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切看上去混亂不堪,可是她喜歡。

染指錦泰集團,指日可待了。

她慢慢的轉身,透過落地門玻璃看到了那兩個小孩子並排坐在沙發上,很安靜。

陰冷的笑意掛在了她的嘴角。

一會,她冰寒的眸光忽然多了幾分熱切和溫柔,因爲她看到靳澤明回來了。

她急匆匆一邊往屋子裏面走,一邊理了理耳邊被夜風吹得凌亂了的發。

“leo,”大概是事情朝着她所希望的方向發展,她的情緒顯得很激動。

可當她看到了靳澤明身旁站着的洛星辰時,呆住了。

“媽咪,媽咪……”

小可愛跳下了沙發,撲向了洛星辰。

“媽咪,你終於回來了,你跟爹地去哪裏了?”一邊說,她一邊哭了起來。

蹲下身抱着哭泣的女兒,洛星辰剛剛抑制住的眼淚又禁不住落了下來。

“寶貝,不哭,媽咪再也不離開你了!”她說着,手臂一緊,將女兒細小的身子緊緊抱在了懷裏。

在離他們兩步遠的地方,方芸芸站住了。

冷漠的帶着不屑的眼神在看向靳澤明的時候,忽然間變得溫柔了。

“leo,這是……”

靳澤明本不想理她,可是看了眼洛星辰後,還是淡淡的迴應,“今晚靳夫人要住在這裏,明天跟我們一起回r國。”

方芸芸裝作不明白,“是嗎?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靳澤明沒有回答她,而是轉臉吩咐愛娜,“愛娜,替靳夫人和靳小姐安排房間。”

“知道了,總統閣下。”愛娜低頭,看向了洛星辰母女,“靳夫人,靳小姐,請跟我來!”

淚流滿面的洛星辰抱着哭泣的女兒站起身來,巨大的打擊和悲痛讓她精神恍惚,身子一斜。

“小心……”靳澤明伸手扶住她的同時,從她手裏抱過了小可愛,“今晚,你什麼都不要多想,我會幫你安排一切,你需要早點休息。”

洛星辰低頭抹着眼淚,傷心不已。

方芸芸是從來沒見過靳澤明的溫柔的,這會見了,也是很吃驚。

再看洛星辰手裏,分明拿着的是靳澤明的手帕。

他們……

一抹寒光從她眼底閃過。

“leo,我來吧!我來幫靳夫人安排,我們都是女人,這樣也方便一些。”

方芸芸微笑着,要去抱小可愛。

小可愛緊緊抱住了靳澤明的脖子,可是只一會,她就鬆了手,垂着小腦袋。 費章節點

最後24小時衝票榜了,親們,月票,推薦票,收藏書評請都留下吧,今天打算爆發一下了,給點動力了

===

柯小鷗走出房間正準備叫司馬明柏的時候,卻看到徐小雨坐在沙發扶身上緊挨着司馬明柏不知在商量着什麼

見小鷗走了出來,司馬明柏立刻站起身迎了過來,讓沒有防備的徐小雨猛的就栽了下去,虧得她眼急手快的撐在了沙發上

司馬明柏..刺耳的聲音嚇得罪魁禍首跳了起來,扭頭一看忙過去把徐小雨扶了起來

對不起啊,姐,我不是故意的司馬明柏扶起徐小雨後迅速的閃在了一邊,想躲避開徐小雨的追打

你們鬧什麼呢,明柏進來一下徐老爺子正站在書房門口,徐小雨的猛如其來的一聲大喝驚得老爺子直皺眉頭

=================

阿壩州藏族羌族自治洲幅原8.42萬平方公裏,地處青藏高原東南緣,橫斷山脈北端與川西北高山峽谷的結合部,位於四川省西北部,是一個少數民族集中的地區,在2003年底人口普查時總人口量爲84.7萬,其中:藏族佔52.3,羌族佔17.7,回族佔3.2,漢族佔26.6,鮮卑吐蕃等其他民族佔0.2,是四川省第二大藏區和我國羌族的主要聚居區

阿壩州也許很多人不知道,但是紅軍二萬五千裏長徵的故事相信每一個中國人都知道,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爬雪山過草地,那個雪山就是在阿壩洲境內的黑水縣,當時的紅軍翻越了8座雪山中有三座是海拔超過了5000米,那就是黑水縣內的雪山,其餘的海拔也不低於4000米以上後來紅軍又走過了人跡罕至的水草地,才建立了少數民族最早的**政權之一格勒德沙共和國中央**政府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的鎮中汶川也屬於阿壩州自治區管轄範圍,還有一些著名的風景區例如:九寨溝汶川臥龍大熊貓自然保護區長年被冰雪覆蓋的山峯四姑娘山松潘縣扎嘎瀑布牟尼溝自然風景區以及我國西部著名的大山之一岷山都在阿壩川範圍內

