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念至此,雲無涯心中的驚恐就不可抑制被引導出來,其一想到之前下人說過雲天啟對長老動過手,便不由顫聲道:「天、天啟,你、你難道將長老他們……」

雲天啟眯起了眼睛:「他們的血液雖然不夠美味,但還是給了我不少幫助。至少,有些事,我知道了。」

這所謂的有些事,對雲無涯來說絕非好事,雲無涯聽后,不由嚇尿了,連忙說道:「天、天啟,真、真的是誤會。拋棄你的人絕對不是我,我都是被逼的。」

雲天啟聽罷冷冷看了雲無涯一眼:「事到如今,你還在裝瘋賣傻?到底是你把我當成白痴,還是你本來就是個白痴?」

「我……唔……」後面的話,雲無涯說不出來了,因為他的右胸已經被雲天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姿態貫穿,依然在跳動的心臟則在雲無涯的右手中。

「天……啟……你……」雲無涯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瞪大雙眼看著雲天啟,而雲天啟則面色十分平靜,似乎將雲無涯弄成這樣並非他一樣。

雲天啟所做的,只是緩緩說道:「雲無涯,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沒有珍惜。雖然你是我人類身份的父親,但你得知道,我現在已經不是人。所以,背叛我的人,都要死!」

說最後的死字時,雲天啟的口吻中充滿殺氣,並右手用力一握,將雲無涯的心臟捏爆了,而鮮血則濺得地上和牆上到處都是,雲無涯也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的軟軟倒下。

見到這一幕,一直旁觀的僕人嚇尿了,連忙開口欲向劉峰求饒,可雲天啟根本沒給他機會,手一揮便結果了他的生命。

雲無涯一死,雲天啟對雲家就再無羈絆,很快,他就重新投入戰鬥,將敵人一一殺絕,基本是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

殺殺殺殺殺。

雲天啟所過之處,生命皆亡,所有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死在雲天啟手中,就連雲天啟的那些女人也不例外,並且個個都是被吸干血而死。

變成吸血鬼后,得知吸食鮮血可以得到旁人的記憶后,雲天啟為了將自己的女人完全得到,就將自己的女人全部吸幹了血,得到了自己女人所有的記憶,再加上代表生命的鮮血被吸掉,雲天啟就認為自己已經徹底得到自己的女人了。

還有什麼事比這更讓人開心的嗎?至少在雲天啟心裡是沒有了。


心情愉悅下,雲天啟越來越賣力,並且因為自己的女人被吃掉,便再無一絲牽挂,給雲家帶來了毀滅之災。

儘管雲家拚命抵抗了,並且想過逃跑,可有隔世結界在,雲家又能往哪裡跑?這結界基本是外人進不來,裡面的人除了三個吸血鬼都出不去的節奏。

而面對實力強大的雲天啟,雲家的反抗又毫無作用,逐漸被雲天啟屠光,整個家族豪宅內血流成河。

於是,雲家完全變成了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在雲天啟這個瘋狂的浪潮中,逐漸走向翻船。

十幾分鐘后,最後一個雲家人被雲天啟所殺,而雲天啟對此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氣就露出輕鬆之色,彷彿將所有的負擔都放下了一樣。

不過,站在屍體堆中的雲天啟卻面無表情,一雙目光冷得猶如毫無感情,讓人見后不禁會為之心頭髮寒。

現在的雲天啟的,比起剛才更加冷漠了,甚至可以說拋棄了一切,包括屬於凡人的感情。

馬查和蘇菲便在這時出現在雲天啟面前,馬查一臉微笑的沖雲天啟道:「恭喜你,雲天啟,你已經斬斷人類時的塵緣,可以成為一名真正的高貴血族了。」

聽完馬查的話,雲天啟卻是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不,還沒完,只要劉峰一天不死,我的塵緣,就永遠都不會完結。」

馬查聞言不以為然,在他看來,以雲天啟的天賦,報仇是遲早的事,只是現在並不適合做這事,所以他便道:「放心吧,你遲早能照劉峰報仇,但不是現在。你已經殺光雲家人,我們可以先離開此地,等時機成熟的時候,你再回來報仇就行了。」」

