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場陰謀就此醞釀,秦穆然卻正和龍女韋武等人敘舊著。 他的生死,到了現在也是變得至關重要的了,因爲,也就只有他才能稍微有點希望將魔王徹底的消滅,其他人,其他任務參與者,他們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像李肅這麼高深的道法,估計在現在的這個年代,是沒人能及了。

此時的趙藝已經在海里待了超過一半的時間了,還好,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大水蟒靠近他,並且衆人也在幫他看着另一邊那四條大水蟒的動靜,它們現在只是在有血的地方遊走,看它們的樣子,應該還是沒有打算要走的意思。

其實這樣對趙藝來說,還好一點,只要再過幾分鐘,它們沒過來的話,那麼趙藝也就安全了,在這期間,李肅等人已經找來了繩子,只要等十分鐘一過,那麼大家就可以馬上扔繩子下去,然後齊力將趙藝拉上來。

趙藝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這十分鐘過去,不過,看樣子,趙藝他是等不了了,因爲,在離他沒多遠的一處,此時正有一條大水蟒在向他靠近,並且,他此時還沒有發覺到危險、恐怖以及死亡正在悄悄的向他接近。

輪船上的任務參與者們現在還在觀察着那邊的那四條大水蟒的動靜,郭不知趙藝這邊也有一條大水蟒正在悄悄的趕過來,“啊~”,那條大水蟒更靠近趙藝的時候,突然猛地從水裏衝了出來,趙藝看到這一幕,嚇得。

嚇得情不自禁的大叫了一聲,隨後,趙藝二話沒說就趕緊的向前方遊走,只不過,他心裏有點恨自己,恨自己之前沒有好好的去學習游泳,不然的話,應該還能遊得更快一點,當然,此時的趙藝遊得也還是挺快的。

聽到從趙藝口中發出的那一聲大叫,輪船上的任務參與者們趕緊走到了趙藝在的這邊,但當其他人走過來的時候,趙藝人已經離輪船有點遠了,衆人只看見趙藝拼命的在向前方游去,然後在他的身後正有一條大水蟒在追他。

又是一條大水蟒,加上死去的那一條,現在大家已經看到了六條大水蟒,到底這片大海里有多少條這樣的大水蟒。

看到趙藝離自己已經越來越遠了,衆人知道現在說話,趙藝他也聽不見了,當然,其他人應該也沒什麼要對現在的趙藝說的,也就只有李肅他還想對趙藝說幾句話,不過,現在看來,說不說都沒有多大的關係了。

趙藝,他是必死無疑了,李肅想到這裏,心裏面瞬間就有了一種衝動,他想,他要將魔王打得魂飛魄散,一定要魂飛魄散,不然對不起這麼多死去的任務參與者們,對不起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陳叔,還有地獄俱樂部的朋友。

大家都知道,李肅他不是一個喜歡殺人,喜歡傷害人的人,相反,他而是一個喜歡幫助人,喜歡救人的人,那麼。

那麼,爲什麼他現在心裏有這種衝動呢,他是深刻的明白,魂飛魄散到底代表着什麼,那又到底是什麼使一個心地這麼善良的人要將它打得魂飛魄散,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明白此時李肅心中的那一份仇恨,那一份憤怒。

有人說,如果寫小說連自己都感動不了的話,那麼還怎麼去感動別人,寫這本小說,我哭過不止三次,有時候寫着寫着,想起了過去,想起了曾經,想起了回憶,百感交集雖然說還談不上,但是,真情流露卻是的的確確的。

李肅雖然說,他有道法,這沒錯,但是,他也是個人,是人,那麼就一定是會有感情的,也許,李肅他還是屬於那一種把感情看得很重的人,假如說,沒有任務世界,沒有魔王的話,那麼李肅也就不會遇到李小藍了。

一切的一切,有時候我們想想,還好像真的是命中註定的一樣,人生,它就好像是往空中扔了一枚硬幣,由於扔的力度和角度不一樣,所以,每一個人的人生也都是不一樣的,但儘管它在空中是轉了多少圈。

形成的是怎樣的拋物線,它最終的結果卻是早就已經註定了,而它在空中旋轉的這段時間,也就是我們大家說的人生,每扔一次硬幣,我們也都知道,不可能完全是一樣的力度和角度,所以,這段時間裏的過程也就不會是一樣。

