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龍廷之中,服侍龍主的中常侍,共有十二個。道九卻只是列舉出五個,另外七個,府藏應該也非常豐厚,怎麼就沒有計劃呢?」戲志才又輕聲自語道。

以他對林牧的了解,絕對會一窩端的,不可能疏漏其他府藏。

彷彿想到什麼,戲志才直接把這疊紙翻到最後一頁,果然,上面赫然寫著:

「目前情報部門只把最重要的五位中常侍之府藏和何進的府藏探查出些許信息,另外的七位中常侍還未探查出來。」

「志才,你到洛陽的【荒華客棧】中,住進天甲一號房。」

「這個房間平常之時,對外宣揚是有客人的,你出示你的大荒領地憑證后,再要求住進此房。」

「到時候,在房間裡面會有一定的情報,你查看即可。」

「……」

「……」

戲志才一目十行地把這些信息看完,心中泛起一陣漣漪。

【荒華客棧】是大荒領地的產業,也是一個情報中轉站!在寸土寸金的神都洛陽,這麼快就布置出這般產業,其財力可見一斑。

另外,在林牧留下的信息中,還列了很多大官的府邸,例如曹操、袁紹、蔡邕等等,囑咐他便宜行事。

也就是說,若是有可能,順便也布置一番,沒收穫沒關係,若有收穫,那就爆了!

「道九真的不是無的放矢!傳說中的夜影部,不可小覷啊!」戲志才感嘆一聲。

對於林牧,隨著了解的深入,他真的是越來越看不懂了。

天馬行空,膽大妄為!

可若是成功了,膽大妄為可就變為神機妙算了!

「太平教張角是暗中卷席全國謀奪龍廷,而道九你,卻是在後面謀好處。」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戲志才非常聰慧,結合一些蛛絲馬跡就把太平教謀奪龍廷,張讓何進等龍廷暗鬥等等情況在腦海中有了一個大概脈絡!

這些事情,彷彿都處於一條線上,因果關聯!

這些信息,都是戲志才以自己的見識、經驗等等去判斷推理出來的。可戲志才所想的,仿若真實歷史軌跡一般!

而林牧的那些布局,也只是依據前世的經驗而已,兩者差距一目了然。

隨後,戲志才根據提示信息,重新到櫃檯換了房間。

房間號:天甲一號!

…………

在主世界大荒領地的領民各司其職之時,血色荒原中的局勢,也是風雲突變。

「老大,西面附近所有洞窟的晶石已經收起來了。」紅澤輕輕吐了一口氣,把兩個特製的行軍囊遞給林牧,輕鬆道。

大地空冥獸是群居血獸,即便洞窟有很多,可也相距不遠。

「好!」林牧把牆壁的一塊小晶石摳出來后,接過行軍囊,利索地把行軍囊內的空間晶石全部轉移到元龍戒指中。

「血獸幼獸你收服了,不能收進靈獸牌嗎?」林牧輕輕扭過頭,望著石台上還在酣睡的幼獸,輕聲問道。紅澤收服幼獸的過程,他沒有看到,只顧著收晶石。

絕世戰神 另外,在元龍戒指中,靈獸牌林牧也有備著。在紅澤收服幼獸后,也給了他一個,卻好像沒見他用。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雖然與它有了某種神秘聯繫,可卻把它收不進靈獸牌。」紅澤攤攤手無奈道。對於這心肝寶貝,他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無需擔憂,在戰役結束后,它會隨你被系統傳送出去的。」林牧道。

「這樣,稍後的戰鬥,你就不參加,守在它身邊吧,另外我再留下幾個武將保護你。」林牧想了想又道。

血獸的秘密已經公開,有不少玩家已經通過皇獸開出的坑洞進入山峰內部了。只是因為獸道的蜿蜒崎嶇問題,玩家還未探索到附近而已。

不過,遲早會有玩家探索到這裡,要是沒有人在它身邊守著,幼獸說不定會被殺了。

這傢伙,睡得實在太死了!

「這樣啊,好!」紅澤毫不猶豫應道。相比於熱血戰鬥,這個心肝寶貝才是最重要的。

「哦,對了,紅澤,你之前收取了那幾個女媧寶箱,專屬技能是不是已經升級了?」林牧眉頭一挑,詢問道。

「嘿嘿……因老大之福,我收穫了一個玄階女媧寶箱,三個地階,【靈犀尋寶】技能已經升到專家級了!」

「並且,進度上也達到:玄階女媧寶箱1/50,地階女媧寶箱2/20了!」紅澤滿臉笑意,如同一朵盛開的小菊花。

「發現的寶箱方面如何?」

「有90%的幾率可發現玄階女媧寶箱,小几率發現黃階女媧寶箱,小几率發現地階女媧寶箱。」紅澤無需隱瞞,直接道。

林牧聞言,點點頭,旋即面露輕笑鼓勵道:「儘快把技能等級練高點,以後我們領地的神階女媧寶箱,就靠你了!」

「神階女媧寶箱?!」紅澤聞言,微微一怔,這個東西雖是他的夢想,可距離夢想實現,是在距離太遠了。奢求也不為過。

「不怕,有雄厚的底蘊支持你,神階女媧寶箱不是夢想!」林牧彷彿知曉紅澤的夢想,拍了拍肩膀鼓勵道。

「好!」受到土豪氣息濃厚的鼓勵,紅澤信心十足。

「老大,那些寶箱,要不要都給你開?聽說你手紅得通天啊!」紅澤突然說道。

「不用,你自己開吧。」林牧想了想,擺擺手婉拒道。

林牧準備以後都不開地階以下的寶箱了,要開,就開天階、神階寶箱!

