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操』!這尼瑪是一級靈魂嗎?”黃道生頭髮被削掉了兩道,頭皮也擦破了點,好端端的一個刺蝟頭,被兩道飛刀分成了三塊。要不是他躲的快,恐怕飛刀直接『插』臉上了。

雖然曜光跑在前面一點點,但是他矮啊,靠得近反而毫髮未傷,一個驢打滾,躲過這一招。

黃道生也在地上打了個滾,撐起身體,怒喝一聲:“磁力召喚!”

滋滋滋,靈魂被迅速拉近,黃道生擡手就是一刀,靈魂左臂手術刀格擋住靈魂收割者,右手拿着刀刺過來,黃道生連忙後退一步,可惜還是遲了,靈魂的右手手術刀劃在黃道生的左臂上,立刻見了血。

“你爺爺的大腿!”黃道生疼的喊出來,他可沒這麼屈辱過!施展出靈魂收割者刀法,叮叮叮,和靈魂迅速過了幾招。

沒想到幾招過後,靈魂竟然堪堪守住,兩把手術刀竟是威力無比,每與靈魂收割者碰撞一次,黃道生都感受到一股大力傳來,他和靈魂都是單手揮刀,沒想到拼力氣自己竟然有些扛不住! 曜光大聲喊道:“師兄!別跟它拼力氣!”

黃道生猛然驚醒,這個怨靈的弱點是移動速度慢,敏捷只有6點,但是力量卻有10點,那麼最好的戰術就是hit-and-run,邊打邊跑。和它拼力量是無意義的,靈魂雙手持刀揮舞,格擋的機率太大!

黃道生後跳一步,跳出戰團,但是又不敢隔的太遠,生怕靈魂再次甩出一陣扇形面的刀陣來。

曜光在靈魂身後躍躍欲試,他沒有符籙,但是有一身的力氣。黃道生正面吸引了火力,他準備在後面瞅準機會撲上去也好。

黃道生拿着靈魂收割者,圍着靈魂走動了幾步,靈魂也是跟着他前後移動,黃道生刻意保持着兩米的安全距離,既不會纏鬥,又不至於扔飛刀。?? 最強靈魂收割者31

此時胳膊上的鮮血越流越多,黃道生不敢拖下去,他的這個hit-and-run戰術也不好使啊,先要打,等靈魂反擊的時候跑,可是這一靠近靈魂就擋拆攻擊個沒完沒了!

黃道生心思一動:“成不成就看這一招了!”多退了兩步,與靈魂的距離超過了3米,果然靈魂雙手擡起,作勢扔出飛刀。

“就是現在!磁力召喚!”

靈魂被拉扯着來到黃道生身邊,但是雙手保持着擡起姿勢,想扔飛刀但是距離太近,超出了攻擊範圍,身體正好處於一個僵直狀態。

如此好的機會,黃道生自然抓住了,靈魂收割者刀法流暢的耍了一通,靈魂的雙臂首先被斬斷,緊接着就是上七刀,下七刀,曜光也撲了上來,一個大腳丫子踹在靈魂的屁股上,將靈魂直接踹飛,差點滾出了結界領域之外。

黃道生喘着粗氣,將不能動彈的靈魂切成碎片,靈魂變成大團的光芒飛入兩人的神器中,其中大部分飛進了黃道生的胸口。

“爽!”黃道生大喊起來,曜光也是喜滋滋的說道:“靈力又充滿了!哎呀!這是什麼?”

黃道生低頭一看,在靈魂消失處的地上,躺着一個藍『色』的東西,撿起來一看,頓時喜笑顏開。

【普通的藍『色』手術帽】

【防禦+1】

【每5秒回覆1點體力】

【備註:戴上它,會讓你變成體力充沛的戰士,它比藍『色』小『藥』丸強上那麼一點兒,而且對身體無害】

“這是裝備嗎?”黃道生試着將藍『色』帽子戴在自己頭上,倒也沒感覺到什麼特殊感受。

“還有這個!”曜光指着後面他大腳踹靈魂的地方,地上遺落下一把亮閃閃的手術刀,應該是黃道生將靈魂雙臂砍下來後掉落的。

“發達了!還有武器!”黃道生跑過去撿起手術刀,尖叫一聲,“曜光!好東西!”