好了,有時間大家可以去多想一下,但是,現在我們還是得來先看看趙藝他到底是死是活,情況又是怎樣的。

此時,在輪船上面的衆人已經看趙藝是越來越小了,真不知道他是怎樣支撐這麼久的,這麼久還沒有被那條大水蟒吃掉,不過,現在時間對趙藝來說,已經是沒有多大的意義了,因爲,即使是那十分鐘的時間到了。

趙藝他也是別想再回到輪船上來了,因爲,他現在是離輪船越來越遠,當他沒有力氣的時候,那麼,也就是他命喪蟒口的時候了,也許,他現在是遊得很快,然後大水蟒可能是受到了什麼限制,一直沒能追得上他。

但現在大水蟒沒能追得上他,不代表大水蟒就一直不能追上他,趙藝的力氣是有限的,現在之所以會遊得這麼快,原因應該也是因爲當生命受到威脅了,但他畢竟也只是一個人,而大水蟒的力氣可以說是比他要大得多。

如果說,趙藝遊三十分鐘纔會覺得累,然後速度慢慢的慢下來,但大水蟒,它應該是遊一天也不會感覺到累的。

也許是高估了趙藝,以爲他可以遊三十分鐘纔會累,可沒想到,他差不多也就是遊了三分多一點鐘吧,然後速度明顯的就慢了下來,當然,這也不是說,趙藝他想偷懶,而是,他真的累了,他的心裏也想放棄了。

當趙藝的速度慢了下來之後,那條大水蟒一下就追了上來,之後,等到距離差不多了的時候,那條大水蟒猛地一下張開了它那血盆大的口,一口就將趙藝整個人全部的吞了下去,也許,那條大水蟒現在的心裏是這樣想的。

怎麼它們吞一個人就那麼簡單,而我吞一個人,起碼追了一里路,現在才終於吃到了,大水蟒它也是有思維的。 由於隔得實在是有點遠,所以,大水蟒吞掉趙藝的那一幕,輪船上的衆人倒也沒有看到,不過,在大家的心裏,大家也清楚,趙藝絕對是必死無疑,十死無生,對於趙藝的死,他們的心裏倒也覺得沒有什麼,只是。

只是,畢竟大家也都還是人,所以,看到有其他人死了,心裏面還是會有一點覺得可惜和一點點的傷心,也許吧,感覺說是傷心,哪怕是一點點,都覺得有點假,有點不實在,大家心裏是怎麼感覺的,覺得實在嗎。

當趙藝比大水蟒吞下後不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又來了,看來,它現在是有點急了,只想讓任務參與者趕緊開始遊戲,但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因爲這是最後一組了,所以,速度開始吧,然後就好再進行什麼。

什麼其它的,比如說,什麼什麼的,至於到底會是什麼,接下來它應該是一定會告訴任務參與者們的,除非,它不想任務參與者再進行遊戲了,它不想再看戲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好了,但是,事實上可能嗎。

很明顯,是不可能的,突然感覺這個魔王怎麼這麼強大,李肅完全不是它的對手啊,斬妖除魔,妖,李肅倒是還可以斬幾隻,但這個魔,不知道它指的是不是魔王,如果指的是魔王的話,那估計李肅還得再修煉修煉道法。

將自己的道法提升到至高至強的境界,估計也只有到那個時候,然後纔可以真真正正的和魔王來一場對決。

現在的李肅,雖然說,道法已經是很高很高了,但如果要想對付魔王的話,那還是差了太多,差得真的不是一點半點,不過也幸好魔王它喜歡玩,不然的話,它直接將李肅殺掉,那一切也就變得是,這個還真的不好說。

“下面,第二組任務參與者立刻開始遊戲”,也許是因爲只有最後一組的原因吧,它這次沒有說選中的是哪一組了,也對,就李小藍和李有才那一組沒有遊戲了,這次不是他們,難道還會是誰,速度開始吧,就最後一組了。

也許,李小藍和李有才這一組完成遊戲之後,然後大家也就都安全了,只要等時間一到,大家各自也就都可以回家了,這個任務世界真的不是人該來待的地方,他丫的,太危險、太恐怖了,還他丫動不動就有生命危險。

