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非常多謝東方先生的相助,他rì夢子必定登門拜訪。」

匆匆行了一禮,夢子就帶著雪舞二人朝神綺追去了。

「再會。」

「好了,快點走吧。」

蕾米莉亞過來,忽然抓住了我的手。

「幹什麼?」

我下意識的就想把手收回來。

蕾米莉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這傢伙難道還擔心自己會吃了他不成?

「笨蛋,那當然是想讓你用那種奇怪的方法快點帶我們過去咯!」

「哦。」

我不禁恍然大悟,她不說我都想不起來,如果使用空間傳送,一下子就可以到達神根島了。

「咲夜你也過來吧!」

「好的,大小姐。」

十六夜咲夜看了眼蕾米莉亞,最後拉住了我另外一隻手。

「記得抓穩一點啊!」

在我腳下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魔法陣,魔法陣越來越亮,最後光芒一閃,三個人都突然消失不見了……

「喂,我說,薩拉怎麼會跟你們在一起的?」

愛麗絲從浴室中出來,一開口就提出了這個問題來。

美女上司很傲嬌 ,還遇到了危險。如果不是我們正好也在那裡的話,恐怕連她出事了都沒人知道。」

魅魔搖了搖頭,跟以前一樣,那個笨蛋的運氣還真的不是一般的背呢!

「真的是那樣嗎?」

愛麗絲卻不怎麼贊同她的話,如果沒有神綺的命令,薩拉是絕對不可能離開魔界入口半步的。


她忽然留意到了放在角落處那個魔理沙帶回來的背簍,走過去看了下裡面裝著的那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物品,愛麗絲忍不住一陣驚訝,裡面裝的可都是些非常珍貴的魔法原材料啊!

有不少還是她一直想要,卻沒辦法得到的。

「這些東西,你們都是在哪裡找到的?」

「那還用說,除了這裡之外,還會有其他地方能夠找到它們啊?」

靠在沙發上的魅魔懶洋洋地回答道。

「你們跑到黑暗區域中去了嗎?」

那個地方,愛麗絲只到過外圍部分,太深的地方她也不敢闖進去。

「那是當然。」

魔法之森的黑暗區域雖然可怕,不過對於她魅魔來說,卻還算不了什麼。

「哦,對了,這個可以送給我嗎?」

「不可以。」

對於愛麗絲的請求,魔理沙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她冒著生命危險帶回來的寶貴東西,怎麼可以隨便送給別人的。

就算是愛麗絲也不行。

「那這個呢?」

「也不行。」

「嘁,小氣鬼。」

「想要的話,你自己去找吧!」

「真是可惡,有什麼好得意的。」

20分鐘過去了,浴室的門還是沒有打開。

「怎麼還沒洗好呢?」

魔理沙雙腳抖個不停,開始覺得不耐煩了。

「急什麼,女孩子洗澡要花上這麼點時間不是很正常不過嗎?」

魅魔不慌不忙地說道,像她,洗澡就至少需要半個小時。那個溫泉一樣的露天浴室感覺實在太棒了,讓身體泡在散發著異香的溫熱液體中,一邊喝著美酒,一邊欣賞月sè,簡直是人生無上的極樂啊!

又過了20分鐘,薩拉還是沒有出現。

魔理沙已經忍不住來回走動了,魅魔的神sè依舊保持鎮定,只是眼角一直在跳。

「畢竟她的身體剛才可是弄得非常的臟,不花多點時間也沒辦法洗的乾淨啊!」

這句話既是為了勸魔理沙,也是為了說服自己。

又是十幾分鐘,都差不多一個小時了,浴室之中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

「啊,那個傻瓜到底在搞什麼?」

發出咆哮的是魅魔,至於魔理沙,已經無聊的快要睡著了。

「行了行了,讓我去看看吧。」

真是一群沒有半點耐xìng的傢伙。

輕輕嘆了口氣,愛麗絲站了起來。

走到浴室前面,正要將門推開,它卻自動打開了,薩拉低著頭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著頭髮還是濕漉漉的少女,愛麗絲禁不住一陣恍惚。

經過了這麼多年,薩拉的樣貌還是跟從前一樣,幾乎都沒有什麼改變呢!

魔界的人好像都這樣,當成長到一定階段之後,外表就不怎麼會發生變化了。

薩拉的個子比愛麗絲要矮了一點,所以穿著她以前的衣服就剛好合適。

雖然從她身上依稀可以聞到一些怪味,但是已經不怎麼緊要了。


「愛莉絲小姐,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看到她,薩拉忍不住愣了一下。

「你剛才在洗這個嗎?」

看著那些放在她抱住的盆子里的衣服,愛麗絲問道。

「嗯,衣服實在太髒了,花了我不少的時間呢!」

薩拉頓時顯得有些靦腆了,在家務這方面並不擅長的她為了洗乾淨這些髒的不得了的東西,可讓她費了不少的腦筋。

「既然已經洗好了,那就讓上海拿去晾乾吧。」

「啊,不用不用,這個我自己做就行了。」

「唉……」


薩拉抱著盆子急匆匆就跑出去了,害得愛麗絲有一肚子的問題都沒機會開口。

算了,等她回來再問吧。

過不了幾分鐘,薩拉又蹦蹦跳跳的從屋外走了進來。

「薩拉,你過來一下。」

「有什麼事需要我效勞嗎?愛莉絲小姐。」

「只是有些問題想問你而已,你先坐下來再說。」

「不用了,我站著就行啦!」

「那就隨便你了。」

見她那麼固執,愛麗絲也唯有無奈的放棄了。

「薩拉,你為什麼會跑到幻想鄉來的?」

「嗯,我是奉了神綺大人的命令,來這裡找愛莉絲小姐的。」

薩拉拿盆子擋住了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儘管自己的確是見到愛麗絲了,不過好像都不是她找到的。

「母親大人……在找我?」

甜蜜、憂鬱、興奮、哀傷,各種不同的情緒混雜在一起,讓愛麗絲的思維一時變得都有些混亂了。 神綺,作為魔界的神,同時也是她的母親,毫無疑問,愛麗絲要比誰都更深愛著那個人。但是就是她,用自己的雙手奪走了對方最珍貴的東西,無可替代的東西。這份負罪感,每當見到神綺的時候,就會變得愈加強烈。正因為如此,愛麗絲才會從她的身邊逃走。因為如果繼續那樣下去的話,她遲早會承受不住的。

或許,愛麗絲無法原諒的,並不是當初坐視不理的神綺,而是軟弱無力的自身吧!

輕輕顫抖著的手被人握住了,冷冰冰的,感覺不到一點溫度,但是對方雙手所帶有的「堅定」,讓她躁動不安的心逐漸平靜了下來。

「謝謝。」

愛麗絲給了對方一個感激的眼神,魅魔沒說什麼,只是笑著拍了下她的肩膀。

「哎呀,糟糕,我竟然把一件很重要的事給忘了。」

薩拉忽然大聲叫了起來,同時用力的敲了幾下自己的腦袋。

真是的,她怎麼可以這麼糊塗呢?

「什麼事?」

不知為何,魅魔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報告,妻主已逃 神綺大人還在等著我呢!要快點把找到愛莉絲小姐的事告訴她才行。」

「神綺……她也來這裡了嗎?」

從她的話裡面,魅魔聽出了些不一般的東西。

「嗯,都來了。除了神綺大人之外,還有夢子姐姐,雪,和舞。」

薩拉興高采烈的點頭答道。


預感化為現實,不過那並不是能讓魅魔感到高興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