【普通的醫生手術刀】

【攻擊力1-10】

【備註:能醫人,能殺人,都在於你的一念之間】

曜光『摸』『摸』光頭,疑『惑』問道:“這東西很好嗎?就一個攻擊力1-10?”?? 最強靈魂收割者31

黃道生尷尬一笑:“逗你玩兒呢!不過你不是空着手嗎?手術刀給你吧,再怎麼說,也和我手裏的靈魂收割者攻擊力一樣高了!”

仔細檢查靈魂收割者,還是沒有發生變化,黃道生有點小鬱悶,但是知道這也急不來,只能將手術刀遞給曜光,自己揣上手術帽,準備回去了,他的胳膊還在流血,現在有些頭暈。

解除結界領域的一瞬間,黃道生正處於踉踉蹌蹌之中,順勢摔倒在地,左臂着地,擦傷了一片,鮮血直流。

“嗎的!我這是何苦呢!”黃道生極度的鬱悶,在警員幫忙下,救護車裏的醫生順便給包紮了一下傷口。

看着躺在草叢中的死者,黃道生嘆了口氣,心中暗道:“兄弟!我也是沒辦法!千萬別怪我!你說你一個成年人了,幹嘛長那麼胖!力量大是大了點兒,但是你的敏捷和反應都特別差啊!難怪你過街走路都會被車撞死!唉,一路走好,一路向西!”

等兩人騎着電動車咣咣鐺鐺回到新竹村,還早的很,才9點鐘,喬嵐和萱姐正在散步往回走,一下子就看到了搖搖晃晃騎車的兩人。

黃道生是胳膊有點疼,加上兩人太重了,所以騎車不太穩,歪歪倒倒,車子在不平的路面上咯吱咯吱響。

喬嵐一眼就看到了黃道生胳膊上白『色』的繃帶,驚呼道:“道哥你怎麼了?”

萱姐也湊了過來,抓住黃道生的手一看,血跡和擦痕,一下子就明白了,說道:“回去再說,別在大街上擋着人路了!”

在萱姐房間裏,燈光大開,喬嵐正拿着酒精棉細心的幫黃道生處理其他位置的擦傷,專心致志的樣子很是讓他感動了一番。

萱姐和曜光坐在一旁沒說話,黃道生忍着疼痛不吭聲,喬嵐默不作聲做着清潔,屋子裏一陣沉默,有些尷尬。

救護車上的醫生可不是專程爲黃道生來的,所以只用紗布裹在胳膊上繞了幾圈,也就不管不顧了。黃道生身體的恢復能力尚可,只是剛開始流了點血,戰鬥之後也就慢慢停止了。

萱姐打破了這個沉寂:“曜光,昨天交給你的繃帶呢?”

曜光低聲說道:“被派出所的人全部搜走了……”

黃道生想起了龍躍還給過他們一卷繃帶,萱姐用了效果特好,狠狠的說道:“那幫孫子!太不是東西了!不僅僅是繃帶,連曜光藏在內褲裏符紙都搜刮乾淨……”

喬嵐臉『色』緋紅,萱姐哈哈大笑:“小光頭,她們女警還搜你內褲了?”

曜光點點頭,他可不知道什麼叫羞恥,說道:“是啊,我三角褲外面縫着一個荷包,裏面的東西都被他們翻出來了,有個女民警還把三角褲翻了個面,想看看裏面有沒有縫荷包……”

三人聽了滿頭大汗,萱姐一腳踢向曜光,大罵道:“光頭你個流邙!當着女孩子的面說這些流邙話!”

曜光『摸』『摸』光頭,無辜的說道:“萱姐,我可沒說一句假話!不信我給你們看!”作勢要脫褲子。

“夠了!”黃道生站起來,他的傷口處理的差不多了,當着喬嵐的面說出這麼多違和的對白,實在是不利於他的光輝形象!

