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食腐蛆的靈液更是以其煉製過程簡單,且威脅性最小而成為新手紋靈師練手最佳之物,想來你能找到這麼多食腐蛆,用來布置在六品鐵背蛇王上,肯定是你爹韓風之前為了培養你,所提前準備的。」

「所以……你,你到底想幹什麼?!」

沾滿了腥臭汁液的樹枝,就豎在韓陽的面前,不由得讓他毛骨悚然。衣服上被濺到了也就罷了,這種東西如果擦在臉上一丟丟,那隻怕都是要毀容的啊!

「說,要煉製一份合格的食腐蛆靈液,到底該如何做,」瘋子林看著韓陽驚恐的面容,頓時愉悅的笑出聲來。他只感覺連身上被濺到后散發出的濃郁酸臭味,都感覺好聞了許多,手中的樹枝還不由得越發往前湊了湊,「說錯一個字,我就把這根樹枝捅到你嘴裡呦,韓陽小弟弟!?」

霸愛寵妻 「處理完食腐蛆后,將它的身軀裝入它的胃袋,然後封口放在正午的陽光下曝晒,用以除去液體中過盛的酸氣,等胃袋中的液體變成純凈的深藍色,並在胃袋靠中部的地方扎個洞,將靈液導出來用玻璃瓶裝了,再以木塞密封后,就算是將靈液煉製成功了。」韓陽立刻反應了過來,將韓風讓他死記硬背下來的,關於食腐蛆的所有知識傾囊而出。

「你的回答都正確,但卻還差了一句!」瘋子林手中樹枝一顫,猛的抽在韓陽的肩上,讓他整個人都跟著一顫,「食腐蛆的胃袋只能裝三分之二,不然裝得太滿就會爆,就算一時半會兒能撐得住,但在之後烈日曝晒時,它一定會爆!」

瘋子林說完這話就轉身回了木屋換衣服,再也不理韓陽一句。

半刻鐘之後,韓陽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是一松,頓時心有餘悸的看向自己的肩膀,那裡一道焦黑的印記清晰可見。

被裝入胃袋的食腐蛆軀體,在短時間內就會與它胃袋中的酸液混合在一起,擁有一定的腐蝕性,如果剛剛那樹枝戳在韓陽臉上,或者是捅到他嘴裡,那都夠他受的了!

幸好這個瘋子林還有些人性,沒有辣手摧殘他這個幼小的嫩苗,韓陽不由得在心中后怕不止。 「要教的都教了,可就是把關鍵細節忘上一些,韓風這貨就TM的是一個傻叉!」瘋子林在木屋裡氣急敗壞的換著衣服,還不忘損韓陽的老爹韓風幾句,「難不成和老頭子一樣,講究要弟子自己體悟,那才算是真正領悟紋靈師的真諦?」

「我呸,少走點彎路不行啊!」

瘋子林一個人在木屋中罵罵咧咧的,屋外韓陽識相地開始第二波煉液,該講的該學的都過了一遍,他這次進境到是頗快。當然,這也與一品食腐蛆的靈液煉製過程太過容易有關,作為最低端的新手靈液,要是還需要花上十幾次功夫才能掌握,韓陽也不必說自己是一個天才了。

天啟靈紋雖然被毀,但它對智力加點的效果似乎還在,所以韓陽還能按照神童的進度開始自己的煉液之路。

瘋子林有句話說的沒錯,前人無微不至的教導,會使後人少走許多的彎路。而韓陽無疑將煉製一品食腐蛆靈液的道路走的十分順暢,僅僅再次實驗了三次后,一團深藍色的靈液就被韓陽提取了出來。而剩下兩次失敗的原因,一是因為數量把握不準,在之後曝晒之時,煉製出的靈液過少,無法支撐之後的渡靈;二是因為完成曝晒后,取出靈液時在靠近底部的地方鑽孔,導致胃袋中底部尚未轉化的殘渣混入了純凈的靈液之中,導致靈液被毀。

「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韓陽滿意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玻璃瓶,裡面澄清的深藍色液體讓人心醉,在陽光下帶出夢幻般的光影,與此前食腐蛆那骯髒濕軟的樣子,彷彿完全搭不上邊。

