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柳大小姐,追了這麼久是不是該出來了,沒有吃飯吧?」趙鈺回過頭說到,柳雲臉上有些意外,不過還是走了出來。

「這是辰家的駙馬爺啊,沒有想到啊,你家裡那位還是沒有看住你」柳雲陰險的說著。

「我說柳大小姐,你是我什麼人啊,跟在我後面當跟屁蟲好像不應該是你做的事情吧,你要是實在沒事兒乾的話我再這裡也為你弄一個招親大會,有國主的響應肯定人才無數的,你要是喜歡女的,報名的性別不限,或者偏向女性,你說你跟在一個男人的背後,是很容易被人誤會的,你不會真的喜歡上我吧,我這個人什麼都好,但是有些接受不了你喜歡女人的這個愛好,萬一把你娶回家了,你把我的兩個夫人都拐走了,到時候我後悔也來不及了」趙鈺搖搖頭。

柳雲在背後咬著牙,但是對於趙鈺的話又沒有什麼好反駁的,看著趙鈺進了一家酒樓,柳雲肚子還真有點兒餓了,在宮中礙於面子,沒有多吃,又待在辰家門口,沒有機會吃,現在想想自己出來幹嘛來了。

「吃什麼趕緊點吧,你吃我給你說一說,你這個人真的有病」趙鈺說到,卻惹怒了柳雲。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柳雲咆哮道,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看什麼看,吃你們的飯!」柳雲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你看,首先你是個女人,作為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樣子,這裡不是趙國,出了事沒有人能幫的上你,不要耍你大小姐的脾氣,別人不認識你,不會給你臉的,如果遇上脾氣不好的高手們你會遭殃的,還有你喜歡女人可以,但是要收斂一些,今天你沒有見上辰家的女兒,我敢保證,你要是看一眼,絕對會喜歡上她的,你也別說你對慕容冰的感情有多麼深,我可知道這慕容冰可是不怎麼喜歡你,如果不是因為你是京都柳家的人,她連搭理都不會搭理你的,凡事莫強求嘛」

「你說完了沒有」柳雲看著趙鈺,趙鈺指了指桌上的飯菜。

「你吃你的我說我的,你聽著就可以了,我保證在你吃完之前說完」趙鈺停了停接著說到「你以為天下的男人都沒一個好東西,可能是你小時候受到了什麼影響,你可以試著去接觸男人的,當然了,像我這麼優秀的你可以多接觸接觸,肯定獲益匪淺的,別總用你那充滿鄙視的眼神看我,我雖然貪戀美色,但是還沒有到見面就想上床的地步,要不然今天也不會去紅宮了,對了說到這裡告訴你一件事,我給你買了個丫鬟,挺好的,到時候你就帶回去吧,好好學習學習,」趙鈺喝了一口水,看見柳雲已經放下了筷子。

「吃完了?」趙鈺問到。

「吃完了咱就回去,我也正好說完了」趙鈺撇撇嘴,柳雲的腦子現在已經炸了,站起來往喬家走去,趙鈺在後面不慌不忙的走著。

「你就是個混蛋」柳雲看著滿桌子的菜,自己壓根就沒吃多少,真的後悔跟著出來了,出來就是挨餓受罪來了。

「站住」一聲呵斥在大街上響起,柳雲的面前有個男人攔住了,趙鈺沒有搭理自顧自的往前走,男人也不注意,只是看著柳雲。

「這麼漂亮的妞兒我以前怎麼沒見過,剛來洛陽不久吧,知道我是誰吧,跟我回去做我的七房太太,保證你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男子看著柳雲,眼珠子都要出來了。

攔住柳雲的不是別人,而是武家的人,本來武家和喬家一樣,在洛陽是個小家族而已,但是宋家一倒,辰家和墨家兩大家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大家,武家這樣的小家族沒有了宋家的打壓,僅僅一年的時間就成長到了今天的第三個大家族,在洛陽也是呼風喚雨,喬家名義上全是一個家族,但是只有喬珊珊一個人了,也就被排除在外了。

「我管你是什麼人,給我滾開」本來心情就不好的柳雲,沒想到半路上還有不長眼的男人攔住去路,如果在京都,早就一鞭子上去了,但是在洛陽,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柳雲也不想惹那麼多的麻煩,這趙鈺竟然頭也不回的走了!

