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媽蛋手好疼。。】 怎麼一個個路人甲的名字都這麼好聽,比她一個正經女配的都好聽!

不行,她不開心了。

「你們要改名。」蘇眉一臉正義,說了連自己都相信了,「我們佩玉樓要做一個有特色的小吃樓,你們的名字太普通了,要是放在宮裡,都是這種名字,一點特點也沒有。」

四個妹子:……

小玉姑娘你在說什麼?她們聽不懂。

嗯…嗯?宮裡?大概是吧……反正去大選的時候是有挺多名字都跟她們一樣有文化的。

既然聽不懂,那就乖乖的站著微笑就好了。

四個姑娘心裡一直在蒙蔽,表面上卻乖乖聽話,「那小玉姑娘,我們該怎麼改名?」

蘇眉沉思。

「你們依次過去就叫妺喜、妲己、褒姒、夏姬,明白了嗎?」

四個妹子:……

雖然不知所以然,聽起來好像還不錯的樣子。總覺得有一種神秘力量籠罩著這些名字,而她們並不知道,這種神秘的力量叫做,高逼格。

「明白了。」四女齊應。

蘇眉這才滿意了。

劉小佩在一旁聽的雲里霧裡,「小玉妹妹,這些名字都是哪兒來的?」聽起來……好像比她們原來的名字好聽多了呀,彷彿名字加成的效果,四個女子看起來比原來好看多了。

蘇眉眨眼,「小佩姐姐,這你就不懂了吧,有一個好名字就是一個好的開端呀。」

劉小佩:……

她還真不懂,不過小玉妹妹通常是不會騙她的。對著小玉妹妹的盲目信心,劉小佩只能點頭,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小玉妹妹,不如你也幫我起一個名字吧。」

蘇眉張嘴就來,「小佩姐姐也想取一個花名?那就叫娥皇吧。」

「那你呢?」劉小佩問。

「我啊……我叫女英好了。」

「這又是為何?」

「唔,因為我做的夢裡,娥皇和女英是姐妹啊。」

……

所以,小玉妹妹還給她們取了花名,是真的要把佩玉樓改成青樓嗎?

蘇眉表示不是的!

這些都是大選秀女落榜的妹子,本身也有一定的差異,就不需要再格外的教了。蘇眉又和劉小佩帶著幾個人去成衣鋪定製衣服。

雖然蘇眉不會做,可是她會畫呀。

統一要一種款式不同顏色的,各七套款式,將她們的特點都凸顯出來,才能讓人印象深刻嘛。

妺喜主紅、妲己主黃、褒姒主青、夏姬主綠。要不是因為白色是白事的主調,不吉利,蘇眉也想用上了。

佩玉樓財大氣粗,一口氣就定了二十八套衣服,成衣鋪老闆笑得一臉褶子,由著蘇眉把構圖畫好了,一個勁兒的保證嚴格按照她的要求來。

劉小佩看了,心都動了!

圈起蘇眉的手臂使勁兒搖晃,「小玉、小玉,這些款式都好漂亮,我也想要呢。」

蘇眉:……

姐姐你又調皮。

好吧好吧,妹子對她撒嬌什麼的……蘇眉抽了抽嘴角,「小佩姐姐,咱們可是掌柜的,怎麼能跟她們款式相同,你等著我再回去畫別的給你。」

劉小佩這下滿足了,開心了。

「小玉對我真好。」 蘇眉一個激靈,整個人都僵住了。

女主大人對她這麼含情脈脈,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她突然有點慌張……

轉過頭對著劉小佩露出禮貌而不失尷尬的微笑,蘇眉提著一顆心,「衣服也要過幾天才做好,我們先回去吧。」

劉小佩點頭,眉眼彎彎就沖著蘇眉發軟,小玉妹妹有如此才智,若是說出去不知道該有多少人追求呢,可小玉妹妹的命運卻將她與其他人完全隔絕了……

先前因為頂替了蘇眉獲得讚賞的女主,此刻只想著該如何將蘇眉的閃光點藏起來。

眾人回程,半道上就看到了遠清。

遠清還是一派氣場十足,侍衛們將他包圍起來,停在劉小佩等人面前,仍是那副翩翩如玉。待到他看清劉小佩與蘇眉兩人快貼在一起時,他:……

總覺得小佩姑娘有哪裡怪怪的?

是因為太久沒見了嗎?

不管了,辦事兒要緊。

「小佩姑娘,我想單獨跟你說幾句話。不知是否有空?」

劉小佩眨眨眼,上一次遠清公子找她就是讓她進宮,卻被她拒絕了。時隔半月,遠清公子再次出現,要找他單獨說話,又是為了什麼事兒,不會是還沒放棄將她請進宮裡的事兒吧?

劉小佩有點糾結,可是對方的身份之大,又不能拒絕。

蘇眉趁機把手從她懷裡抽出來「小佩姐姐,遠清公子找你一定有事,你快去吧,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劉小佩只能點頭,「那我儘快早點回來。」

然後……

然後劉小佩就沒回來了。

不是她不想回,而是她才拒絕的話說出口,遠清就叫人直接攔住了「你若是現在離開,恐聖上怪罪下來,佩玉樓和你家裡的人都要為你而死。」

劉小佩腳步頓住。

她……沒得選擇了。

劉小佩一天都沒回來,蘇眉有些擔心,查看了系統導航,發現劉小佩正和男主在一起,前往皇宮的方向,她有點懵逼。

槽,這破劇情是怎麼回事。第一次選秀不成,難道還要再來第二次嗎?這個老皇帝也真是的,明明人家不願意,還非得要來強迫人家。

她是不是也得跟上去瞧瞧了?