「四次,在知道煉製流程的情況下,只有最蠢的人才會需要四次,才能煉製出食腐蛆靈液!」瘋子林冷眼瞧著一臉嘚瑟的韓陽,不由得怒喝一聲,「你還一臉自得,有什麼可得意的?!」

「那又怎麼樣,只要在一個月完成煉液不就行了?」韓陽顯得十分不以為然,比起一個月時間的長度,他可是只花了兩天呢。

其實原本應該早早完成,但正午的陽光時間不能錯過,所以一天韓陽也只能煉製兩次靈液。而相比較於早早完成,他更希望用幾次錯誤,來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想。至少現在,他對於煉製食腐蛆靈液最重要的幾個步驟,已經算是真正瞭然於心了。

「你不會以為完成一個最低級的食腐蛆靈液,就算是完成了煉液?」瘋子林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著韓陽,「想要完成一個入竅級紋靈師的煉靈修鍊,至少完成十種不同靈獸的靈液煉製,其中至少要有一種為二品以上靈獸!」

「你不會還想我去給你捕獵靈獸吧?」韓陽一臉便秘的看向瘋子林,「我可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八歲小男孩啊,怎麼可能去和那些可怕的怪獸去做鬥爭?!」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用你剛剛煉出的食腐蛆靈液,為你添加靈紋,」瘋子林冷笑著看著他,劈手奪過了那瓶剛剛煉好的食腐蛆靈液,在手中把玩不斷。

「天啟靈紋六品四角龍鷹,擁有水風雷三系屬性,想來你的靈力屬性也是如此,這食腐蛆靈紋乃是水屬性,倒也算是適合你呢?」

「大佬別介!」韓陽頓時渾身一顫,就差五體投地了。

瘋子林可不是什麼好意,食腐蛆的靈液是煉製最容易的,但同時也代表著它的靈紋是最弱的,一旦鐫刻了這種廢物靈紋,他就算以後恢復了天啟靈紋,那也被削弱的厲害啊。

「六品鐵背蛇王渾身上下都是寶,它的毒囊擁有劇烈毒性,你家老頭子只怕也是死在了這個上面,」瘋子林很是滿意韓陽的反應,但還是不願意就此放過他,「你這小身板自然是用不了這個的,而且就算毒殺了靈獸,那靈獸也被污染的不可使用了,所以我建議你,用你自己的小身板去狩獵靈獸吧?」

「大佬,別鬧。」

韓陽表示心好累,為什麼年紀輕輕的他,要承受這些……

如果真的去狩獵靈獸,身為稚童、手無寸鐵的他,只會是九死一生的結局,但如果被強制附加食腐蛆靈紋,只怕也是生不如死的結局,而且這種弱弱的靈紋,只怕最多也就為他增加兩成的生還幾率……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臉皮的先耗著,畢竟結果再差也不會更差了。實在不行,縱使先附加了食腐蛆的靈紋也無妨。他一定要活著,才能報仇雪恨,任何天資,任何未來,都需要有命享。這個問題,是他在山崖下面,不進水米三天三夜后,方才想通的。

現在的他,要活下去,要恢復自己的天賦,要不擇手段的變得更強。

他,要復仇!

「若要既不附加靈紋,又能獵殺靈獸完成煉液,」瘋子林很是明白韓陽的心思,便也給了他一個新的選擇,「便就只有完成自主靈技修行,才可能有足夠的殺傷力,能夠解決那些一品靈獸。」

「自主靈技,這種東西不是只有底蘊極為深厚的大家族才有?」韓陽瞬間覺得自己該重新認識一番瘋子林,靈技這種東西,怎麼看都不是他一個三品靈修師可以知道的。

所謂靈技,乃靈修師運用體內靈力,所釋放的強力技能。

人族修靈竅,得以藉助靈紋之力,獲得各種靈獸的特殊力量,而鐫刻的靈紋中蘊藏的特殊力量,則被稱人們作靈技。這些力量來自於靈獸,得來就像是植物嫁接一樣,人們不需要鍛煉就能使用,卻沒有太多可以成長的可能,但因其使用起來極其便捷,所以成為了靈修師主流的力量。

而自主靈技則是人運用自身靈力,開發出的力量,這時的靈力不再是驅動靈紋的燃料,而是人自身力量的源泉。而於此同時,因為力量的來源是人本身,所以自主靈技也擁有了,伴隨人進步而進步的力量。可惜,因為自主靈技的開發、練習十分之困難,需要極高的天賦與極多的資源,所以許多人一生都不會知道這種力量,更別提擁有並習練這種力量。

總而言之,自主靈技是靈修師中的高端貨,這種貨色就連韓陽的父親韓風,一個強大的六品靈修師,也只是聽聞過,而瘋子林一個三品的靈修師他居然知道?