「脾氣這麼厲害,我喜歡」說完武大郎就要衝了上來,柳雲抽出鞭子狠狠的甩了過去,武大郎猝不及防,身上挨了一鞭子,頓時一條血痕出現,身上火辣辣的疼。

「好你個臭娘們兒,連我都敢打,給我上」說完一群人圍了上來,柳雲拿著鞭子,這些人不過是些螻蟻而已,柳雲根本就不放在眼裡,既然出氣筒主動送上門了,柳雲就將就的用一下吧。

「蛇舞」鞭子像一條蛇一樣在空中盤旋,張開大口沖向周圍,鞭子抽出一道道血印,讓武大郎連連後退,帶來的僕人沒一會兒都躺在地上**了。

「找死」柳雲一步步走近武大郎,武大郎咽著口水,「鬼見愁,你出來啊,有人殺我」

柳雲的鞭子已經甩出,找著武大郎的臉抽去,半空中出現一把大刀,將柳雲的鞭子截了下來,這個人柳雲見過,在辰家連殺了六個人,沒想到竟然是這個人的走狗。

武道的修鍊需要消耗大量的財力,半面人不可能天天去打劫,總得有人養,武家正好缺高手,就將半面人招進了府中。平時只在暗處保護武大郎和武家的人,今天去參加辰家的招親其實是武家人的意思,如果能夠和辰家攀上關係,那麼武家在洛陽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但是計劃落空,半路殺出和陳咬金來,到手的辰家小姐泡湯了。

柳雲收回鞭子,整個人打起精神來,眼睛死死的盯著半面人鬼見愁,不知道是武功鬼見愁,還是長得鬼見愁,柳雲狠甩一邊寒氣頓時讓周圍的空氣降低到了零度,武大郎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半面人似乎不懼怕柳雲,鞭子甩到面前的時候依然只是一刀,鞭子纏繞在大刀上,柳雲和半面人互相拉扯,勢均力敵,誰也不後退一步,趙鈺躲在人群中繞有興趣的看了起來。

「冰封」柳雲的手中冒著寒氣,一掌過去,半面人直接被封印在了冰之中,而且還在不斷的加厚,武大郎有點兒不放心了,平時只要鬼見愁出手,沒有辦不到的事情,今天好像有點兒棘手了,正四下找著逃跑的路線。

「破」一聲巨吼在寒冰中響起,封印在鬼見愁身上的寒冰應聲而破,碎冰散落一地,慢慢的融化,一把大刀直接撲向柳雲,柳雲向後躲避,想要將萬年冰壺取出但是鬼見愁絲毫不給機會,一刀一刀狠狠的劈下,刀刀都是沖著脖子,只要有一刀命中,柳雲的人頭就要落地,鞭子的優勢在於遠距離,貼身的話遠不如大刀利索,只能是邊退邊打了。

「該死」柳雲感到了棘手,沒想到這鬼見愁就是下狠手,而且武道修為還不差能和自己一決高下,就是這麼一個人,為什麼面對趙鈺的時候能夠忍氣吞聲的離開呢,柳雲看著趙鈺,很顯眼的一個面具人站在人群中,柳雲抽出長鞭,鬼見愁在阻攔的瞬間柳雲掉頭就往趙鈺這裡跑來,趙鈺搖搖頭,這女人還真會給自己找麻煩。


武大郎一看形勢逆轉,當即興奮大叫,「我要活的,給我抓回來我要好好的折磨她,讓她知道我武大不是那麼好惹的」

鬼見愁沒有理會,在他的心裡,出手就必須死人,除非是自己敗了,他不是一般的傭人,而是隨時會殺掉主子的傭人。

柳雲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沖著趙鈺跑來,身後的大刀已經要落下來,人群散開,柳雲一個閃身躲到了趙鈺的身後,鬼見愁的刀提起來就沒有打算放下,即使眼前的這個人很危險,但是自己的致命一刀已經要落在他的頭上。