“小嵐,謝謝你!不過你能不能先回自己的房間去?我要來好好教訓教訓曜光這個二貨,場面可能有些少女不宜……”黃道生輕聲說着,甚是溫柔體貼。

兩個『色』狼房客,在美女房東的房間裏,大大咧咧談論各種違和話題,再有涵養的淑女也是吃不消的,喬嵐乖巧的收拾好醫『藥』包,和萱姐打了一聲招呼,看了看不敢吭聲的曜光,紅着臉走了出去。?? 最強靈魂收割者31 等喬嵐輕輕關上大門後,黃道生一改風格,對着萱姐喜滋滋邀功似的說道:“師弟!掏出你的寶貝東西讓萱姐欣賞欣賞!”

“好嘞!”曜光答應了一聲,開始脫褲子。

黃道生一巴掌拍了過去,怒罵道:“讓你拿出手術刀!你個流邙!當你的師兄真是個錯誤的決定!天天和你混在一起,不出一個月智商肯定只適合過六一兒童節!”

黃道生從褲子口袋裏拿出【普通的藍『色』手術帽】,曜光遞過來【普通的醫生手術刀】,萱姐一手接一個,吃驚的問道:“這是你們今天的戰利品?”

黃道生得意說道:“怎麼樣萱姐?我才知道殺死一個靈魂,是有可能獲得它身上一件裝備的,藍『色』帽子和手術刀,應該都是它的醫生職業特有的裝備。不過我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以前我用靈魂收割者殺死過很多靈魂,但是都沒有發現掉落過裝備,萱姐能不能解釋解釋爲什麼?”?? 最強靈魂收割者32

萱姐嘆了口氣:“我只能說你們倆運氣太好了!據我所知消滅靈魂掉裝備的機率特別小。昨兒在江灘公園,龍之天空他們不也是一無所獲嗎。”

黃道生問道:“那這兩件裝備,品質怎麼樣?”

萱姐白了他一眼:“能掉裝備就不錯了!你還想挑三揀四?我出道這半年,也只掉落過一雙鞋子,就是昨天穿的那雙,增加一點移動速度而已!”

黃道生這才明白,沉思了一番說道:“萱姐,如果是這樣,那我想把手術刀給曜光,這個帽子,我想把它賣了!”

“賣了?”萱姐和曜光都是一驚,“這麼難出的裝備,能提高一點實力也是好啊,爲什麼要賣了?”

黃道生說道:“我想去找龍躍,看看能不能從他手裏換一點錢回來。萱姐你是知道我最近處境的,沒有工作沒有收入,每天還有這麼大的消耗,曜光的個人身份辦理也需要一大筆錢,我不想讓家裏『操』心。如果我把帽子換成一筆錢,這樣對家裏也好有個交代啊。”

萱姐搖搖頭:“這樣不好!錢沒了大家湊一湊擠一擠也都有了,但是裝備沒了,不知以後何年何月才能見。我聽說第一次單獨和怨靈戰鬥暴率會高一點,你們這一次出兩件,真的是運氣好到逆天,到後面越來越難掉落!”

黃道生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萱姐,今天和怨靈戰鬥,我們真的是吃虧不少,命懸一線,要不是運氣好,很可能真的見不到萱姐了!”說着就將詳細情況仔細彙報了一遍。

最後黃道生聲音略微有些低沉,說道:“我想快速換錢,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幽冥戰士的工作太危險,一個不小心就可能丟了小命!我還沒有結婚,沒有孩子,但是有兩個需要我照顧的父母!我想給自己買一份保險,即使將來死了,也會有一筆撫卹金給兩老送終!”

這番話,說的萱姐根本無力反駁,她又何嘗沒有想過?她比黃道生稍微好一點的地方就是她的父母因爲意外事故已經離世,一個快要30歲的男人,能夠爲父母想到這一些,萱姐突然覺得黃道生成熟了不少。

沉默了好久,三人都沒有說話,看看時間也不早了,黃道生站起來告辭,拉着曜光就要走。

萱姐問道:“你們真的想好了,這幾天每天晚上都要出去主動尋找靈魂戰鬥嗎?”

黃道生點點頭,態度堅決:“是的!萱姐請記住我們之間的七天之約!再危險,再困難,我們都不怕!就算是遍體鱗傷,也是我們心甘情願!”

此時門突然被拉開,一個柔弱的聲音傳來:“能不能帶着我一起去?”