「你……擁有這種……自主靈技?」

韓陽呼吸不由得急切起來,如果能擁有一個靈技,那他的復仇大業,就更加容易了。

「沒有。」

瘋子林看著他微微一笑,雖然被灰色布條蒙著面,但韓陽還是看出了他眼中的嘲弄之色。

「那你說個屁啊!」韓陽十分痛快了翻了個白眼,他果然沒有猜錯。自主靈技這種高端貨,瘋子林要是能有,還用得著和他在這邊折騰?想做什麼直接把這賣了,有大把的人求著來找他好不?

無限黑暗年代 「我只是想試試看,你那死鬼老爹好歹也是六品靈修師,會不會有這種玩意兒,不過看你這反應,嘖嘖嘖,可惜啊……」瘋子林卻是搖著頭笑道,面上卻沒有多少遺憾之色。

「……,那我還是要去找那些靈獸拚命?」

「你可以試試,但我有一個新的建議,再加一個新的實驗,」瘋子林眯起了眼睛,眼中是滿滿的瘋狂之色,「我雖不通自主靈技修鍊之法,但卻有一二設想,你來替我試驗這些設想,如果你成功了,不僅能得到足夠的一品靈獸,還能得到一門強大的自主靈技。」

「你……瘋了嗎?」韓陽像是看著白痴一樣,看著瘋子林。

自主靈技修鍊之難,永遠不是不曾見識過的人,可以隨意揣測的。世間的自主靈技會那麼少、那麼珍貴,一是因為開發及其困難,二是因為開發的過程中,稍有不慎便就有十足的危險,不亞於和靈獸廝殺一場,甚至還猶有過之。比起靈技只需要鐫刻靈紋便可以獲得,自主靈技的獲取實在是太難了,根本不值得那些原本有大好前途的靈修師,去冒險探索出來。

韓陽也曾在聽父親韓風說起自主靈技時,因為一時年少輕狂,放出豪言要自己開發出一門自主靈技,但最終卻是被韓風暴打一頓,還逼他發下毒誓,沒有十足把握絕不會去作死開發靈技。可如今,瘋子林這貨卻要自己去作死?

「我可以保證你的生還,比起去和靈獸廝殺,這可是要安穩多了。」瘋子林笑道。

「我可以選擇附加食腐蛆靈紋嗎?」韓陽頓時皺起了眉頭,他不打算再談論關於自主靈技的事情。比起生死未卜的自主靈技開發,還不如附加了食腐蛆靈紋后,去和那些一品靈獸廝殺。這樣的生還幾率無疑要高的多。

「不行哦,你現在只有一個選擇了,開發靈技,或者是……死?!」

一品木靈菇、二品紫毛蠍、三品青喙鸚鵡,三種靈紋接連在瘋子林的手臂上浮現,不由自主的感覺再次出現在韓陽的心頭。只要再過一會兒的時間,他就要完全失去意識,被瘋子林輕易操縱,就跟在紋靈宮中一模一樣。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就失去了意識,上一次抹去的是天啟靈紋,這一次抹去的,又會是什麼?

「一品木靈菇靈紋,靈技名喚眠孢子,能讓人昏睡不止;二品紫毛蠍靈紋,靈技名喚刺穴毒,能讓人身體僵直,失去反應能力;三品青喙鸚鵡,靈技名喚真言令,讓人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聽從我的指令,去做任何我想要他做的事;」瘋子林有些痴迷的看著自己身上浮現的靈紋,面上帶起一抹殘忍與傲然,「我是一個天生只有三竅的普通靈修師,靈力屬性也只是極少擁有強力攻擊的木屬性,但即便是這樣,這三個靈技結合在一起,也足夠收拾你這個沒有靈紋的小孩子了。」