雲天啟略一遲疑后,就點了點頭並冷聲道:「遲早有一天,我會將劉峰碎屍萬段!」

馬查聞言笑了笑,正欲說話的時候,一個輕佻的聲音卻突然從上方響起:「哦,你要將我碎屍萬段?那好,別等擇曰了,就現在吧,就讓我看看,你到底要如何將我碎屍萬段。」

這個氣息無聲無息,雲天啟三人竟然毫無察覺,在聽完突如其來的話后,三人都大吃一驚,並抬頭向來人看去,卻見一身黑色勁裝的劉峰正無聲無息飄飛在空中。

劉峰的氣息完全與自然融為一體,根本感覺不到他與自然有什麼不同,如果不是他人就在那的話,雲天啟三人都會懷疑那裡有沒有人。

不過,一看到來人是劉峰,雲天啟就激動了,頓時一臉震怒並咬牙切齒的緩緩說道:「劉-峰!」

聽到雲天啟的話,劉峰瞥了一眼並用輕蔑的口吻道:「手下敗將,叫我作甚?」(未完待續。) 面對劉峰的輕蔑態度,雲天啟勃然大怒,正欲開口的時候,一隻手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回頭一看,正是馬查拉住了他,而馬查則沖他搖搖頭,示意先別說話。

雲天啟不由蹙眉,可馬查畢竟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他現在的上司,剛剛滅掉自己家族的他非常清楚自己不可能在人類世界待下去,只能仰仗馬查和蘇菲的幫助。

所以,雲天啟很快就壓下了心中的怒火,用滿含怒意的目光盯著劉峰並退到一旁。

劉峰根本就沒在意雲天啟的目光,在馬查阻止雲天啟的時候,他就將目光投向了馬查,而馬查也毫不避讓的與他對視,雙方的視線在空中相聚,皆透露著旁人難以琢磨的意味。

半晌,馬查突然優雅的鞠了一躬並含笑道:「初次見面,黑色死神劉峰閣下,很榮幸能與您相見。」

劉峰一臉平靜的盯著馬查,並淡淡說道:「我沒有與你們打交道的打算。我這次來,是為了殺雲天啟,所以……」說到這,他故意頓了頓才冷冷道,「滾開,或者和雲天啟一起死,自己選吧。」

這話當真是霸氣側漏,一上來就直接撕破臉皮,讓雲天啟三人都是一愣,頓時,雲天啟和蘇菲的面色都變陰沉了,而馬查則眯起眼睛道:「劉峰閣下,你雖然很強,但絕不是與外界傳言一樣的九星聖魂者,你以為,你能夠將我們三人全部殺掉嗎?」

劉峰看了馬查一眼,隨即用透露著強大自信的口吻道:「不是以為,而是一定。」

聽到這話,馬查的臉色也變冷了,但他還是沒記著動手,因為劉峰無聲無息進入隔世結界的能力讓他十分意外和心驚,在弄懂之前,他都不會貿然開戰。

然馬查不願輕易開戰,卻不代表劉峰就不想開戰,當馬查在思索下一步的時候,劉峰卻動手了。

只見劉峰體內的魂力突然爆發,一把突擊步槍副魂器便出現在他手中,並對準三人便舉槍射擊。

呯呯呯呯呯~~

無窮無盡的射擊聲伴隨著如暴雨一般密集的子彈向雲天啟三人壓了過去。

成為七星聖魂者后,劉峰的魂器槍射速比起以前又有了巨大提升,向突擊步槍的射速幾乎堪比旋轉式機槍,每分鐘射出五六千發毫無壓力。

而且,成為七星聖魂者后,劉峰的魂力總量與恢復速度都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能在戰鬥過程中保持周天運轉的狀態,讓魂力生生不息,只要別瘋狂的消耗,就永遠都不會出現魂力不足的情況。

面對劉峰的猛烈攻勢,馬查第一時間叫出『散開』二字,隨即三明吸血鬼各自分開,躲避劉峰的攻擊,而他們躲開后,子彈打在地面上,頓時將那片地區打得崩陷。

不過,三大吸血鬼兵分三路,一把突擊步槍想打中可不是容易的事,三人第一時間抓住機會進行反擊。

只見蘇菲一指劉峰,一道紅色的能量便如一陽指的指勁般放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劉峰襲殺過去。而馬查也一揮手放出一道半月形紅色氣刃,似想將劉峰劈斷。

