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顧銘城主,既然你現身了,那也就沒我們什麼事了,你的實力很強,所以我們放棄這城主之位!」

程浩十分的不要臉,搞的這個城主之位好像是他的一樣,意思是讓給顧銘了。

顧銘哈哈大笑,「我可以認為你們害怕了嗎?你們剛才不是十分的囂張嗎?你們不是咄咄逼人嗎?怎麼現在認慫了?」

「你……」

程浩一聽,臉色瞬變,指著顧銘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氣的臉色發青。

「你就是顧銘?你很強,我不是對手,但是只要給我時間,我一定會超過你的!」劍無痕抬起頭,眼中充滿了戰意。

「恐怕你這輩子也沒有那個機會了!」

顧銘不屑的一笑,瞬間他臉色冰冷,直接看向程浩,「我想知道袁老是誰殺死的?」

全場寂靜,紛紛看向程浩。

「看我幹什麼?他背叛了劍仙盟,我有權利處置他。」程浩說道。

「那你今天帶這麼多人來,想幹什麼?難道你想打破劍仙盟立下的規矩嗎?」夏小宇問道。

「不錯!但這並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劍仙盟總部的意思。我承認你很強,但是我相信總部很快就會派強者過來!」

程浩沒有否則自己的意圖。

然而他的話卻是一半真一半假。

周圍眾人聽了他的話后,臉色頓時大變。

「哈哈哈……」

顧銘大笑起來,「你們劍仙盟也開始爭奪起城主之位了嗎?既然這樣,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反正你們劍仙盟都要派人過來,那不如我先殺了你們這些人,再等他們來吧!」

「顧銘,你,你想幹什麼?」程浩一聽,臉色大變。

他看不出顧銘的實力深淺,就連此時天空中的那些的實力,他同樣也看不出來。

聽了顧銘的話,他怎麼可能不害怕。

如果只是城中的那些華夏軍,他完全有信心一戰,然而此時他的心中根本沒底。

「當然是殺你們了!」

顧銘冷笑,「殘血,隨便派一個戰士出來。今日起華夏城再無劍仙盟,包括他們身後的那些家族!」

「是!城主!」

殘血恭敬的回答,隨即轉身,找了一個實力最弱的戰士出來。

那個戰士臉色很難看,可心中卻是無比的激動。

雖然他在這些同袍之中實力是最弱的,然而這個機會卻給了他。

身形一閃,出現在廣場之中。

「見過城主!」

單膝跪下,恭敬的向顧銘行禮。

「去吧,他們交給你了。」

顧銘微微一笑,虛空抬起手,扶起了這個戰士。

「是!」

戰士起身後,臉色瞬間冰冷,一把唐刀出現在手中。

二話不說,直接殺向程浩等人。

「殘血,派人滅了這些人的家族,一個不留!」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顧銘再次下達命令。

殘血並沒有動,手一揮,從兩萬中軍,直接跑出一個小隊,一共十人,分別向著不同的方向飛去。

他們最次的可是絕仙境,如果一個人還滅不掉一個家族,或者是放跑一人的話,他們以後也就不用在華夏軍中混下去了。

「不,不要殺我,我是劍藍仙府的人!」劍無痕驚恐的叫喊起來,手中的仙劍更是嚇的直接掉到了地上。

而程浩已經被那個戰士直接斬殺,他的鮮血直接噴了劍無痕一身。

看到劍無痕那驚恐的樣子,那個戰士不屑的冷笑,一刀劈了下去。

劍藍仙府又如何,敢在華夏城內耀武揚威,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更何況他得罪的還是城主大人。

斬殺他們這些實低下的人,那個戰士根本不費力,幾個吸引之間,劍仙盟以及那些追隨他們的城中家族人員,再沒有一個人站著。

很快,剛才離開的那支小隊戰士,也相繼返了回來。

華夏城的各大勢力頭腦,都是滿臉的震驚,心中膽寒。

僅僅一個戰士就如此強大,那麼身為城主的顧銘呢!