此時,在大家心中,已經是認定趙藝已經死了,不過大家想的也沒錯,趙藝他現在確實是已經死了,並且,死法和穆曉雲還有陳小詩二人是一樣的,最主要的還是因爲大水蟒殺人的方式是一樣的,都是生吞嘛。

“你先還是我先”,李小藍和李有才二人現在都在桌子旁,並且看樣子,已經是準備開始遊戲了,李小藍很禮貌的向李有才問了一句,誰先誰後,其實這個倒也不是很重要,最主要的還是要看誰先抽到,也許。

也許,沒有一個人是希望自己先抽到的,咦,看到這裏,我知道,大家一定會說,那李肅不是人啊,李肅他明明就很想自己先抽到嘛,你不要亂說,我告訴你,不然你小心一點,等下我不追你書了,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好,我錯了,我應該要這麼說,也許,除了李肅之外,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希望是自己先抽到的,行了嗎,我的哥。

這樣說,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好了,不開玩笑了,聽到李小藍問自己,儘管李有才不是一個很喜歡說話的人,但是,他還是同樣的,也很有禮貌的回答了一聲:“我先吧”,對嘛,這纔是真正的男子漢嘛。

李有才的這個回答,不是要比那些說女士優先的人好太多了嗎,不過,也許就是因爲他的好心,然後救了自己一命,這也是說不定的,但也有一種可能,本來他是可以說女士優先的,然後是李小藍先抽到,那麼自己就安全了。

但現在,他是因爲他的好心,所以,他沒有說女士優先,而是說我來吧,結果正是因爲他的好心,導致他最後被自己的好心給害死,這種事情也是說不準的,但到底最後的結果會是怎樣,會是什麼,接下來,精彩繼續。

“好,那你先來吧”,聽到李有才說他要先來,李小藍倒也沒有什麼意見,誰先誰後,這個東西講的還是一個運氣問題,當然咯,先抽中的那一方,基本上可以說是,宣佈了死刑,並且還是給其它的生物作爲食物。

死前精神上還必定會被折磨一下,擔驚受怕是肯定少不了的,大家想想,大水蟒是有多麼的恐怖,它那黑顏色的身體,嘴巴一張開可以同時吞下兩個人,它那雙眼睛也是大得不行,雖然說,沒有燈籠那麼大,但是。

但是,基本上也差不多了,不知道現在那條吞了趙藝的大水蟒去了哪裏,不知道還在不在命案現場,也不知道它還會不會再回來,再回來輪船這邊來,其實話又說回來,要不是因爲它的話,趙藝應該現在還能活着。

那邊的那四條大水蟒,現在倒還好,好像也沒有什麼很大的動靜,它們就是一直守在那片血水那裏,不知道它們是不是被限制了移動範圍,還是因爲什麼原因,反正它們就是一直在附近遊走,好像也沒有要攻擊人的意思。

李小藍說完好,那你先來吧之後,李有才倒也沒有再墨跡了,伸出手去,就抽了一張牌回來,看到李有才把牌抽到了手裏之後,李肅的心情是非常的緊張,估計連李有才本人都沒有李肅那般的緊張,其實,李肅他緊張。

李肅他緊張也是有他的原因的,因爲,本來如果李肅心裏想的那條“生路”是正確的話,那麼,李有才和李小藍這次根本就不用再去抽什麼牌了,而之後,也確確實實可以等到時間一到,然後大家就能夠都平安的回去。

李肅現在心裏想的是,自己到底有沒有做錯,自己是不是應該去冒險一次,哪怕明明知道希望可能不會太大。 趕走了趙存新這個禍害,秦穆然便是又給龍女診治了一番。

雖然說太乙神針觀音手的作用已經很強了,可是秦穆然依舊不放心,還是給龍女複診了一番。

「嗯!現在沒有什麼問題了,脈搏平穩了,不過這段時間,你還是要注意飲食,切記,不準大幅度運動了!小五,你可得好好約束她,至少,兩個月內不準接任務了!」

秦穆然看著龍女和韋武,鄭重地說道。

「兩個月?」

龍女聽到秦穆然的話,皺了皺眉頭說道。

「嗯!傷筋動骨還要一百天呢,兩個月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你要是想要以後還能夠繼續待在炎黃,就老老實實地等傷好了!」