近了,近了,柳雲心裡一驚,這趙鈺不會愣住了吧,刀距離不到一個拳頭的時候,趙鈺才出手,手中露出一小節冷鋒,只是一個小小的刀刃便將鬼見愁的大刀攔了下來。

「好了,事情到此結束,告訴你主子,小心點兒,說不定哪天我不開心了他的腦袋可就沒有了」說完甩開大刀,轉身離開。

鬼見愁一時發愣,自己的一刀有多大的力道自己可是知道的,就被眼前的這個人用小刀攔下來了,這是多麼大的諷刺,現在遠處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鬼見愁的刀沒有落下,不少人認出了趙鈺的身份。

「這不是上午辰家招親贏了的人嘛,難怪這人沒敢下手啊」

「是啊是啊,這辰家的姑爺,但是怎麼感覺和後面的那個女人認識啊,難道是兄妹?」

周圍的人都紛紛猜測,武大郎一聽是辰家的人,頓時囂張的氣焰全無,「趙鈺很冷,看著柳雲。

「瘋婆子,這是第幾次了,麻煩你下次有什麼麻煩別轉移到我身上,行不?」趙鈺皺了皺眉頭,心裡一陣竊喜,知道柳雲現在是有氣發不出來,趙鈺腳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很快就落開很長的距離。

「啊!!!」柳雲快要被逼瘋了,只要回到趙國,這趙鈺能離多遠就離多遠,最好是這輩子也不要見面!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趙鈺一進大門,看著喬珊珊正在指揮下人們打掃庭院,喬珊珊不怎麼回來,下人們自然是有些偷懶了,等喬珊珊從床上緩過勁兒來,下了床沒事兒干,便在自己的喬府里走動,沒想到除了院子還掃掃外,其他的都蒙上灰了,平時都是白養著他們,喬珊珊雖然不回來但是錢不能白花啊,珊珊已經做了決定,日後要是跟著趙鈺走了,這一處宅院就當做是喬家祠堂了,也不用花錢找人看家了,這裡值錢的東西能賣的賣,能送的送,就是一座空院了,要是有人花大價錢買的話可以考慮。

趙鈺進門,喬珊珊是高興的,但是看到身後跟著柳雲的時候,珊珊的臉立馬就拉了下來,一股醋意浮現在臉上。

「珊珊吃飯了沒有,我去給你做」趙鈺滿臉笑容,有幾分討好的意思。

「吃過了,你不是去皇宮了嗎?難不成國主沒有找你?」珊珊看著趙鈺身後的柳雲,難不成是她叫人將趙鈺勾搭出去,然後兩個人去玩了?

「哦剛回來,這不是碰上柳雲了,我們就一起回來了」趙鈺解釋道。

「你們繼續打掃,柳小姐還沒有吃飯吧,我讓人將飯菜熱好給你送過去,趙鈺,房間里有些東西你看看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就扔了」說完走向房中,一股不詳的預感在趙鈺的心頭浮起,那個東西極有可能就是自己。

趙鈺耷拉著腦袋跟著走了進去,很自覺的關上了門,喬珊珊坐在床上,上午的一幕又出現在眼前。

「交代一下吧」珊珊手中拿著水果在吃,趙鈺想想,沒有什麼交代的吧,國主找自己有事也是真的啊,就是陪著國主去辰家看熱鬧,但是自己參加並且拿下頭籌的事情堅決不能說,這柳雲一個女人就夠喬珊珊審問的了,在有一個可就徹底的炸了。

「國主找我去宮中討論了一些事情,都是一些關於墨師兄的事,交代了一些關於合作的事情,除了這些我就沒做什麼了」趙鈺說話的時候腦袋是歪的,不敢看珊珊的眼睛。

「趙鈺,你說你滿嘴胡話,我以後還o能不能信你了,我真不知道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是怎麼胡來的,不過我不知道耶就算了,你才來了幾天啊,這幾天你就不能收斂一點兒嗎,不說別的,柳雲,你敢說一路上你就沒動點兒歪心思,今天是我撞見你們一起回來的,而且吃飯的時候所有人都在,唯獨柳雲和你不在,難道這僅僅是巧合?我喬珊珊還沒有那麼傻吧」珊珊坐在床上,臉上已經是相當的失望了,語氣那麼低沉,讓趙鈺心裡有些發毛,有時候主動坦白的好。