在神話世界中,運,可不要隨便消耗!

這個時候,華崞等人也陸續返回,把收穫交給林牧了。

「好了,血色戰役最後一次挖礦行動就到這裡了!辛苦大家了!」把空間晶石全部收刮好后,林牧心中大定。

「在戰役之後,我準備在現實中舉行一次聚會,把核心成員聚在一起,認識一下,交流交流感情。」林牧陽光的臉龐上滿是笑意,高聲道。

白衣天使俏冤家 「呦呦,牧哥,你終於要請客了哈,到時候不痛宰你一頓,我就不進神話世界!」

「哈哈……對!!」

頓時,眾人一陣歡聲笑語,彷彿稍後舉目皆敵並不可怕。

在輕鬆的氣氛中,林牧帶路,領著眾將士,趕赴戰場最前線!

林牧此次行走的獸道,赫然就是皇獸所走的。

在頗為昏暗蜿蜒的獸道中走了不知道多久,眾人終於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前。

半路上,林牧等人也遇到很多玩家,不過卻沒有理會,急速地埋頭趕路。

那些玩家也想不到,在昏暗的獸道內,一閃而過的玩家,竟然是萬眾矚目的林牧!

來到坑洞,一股炙熱的空氣撲面而來,周遭瀰漫著陣陣哀嚎聲、叫殺聲!

「嗷,卧槽,這痛覺,好真實啊!真的好痛啊!」一位被砍掉手臂的玩家哀嚎道。

「殺,兄弟們,給我殺,這些守軍已是強弩之末了!幹掉他們,我們華夏區就是唯一的神了!」一位臉龐滿是汗水的領主玩家親自揮舞笙旗,怒吼道。

「左邊的肉盾們向後撤一點,長槍兵頂上!麻蛋,還不幹死你這黃階武將!」領主玩家又道。

「快躲開……這些守軍怎麼還有符篆啊!」

「……」

雜亂無比的聲音震耳欲聾。

倏然間,坑洞中掀起了一陣狂風,夾帶著一股頗為刺鼻的焦糊味道如同海嘯般衝擊而來,讓林牧眉頭微微一蹙。

外面的戰役,真的非常慘烈啊!

輕輕仰著頭,稍稍觀察了一番后,就拿出常用的大刀,在華崞等人羨慕的目光下,如同矯健運動員一般,依靠凹凸不平的洞壁,輕鬆地跳出了足有十層樓高的坑洞! 林牧一跳出洞口,印入眼帘的,就是煞氣連天的慘烈戰場。

不遠處,慘烈無比的肉搏混戰,還在進行著。

混戰,一共三方!

守軍、玩家和血獸。

混戰的戰場,有三個。

一個是玩家與守軍混戰的戰場。

雖說是混戰,可真實情況是人數有絕對優勢的玩家在圍剿守軍。玩家聯軍不計代價地圍剿著守軍。

而在這個戰場後面,是玩家牽制血獸的戰場。這個戰場,頗為慘烈,血獸畢竟太強了。

在血獸戰場旁邊,就是龍且大戰皇獸的戰場。這個戰場周遭,一個玩家血獸都沒有。

不知道為何,龍且此時竟然還沒有幹掉那頭皇獸!這出乎林牧的預料。

林牧早前雖然不在主戰場,可這裡發生的事情,林牧卻一清二楚。

不管是雪影、第一神話,還是季北欽等人,都不斷把這裡的情況傳給他。

在他們從獸道往這邊趕來時,軒轅長纓組織聯軍,準備繞過龍且與皇獸的戰場,沖向城主府。

而守軍,在龍且的示意下,也開始拋棄城牆的優勢,衝出來,準備和異人軍團正面肉搏了!

不同打算的兩軍,相衝而起。軒轅長纓率領的聯軍和守軍搏鬥在一起。

守軍這般做法,也是無奈之舉。因為林牧這傢伙,竟然在城主府中點燃血魂香,並且,還讓香氣傳出來。

一份神力的底牌,在不明情況下就被破了,真的令人糟心。

失策的龍且只能讓守軍撤離城牆,與異人軍團混戰一起,因為,城主府此時,快要被洶湧的獸潮給攪的雞飛狗跳了!

不過,等血魂香燃燒完畢后,暴躁血獸的目標,可能會投向異人軍團,畢竟,他們數量多啊!那個時候,就是大混戰之時。

只有局勢變的混亂,他們守軍方有獲勝的機會!