可對方是騎馬的呀。

一日百里跑得快,她這裡還照顧著佩玉樓以及葉零星呢。

要怎麼辦?

這佩玉樓的生意總不能說關就關吧。

可是女主大人對她也挺好的,她又不能見死不救……

蘇眉決定,孤身一人前去營救女主。讓葉零星暫時頂替幾天代管佩玉樓。

知道他不會做生意,蘇眉就交代了,「你就光是站在那,冷著一張臉,誰問你都不要說話,假裝自己是聾子啞子就好了。至於記賬嘛……反正佩玉樓里賣的東西不多,每天基本都是在一段數字之間起伏,你只看著不要超過這一段數字,就沒問題了。」

葉零星忐忑不安,「我,我真的可以嗎?」

蘇眉:……

「拿出你那兇狠的姿態來,學我,冷若冰霜,高嶺之花,巋然不動!」

葉零星:……

看著他憋了一晚上,差不多就行了,蘇眉趁夜色出發,「好好看家,乖。」

葉零星:……

明明他就比小玉姑娘大,怎麼對方總是把他當做孩子一樣呢? 「知道了。」葉零星撓撓頭。

說實話,他對自己也沒有信心,可是小玉姑娘是為了小佩姑娘的事情,才不得已把佩玉樓交給他,那是對他的信任,他怎麼能辜負小玉姑娘的信任呢?

蘇眉連夜出發,五行煉體決的自動修鍊,雖然還沒有到縮地成寸修為程度,可運行輕功還是很簡單的。

她……咻咻咻變成了小飛人~

追著男女主兩人一起跑。

畢竟現在劇情也接不上了,她不知道遠清將劉小佩送去皇宮究竟是不是要送她進宮,所以才想找兩人當面問清楚。

遠清完全沒想到劉小玉的動作這麼快,他白天才將劉小佩帶走,晚上劉小玉就追了過來。

他都驚呆了。

甚至連劉小玉是怎麼避開他的侍衛……哦,避開他的侍衛很簡單,這彪悍的姑娘,曾經一拳就把他的侍衛給打倒了。

男主臉色變化很快,他淡定了。

「小玉姑娘是要見你的姐姐嗎?」

蘇眉:「不然?我追了這麼久是好玩的?」

遠清:……

你這個小姑娘要不要這麼噎人呀。

派人過去把劉小佩叫來。

來人:……

主子,你房間里啥時候多了個妹子。

男主:……

滾,我不想解釋。

不一會兒,劉小佩就被帶過來了。顯然還是男主精心照料著。也就是吃不慣翠玉樓之外的美食了,所以看見蘇眉第一反應就是一臉委屈。

「小玉妹妹,我想吃燒雞。」

蘇眉:……

「小佩姐姐,你自己會做呀。」

劉小佩:……

「可是他們沒有食材啊。」

哦,對。

不少口味的食材都是蘇眉特意畫了圖片叫人去山裡挖的,外邊沒的賣。

「沒有食材我也做不了啊。」蘇眉無奈,隨後想起自己來的目的,「小佩姐姐,你們這是去哪,怎麼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

劉小佩默默看向遠清的方向。

遠清一臉尷尬,「事情急切,所以才沒有道明。」

劉小佩憤憤然,看見蘇眉來了,自己就有了主心骨,「他說我不跟他走,就要殺了佩玉樓和我家裡人。」

蘇眉:……

男主你是不是作死!

你這樣還怎麼追到女主!

她恨鐵不成鋼……

遠清被瞪得莫名其妙,總有一種他即將孤獨終老的感覺,「這是……咳咳,總之,這是不能違抗的。」

蘇眉頓時就明白過來了,估計是皇帝的意思。

所以……

女主還是得進宮開始宮鬥了嗎?!

「小佩姐姐跟我走,誰知道遠清公子是不是要把你賣到什麼地方去,有我在誰敢動佩玉樓,誰敢動劉家人!」

說著,拉起劉小佩的爪子兩人就要走。

男主一看瞞不住了,連忙上前阻擋,「不行!小玉姑娘聽我一句,這事我也無能為力,小佩姑娘必須走一趟。」

「去哪?幹什麼?你給我說清楚了。」

「只是去見一面……或許……最多也就……說會兒話?」男主也不太確定老皇帝會不會見色起意將劉小佩直接留下來。

蘇眉:……

「我要跟著你們!」

遠清:……

呵,果然是甩不掉的女人。 作為一個清風朗月的英俊小王爺,持著身份高貴的遠清……內心在瘋狂的咆哮著!

可無論他的內心是如何的崩潰,還是得綳著一張謙和表情。

劉小玉過來了,他反而不急著趕路了。一個原因是,他還沒想好用什麼借口將劉小玉支開,另一個原因是他看到了一對百合花的開放……心裡頓時好像有什麼碎了。

小玉妹妹過來了,劉小佩是最高興的一個。甚至還替蘇眉想著佩玉樓的事情,催著要趕路的反而是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