他們本來打算看一場熱鬧,雖然不希望劍仙盟當上城主,但至少等他們兩敗俱傷時,撿點便宜。

現在別說便宜了,差點沒把小命搭在這裡。

他們無比的慶幸最初的選擇,選擇站到了城主府這邊,如果站到那邊的,那麼下場和對方是一樣的了。

「派人將這裡處理,接管劍仙盟,有家的將士回家,沒有家的先回軍營。」

顧銘下達完命令之後,手一揮,帶著西華海、落星華和千蘭三人消失在原地。

「辛苦你們了!」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回到城主府後,顧銘看著西華海三人,心中很是感動。

幸好有他們在,不然華夏城,可能就被人給奪走了。

不過以顧銘現在的眼光,對於華夏城,並不看得上眼。

此時的顧銘可是龍華島群的副島主,對於這小小的仙城,並不怎麼在乎。

但是,這裡的對他的意義卻是不同的。

這是他來到仙界的第一站,也是他的起點。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將華夏城建好。

「你回來了就好,我既然答應了要替你守住這份基業,自然不會讓他出什麼問題。就算你沒有回來的話,我們三人也做出了決定,誓死與華夏城共存亡!」

西華海輕聲說道,說話的時候,不停的咳嗽著。

顧銘笑了笑,直接扔給他們三人每人一顆療傷仙丹。

「你們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在我心中,你們比這華夏城更重要。」顧銘笑道。

三人聽后,臉色十分的激動的。

「城主,那個劍藍仙府怎麼辦?劍無痕可是劍藍仙府直系子弟,他死在這裡,我怕劍藍仙府會帶人殺過來!」

千蘭擔憂的看向顧銘,雖然她感覺到顧銘非常強大,可是對方可是劍藍仙府,那可是有著仙帝境存在的,這讓她不得不擔心。 聽了千蘭的話,顧銘搖了搖頭,身上的仙力直接爆發出來,接著十分自信的對著千蘭說道:「嫂子,你就放心吧,一個劍藍仙府罷了,我還不放在心上!」

「顧銘,你,你成為仙帝了?」西華海頓時大吃一驚,張著大嘴,雙眼瞪的滾圓。

顧銘點點頭,「四品仙帝,可以說仙帝之內無敵。至於仙帝之上還有沒有境界就不知道了。對了,落老哥,你當初告訴我的情況也不對呀,我這不走出不知道呀,僅僅龍華仙府就存在好多的仙君,甚至還有仙帝存在。」

落星華一聽,不由尷尬的笑了笑,「呵呵,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之前咱們只是個小部落,走的最近的地方,也就是到華夏城來,哪裡見過世面呀!」

