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個對自己大兒子毫不關心的人,能做出任何惡劣的事情。

顏愛蘿對鬱勝印象不好,所以,就把這件事的錯處條件反射的套在他身上。

陳淋勸她別再想兩家合作的事了,除非上層人員都換了,否則兩家不可能合作。

等她走了,顏愛蘿還站在原地思索。

鬱子宸給她找了個大坑,他就是故意坑她的。

虧得她還信誓旦旦的跟人打賭,覺得自己一定會贏。現在兩邊矛盾這麼深,她要怎麼談合作?難道把五千萬給人家?她根本沒這麼多錢。

等鬱子宸出來的時候,她就一臉幽怨,看着他多次欲言又止。

鬱子宸還在忙,沒有理會她,讓她先自己玩去。

顏愛蘿就找了個地方,看着人們,思索自己的事。

現在既然談不成兩家的合作,那她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江杉跟銀星的合作攪合黃了。就算她這邊合作不成,也決不讓江杉佔便宜。

她想了想,最終把着力點放在付寧身上。

付寧雖然只是銀星負責人的小舅子,但在公司裏的地位也很高,爲人又色又小心眼。要是他一心不跟江杉合作,從中作梗,那也有很大機率毀掉這件事。

顏愛蘿想好後,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去見付寧,然後挑起他跟江杉的矛盾。

她環視一圈,就見到了江杉。

他剛跟人談完話,看起來很高興,似乎是得到了什麼承諾。


其實,他確實很有能力,當時爸爸也對他很肯定。只可惜,心術不正。

顏愛蘿就這麼盯着他,嘴角露出笑意。

而江杉很快發現她在看自己,轉頭看了看,又不屑的轉頭,往一邊去了。

顏愛蘿立刻追了過去,等他走到拐角的時候出聲喊道:“江杉!”

他停下來,疑惑又鄙夷的看向她:“怎麼,不跟着你的金主,找我敘舊情?”

雖然這麼說着,可他的眼裏卻帶着點笑意,好像很期待顏愛蘿這麼做。

顏愛蘿也沒注意到他的眼神,只是跟着笑道:“是啊。有些事,想找你幫忙。不過,現在不方便說,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江杉疑惑的看着她,一臉懷疑的神色。

兩人之間有多大的仇恨,他們之間最清楚,顏愛蘿怎麼可能找他幫忙?

而顏愛蘿也不着急,給了他地址和時間,就轉身走了。

他們認識那麼久,顏愛蘿之前對他付出的感情是真的,也很細心的研究過他的特點。

江杉這人,很聰明,但也很多疑,好奇心還重。他雖然多疑,卻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現在他懷疑她有陰謀,但卻一定會去看看這到底是什麼陰謀。

到時候,她只要請他看場好戲,然後再把矛盾激發就行了。


雖然這麼做很卑鄙,但她現在一無所有,還在乎這些嗎?

做完這些,又找到鬱子宸,跟在他身邊,一直等到宴會結束。

到了車上,想起他隱瞞自己的事,不禁又開始鬱悶。試探着看了他幾次,她小心的問:“鬱先生,鼎鑫跟銀星之間的矛盾,您真的一點也不清楚嗎?”

鬱子宸這才轉頭看看她,嚴肅說道:“清楚。怎麼,這對雙方合作有影響?”

影響可大了,顏愛蘿不信他不知道。

“您明知道雙方矛盾這麼大,爲什麼還要坑我?”她鬱悶又挫敗,覺得自己真是上了天大的當。

早知道,就不誇海口打賭了。

鬱子宸卻還是沉靜的看着她,嘲諷道:“賭約是你輕易答應的。沒有調查只憑自己的主觀觀點就下結論,這是你的第一個錯誤。”

顏愛蘿低頭,但這次很不服氣。

“那是我信任你,所以纔會答應。”

鬱子宸眼神微變,看着她的頭頂,都能感覺到她的沮喪跟倔強。

這種倔強,會害了她。

他的手擡起來似乎是想摸摸她圓潤的頭頂,但最終還是忍住了,轉而從旁邊拿了個支筆,在她頭上敲了一下。

咚的一聲,顏愛蘿擡頭,鬱悶的瞪着他。

鬱子宸依然一臉嚴肅,好似沒看到她水潤的眸子。

“第二點,你忘了雙方合作最重要條件是什麼,也沒抓住主要矛盾。你現在已經脫離了談業務的正確道路。”

話音落,又是第二下敲下來。

“第三,不聽勸,頂嘴。做成一單業務就自大自滿。你還不知道海洋有多深,只看了海邊的沙灘就輕易涉險,這也是你最大的缺點。”