這裏不但聚集的少數民族以藏族爲主,他們的信仰的是藏傳佛教,俗稱喇嘛教而喇叭教以蓮花生和宗喀巴爲代表人物,他們是藏傳佛教發展史上兩位十分重要的人物,在藏傳佛教的許多寺院裏幾乎都供有他們的塑像或畫像

而羌族是信奉萬物有靈的多神教,崇拜的神有三十種,分爲四大類:1自然界諸神,含有天神太陽神地神山神樹神火神羊神牲畜神等其中天神山神羊神(白羊)最受崇拜2家神:祖先神,因神位設在尾角,又稱角角神,如男神女神管孩子神平安神門神竈神倉神等3勞動工藝之神,羌人崇拜工匠,所以有了柱柱神,如:鐵匠神石匠神木匠神,建築神等4寨神及地方神,有石羊犛牛等,縣內渭門土門等地寺廟或寨門雕刻石狗

而羌族供奉的神像多爲羊身人面,所以經常以羊角製成的工藝品或是在帽子頂部鑲上羊角等,崇尚羊圖騰

當柯小鷗在瞭解到這些情況後,對這次阿壩州之行也深感困惑,華夏大地的少數民族,都有自己神祕之處,比如湖南湘西一帶的神祕巫術蠱蟲術苗疆那裏各種令人色變的蛇窟與毒蟲北方古老的薩滿教,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小鷗還都沒和少數民族打過交道呢,可是天天泡在網絡上的她也知道這些少數民族有多難纏,所以她對前途是非常的迷茫

司馬明柏從小鷗臉上的糾結看出了她的困惑,他輕輕的說了句:別擔心我會陪着你然後倆人就踏上了飛往成都的班機北京沒有直達阿壩州的飛機,離那裏最近的就是成都機場,他們要先到成都然後再坐車去阿壩州的汶川縣,因爲重傷昏迷的胡軍就住在汶川縣的縣醫院

小鷗不知道的就是在她離開徐家小院時,徐老爺子已給自己的二小子徐雲打了個電話,當徐雲接到自家老父親的電話時也在想這個羅利德到底是誰,值得父親大人親自打電話來關照徐老爺子還告訴徐雲,他的外甥司馬明柏陪着羅利德的外甥女正在趕往成都的路途上,讓他派個車去接一下,這也就勾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能讓自家那個心計可以與自己持衡一翻的外甥陪同出來解決問題,這個人物是肯定非同一般的

本來按司馬明柏的意思是要叫軍機直送去成都的軍用機場,小鷗查過航班就在一小時後就有一班飛機前往成都,就不肯他再去調用軍機,但是對於部隊上幫着調查事情她沒有反對,自己雖有通天本領,可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要找一個人查一件事也是相當困難的

一個多小時候飛機正點到達成都機場,當兩人一下飛機時就有一輛掛着成都軍區的越野吉普等在懸梯子不遠處,看到兩個人時,吉普車邊上站着的一個年輕軍人就走了過來,敬了一個禮後他說道,司馬明柏同志,柯小鷗同志,請上車兩人對視了一眼跟着他來到吉普車前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年輕的軍人他坐在了副駕駛位上,車裏立刻啓動離開了機場

車裏開車的司機是也是一個軍人,看樣子年紀不大,他對兩人的進入好象沒有半點反應

我叫劉大壯,成都軍區特別行動大隊,第二小隊的隊長,他是司機呂虎,首長指示我們倆陪同你們一同去汶川劉大壯,長得一點也不壯,可是精瘦的身材好似鐵打一般,說話聲音裏也透露出很強的精氣神,小鷗看得出來,這個人在武技上有很大的造詣,應該是進了入地級武者之列,有可能就是特種兵之類的,而那個司機也不一般,倆人的身上都有一股子殺氣

劉大壯還說道:情況我們基本上已瞭解,黑水縣公安局接到報警時那個胡軍昏迷在汶川縣威州鎮外,因爲當時他身邊的身份證件並沒有少所以很快就查到了他的身份以及所住的旅社,並後知道同時入住的還有一個叫羅利德的人,可旅社的服務人員反應羅利德也有幾天沒回去,公安部門才和他們單位聯繫的,這才知道他們是這裏收購藥材的,公安部門現在還無法定案,可是唯一的知情人胡軍又昏迷不醒