然而,這種把勝利希望寄託於他人他獸的做派,又令龍且心中一陣不爽。

該死的,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林牧!

因為林牧的血魂香之局,一剎那間,就把戰場變得如此複雜!

不管如何,前期混戰開始了!

有懸殊人數差距的雙方,一開戰,守軍就陷入了泥潭戰中。

軒轅長纓指揮玩家士兵將那些守軍武將如同一塊塊蛋糕一樣切開分開,旋即再圍殺,分而擊之!

看到守軍陷入混戰,龍且又開始搞小動作。

陰險狡詐的龍且,竟然故意把與皇獸搏殺的戰場不斷移向玩家密集的地方。

這個做法,其實龍且之前也有過,只不過那個時候皇獸靈智還在,沒有讓龍且順意。

可此時,皇獸已經陷入瘋狂了! 紅樓英雄傳 開始不顧一切地攻擊著龍且。根本不顧龍且有什麼打算,只想一心擊殺龍且!

在龍且的刻意引導下,皇獸也開始擊殺玩家了。龐大的皇獸,一腳下去就是數十個玩家的陣亡。

而龍且,在空隙之間也沒有閑著,不斷出手擊殺異人士兵。

一時間玩家傷亡大增。

不管是城主府還是混戰戰場,都陷入了雞飛狗跳的局勢。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戰場卻出現了變化。

首先,是林牧命令傀儡人點燃的血魂香,終於是燃盡了。

那些暴躁的大地空冥獸重新把注意力投向了血食人類上。

這一次,不知道是幸運女神垂憐守軍還是霉運找上玩家,大部分大地空冥獸的目標都是玩家。

無奈的軒轅長纓,只能變招,指揮空閑的玩家士兵繞路到後面牽制這批血獸。

如果不牽制血獸,讓它們進入圍剿戰場中,傷亡可能會更大。

不過,多虧林牧的功勞,即便是應付兩方,玩家的數量還是很充足。

不單隻如此,在戰場邊緣之地,還有很多玩家在打醬油。

例如,那些主播,在邊緣上不斷驚呼,不斷播報戰況。

例如,某些裝逼之人,悠閑地觀看著,彷彿戰況絲毫不影響他的心情一般。

例如,貪生怕死之輩,躊躇不前,不敢加入慘烈的戰場,甚至還美其名曰:觀察局勢。

玩家圈子中,盡顯人生奇葩百態!

……

林牧快速看了一眼戰場后,卻沒有馬上加入其中,而是準備把下面的士兵轉移上來。

得在其他人沒有發現他出現的空隙中把有生力量拿出來。

轉身拿出數沓堅韌的繩子,利索一一拋下去。

這被皇獸搞出來的坑洞可不淺,足有十層樓那麼高。對於強橫的林牧來說,是沒什麼,可對那些普通士兵來說,卻是一道難題。

有了林牧的繩子支援,難題會變簡單很多。

很快,華崞等領頭者就準備順著繩子出坑洞。

「華哥,你們率領軍隊在旁邊便宜行事吧,就暫時不要跟著我了,我實在太受矚目了。」林牧沒有等華崞等人出來,就通過通訊系統傳了一句,旋即準備轉身離去。

這個情況,早就商量好的。

「好,若是有什麼需要,直接拋出一支穿雲箭,嘿嘿,到時候千軍萬馬相見!」華崞滿是輕鬆開玩笑回道。

林牧聞言,微微一笑,繼而轉身離開了。他離開的方向,赫然就是城主府。那裡,還有一柄槍和一個傀儡人在等待著他。

疾跑了一會,一道浩大的戰役公告陡然響起:

「叮!」

「——血色荒原戰役公告:恭喜領主林牧麾下的士兵獲得血色戰旗。目前主人為:林牧;地點:(24569,35475)。」

原來,距離上次傀儡人拿血色戰旗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

而傀儡人的地點,還在城主府!

沒管公告信息,華崞等人快速出了通道后,撇了一眼戰場,頓時吸了一口涼氣!這就是正面戰場嗎?

過去一個小時,混戰還在進行著!

慘烈的戰場之下,無數笙旗倒在地上,冒著裊裊濃煙。

血紅的大地上,出現了很多坑坑窪窪。在坑窪之中,鎧甲碎片隨處可見。

偶爾還能在地面上見到一些破碎的戰鼓。在一些坑窪中,存在著些許散發著炙熱的火芒,彷彿什麼東西還未燃盡一般。

而在火芒之下,幾個寶袋隱約可見,流轉著淡淡的寶光。

看來,不知道哪一個領主玩家,使用了大範圍的類似於天降火雨的符篆、捲軸道具。

一般來說,對於如過境蝗蟲的玩家來說,不把戰場收拾的乾淨乾淨,那就是浪費。

現在連寶袋都沒收刮清,可見戰鬥的慘烈緊湊程度。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不遠處的城主府城牆,此時已是一片殘垣斷壁,塵土飛揚。

不管地面如何狼藉,一具屍體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