喬嵐看着黃道生,笑盈盈的,眼中充滿了期盼。

『奶』茶妹妹對自己這麼溫柔,黃道生自然是心動不已,但是他這幾天心思並不在男女感情上面,再加上剛剛纔和生平第一個大敵生死廝殺,心情還沒有平靜下來。

這一句話,問的三個人愣住了,萱姐睜大美目,吃驚的掩嘴,不可思議的看着喬嵐。

黃道生是大腦一時短路,他還在疑『惑』喬嵐這句話的意思,不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而曜光簡單的很,他就是傻愣着。?? 最強靈魂收割者32

好半天黃道生纔打着哈哈:“妹子,你在說什麼哪?你要去哪裏?”

喬嵐還是笑得眉『毛』彎彎,盯着黃道生的眼睛,一字一句慢慢說道:“能不能帶着我一起去,人家的任務也發佈了呢,還不知道該怎麼完成呢~”

“不會吧!!!”萱姐和黃道生大叫道。

萱姐站起來,拉過喬嵐,上上下下前前後後打量了幾分鐘,伸手在喬嵐胸口衣領上面一扯,嚇的喬嵐一聲尖叫,就算是一個大美女扯自己領口,喬嵐也是嚇的不輕。

萱姐激動的說道:“妹子!來來來,把你的神器給姐姐看看!”

喬嵐羞澀一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看熱鬧的黃道生和曜光,小聲說道:“那你們看到了可別笑話人家啊~”

黃道生嘿嘿笑道:“怎麼會笑話你呢?要不妹子,先讓哥哥驗驗你胸口的紋身怎麼樣?”

萱姐一把推開黃道生,拉着喬嵐走到裏間臥室,很快就走了出來,笑眯眯的丟過來一本書。

黃道生接過書,仔細一看,差點暈倒。

【劣質的靈魂信仰手冊】

【主動技:寧,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10米】

【主動技:生,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10米】

【主動技:景,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10米】

【主動技:聖,靈力消耗1點,覆蓋範圍半徑20米】

【靈力:2/10】

【特殊技能:???】

【備註:信仰之力往往超出人們的想象,一個柔弱的身軀中也許會孕育着一頭巨大的神獸,千萬別小瞧了它】

喬嵐用期盼的眼神看着黃道生,黃道生用疑『惑』的眼神回送過來,曜光和萱姐也沒看懂,都看着喬嵐等她解釋呢。

黃道生咳嗽一聲,問道:“這寧,生,景,聖,是個什麼玩意兒?聽起來很耳熟啊!還有,妹子,能不能說說你是怎麼拿到這本書的?”

喬嵐赧然一笑:“我也不太記得啦~就是十天前還沒開學的時候,我在地鐵2號線寶通禪寺那一站自助租,不知怎麼着,就選中了這一本,然後就莫名其妙收到它的任務,當時可把我急壞了!” 聽見喬嵐講出的她的神器來歷,三人真的是一頭黑線。

地鐵站底下可以刷江城通租書,這本是一項文化惠民活動,哪知道租書都可以選到一件神器,也不知這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倒黴到了極點。

喬嵐不好意思地說道:“當時真的嚇壞了,後來冷靜之後,還真的不知所措,不過剛好母親以前鄉下的朋友去世,我們母女一起去了,這才完成任務。不過,這一段經歷,我真的是不願意再去回想。。。”

黃道生很理解,當他第一次拿着靈魂收割者一刀一刀划向毫不反抗的靈魂時,也曾產生過不適感,但是生活和命運所迫,『逼』着他必須這麼做,而且萱姐也說過,遊『蕩』在人間的靈魂都是一些心中有怨恨,怨念深重,或者是善惡值太大的人,所以他就認命了。但是『逼』着一個女孩子去和靈魂戰鬥,還是這麼單純可愛的一個女孩子,這本靈魂信仰手冊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黃道生問道:“那你是怎麼戰鬥的呢?”?? 最強靈魂收割者33

喬嵐說道:“寧可以提升自己的精神力和意志力,生可以治癒傷勢,景提升心靈之火的防禦能力,聖則是將信仰之力化爲實體攻擊,可以直擊在靈魂身上。前面三個都是輔助『性』的信仰能力,只有聖是攻擊『性』。”

黃道生看着萱姐,只見萱姐用手撐着頭,不知是喜是悲,悠悠說道:“沒想到啊,你竟然是個擁有虔誠信仰神器的牧師!”

