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s-h-i-t,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Emily以前做過風塵女……」

見Aaron愣了愣,厲默川勾唇冷笑了一聲,「雖是逼不得已,但她的確有過黑歷史,如果你只是玩玩,那就別去招惹她,如果你一見鍾情真想跟她在一起,那也別去招惹她,你未來的老婆人選由不得你做主……」

此時見喬思語已經量完了尺寸,厲默川站起身走向了喬思語的方向,走了兩步卻又停了下來,「我老婆最愛的花是百合花,設計婚紗的時候可以考慮這一元素,給你三天時間做好婚紗!完工請你吃飯……」

喬思語和厲默川出門的時候,Aaron還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因為是元宵節,喬思語和厲默川離開婚紗店后直接去了顧家,半路上喬思語疑惑道:「那個Aaron怎麼了?我們出來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他心情不太好……」

厲默川眼眸微微一閃,行隨後輕笑了一聲,「估計是倒時差沒睡醒!」

「嗯,完全有可能,一來中國還沒怎麼休息就工作,肯定是有些累的……」

。 我正想問對方,我跟他之間有什麼仇怨,忽然傳來一陣重重地敲門聲,我從睡夢中驚醒,睜開眼睛,發現天色已近傍晚。也不知這時候誰會來找我。

我坐起身來,問道:「誰啊?」

「是我,快開門。」

居然是余菲菲的聲音。

我趕緊起身,將門打開,只見余菲菲正站在門口。

沒等我開口,余菲菲沖我質問道:「你什麼情況啊?打你電話不接,發信息不回。」

我趕緊掏出手機一看,有八個未接來電,都是余菲菲打的,二十多條信息,也都是她發的。

我連忙解釋:「對不起,我睡著了,手機開了靜音。」

余菲菲長吁了一口氣:「還以為你出什麼事呢。」

「放心啦,我一時半會兒死不了。」

「這是什麼話,說得好像你就快要死了似的。」

我笑了笑,心想:「我倆要是不發生點什麼,我還真活不了多久了。」

余菲菲迫不及待地沖我問道:「對了,你快跟我說說,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我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不是說今天要去捉鬼的嘛。」

「不是捉鬼,是對付飛僵。」

「對,對,那飛僵呢?」

「已經解決了。」

「解決了?等等!你受傷了?」

余菲菲注意到我手臂上敷著葯。

我笑了笑,說:「只是被飛僵的指甲劃了一下而已,沒什麼大礙。」

「啊?被……被殭屍划傷了?」

余菲菲不無擔心地說:

「我聽說被殭屍咬傷或是抓傷,也有可能變成殭屍呢。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啊?」

「傷口我已經處理過了,而且屍毒傷不了我,你放心好了。」

「讓我看看。」

余菲菲湊過來,查看我手臂處的傷口。

她的身體散發出一股特別的體香,我不由得心頭怦然一跳,一時按捺不住,一把將她攬進了懷裏。

她顯然沒料到我會這麼做,有些慌亂:「你……你幹嘛?」

「別動,讓我抱抱。」

我將她抱緊,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塊,她沒有將我推開,在遲疑片刻過後,用雙手環住了我的腰,並在我背上輕輕拍了拍。

長這麼大,其實我沒怎麼被人抱過,小時候,師父雖然對我很好,但很少抱我,而除了師父之外,大多數人都把我當成一個異類,不敢抱我。

所以,擁抱對我而言,是一種奢望,我甚至不知道真正的擁抱究竟是怎樣一種感受。

現在終於知道了,沒想到擁抱的感覺這麼美好。

難怪有人說,給人最好的安慰,莫過於給他一個擁抱。

我的心裏湧起一陣莫名的感動,眼角竟然淌出了淚水,我很少流淚,因為玄門有一種說法,眼淚蘊藏着魂氣,流淚多了,容易丟魂。

雖然就連師父也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但我覺得不是沒有道理,因為眼睛直通人的魂宮。

所以,我從小就不愛哭,遇到傷心事,也都忍着。

沒想到今天一時沒留意,居然沒忍住。

余菲菲發現我眼角的淚水,很是驚訝,

「唐川,你……你哭了?」

「怎麼會,眼睛裏進了沙子而已。」

該死!居然被余菲菲發現了。

我趕緊用手擦拭掉掛在眼角的淚水。

「你騙人!這哪來的沙子啊,你就是哭了。到底怎麼啦?跟我說說,你是不是被殭屍……」

沒等她說完,我再度將她抱緊,嘴唇吻上了她的嘴唇。

在我倆嘴唇貼在一塊的剎那間,我明顯感到她的身體微微一顫。

她顯然沒想到我會做出這麼大膽的舉動,說實話,就連我自己也沒想到。

在愣了三秒過後,余菲菲一把將我推開,我猛然清醒,急忙解釋:「對不起,我……」

我話還沒說完,她忽然用雙手勾住我的脖子,主動吻了上來。

霎時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倆的嘴唇如膠似漆般貼在了一塊。

我倆足足吻了三分鐘,我被吻得有種慾火焚身的感覺,差一點把持不住。

雖然最終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但對我而言,已經算是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事後我問余菲菲,她為什麼忽然反過來親我,她給了我一個無法反駁的理由:因為我親了她,所以她必須親回來,她這叫以牙還牙。