聽了落星華的話,顧銘幾人哈哈大笑。

重走榮華路:腹黑相公的福氣娘子 落星華說的沒錯,格局限制了視野。

「跟你開玩笑的呢,不過這次回來,我要帶你們出去走走,開闊一下視野,以便你這個大總管能夠更好的管理今後的華夏國!」顧銘說道。

「什麼? 陸少,吃了請負責! 你要建國?」西華海三人的心臟不由一緊,驚恐的看著顧銘。

「你們這個表情看我幹什麼,我又沒說現在建國!」顧銘呵呵一笑。

「那就好,你嚇死了我,想要建國,可不僅僅是靠你一個人的實力,除非我們所有人都達到仙帝境。那時,我們就可以橫推整個仙界了。」西華海說道。

落星華附和道:「是呀,可惜我們現在缺資源,否則的話,大家的境界會更高的!」

「資源的事交給我便是了,眼前不就是有一個很好的機會嗎?」

顧銘淡淡的開口,眼中閃動一絲異樣的神情。

千蘭一聽,急忙問道:「你不會想攻打劍藍仙府吧?」

「當然!既然他們想要霸佔我們的華夏城,我們又為什麼不能霸佔他們的仙府呢?」顧銘反問道。

聽了顧銘的話,千蘭感覺顧銘瘋了,那可是仙府,並不是世家。

如果是世家的話,千蘭一點也不擔心。

可是仙府完全是不一樣的。

雖然她有些不同意,可是顧銘的話已經說了,她也不好反駁。

西華海和落星華兩個對視一眼后,也不再說話,因為他們知道,顧銘一定做出決定,那是根本改變不了的。

不過,他們相信顧銘是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

「你們先下去療傷吧,這裡還有幾顆提升境界的仙丹,一起服下!」

顧銘說著,取出三瓶仙丹扔給了他們三人。

三人點了點頭,轉身進入城主府的修鍊室之中。

……

城主府的大殿之中,華夏城之中所有勢力的當家人,全部來到了這裡。

「顧銘城主強勢歸來,將我們召集過來,到底有什麼事嗎?」

一個普通勢力的頭領,忍不住的跟旁邊的人竊竊私語,臉上閃過一絲恐懼之色。

他們原本選擇顧銘成為華夏城的城主,就是因為顧銘的實力並不是太強,如果他想要坐穩這個位置,便少不了跟他們這些勢力打交道。

可自從顧銘當上城主之後,他們就後悔了,因為顧銘越來越強。

特別是這次回來,他更加的恐怖了。

別說是站在他面前,就是離上幾百米,他們的內心都是顫抖的。

「不知道,或許又有人要倒霉了!」

眾人此刻都在心中猜測著,表面上卻不敢有絲毫的不滿之色。

昨天殺了那麼多人,他們可不想成為他們其中一員。

「城主到!」

就在眾人在那裡議論的時候,一道響亮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接著大殿內的所有聲音,立刻停止,所有人都閉上了嘴。

下一秒,顧銘走了進來,身後跟著錦欣和錦妍兩個貼身丫鬟。

顧銘走接坐在城主的位置上。

頓時無數的目光,都向顧銘投了過來,目光帶著敬佩,也帶著畏懼。

「見過城主大人!」

顧銘如同眾星捧月一般,所有人異口同聲的大聲行禮。

顧銘微微一笑,「各位當家人客氣了,請坐吧!」

顧銘的目光向著下方的眾人一一看去。

目光所過之處,所有人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跟顧銘對視,心中忐忑不安。

重生星中有你 「謝謝城主大人!」眾人道謝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今天,我將諸位召集過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顧銘沒有廢話,直接開口。

頓時所有目光再次投了過來。

「我決定,擴大我們的華夏城的地盤。我準備攻打劍藍仙府,不知道諸位有沒有興趣跟著我去呢?」

顧銘說完,微笑的看著下方眾人。

眾人一聽,頓時傻逼了。

腦袋嗡嗡響,一個個感覺自己好像是聽錯了。

他們的表情,顧銘盡收眼底,心中不由的冷笑。

顧銘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試探這些人,哪些是真心跟隨他,哪些是想渾水摸魚。

「顧銘城主,那劍藍仙府可是有著仙帝坐鎮,我們是不是應該多考慮一下?」一個小家族的家主站了起來,臉上浮現擔憂之色。

聽了這個人的話,顧銘沒有理會,反而再次看向眾人。

「你們也是這種想法嗎?」

顧銘直接詢問,但是除了剛才那個人敢提出意見外,誰也不敢站出來反對。

有的人心中已經開始打算怎麼利用這場戰爭,給自己謀取到更大的利益。

顧銘再次向著他們看了過去,不屑的一笑,然後淡淡的開口,「看來起來你們果然十分的有眼光,知道我華夏城一定會勝!」

「是誰這麼大的口氣,竟然想攻打劍藍仙府,讓老夫看看,你到底長什麼樣子,有腦子沒有!」

一道恐怖的仙力爆發出來,隨即一個人影徑直的向著城主府這邊快速的飛了過來。

那人懸浮在虛空之中,絲毫沒有華夏城放在眼中,凌空站在城主府之前。

他不把華夏城放在眼中,而華夏軍也沒把他放在眼中,就好像沒有看見他一樣,把他當了空氣。

「仙君境!」

看到這一幕,那些各方勢力的當家人都是一驚,感覺到那股龐大的仙力,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有些實力低的,竟然已經趴在了地上。 「那是劍藍仙府的劍藍仙帝!」

有人認出了來人的身份,頓時驚恐不已,周圍的所有人,全部都顫抖著身體。

剛才他們可是商量著要去進攻劍藍仙府的,可是現在人家竟然打上門來了。

劍藍看著顧銘,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神色,一雙眼睛如同是利劍一樣,直接盯著顧銘,透著一陰狠之色。

「就是你想要攻打我的劍藍仙府是嗎?」

劍藍說著,二品仙帝的威壓,徑直的向著顧銘壓了過去。

周圍所擴散出來的仙力,讓那些華夏城內的各勢力人,無不顫抖,剛才跪下的人,此時已經趴下了。

而那些趴著,卻是口吐鮮血。

不過顧銘面對劍藍的威壓,臉色不變,根本沒有任何害怕之色。

顧銘可是四品仙帝,一個二品仙帝竟然敢在他面前得瑟,那不是找死嗎?

顧銘手一揮,直接化解作用在那些勢力當家人的威壓。

身體突然一松,頓時那讓那些當家人激動不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