黃道生問道:“最後一個問題,你是怎麼找到我們這棟樓,怎麼就知道我們三個和你是一類人的?”

喬嵐抿嘴一笑:“我的感應能力要比普通人強很多,那天我在這邊找房子,很遠就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覺,然後慢慢被帶到這裏,見到了你光着上身的樣子。當時有點難爲情,不過看見那個紋身,我就明白啦~”說着說着,喬嵐慢慢走到黃道生面前,清澈的眼睛直視黃道生,就這樣微笑着看着他。

三人不明就裏,黃道生久經沙場的老流邙也被這清澈目光看的躲躲閃閃,好半天沒見喬嵐說話,黃道生愣了愣,擡頭看着她。

“你就是我要找的人!(you-are-mr-right!)”

天雷滾滾……黃道生眼睛一黑,他可是一夜沒睡,白天就打了個盹兒,晚上又經歷了一場惡戰,再加上有點失血,直接被喬嵐這句話給雷翻了過去!

在倒下去的一瞬間,他似乎聽見了喬嵐的驚呼,以及萱姐的大笑聲,他很滿意,原來他還是可以分辨的出來誰是誰的!

黃道生撒手不管了,但是萱姐還可以主事兒呢!

喬嵐這算是向黃道生表白了嗎?萱姐最在意這件事,不過看到曜光還在一旁,於是說道:“光頭!把你師兄給扛下去,伺候他洗澡睡覺!”

說完拉着喬嵐的手,笑眯眯的往裏間走:“妹子來~和姐姐聊聊天~”

一番嚴刑拷打之後,萱姐這才確定下來,神器除了有各種分類之外,還有普通,套裝,精品等分別。不同的裝備的成長『性』都不同,綁定的每個人的能力也完全不同。

【靈魂收割者】【靈魂司南盤】【靈魂信仰手冊】,這三個很明顯就是一個套裝派系,雖然這三人都是【劣質的】,但是這也僅僅只是因爲他們等級低,神器並未升級而已。而像她自己的神器【渦流水晶】,雖然也是一個不得了的法杖,但是成長『性』卻遠低於帶有靈魂字樣的神器。

【渦流水晶】

【攻擊力:8-12】

【主動技:火球,靈力消耗1點,範圍半徑20米】

【主動技:御風,靈力消耗1點,範圍半徑20米】

【主動技:水幕,靈力消耗1點,範圍半徑30米】

【靈力:13/13(衝能完畢)】?? 最強靈魂收割者33

【特殊技能:所有抗『性』+1,5%快速施法,靈力上限+3】

【備註:水晶一直都是惡魔們追逐的優良儲能載體,能夠鑄造出這樣一根法杖,實屬難得,可惜上升程度有限】

所以在看到黃道生的靈魂收割者屬『性』後,萱姐並不想共享出她的武器,因爲在初期大家的基礎屬『性』都差不多,技能也是那麼寥寥幾個,根本談不上誰強誰弱,誰主誰次,只有到了後期,高成長『性』的神器差別纔會越來越明顯。

渦流水晶的賣相卻是相當的好,一根古樸的盤根法杖,頂端纏繞着一顆巨型的藍紫『色』水晶,異常的漂亮。

萱姐召喚出這把武器時,整個房間裏被藍紫『色』的光芒映『射』的幽暗深邃,喬嵐眼神『迷』離的拿在手中,撫『摸』着頂端的水晶,右手在上面轉來轉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突然哎呀一聲,小臉緋紅,支支吾吾問道:“這……怎麼這麼……”。

萱姐也是一臉的害羞:“咳咳……很好用的……”

喬嵐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喃喃自語道:“我說怎麼這麼光滑呢……一點兒『毛』刺都沒有……”

萱姐撲了上去,捂着她的嘴,嬉笑道:“求別說~”

兩女打鬧一番,很快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姐妹,雖然喬嵐沒有拿着黃道生的靈魂收割者仔細觀察過,但是萱姐倒也中肯的評價了一番。

又來了一個和自己爭奪的妹妹,還是一個清純的『奶』茶妹妹,萱姐內心裏有些惆悵,不過有競爭纔會有動力,每個靈魂收割者都是英雄人物,也不一定非要恪守人間的那條條框框啊,誰知道未來會是怎樣呢?