「我去做自主靈技試驗!」韓陽艱難的從自己的牙縫中擠出這句話。

他知道,只要自己還想活下去,就沒得選擇了。瘋子林雖然之前看起來和善,但卻真的擁有殺死自己的能力,面對這樣的力量,他只能認人宰割。與其自取其辱,不如主動合作,或許還能找到一線生機。 「所謂自主靈技,乃人驅動體內靈力而釋放的技能,但如何開發習練,世人難知其中訣竅奧秘,不過本人賣身紋靈宮近十載后,終於從其中窺得一絲奧秘!」瘋子林放下一根布滿神秘銀色紋路的長針,便就起身準備離開,「等我回來之前,希望你已經能運使起這枚靈針,我要你試驗的自主靈技,也正是存在這枚靈針之中。」

「導靈針?」韓陽一臉的迷茫,這玩意兒他家之前也有過,是用來引導靈液等進入靈修師靈竅的。

當然,這東西還有一重作用,那就是檢驗人是否擁有成為紋靈師的資格。不是每一位擁有靈力的靈修師,都能成為一名紋靈師,只有擁有足夠天賦,能夠驅使導靈針的人,才有足夠的資格。

至於天賦究竟指什麼,紋靈宮一直對此諱莫如深,而韓陽也在五歲時把導靈針玩得賊溜后,就徹底不放在心上了。而如今居然有人告訴他,一門珍貴無比的自主靈技,就在這個小小的導靈針里藏著?

「不要想著逃走,我已經布下了手段,如果選擇偷偷逃走,你可不止會被百靈山脈中的靈獸追殺哦。」

「嘖,我有那麼蠢嗎?」

韓陽冷笑著目送他遠去,而後默默將導靈針放在手裡,心神一動之下,便就見得那枚導靈針散出一縷靈光,在他掌心微微顫抖起來。掌握這根導靈針,他只需要十幾分鐘就能完全如臂使指,但之所以沒有提前暴露,為的就是給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瘋子林不知道為何會突然變卦,又加了一個實驗,雖然他也沒有什麼反抗之力,但到底不爽。更何況事出反常必有妖,他還是早做準備,方是上上之冊。現在仔細想想,紋靈宮可不是什麼隨便進出的地方,瘋子林就這麼突然離開了一個月之久,想來也肯定會出問題,不好好利用這個潛在的可能,實在有些可惜呢。

抱著這個想法,韓陽花了些時間將導靈針熟悉完,便就找了一塊離木屋不遠的僻靜地方,重複製造了幾份食腐蛆的靈液,反正這種低等靈獸再生能力極強,他就算是殺了幾隻,只要繼續讓他們食用六品鐵背蛇王的屍身,很快就又會繁殖起來,瘋子林根本發現不了。

而那幾份食腐蛆的靈液,並沒有在太陽下曝晒,反而找了一處陰涼地方,用一個陶罐密封起來,埋藏在了地下。食腐蛆靈液沒有太陽曝晒凈化其中的酸腐之氣,反而埋藏在地下,吸收地下的陰氣,會出現怎樣的陰損靈液?韓陽對此表示十分期待。

在韓陽完成這一些準備后,又百無聊賴的過了一段時間,瘋子林才緩緩走了回來。他的身上,三重靈紋交替閃爍不斷,在他身後,有整整五隻一品靈獸步履蹣跚的跟著他,整整齊齊的來到了木屋之前。

一品靈獸夜行鼠兩隻、一品靈獸灰土狗一隻、一品靈獸懶起猴一隻、一品靈獸赤瞳兔一隻。

「你……是怎麼做到的?」韓陽被震驚的目瞪口呆,他從未見過有這種捕獵靈獸的法子。

「別太驚訝,這些小東西可比人好騙多了,尤其是白天喜歡睡覺的。」瘋子林微微一笑,對著那幾隻靈獸小聲耳語幾句。便就見得這些靈獸十分識相的跑去了附近的一顆大樹下睡去,一點反抗的樣子都沒有的。