這個時候不是矯情的時候,別人來幫自己,自己也不能拿大牌,柯小鷗想明白了這點放開了心結,她問道:那公安部門有沒有在現場發現打鬥的痕跡或是有什麼遺留物,還有胡軍到底重傷到什麼程度醫院有沒有確診

這個要到縣公安局了才清楚

柯小鷗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在這個時候以這種方式來到汶川,想到08年5月12日那場慘絕人寰的大地震,那些地震中死去的孩子們,以及死後還漂浮在水中的掛在樹枝上的幼兒園孩子的屍體,小鷗的心都糾起來了當時她正在寫稿子,QQ象抽了筯似的跳動起來,一個個的彈窗跳起爲,十幾個QQ羣裏都在傳着同一個消息,說中國地震了,有的說是北京,有的說是新疆,有的說是山西,結果後來都知道是四川地震了,而且還有人說早就有人在網絡上發佈了說四川要地震,可是有關單位根本不重視,再有了奸商們造的豆腐渣學校,讓正在上學的孩子們幾乎遭受了滅頂之災,當時國家公佈的死亡人數約有7萬餘人,這裏還不算那些失蹤的

想到這些小鷗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劉大壯都以爲她在爲胡軍難過,而司馬明柏則以爲她是在爲自家小舅擔心

劉同志,汶川是多民族地區,我想找個懂當地方言的到時候帶我去看一下現場行不行?

這個沒問題,我們可以要求當地公安機關協助的

三個多小時後一行人來到了汶川縣公安局,在當地公安人員的帶領下去了縣人民醫院,找到了胡軍所在的重症病房

誰讓你們進來的,你們咋能不經同意就隨便進重症室幾個人發現病房裏根本沒人,小鷗和司馬明柏就推開門走了進去,可沒一會就有一個護士過來趕人了

吼什麼吼,這是人家病人單位來的人當地民警呵斥那個小護士

那剛好把費用結一下,你們公安把人往我們這一扔,這都欠了幾千塊醫藥費了小護士嘟着嘴頂了一句

柯小鷗並沒有理睬小護士,而是給胡軍把起脈來,她只是借把脈之機用靈氣探查一下胡軍到底是傷在了哪裏,爲什麼會昏迷不醒,而小護士見對方不理睬自己又亂動病人,急的跑出去喊人了

怪真怪,靈氣在胡軍身體裏走了一圈發現胡軍的身體並沒有什麼損傷,她仔細的再三查詢,終於在腦海記憶處發現了一塊很模糊的印記,有點象是被人封印了些什麼,起先還以爲自己查錯了,可是再三檢查後發現的確是一種封印難道這世上還有和自己一樣的異類人嗎? 這是柯小鷗修仙以後最大的震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而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竟嚇出了一身冷汗。

“媽媽,你還疼嗎?”小澤被抱的緊緊的,除了嘴還可以動之外,其它的地方全都被穆井橙緊緊的包裹着。

雖然不舒服,但他卻並沒有掙扎或是反抗,而是任由媽媽緊緊的抱着。

“媽媽不疼了。”穆井橙輕輕的鬆開了兒子。

聽着他的聲音,感受着他對自己的關心和緊張,穆井橙欣慰且幸福的笑了。

她真的是太緊張,才會在剛剛醒來的那一剎那,以爲小澤病情復發,再次回到了他自己的小世界裏去。

那一瞬間,她真的是嚇死了。

正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區少辰帶着早餐走了進來。

當看到穆井橙微紅的雙眼,以及緊抱兒子的姿勢時,不由微微一愣,“怎麼了?”

“媽媽做惡夢了。”小澤替媽媽解釋着,“媽媽差點兒嚇哭了。”

“哦?是嗎?”區少辰寵溺的看着自己的兒子,然後關心的望向穆井橙,“是這樣嗎?”

“嗯!”穆井橙點頭,比起惡夢,剛剛那一剎那才真正的可怕。

不過,當着兒子的面,她不想說太多,只怕會給兒子帶來負面情緒,引起他內心世界裏那些不好的記憶。

所以她只好自己慢慢消化了。

“夢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區少辰寵溺的撫了一下她的髮絲,然後將早餐袋子遞了過來,聲音輕揚的道,“看,我買了什麼?”

“荷蘭鬆餅?奶酪麪包?”穆井橙驚訝的看着,“都是我喜歡的!”

“知道你喜歡,所以一早就去買了。”區少辰說完,把早餐一個一個的擺在了她面前的餐桌上,然後一把將小澤抱到了她的對面,“快吃吧!”