此時樓下,曜光把黃道生往牀上一扔,正準備轉身離去,想起萱姐的吩咐“伺候他洗澡睡覺”,想起昨天夜裏在派出所師兄一夜未睡,一大早又急匆匆趕來拿錢贖人,心裏甚是感動。

曜光坐在牀邊,伸手將黃道生的列儂t恤給脫了下來,也不知是不是因爲衣服上的引流閃電,黃道生被喬嵐的天雷給電的像個死人一樣,睡的怎麼弄都不醒,就這樣被曜光給脫去上衣,脫下大褲衩,脫下……然後……

反正第二天一早,黃道生是被敲門聲叫醒的,發現自己是一絲不掛,太字形躺在涼蓆上,『揉』着腦袋回憶了半天,纔想起昨天晚上的震驚一幕。

敲門聲沒停,外面是喬嵐,關切的問道:“道哥~醒來沒有?”

黃道生嘴裏快速回答道:“來了來了!”翻身起來,套上大褲衩,拉開房門,『露』出半個頭,故作鎮靜,沉穩問道:“妹子,找哥有事兒?” 喬嵐笑道:“昨天可是說好了的哦!奧特曼今天什麼時候去打小怪獸呢?記得去的時候通知我一下哦~”

黃道生嘿嘿一笑:“妹子,此事包在哥身上。來,先讓哥看看你的神器紋身吧?”

喬嵐俏臉微紅:“道哥『色』狼!這是我的號碼,一定要打哦~”說完遞過來一張小紙條,示威一般揮舞着小拳頭,轉身下樓。

這妞兒,昨天晚上還那麼含情脈脈的表白,今天早上就想揍人了?黃道生迅速洗漱完畢,這一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七天之約,應該是從今天開始算起吧!

下樓一看,電動車還在,黃道生疑『惑』的敲敲雜物間大門,勤快的優秀員工搬花道人早已不在。黃道生試着啓動電動車,得了,最高時速10公里不到,衝了一夜電的電池還是滿格的!騎起來龍頭歪歪扭扭,屁股下的電機處還時不時傳出一股焦糊味兒!?? 最強靈魂收割者34

喀崩!一個小石頭磕了電動車一下子,黃道生聽見前輪防震彈簧處一響,估『摸』着是哪根減震彈簧崩斷了,鬱悶的很:“都是他嗎的光頭太重了!”

出村的一條路是一個大約20度的小坡,黃道生坐在車上,前進的速度越來越慢,死活上不去,甚至還在往後倒,鬱悶之極,只好下車,推着電動車上了坡,看着城中村的小青年們載着黑絲女神從他身邊呼嘯而過,屁股下的改裝踏板摩托車發出巨大的轟鳴聲,黃道生忍不住了:“『操』!老子要換新車!爺不伺候了!”

也不知道這破車能不能換倆小錢,黃道生沒捨得隨手一扔,還是老老實實鎖在坡頂路口邊的一家超市門口,然後打個車,去了一趟前天去過的『藥』房和花鳥市場,買回來一些制符材料,順便通知了一聲曜光,讓他帶着這些材料,下午早點回家商談。

黃道生來到大唐沐足門前,這是武口最大的一家旗艦店,巨大的招牌,裝修豪華,門口停着奔馳寶馬路虎卡宴等豪車,據說號稱是八顆星的服務等級,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黃道生對着迎賓小姐說道:“麻煩你了,我找一下秦先生,約好了的。”

服務員帶着他上到二樓,繞了幾個圈子,帶到一間棋牌室門口。

黃道生推門而入,裏面烏煙瘴氣吵鬧的很,四個人坐在裏間打牌,外間沙發這邊是兩男四女喝酒搖骰子瞎鬧鬧。

坐着和女孩子嬉鬧的一個認出黃道生,熱情的招呼起來:“來來來!兄弟坐這邊來!小麗,你來陪這個帥哥!”

黃道生看着左摟右抱的龍躍,笑着打了個招呼:“鋼炮哥!”

龍躍哈哈大笑,得意之極:“看到沒看到沒!我鋼炮哥可從來不說謊!小美小花你們倆服了吧?晚上我請你們吃宵夜可不許拒絕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