「那……現在要先殺了它們?」韓陽眨巴眨巴眼睛,問道。

「它們三天之內不會醒的,所以你能獲得三天的時間,」瘋子林搖著頭說道,轉而看向韓陽手指的導靈針,「導靈針用的怎麼樣了,可有些許感悟?」

「就是一般的導靈針啊?」韓陽看著在自己手中靈活飛舞的導靈針,不由得有些疑惑。

「誰說它不一般了,導靈針能在你的驅使下運動,是因為你的靈力傳導給了它,可靈力每個靈修師都有,憑什麼就只有那麼些人能驅使它,從而鐫刻靈紋?」瘋子林將導靈針擒住,在手中把玩不斷,「我敢肯定,這其中一定有隱情,而弄清楚了這個隱情,就肯定能有收穫。」

「這個和自主靈技又有什麼關係?」

「想想紋靈所帶來的靈技,那是靈獸釋放自己天賦靈技的方式,通過鐫刻靈紋后,人從而能夠掌握,那自主靈技與靈技的區別在哪裡?」瘋子林略有些痴迷,略有些瘋狂的說,「是不是說,找到人釋放靈技的方式,就是修鍊成了自主靈技?」

「你這話和沒說一樣。」韓陽弱弱的表示,他還只是一個八歲的孩子,難以理解瘋子林高深的理論。

「蠢貨,單純噴吐靈氣,每一個靈修師都會,為什麼不是每人都能使得出自主靈技?」瘋子林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韓陽,話語中難得急切起來,「想想這根導靈針,是不是一模一樣的,只有少數人才能驅使它?」

「紋靈宮,有自主靈技?不對,紋靈宮肯定有自主靈技,或者說紋靈師就是一種自主靈技?!」韓陽猛地反應過來,紋靈宮傳承了不知道多少年,可能自從有紋靈師這個職業,就有了紋靈宮。這樣的老古董所擁有的深厚底蘊,在靈修大陸之上幾乎無可比擬,有一些自主靈技根本就是必然之事。

「聰明,這種自主靈技,實際上就是被固化在了這枚導靈針里,而真正的自主靈技精髓,被製造它的人掌握著,」瘋子林讚賞的看向韓陽,手中導靈針靈光大作,上面神秘的紋路刺人眼球,「全世界的導靈針,可以說都是由紋靈宮製造的,他們把持著其中的奧秘,我賣身給紋靈宮將近十年,終於在裡面找到了它的一些蛛絲馬跡,怎麼樣,想不想跟我一起找出它的真面目?」

「……,我該怎麼做?」 都市神豪之肆意人生最新章節 韓陽糾結了一會兒,開口問道。

他實在無法拒絕,如果瘋子林說話屬實,那他花了將近十年時間,找到的線索,一定是有用的,學會這背後隱藏的自主靈技,這簡直就像是在拆紋靈宮的家門,想想那個科隆城的紋靈宮宮主沈濤,他就頓時充滿了動力。

「像這樣!」瘋子林並於兩指之間,揮手點出,按在一旁木屋的牆壁上。粗壯厚實的木頭,立刻就被點出了一個兩個手指粗細的小洞,足可見這之中蘊含的力量,「剛才,我只用了一品靈修師的力量,當然,五品以上的靈修師,單憑修為與肉身之力也能輕易做到這一點,但如果你在現在這種時候,能夠不藉助導靈針做到這一點,那你就算是掌握了這門自主靈技。」

「沒了,您老不再說點?」韓陽突然感覺自己被忽悠了,這算什麼修鍊自主靈技的方式?

「那就……要用心,」瘋子林輕笑著把導靈針拍到他手上,眼睛中滿滿的都是堅定,「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的。」

「如果不行呢?」韓陽渾身雞皮疙瘩都快出來了,他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絕望。

「你有三天時間,如果不行的話,那些靈獸挺想和你玩的。」瘋子林意有所指地言道,還不忘看了眼昏睡在不遠處大樹下的靈獸們。

「我會用心的。」韓陽乖乖認命。

但事情從來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三天的時間匆匆過去,瘋子林倒仍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但韓陽卻越來越心急。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不遠處的大樹下,那些靈獸在睡夢中的動靜越來越大,一旦等它們醒過來,只怕就是他的死期。

就算裡面有膽小的靈獸,但有木屋裡面那個人幫忙,再小的靈獸也會變得狗蛋包天起來吧?自從在懸崖下的山谷里躺了三天三夜,韓陽再也不敢將自己的小命交託在別人偶爾的仁慈里,尤其瘋子林還是那種沒有多少善心可言的。