說完後,就是第三下敲擊。

顏愛蘿捂着頭,根本沒聽明白這些話。只是把這些話在腦子裏來回過了幾遍,覺得他是在爲自己坑了她找理由。

鬱總坑人可從來不會承認,真是腹黑。

她低頭,乖乖認錯,但心裏一點也沒服氣。

鬱子宸也知道她不服氣,但他不會再說別的。一個人能走多遠,關鍵還是要看自己。就算別人引着你走的再遠,等自己走的時候,也只能看自己的能力跟決心。


回去後,顏愛蘿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來。

怕被鬱子宸察覺什麼,她也變得沉默寡言了不少。

鬱子宸只是看着她,雙眸漆黑如深井般幽深,似乎能看透她的一切想法。但他什麼都沒說,由着她去了。

鬱子宸看着很強橫,但其實很多時候不會過多幹涉顏愛蘿的做法。這一點,她一直很感激。

她依附他,但他卻給了她足夠的自由,給她自己闖蕩的空間。

如果沒有死皮賴臉的跟着他,她絕對不會有這些機會。

等這件事做完,她會認真跟他道歉,再好好想想他說的話。

第二天到了公司,去衛生間的時候,果然又遇到了胡菲菲。

胡菲菲一直在公司裏各種偶遇,會觀察她在做什麼,然後都發給好友蘇繡。

顏愛蘿知道她在做什麼,因爲懶得管,也沒理會過她。

但現在,胡菲菲是時候發揮另一個作用了。 顏愛蘿進了衛生間,愣了一下,然後裝作沒看到,進了裏間。

太太她征服了全世界 ,她的手機有鈴聲響起,她裝作接電話,在裏面說了幾句話。

“這時候了,你還給我打電話幹什麼?你確定?江杉,你最好別騙我。好吧,天海大酒店,702十點,我知道了。你要是敢騙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她聲音很小,說的小心翼翼的,低頭的時候,能看到胡菲菲的鞋子露出了一點。

蘇繡的這位好閨蜜真是做間諜工作的好材料,一直盡職盡責的監視着她。

她說完後,就又把手機收起來,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江杉的壞話,然後推門出去了。

在外面補了補妝,胡菲菲就沒事人一樣從裏面出來了。

顏愛蘿假裝還在補妝,但警覺的瞪了她一眼,質問道:“你剛纔,是不是偷聽我接電話了?”

胡菲菲的臉微微紅了紅,有點心虛,但立刻大聲喊道:“神經病啊,誰偷聽你講電話?你以爲你是誰啊?”

說完,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反倒是顏愛蘿愣了一下,沒想到她這麼容易就惱羞成怒,或者是害羞。

她本以爲胡菲菲是蘇繡的朋友,心機也很重。可現在看來,這位間諜做的還真是憋屈,估計也很不習慣做這種事。

不過,她爲了朋友,倒真是拼命。

靈度之戀 ,也出去了。

胡菲菲肯定把消息傳給了蘇繡,按照蘇繡對江杉的在乎程度,一定會跟着去看究竟。

等到了晚上,好戲就要上演了。

顏愛蘿下午的時候就去找鬱子宸請假,說晚上約了客戶,要出去見面。還說自己打車回來,不用李哥跟着了。

鬱子宸擡頭看了她一眼。

眼神很平靜,但就是看的顏愛蘿有種心虛的感覺。

她總覺得自己做的事被他看出來了,他是要阻止她,覺得她的辦法太蠢了。

她自己也承認,這辦法不高明。可按照她現在的能力,能用的也只有這個辦法。

而鬱子宸只是看了她兩眼,就又低頭看文件:“嗯,去吧。晚上回來安靜點,不要吵。”

“好,我明白。等晚上回來,我會去您房裏看看,如果您沒睡,我就幫你按摩再休息。”顏愛蘿時刻惦記着自己要做的事,這麼說,也是爲了掩飾心虛。

鬱子宸點點頭,就沒再理會她。

她自動自覺地從辦公室裏出來,又跟李哥打電話說明情況。

這件事她沒跟任何人說,下班後跟郭文華告別,就自己悄悄走了。

在外面等了一會,還順便去逛了逛,研究了一下各種產品都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她現在掌握的不熟練,所以很多判斷都不對。

不過她也沒氣餒,多學多看,以後總能掌握的。

看時間差不多了,她就跟付寧聯繫。

付寧說自己已經到了,還說自己時間不多,讓她想清楚就抓緊時間。

顏愛蘿故意說自己正在選衣服,得選個合適的再去。

付寧聽了很高興,說能多等一會。

快到時間了,顏愛蘿就去天海大酒店開了702旁邊那間房。一下子花了她不少錢,看着賬單,她都覺得心疼。

拿了個杯子扣在門上,聽着外面的聲音。

可是,過了幾分鐘,沒聽到別的聲音,就聽到有人在敲她的門。

她嚇了一跳,趕緊起來,從貓眼往外看。結果就見鬱子夜站在門外,似乎知道她在裏面看,還對着貓眼招招手。

顏愛蘿沒動,也沒開門。

而鬱子夜趴在門上,小聲說:“你再不開門,我就去敲隔壁付總的門,告訴他,你騙了他。”

顏愛蘿一瞬間覺得渾身發涼,血液都衝到了腳底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