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個人在她家裏住了半年,她居然都不知道對方的姓氏!

甚至,一直以來,她都在跟自己隱瞞自己的身份!

試想,若住在她家裏的不是常欣,而是其他有敵心的人,那她豈不是早已經死了幾百次了?

“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你暫時就不用掛念她了,反正她是回家了,安全肯定沒問題。”

沈義安慰道。

“嗯。”林雪聞聲點了點頭。

“對了,你臉受傷了,我給你扎幾針吧。”

沈義說道。

這話一出,惹得林雪頓時大驚失色,道:“你,你還會治病?”

沈義聞聲呵呵一笑,道:“我爺爺曾經是十里八鄉最出名的土郎中,後來我跟他學了一些,算是半個醫生吧。”

說着,沈義便是找來了繡花針。

因爲家裏沒有鍼灸專用的銀針,所以只能用繡花針代替。

眼見林雪的半邊臉,已經發青發紫,全是被林山河所賜。

沈義見了恨得咬牙切齒。

若是有機會,他定然要報這個仇!

很快,先是用酒精燈給針消毒,然後便是細細溫柔的在林雪腮處一穴道上紮了下去。

三針落下,林雪愣是一聲疼都沒叫。

反而笑嘻嘻的說着好舒服。

沈義也是無奈了。

臉上不比其他地方,只要是針扎,就必然很疼。

林雪這樣,無非就是想讓自己好受一些罷了。

沈義收針時,一不小心碰到了林雪的後背。

“哎呦!”

林雪直接疼的齜牙咧嘴。

“怎麼了?”沈義驚異,按理說自己只是輕輕地碰了一下,林雪不應該疼成這樣纔對。


林雪表情難堪,慢慢的將自己的外衣脫下,只留下內衣。

沈義看到林雪的後背,頓時整個人都呆了。

眼見林雪的後背上,居然有一個諾大的血印!


那個傷痕如一團西紅柿在她背後炸裂。

恐怖的傷疤,直接讓她皮開肉綻。


這個傷疤,像是被什麼東西砸的。

“這是怎麼回事?”

沈義咬牙去問。

林雪支支吾吾,猶豫了半天才是說起。

原來,這個傷痕也是拜林山河所致!

在沈義回來之前,她曾和林山河大吵了一架,林山河拿的一個木凳給磕成這樣的。

見此一幕。

沈義頓時怒了。

“媽的!我找他們去!”沈義二話不說,直接就要動身。

卻是被林雪一把拉了住,她眸中帶着擔憂和渴求,衝着沈義搖了搖頭。

“不!你別去!”林雪無聲的說道。

她眸中盡是驚恐,又道:“林家的勢力很大,你這樣去,就是送死!”

“那也不行!我實在忍不了!”

沈義十分憤慨,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父親?!


若是不愛林雪,當年何必把林雪從大街上撿回家!

撿回家以後,爲何又打又罵!

相信林雪肯定也這麼想過,她肯定有時候寧願餓死在那條街上,也不願意認他們爲父母。

“不!算我求你!你不要去!好嗎?”

林雪緊緊地攥着沈義的手,頃刻間,淚流滿面。

沈義終是無奈的心軟了。

面對女人的乞求,他無法拒絕。

“好吧!這筆賬我給他們記着,若是他們再敢來冒犯,過後我會跟他們一併討還!”沈義鏗鏘說道。

林雪聽到這話,沒有再回應。

很快,沈義又在林雪的後背上紮了幾針。

林雪那光潔的後背一直暴露在沈義的眼中,但是沈義卻是沒有半點非分之想。

整個過程進行的很順利。

那背部的淤血很快放盡,然後沈義又是差遣家裏的傭人,去藥鋪買來了一些中草藥。

沈義親自將其搗成了藥渣,然後拿白沙布裹起,然後敷在了林雪的後背上。

林雪只是**了一聲,然後便是一臉的舒坦。

最終,沈義親手給她穿上了外套,整個過程目光始終放在一旁。

即使正對着林雪的時候,也沒有低頭去看上一眼。

這一幕,惹得林雪十分感動。

當天晚上。

沈義靜靜地躺在牀上。

回憶着最近的種種。


華融集團由謝靈薇一直在盯着。

萬城影視則是宇文野一直在運營。

另外在市南小區囤積的那兩千套小區,價格也是在金融危機過後,開始逐漸回暖。

一切都在穩步的前進。

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的電商大業就可以得以展開了!

待自己鋪好路,然後做好一切準備工作。 眼下只需要等待網絡時代的普及,到時候便就是華融集團一展鴻飛的時刻。

等待電商做到極致。

化學生物公司就可以展開投資。

想想十三年後,那場在冬天席捲全球的巨大疾病,沈義就心中作痛。

無數的生命因爲那一場大病而消亡,沈義作爲一個患者,清楚地急着那個大病的基因排序組合。

提前十年來研製疫苗,定然可以在十三年後遏制住那場大病。

到時候,一切都會變得好起來。

甚至,還可以把疫苗賣到國外去。

當世界首富,其實也只是一念之間。

沈義其實對金錢已經沒有了什麼執念和興趣,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對抗十三年後的那場席捲全球的大病!

這便是他這一世最大的使命!

當晚,沈義許久都沒睡着。

不時,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那腳步聲走到自己門口便是停了。

像是在猶豫。

過了也不知道多久,她終於鼓足了勇氣,敲響了臥室的房門。

“咚咚咚。”

“沈義,你睡了嗎?”

門外傳來了林雪的聲音。

沈義疑惑,道:“沒呢,你有事兒?”

林雪又道:“你開開門,我進去說。”

沈義頓時納悶,林雪這是怎麼了?

怎麼扭扭捏捏的。

想着,沈義下牀穿上拖鞋,走過去把門打了開。

見林雪身穿睡衣,臉色羞得通紅髮燙。

“我,我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林雪尷尬的說出了這句話。

聽到這話,沈義嘴角抽搐,整個人都愣了。

這個女人,不會是想睡自己吧?

前世,自己一場酒醉把她推倒,然後讓她成爲了自己的妻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