「時間差不多咯,你練出來了嗎?」

瘋子林破鑼般的聲音在背後響起,韓陽只覺得自己的身子又僵硬了,一隻乾瘦的手伸過來,把他藏在右手兩隻之間的導靈針拿走,然後他便覺得渾身一松,清脆的關門聲在身後響起。

而隨著木屋的門關閉,韓陽清晰的看到,遠處那五隻靈獸齊齊一顫,兩隻夜行鼠首先活動起來,在樹蔭下它們的速度極快,順著連到木屋的陰影,預備突襲過來,這種靈獸它們天生擁有在陰影中加速奔走的能力。後頭的灰土狗、赤瞳兔緊隨其後,身軀最為龐大的懶起猴,也晃晃悠悠的支撐起了身子。

「不好!」

韓陽飛快的跑到附近的陽光下,在陰影中他要面對速度快到反應不過來的兩隻夜行鼠,這簡直就是要送命的節奏。而在陽光下,這兩隻夜行鼠的天賦就會失效,他也能獲得喘息之機。

但就算是這樣,也不過就是延緩一下死亡的到來。韓陽不甘心坐以待斃,轉身往自己之前埋藏食腐蛆靈液的地方跑去,等他赤手把陶罐挖出來時,兩隻夜行鼠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他當即把陶罐對著兩隻夜行鼠砸去。

「吱!」一聲凄厲的嘶鳴之後,兩隻夜行鼠在一堆碎陶片之中,瘋狂的哀嚎嘶鳴起來,酸腐的味道在林子間瀰漫。

陶罐中已經沒有成型的東西了,只有酸氣刺鼻的粘液,包裹在兩隻夜行鼠身上,讓它們感覺到了刺骨的灼燒感,一時間也忘了去攻擊韓陽這個始作俑者。但隨後的灰土狗、赤瞳兔卻開始瘋狂的突進起來,兩隻動物物種不同,但攻擊手段倒是驚人的相似,白森森的牙齒閃爍著寒光,向著韓陽的腳踝啃去。

白色的犬牙,白色的門牙,晃得韓陽毛骨悚然,剛想躲避又見得赤瞳兔的一雙兔瞳中妖冶的赤紅一閃而過,他立時愣在了原地,等他反應過來時,兩隻靈獸已經快要攻到他的腳邊。

「嗶!」一聲凄厲的鷹唳在韓陽的口中發出,彷彿雄鷹在震懾它的對手。

韓陽此時本能想催動自己背部的天啟靈紋,但結果只是發出了驚空遏雲的鷹唳,令兩隻靈獸猛然一驚,但隨即它們又反應過來,倒退幾步踟躕了一下之後,才又開始繼續向著韓陽咬去。

毫無效果,原本應該應自己呼喚而來的雷雲,一丁一點都沒有出現。韓陽絕望之下,只能勉力將兩指併攏,死馬當做活馬醫的向著兩隻靈獸揮去。就在這時,一道靈光在他指尖出現,隨著他的指尖劃過,兩隻靈獸齊齊嘶吼一聲,連連往後退去。灰土狗也就罷了,一身堅硬的毛皮是它引以為傲的天賦,只劃出了一道狹長的傷口,而赤瞳兔就凄慘多了,小半個腦袋快被削掉,兩隻耳朵一長一短,血紅色瀰漫了它整個腦袋,看起來分外凄慘。

「這是?」韓陽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指尖。

就在他分神的時候,兩隻靈獸飛也似的逃走了,落在最後的懶起猴也是渾身上下晃了晃,好似睡醒了一般似的,扭扭頭就跑走了。

「吱呀!」木屋的門被推開了,瘋子林帶著詭異的滿足微笑,一個人悄然站在門口。

「我的研究我果然是正確的!」 「這次怎麼做的,好好想想,那兩隻夜行鼠別浪費了,收拾快點還能用,」瘋子林難得用一種十分慈祥的面容對著韓陽說話,縱使隔著那一層灰色的布,也能讓人感覺到他心情極好,「那酸腐液調製的不錯,看來煉製三次食腐蛆靈液還是有些收穫的。」

「這……就算是練成了?」韓陽仍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不然呢,你又多了個天啟靈紋?」瘋子林嗤笑一身,扭臉回了木屋裡。