“我吃什麼?”小澤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爸爸。

那兩個東西他都不是特別喜歡吃,而且一早上吃那麼幹,很不舒服。

“這是你的!”區少辰轉身將另一個袋子拿了過來,“荷蘭牛乳加鮮榨橙汁,以及薯餅,看你喜歡哪些?”

“我都喜歡!”小澤開心的笑着,隨即喝了一口牛乳,“嗯,真好喝……”

區少辰寵溺的揉了揉兒子的發頂,然後坐到穆井橙身邊,陪着她一起吃着早餐。

早飯後,爲了讓穆井橙多休息一會兒,也爲了讓小澤放鬆一下他長時間緊繃的情緒,區少辰帶着小澤出去了。

穆井橙看了一會兒小說之後,便躺下準備繼續睡覺。

而這個時候,門被敲響了……

穆井橙轉頭看去,竟是周佳宜。

這時她才想起,她們昨天約好了,今天再來的。

“佳宜?”穆井橙喊她,隨即微微一笑,然後坐了起來。

周佳宜看着她的動作,以爲她正在睡覺被自己吵醒了,於是一臉歉意的道,“對不起,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其實來的時候,周佳宜心裏都是沒底的。

雖然她們曾經是那樣好的姐妹,但終歸是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她們之間的感情早已不如以前了。

所以,此刻再見,她竟感覺有些尷尬,而說出來的話,也極其的見外和疏遠。

雖然她也不想這樣,但自己做過什麼,自己是最清楚的。

面對其它人,她可以毫無顧忌,但是面對穆井橙,她總感覺有些愧疚對方,甚至更多。

不過,對於穆井橙來說,卻感覺這樣的對話,有些失於常態了。

畢竟他們曾經是那麼好的朋友。

“沒有!我正無聊呢。”穆井橙將身體裏的睏意控制了下去,面對周佳宜的尷尬微微的笑了笑,“快過來坐吧。”

周佳宜笑了笑,走了過去,然後將帶來的花放到了花瓶裏。

看着她認真的插着花,穆井橙的頭腦裏不自覺的浮現出了她們曾經最後的一次見面。

那次不愉快的見面。

現在想想,那時候的自己,也是過於衝動了。

“佳宜……”穆井橙喊她,猶豫了一下之後才道,“你……還好嗎?”

她們之間有多久沒見面了?

幾個月?還是半年?

她已經記不清楚了。

因爲這幾個月裏,發生了太多的事,而每一件事,都讓她有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所以,她感覺……他們那次吵架,已經過去很久了。

久的她已經有些記不清什麼時候發生的,又是爲了什麼了。

周佳宜將花放好,然後轉身走了過來。

她坐在了穆井橙的對面,目光卻是微微低着的。

“橙子,對不起……”

她的聲音有些低沉,強烈的歉疚從她的身體裏冒了出來,讓穆井橙想忽略都難。

“說什麼對不起?!我還要感謝你呢。如果不是你,小澤或許……”

“不,我指的是上次那件事。”周佳宜擡頭看她,“我不該怪你,更不該那麼說你。我……”

“那件事情我早就忘了,我們不提了,好嗎?!”穆井橙認真的看着她,“都是過去的事了。”

“可在我心裏,它過不去。”周佳宜的眼睛微微的紅了起來,“我後悔死了!我恨不得……”

“佳宜!”穆井橙打斷她,“都過去了,別再拿過去的事情折磨自己了,好嗎?!”

聽到穆井橙的勸說,周佳宜突然擡起頭,一臉期待的看着她,“橙子,你……原諒我了嗎?”

穆井橙微微一愣,說實話,她從來沒有考慮過原諒與否。

更沒有想過,她們還會有再談起那個話題的機會。

所以,此時此刻,面對周佳宜的提問,她竟有些遲疑了。

“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的。”周佳宜的頭不由的低了下頭,“我做了那麼多對不起你的事,而且還冤枉你和盛子墨……”

“如果我告訴你,我從來沒把那件事放在心上,你會相信嗎?”穆井橙認真的看着她。

當時周佳宜那麼說自己,自己確實有些生氣。

但回頭想想,又有什麼可生氣的呢?!

她是因爲太愛盛子墨了,所以才會遷怒於自己,才會胡思亂想,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

不過,也正是因爲有了那一個導火索,自己才真正的認清了她們之間的關係,才會徹底的疏遠了這個女人。 “生十個孩子呀。”

“唉呀,你壞,老想着那些事。”雅靈的臉紅紅的,想要逃開。

“那些事是什麼事?”冷莫言調皮地追問。

“唉呀,人家不說啦。”雅靈說着想要離開,哪知,早被他一把撲倒。

“還有九個,要努力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