古代剩女重生記 老婆大人,我交代,今天確實是國主找我來的,國主說平時忙於政事,沒有時間出來去體察民情,恰好我來了,就帶我在洛陽城中轉轉,今天不是辰家招親嘛,那裡肯定熱鬧,國主就帶我去那裡了」趙鈺停了一下,看了眼。

「你參加了?」喬珊珊問到。

趙鈺點點頭「放心,我絕對不是因為那個才參加的,而是陪著國主參加的,這件事可以找國主作證的,本來最後一關的時候我和國主都已經放棄了,但是半路出來一個殺人狂,連殺五人,而且據說長得相當難看,辰家主認出了國主,就像國主求救,然後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不過老婆你放心,我和辰家主有言在先,就算贏了也不算的,私底下解除」趙鈺點頭肯定的說到。

「這麼說你贏了?」珊珊放下了水果。

「僥倖贏了,後來在辰家主家吃了頓飯,後來國主帶我去紅宮看了看,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回來了」趙鈺感覺說完了,但是忘記了一個重點。

「這麼說辰家小姐你也見上了,長得怎麼樣,別糊弄我,你要是敢說假話我饒不了你」珊珊狠狠的咬了一口。

「見上了,長得還行吧」趙鈺說到。

「行到什麼地步,比我漂亮多少?」珊珊笑了,笑的讓趙鈺害怕。

「沒有你漂亮,我發誓,真的,」趙鈺舉起手來,但是沒敢伸手指,萬一老天爺在看開一個玩笑,自己就完蛋了。

「信,我先記下了,額等哪一天我見到了辰家女兒,要是和你說的不一樣,趙鈺,你知道我會怎麼辦的」喬珊珊笑了笑。

「在我心裡你是最漂亮的」趙鈺補了一句。

「還有什麼交代的嗎?」喬珊珊問到。

趙鈺想了想,好像沒有什麼要交代的了吧,該說的也說完了,「給你提個醒,柳雲是怎麼回事」

柳雲,趙鈺想了想,說她偷偷跟自己的,說出來珊珊會信嗎,還有就是她為什麼要跟著自己,這麼說的話肯定有誤會的,但是不這麼說的話,趙鈺還真想不出什麼來了。


「我發誓不是我叫她出去的,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跟我出去,就是回來的時候我才發現的,真的」趙鈺說到。

「我信你,今天晚上不準進我房間,什麼時候我心情好了你在進來,還有這次我要跟你回去,在這裡待著太無聊了,每天除了練丹還是練丹,我都快要瘋了,要是我師傅在為難,你必須給我解決了,反正我這次要跟你走,順便回去向正宮娘娘報道一下,看看有沒有我這個側房的立足之地啊」喬珊珊嘆了一口氣,是給趙鈺聽的。

「有有有,絕對有,心怡很好的,你見了絕對喜歡,她也喜歡你的」趙鈺示好。

「哦,我知道,要不然你能在回來這裡,但是她就這麼放心讓你帶著一個女人來天倫之國,路途遙遠,這路上出了什麼事情她就不擔心?還是覺得」已經多我一個了,再多幾個也無所謂,反正她是正房。

「這個,我真是來辦事的,所以心怡也放心,而且柳雲喜歡女人,不喜歡男人,這是心怡知道的,所以你也可以放心的」趙鈺辯解。

「喜歡女人但是她畢竟是個女人,女人是很善變的,尤其是對於那些將女人最寶貴的第一次奪走的男人,要麼殺了他,要麼」死心塌地的跟著他,你說你修為這麼高,殺你也不容易的,只能跟著你了,你是個男人啊,路上這麼長的時間,你就沒有點兒想法,好像你沒有那麼規矩啊,以前的事我不管了,以後的事都聽我的,我既往不咎了,現在出去。