韓陽這才回過神來,看著那兩隻仍舊在食腐蛆製成的酸腐液中掙扎的夜行鼠,他顫顫巍巍的伸出自己的雙指。

並指點出,略帶熟悉的感覺出現在他的指尖,電弧、霧氣、還有一絲清風纏繞在指尖,這是他的靈力屬性凝聚在指尖的變化,這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但一般來說,這種力量只是幾位淡薄的,甚至無法離開指尖,就算包裹著手指點在敵人身上也不會造成什麼傷害。可偏偏他手指中的力量,讓他有一種隨時可以按照自己心意打出去的錯覺。

「那麼……」

韓陽指尖輕輕點落,在接觸到夜行鼠身上還算乾淨的幾塊表皮時,靈力瀰漫而出,手指輕而易舉的刺進了夜行鼠的身體里,一聲悲慘的嘶鳴過後,這一隻夜行鼠悲慘的告別了世界。

抬手,再落,第二隻夜行鼠也告別了世界。

韓陽驚疑地看著自己的手指,彷彿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但沒過多久,他便壓制不住狂喜的笑容,跪倒在木屋外的空地上揚天長笑。多久了?過了多久了?他終於又擁有了保護自己的力量,擁有了復仇的力量!

但沒過多久,他的笑聲便戛然而止,他發現一陣陣眩暈的感覺在自己的腦中回蕩,讓他有一種想要沉沉睡去的感覺。

「瘋子林,又是你!」韓陽嘶吼著說道,不甘的感覺在他心頭瀰漫。

他還是不能打過這個瘋子嗎?韓陽的腦海中最後存在的,就是這樣一個念頭。

「蠢貨,自己累暈過去了,別什麼事都賴我好不?」瘋子林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邊,看著昏睡過去的臭小子,他的嘴角掛起一絲微笑,扛起他轉身回了木屋,「可惜了那兩隻夜行鼠,是難找的暗屬性一品靈獸,但等這小子醒過來,只怕渾身靈氣都跑光了呦。」

將韓陽丟回木屋,瘋子林很快便又扭身離開,一頭扎進茂密的叢林里,在他走過的地方,都是一片的寂靜無聲。只有偶爾擦過一些樹枝時侯,發出的沙沙聲,一隻只在靈獸在寂靜中變得昏沉起來,腳步緩慢而沉重的跟在他的身後。就連正在捕食的靈獸,都漸漸陷入了迷茫之中,一些幸運的靈獸,藉此掙脫了死亡,在睡夢中冥冥聲音的指引下,緩慢的行動起來。

等靈獸的數量達到了整整八隻,瘋子林在其中七隻旁輕語幾句,便就微微揮手,帶著最後一隻靈獸回去。那是只一品隨風貓靈獸,走路輕巧,頭腦昏沉。

「最多半月,科隆城主荀樂的人便要找過來了,這些靈獸已被催眠下了指令,應該能夠阻擋他們一段時間。」

喃喃的細語飄散在樹林間,在瘋子林離開之後,這一片森林緩緩又回復了活躍。

捕食、狩獵、交配,恍若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

「瘋子林,你到底要我幫你做什麼,才肯放過我,幫我恢復天啟靈紋?」等瘋子林回到木屋,剛一進門,便就聽到韓陽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神情抑鬱的言道。

「怎麼,抑鬱了,我好歹是三品靈修師,」瘋子林見狀微微一笑,緩緩走到床邊,「比你早修行這麼久,怎麼可能鬥不過你這個小子,更何況剛剛你可是自己累暈過去的,與我何干?」

累暈?韓陽一臉的不敢置信,他才用了多少力氣?不過是……用了幾下那自主靈技,他連忙感應體內靈竅中的靈力,尚且還有大半存留,按這種消耗存量,使用這種自主靈技,甚至能連發七八次,如何就會累暈?

「那自主靈技只怕並非單獨調用你的靈力,其實靈修師無論使用靈技,還是自主靈技,都非單獨調用靈力而成,只是靈技使用的另一種力量,並非來自靈修師的本身,而這種特殊力量的來源,也與我們紋靈師十分相關,」瘋子林一派瞭然的言道,手上靈紋光影浮滅不斷,「許多強大的靈技,在使用過後也會陷入漫長的等待,只有等到一定的時間,才能再次使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