是有著一道血色巨印,轟然而出,朝著血天流三人狠狠的鎮壓而去,與此同時,慕風冷厲的聲音,也是傳盪而開。

「血剎之怒!」

那這道血色巨印暴轟而出之時,整片天地都是劇烈的顫動了一下,下方的廣場,更是崩塌數千餘丈。

血色巨印呼嘯而出,劃過天際,帶著一種恐怖到極點的可怕波動和驚天威壓,朝著血天流三人鎮壓而來,就連空間,都是開始有著破碎的跡象。

血天流三人望著暴轟而至的血色巨印,感受到其中散發出來的可怕波動,渾身汗毛都是一豎,而後,其體內都是有著愈發雄渾的血色玄力爆發出來,灌注到各自的武學之中。

「轟轟轟轟轟!」

血色刀芒、血色拳影及詭異紅芒,帶著極強的威勢,爆轟而出,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撕裂天際,然後在無數道震撼的目光當中,與那鎮壓而來的血色巨印重重轟撞!

「咚!」

撞擊的霎那,仿若整片天地,都是突然安靜了下來!

不過在那種安靜之下,眾人都是能夠感受到,一種毀滅性的能量波動,竟然在暗暗的積聚,如同即將噴發出的火山一般。

這種安靜,只是持續了一霎那,便被驚天巨響的爆炸聲所打破,半空之中,一種狂暴的能量波動,便是瘋狂的肆虐而開。

恐怖到極點的勁風漣漪,撕裂空間,如同噴發的火山,以一種無可匹敵的勢頭橫掃而開,駭得周圍的眾人都是再次倒退而開,生怕被波及其中。

在那種可怕波動和漣漪當中,就算是尋常的半宗強者,都恐怕有些吃不消。

「轟轟轟轟轟!」

方圓千餘丈的空氣和玄力能量,都是盡數爆炸開來,半空之中的能量風暴,整整持續了片刻,方才逐漸散去,而此時,整個武尊殿廣場,已經被摧毀得一塌糊塗,慘不忍睹。

不過眾人的目光,都是盯著能量風暴的中心,他們都想要知道,這場交鋒,究竟誰勝誰負!

凌霜兒和曾柔兩人也是緊張的望了過去,她們都是不敢確定,慕風是不是真的能夠抵擋住血天流、榮丞和鄧獠的三人聯手!

諸多熾熱的目光,在半空之中凝聚,待能量風暴散去之時,便是見到四道身影,凌空對峙!

「誰贏了?」

看著這詭異的一幕,周圍的眾人,都是一臉驚奇,然後小聲的議論道。

「霜兒姐姐,慕風哥贏了嗎?」

曾柔也是緊張的問道,看著四人的模樣,她竟是看不出究竟誰勝誰負?

凌霜兒搖了搖頭,表示也不知道。

所有人都是注視著天空之中的四道身影,整個武尊殿廣場,都是安靜得有些可怕,就連呼吸之聲,都是微不可聞。

「噗嗤!」

半晌過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血天流、榮丞及鄧獠三人,幾乎同時噴出一口鮮血,旋即渾身有著血霧噴濺,其氣息,也是迅速萎靡下來,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重創。

「嘩!」

看到這一幕,武尊殿廣場一片嘩然,眾人都是一臉愕然,眼神當中也是有著濃濃的震撼之色湧出。

這場交鋒,竟真的是慕風贏了!(未完待續。。)

… 「怎麼可能?」

望著渾身血跡、氣息萎靡的血天流、榮丞及鄧獠,周圍的眾人,心中都是喃喃說道,滿臉的震撼之色。不少人使勁的揉了揉眼睛,都以為自己看錯了一般,不過事實卻依舊沒有改變。

「噗嗤!」

血天流三人再度噴出一口鮮血,再也支撐不住,其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無力的墜落下來,最後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少宗主!」

見到血天流三人受到重創,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的強者都是急掠而去,扶起三人,然後警惕的望著半空之中的慕風。

慕風臉色一沉,血紅的雙眼,湧出暴戾的殺意,腳掌猛的凌空一踏,就連腳下的空間,仿若都要崩塌開來,身形一動,便是朝著血天流等人急掠而來。

「慕風究竟想幹什麼?難道是要擊殺血天流三人么?」

「不會吧,要是血天流三人被擊殺,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豈不是要暴走了?」

「這個小子,什麼來頭,竟然連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都是不怕!」


眾人望著這一幕,都是極為意外,沒有想到,慕風如此狠辣,竟是對血天流三人痛下殺手。

「小子,爾*長*風*文學敢?」

三宗強者都是厲喝一聲,磅礴玄力呼嘯而出,皆是將各自最為強橫的武學施展出來,朝著慕風狠狠轟去。

數十餘名逍遙境巔峰期強者的聯手一擊,也是極為可怕。聲勢比起血天流三人的聯手,絲毫不遜色多少。


不過慕風並沒有絲毫畏懼之色,眼中的瘋狂也是愈發的濃郁。一拳轟出間,就連身前的空間,都是浮現出一道細微的裂紋。

「砰砰砰砰砰!」

瞬間,三宗強者的武學攻勢,便是爆裂而去,有著數名實力稍遜的強者,竟是直接爆成了一團血霧。其餘強者,也是被震飛開來。

這種摧枯拉朽之勢,讓人驚駭萬分!

望著極為萎靡的血天流三人。慕風並沒有絲毫的留手打算,兇悍的力量從體內暴涌而出,狠狠的朝著三人暴轟而去。

「小子,你敢殺我?」

血天流三人臉上都是湧現出了一抹恐懼之色。他們都是沒有想到。慕風竟然如此果斷狠辣,難道就不怕引起血剎宗、地煞宗及大魔宗的怒火么?

在三人的注視之下,慕風的清瘦臉龐也是露出一抹笑容:「不殺你們,血元子他們會放過我么?既然不會,那即使殺了你們,又有何妨?」

「你若是不殺我們,我們可以向玄祖求情,讓他們放過你……」血天流三人連忙說道。

「你們以為我會這麼天真么?」慕風搖了搖頭。譏笑道,與此同時。帶著可怕力量的拳影也是呼嘯而至,來到了血天流三人的跟前。

「殺了我們,你會後悔的……」

血天流三人怒吼道,望著對面的慕風,三人的眼神當中,也是湧出一絲恐懼,一絲不甘和一絲怨毒。

「不……」

「砰砰砰!」

隨著三聲爆裂之聲,血天流、榮丞及鄧獠三人都是被慕風轟成一團血霧,三道毫光從血霧當中激射而出,然後朝著三個不同的地方逃竄而去。

慕風眼神一冷,身形一動,便是來到了一道毫光之前,血色手掌驀然伸出,便是將那道毫光抓在手心之中,而那道毫光之中,正是鄧獠的元神。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鄧獠的元神,不停的說道,臉上有著無盡的恐懼之色,雖然喪生在其手中的人命無數,但真正自己面臨死亡的時候,還是有著濃濃的恐懼。

「給我那些師兄償命去吧……」

慕風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對著鄧獠的元神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