珊珊指著趙鈺,趙鈺搖搖頭,一步步的靠近珊珊,軟的不行來硬的,一炮泯恩仇,趙鈺對這個已經是深信不疑了。

看著趙鈺色眯眯的樣子,珊珊已經知道他的腦袋裡在想什麼了,手中出現幾粒丹藥,「乖乖聽我的,今天晚上不用你來侍寢,這幾粒丹藥是專門對付你這樣的,要是我吃下去你碰我的話,保證你會倒在我的肚皮上的,要是不信的話,你可以試一試的。」說完珊珊準備吞下去,趙鈺雖然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但是看珊珊的樣子,不會是那個東西吧?

趙鈺的腦子裡想起了珊珊曾經中了淫葯,自己為了救人,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的體力,年輕沒經驗,現在想想都后怕,但是珊珊不應該研究那種東西出來吧,這要是一次性把未來的性福生活都耗費了,還真的就倒在她的肚皮上了。

「那就今天晚上啊,明天你不能趕走我」趙鈺戀戀不捨的退出了房間,珊珊則是笑了笑,脫下衣服,將被子蓋在身上閉上了眼睛。


「怎麼著,被打出來了,你這位娘子真有意思」柳雲坐在院中欣賞著月亮,趙鈺則是有些鬱悶,想出來走走,兩個人就這麼不約而同的碰面了。

「柳大小姐問你一個事情,你們柳家是古族的哪一家啊,這八大古族有趙家,王家,墨家,洛家,西門家,宋家,蕭家和慕容家,好像沒有柳家啊,但是你們柳家既然在趙國有那麼大的勢力,肯定背後有古族的支持吧」趙鈺因為臨近平原大比,需要將每個古族的勢力分析分析,好讓自己的未來有個選擇,有兩個家族是絕對不能去的。

「我們柳家不屬於任何一家。我們就是老老實實的做生意,也沒有影響到任何一個古族的利益,而且每年還花費大量的錢財為他們購買天地寶材,我們柳家表面風光,卻是最為低下的家族」柳雲苦笑一聲。

但是趙鈺周了皺眉頭,這和自己打聽到的消息可是差的很多啊,不是說柳家背後有個什麼神秘的家族。讓柳家一夜之間在京都崛起的嗎?能夠躋身四大家族竟然沒有靠山,趙鈺不會相信的,不過既然柳雲不想說,趙鈺也懶得問了,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好像中秋節要來了,希望在那一天之前,能夠回到京都。

「你知道平原大比為什麼推遲了嗎」柳雲看著趙鈺,趙鈺一臉茫然,上面的事情,他一個小小的半步尊者從何得知,不過看柳雲的意思,貌似她知道的不少。

「三界開始動亂了,不就得將來就是一場持續的惡戰了,整個大陸也會生靈塗炭,那個時候的我們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模樣了」柳雲慘笑幾聲,低下腦袋,似乎在想著什麼。

「三界動亂,這個和平原大比沒什麼太大的聯繫吧,就憑我們的實力?恐怕連魔界都進不去,還有神界,這些事對於我們來說太遙遠了,還是洗洗睡吧」趙鈺站起來,向其他地方走去。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三日後,趙鈺帶著喬珊珊打算來找長河告別,所有的事情已經辦妥,柳雲的丹藥也收購完畢,趙鈺從紅宮中將那位身處異鄉的女子帶回來,交給柳雲當了丫鬟,不過是暫時的。

「你說萬一我師傅還不放我走的話怎麼辦?」喬珊珊拉著趙鈺的手,手指在趙鈺的手心畫著圈圈,心中有些忐忑。

「應該會放吧,這都大半年了」趙鈺苦笑,心裡想著曾經那個一年的約定,這大半年珊珊都在練丹,這些自己也可以教的。

來到長河府,喬珊珊拉了拉趙鈺的手,「要不我們不進去了先偷偷的溜走,等以後在寫信給師傅,到時候就算是他生氣我也不在身邊了,現在萬一他不讓我走,那我怎麼辦?」珊珊有些莫名的恐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