抱緊顧總大腿 秦穆然如何不知道龍女心裡打的什麼算盤,哪怕自己這麼說了,她依舊可以陽奉陰違,所以,這個時候,他說出這麼重要的話來。

「不要跟我說什麼!好好養傷,什麼都不用想!跟我的那群兄弟們說,我回來的日子沒有多久了!」秦穆然給了龍女一句交心底的話到。

「好!」

既然秦穆然都這麼說了,龍女只能夠點頭答應了。

「老大,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看著她!」

韋武立刻保證地說道。

「嗯!」

說著,秦穆然便是起身。

「時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龍女,記得按照我開的藥方按時服藥。」

秦穆然臨走前又是叮囑了一番說道。

「知道了!老大!」

龍女點點頭,便是對著韋武說道:「小五,你幫我送一下老大!」

「好嘞!」

韋武如同一個「狗腿子」一般,對於龍女的話言聽計從,立刻便是迎了過去。

「真的鄙視你!」

秦穆然這波狗糧吃的,那叫一個突然,忍不住給了韋武一個大大的白眼。

熱戀中的男女,那還真的是有些恐怖的。

韋武帶著秦穆然走出了病房,順著來時的道路,兩個人很快便是走到了龍山療養院的大門口。

此時,邋遢老者已經沒有躺在竹椅上了,而是拿了個竹掃帚在掃地上的落葉。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枯黃的落葉堆了一地,邋遢老者拿著掃帚有條不紊地在掃著。

「葉老!」

韋武看著邋遢老者,再次打招呼道。

「剛才你們動手了?」

邋遢老者並沒有因為韋武跟自己打招呼,就停下手中的動作,反而依舊還是穿著他那一身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的軍大衣,不慌不忙地掃著地上的枯葉。

「嗯!」

韋武沒有必要隱瞞,因為他們動手打了趙存新這件事根本就瞞不住葉老,所以直接承認道。

「身上有殺氣!年輕人,殺氣太重不太好!」

葉老瞥了眼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良辰詎可待 聽到這話,秦穆然猛然一驚。

他剛才打趙存新的時候,身上的確瀰漫出一股濃烈的殺意,可是他已經收斂很久了,竟然還是被眼前的這個邋遢老者給發現了,這得多強的眼力!

原本,他就覺得邋遢老者不一般,現在看來,這簡直就是卧虎藏龍啊!

「葉老,還請指點!」

秦穆然知道,這可能是一個高手,因為哪怕是他,都看不清邋遢老者的真實水平,這就代表著他要麼沒有修為,要麼就是深邃如海!

「呵呵!小傢伙,我看你挺順眼的,罷了,就提醒你一下吧!」

邋遢老者看著秦穆然,停下了手中的掃帚,淡淡地說道。

「那多謝葉老指點了!」

對於這種類似於掃地神僧一般的人物,秦穆然那是一點都不敢逾越,保持著謙卑的狀態說道。

「呵呵!」

邋遢老者笑了笑,便是拿著手中的掃帚,突然說道:「小傢伙,看好了!」

話音剛落,秦穆然的目光剛剛看過去,只見邋遢老者手中的掃帚陡然一變,彷彿一把出鞘的利刃一般,霸氣十足。

滾滾劍氣,從掃帚之上爆發而出,四周無風自起,枯葉滾滾翻騰,在勁氣的催動下形成一個圓圈。

「這……」

秦穆然和韋武都瞪大了眼睛。

一把竹掃帚,便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劍氣,而且對於劍氣的操縱,那得對於劍道是多麼精通!

哪怕韋武有著炎黃劍神的稱號,可是面對邋遢老者,他都感覺,自己真的是太渺小了!

他的劍道在邋遢老者的面前都顯得那麼入門!

「我的天,老大,本以為是個青銅,結果是個王者啊!」

韋武對著秦穆然小聲地說道。

「別說話!仔細看著,這可是個難得的機會!」

秦穆然瞪了眼韋武,韋武頓時便是閉起嘴巴,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邋遢老者,開始學習老者的劍道。

「殺人者,自身沾染因果,便會殺氣衝天,劍能殺人,同時也能利人!」

邋遢老者說著,周身的劍氣陡然一變,原本寒氣逼人的劍氣,竟然此時變得有如春風一般溫柔。

「這……」

看到這一變化,秦穆然和韋武兩個人再次看呆了。

「一劍橫空,劍分陰陽!」

竹掃帚猛然一豎下,地上的枯葉在劍氣的指引下,形成了一道太極陰陽圖。

「轟!」

竹掃帚放下,太極陰陽圖猛然潰散!