好一個以牙還牙,不過這種性格,我很欣賞。當然,我更期待她以眼還眼。

第二天,我一早醒來,就收到漢正國際給我打過來的一筆巨款:150萬。

明明林佳怡跟我說好的是一個月酬金15萬,我嚴重懷疑是漢正國際的財務不小心,在數字後面多打了個零。

錢多是好事,但從小師父就告誡我,不義之財不能取。

我打算給林佳怡打電話說這事,張文耀的電話打過來了,他告訴我,這150萬是專門針對這次飛僵事件的專項獎金。因為我及時剷除了飛僵,為公司挽回了巨額損失,150萬是我應得的,而且林佳怡報請了總公司,之後總公司還會有一筆獎金。

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不過現在弄清了這筆錢的緣由,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有了這筆錢,我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買套房子,總不能在這兒把余菲菲給娶了。

正好閑着沒事,我便去了附近的地產中介,一看房價,頓時傻眼了,就是我住的這老舊小區,最便宜一套,也得四百萬。而且才六十平,兩房一廳。

也就是說,我現在還差了整整二百五十萬!

雖然我知道鵬城的房價很貴,但沒想到已經貴到了如此地步。

要知道,全國可能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年收入不超過四萬,這也就意味着,全國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得不吃不喝攢一百年的錢,才能勉強買得起這裏的一套老舊小兩房。

雖然我不懂房價,但師父說過,物極必反,盛極則衰,這麼高的房價,對鵬城而言,只怕不是什麼好事。

當然,這與我無關,因為我發現,即使我有錢,也根本買不到房,在鵬城買房居然需要三年社保繳納記錄,別說三年,我連三天的社保繳納記錄都沒有。

。 TPC指揮室內,居間惠和澤井總監以及警務局局長吉剛三人正通過衛星傳來的視頻看著大屏幕。

當居間惠看到出現的賽羅奧特曼的時候,整個人都激動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澤井總監疑惑道:

「居間惠隊長,出什麼事了嗎?」

居間惠這才意識到剛剛自己失態了,重新坐下后搖了搖頭道:

「沒什麼,只是看到賽羅奧特曼的出現有些激動罷了。」

澤井總監點點頭,他剛剛其實也是有些激動。但是他當了這麼多年的總監,自然不會做出那麼失態的事情。

吉剛局長對賽羅奧特曼的成見還是有的,他沒好氣道:

「賽羅奧特曼又突然出現,不知道他到底想搞什麼鬼?」

居間惠當然不會去在意吉剛對賽羅奧特曼的看法,既然賽羅奧特曼出現,那麼是不是可以證明林晨還活著?

居間惠心裡想著,想到這兒,她突然又有些緊張。

她害怕這個賽羅不是林晨,害怕賽羅只是出現后又會馬上離開。

有了賽羅的幫助,迪迦對付起怪獸來更加的輕鬆了。

剛開始無論他怎麼對付怪獸,但怪獸身上太過於堅硬,無論他怎麼打怪獸都任何的作用。

賽羅從頭上綠色指示燈射出艾梅利姆切割光線,將這個機械怪獸的身體直接射出一個洞。

由於這個怪獸是機器人,所以它並沒有覺得有疼痛感。

怪獸機械一般的移動著身子朝賽羅走去,賽羅一腳向後,然後用力一蹬,握緊拳頭砸了過去。

賽羅的手上帶著火焰,重重的一拳砸在機械怪獸身上。

怪獸原本還在向前走的腳步一頓,賽羅又原地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一腳將怪獸踢飛數遠。

遠處的怪獸直接爆炸,升起巨大的火花。

「耶!怪獸被打敗了!」

亞特蘭蒂斯號的眾人都表現的十分的興奮,宗方還是比較冷靜,他命令道:

「麗娜,趕快駕駛亞特蘭蒂斯號離開這裡。」

「明白!」

賽羅消滅完怪獸后和迪迦同時離開了這個懸浮在宇宙中的島嶼,兩個奧特曼同時現在了離機械島嶼較遠的地方。

賽羅朝機械島嶼射出賽羅集束光線,迪迦射出哉佩利敖光線。

兩道光線射在島嶼上,島嶼迅速爆炸。

即使已經離開了機械島很遠,但是亞特蘭蒂斯號還是感受到飛船因為爆炸而產生的抖動。

賽羅和迪迦相互點了點頭,隨後各自飛離了。

——

林晨重新回到了別墅,看著屋內沒有變化,不由的伸了個懶腰。

「還是自己家好啊!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林晨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前麵茶几上擺放著的他和居間惠的合照,不由的笑了起來。

「啪嗒——」

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剛一打開,一個白色的身影就朝林晨撲了過去。

林晨沒有躲避,反而張開雙手,讓白影衝進了自己的懷裡。

「晨,你終於回來了!」

懷裡的人帶著哭腔說道。

剛剛在白色身影朝林晨衝過來時,林晨並沒有躲避。他早已看清楚了白影是誰,正是他的女朋友居間惠。

林晨抱住居間惠,撫摸著她烏黑濃厚的頭髮,柔聲道:

「是啊,我回來了。」

居間惠在看到賽羅離開后,便馬不停蹄的朝別墅趕回來。她要驗證一下,到底這個賽羅是不是林晨。

當她打開門看到林晨時,便急沖沖的朝林晨撲去。

居間惠在林晨懷裡待了好一會兒,這才戀戀不捨的將身子離開林晨的懷抱。

她抬起頭看著林晨,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