「看清楚了嗎?」

邋遢老者收起之前那副絕世強者的姿態,又變回了一個平凡的老者,看著秦穆然和韋武,說道。

「看清楚了,但是那個意境,還在回味!」

秦穆然點點頭,如實地說道。

「悟性不錯!」

邋遢老者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秦穆然。

不愧是東皇,那個連龍天正都讚不絕口的年輕人,果然,有點天賦。

韋武擅長用劍,此時,邋遢老者的劍意對於他來說才是最有用的。

當即,他便是陷入到深深的悟道之中。

秦穆然則是在領悟邋遢老者那一式之中所蘊藏的勁氣。

韋武不是古武者,所以他不懂勁氣的使用,但是秦穆然卻是古武者啊,邋遢老者使用出來以後,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其中勁氣的那種運轉嫻熟!

「原來如此!」

秦穆然腦海之中的那個意境逐漸消散,他對於那種勁氣的運轉也是更加的熟悉。

沒有想到,殺氣累積多了,竟然會這樣,而熟練地運轉勁氣,也能夠消散殺氣對於自身的危害,維持本心,才能夠不受殺氣的迫害!

「多謝葉老!」

秦穆然這一刻,是對於邋遢老者心悅誠服,雙手握拳,躬身一敗,邋遢老者的這個演示,對於他來說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呵呵!隨手為之,你這個娃娃實力還是可以的!」

邋遢老者擺了擺手,便是繼續掃地了。

「葉老,我這兄弟……」

秦穆然看著一旁閉上眼睛韋武,尷尬地說道。

「就讓他在這裡領悟著吧!沒事的!」

邋遢老者看了眼韋武,笑道。

「好!那就麻煩葉老了!」

說完,秦穆然便是知道,葉老這是要給韋武護法了,有葉老這個「掃地神僧」在,沒有人能夠阻攔住韋武。

道法的世界 「沒事,你回去吧!」

邋遢老者擺了擺手后,秦穆然便是轉身離開了龍山療養院。 到底該怎麼辦,李肅是在心裏這麼想到,但是,沒有一個人會來告訴他答案,到底,自己應不應該去,去,哎。

有時候,人們就是因爲心中有太多的顧慮了,所以,往往會迷失自己的本性,或者說本心,之前的時候,李肅的心裏面沒有現在這麼多顧慮,那麼,李肅是一定不會考慮這麼多的,相反,李肅他應該會馬上就去嘗試一下。

但是現在,現在不行了,因爲,李肅他不能死,他現在真的是不能夠死,他如果現在一旦死了,那麼,那麼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總之一句話,李肅他現在是絕對不能死的,李有才死了,李肅都不能死。

當然咯,如果李肅知道李有才會死的話,那麼估計李肅會極力的去挽救他,但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李肅他也明白了自己是不能夠輕易的就死掉的,這不是說李肅他變了,也不是說李肅他開始知道惜命了,而是。

而是,李肅他心中有了更多的牽掛,更多的責任,更多的任務,不過,李肅他還是和以前一樣,不會見死不救的。

剛開始的時候,李有才把牌拿到手裏,他發現牌有點冰冷,心裏面有點小緊張,但隨後看到自己沒有抽中,於是,心裏面又稍微放下心來了,“還好,不是的”,看到自己沒有抽中,李有才在心裏這麼想道。

當李有才將手上的牌擺在桌子上之後,大家也都看到了李有才他沒有抽中,不過大家的心裏倒也不是很高興,爲什麼呢,因爲,如果李有才他沒有抽中的話,那麼李小藍就有可能會抽中,反正,兩個人之中會有一個人先抽中。

這也就是魔王它設定的該死遊戲,讓任務參與者們之間相互對彼此不友好,甚至是到最後,雙方都希望對方先抽中,希望是對方去接受懲罰,它的套路,現在已經是越來越賤了,不知道以後它還會有什麼更賤的套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