至於雲天啟則仗著大漲的實力直接向劉峰沖了過去,欲利用身體的強大力量將劉峰壓制。

面對這三路夾擊,劉峰不慌不忙,當即將湮滅喚出,並凝聚魂力對自己開了一槍。

魂技-分身彈。

霎時,三個分身在分身彈的影響下出現,皆手持副魂器突擊步槍對來襲的攻擊展開迎擊,蘇菲和馬查的攻擊幾乎第一時間就被威力無匹的副魂器突擊步槍打散了,而雲天啟雖然想頂著彈雨衝過去,可奈何子彈太過密集,在撐了一下后,最終讓劉峰的分身打退回去,並且身上被打得全是彈印——雖然子彈無法輕易打破雲天啟現在的身體,可留下彈印卻是很容易的事。

面對身上的彈痕,雲天啟驚怒交加,而蘇菲和馬查也一臉凝重的望著劉峰。

初次交手,雖然只是試探攻擊,但劉峰展現的實力卻令他們感到震驚,僅憑一己之力就將三大強橫的吸血鬼逼退,這等實力,絕非尋常七星聖魂者可比。

與蘇菲對視一眼后,馬查用眼神示意蘇菲準備些什麼,隨後便看著被三個分身護著的劉峰本尊道:「劉峰閣下,不得不說,你的實力讓我們非常意外,像你這麼強大的人類聖魂者,已經非常少見了。不知你到底是得到了哪位古代聖魂者的傳承——這等本事,應該不是你自己修鍊得到的吧?」

劉峰看了馬查一眼,很淡定的給了一句回答:「關你屁事。」


馬查頓時為之一嗆,完全被料到劉峰會說出如此粗俗和沒風度的話,因為他收集的情報中都表明劉峰是個冷傲的人,根本不屑說粗俗言語,若是不爽的話,就會直接動手,而不是和敵人互噴。

可今曰一見,劉峰的個姓和情報中的似乎有不小的出入啊。

只是現在並非糾結這個的時候,很快馬查就調整好心態並沉聲道:「劉峰閣下,你是真的打算與我們繼續打下去嗎?要知道,這樣開戰,對我們雙方都沒好處,若是讓賀蘭帝國發現的話,那我們雙方都會十分不妙的,很可能會為他人做嫁衣。」

不得不說,馬查很會說話,劉峰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他非常佩服,所以很果斷的給出回應——三個分身舉槍向三大吸血鬼發起進攻。

面對這種情況,馬查不由扯了扯嘴角,看來情報還是有點用,這一言不合直接動手的態度倒是與情報中一模一樣了。

無奈之下,馬查只好與兩個同伴一起對戰劉峰的分身,激烈的大戰頓時爆發。

三個分身雖然只是分身,但速度和攻擊力方面卻與普通狀態下的劉峰一樣,也能使用一些加速技能和尋常魂技。這種情況下,三大吸血鬼雖然實力強大,想要取勝還不是容易的。

至少在場除了雲天啟外,都沒和劉峰打過,面對槍械這種異於聖魂大陸各類武器的新武器時,在應對手段方面就會顯得非常不適。

一時間,劉峰竟然僅靠三大分身就與三大吸血鬼打得難解難分。

劉峰本人則待在空中靜靜看著這一幕,並沒有參戰的打算,因為他之所以他和吸血鬼交手,除了要殺雲天啟外,也是想了解吸血鬼的特點。

雖然小紫的空間裂隙中就沉睡者一對吸血鬼姐妹,但那對姐妹並非純粹的吸血鬼,而且還在沉睡,就算想了解都不行,便只能找馬查三人了。

不過,僅靠三個分身就想了解吸血鬼,還是有些難度的,因為分身雖然強大,卻很難講吸血鬼們的真正實力逼出來,也就雲天啟需要全力應付,另外兩人估計最多就拿出了三成實力。

而且,雲天啟剛剛成為吸血鬼,吸血鬼的很多東西還不了解,所以他的表現可不能代表吸血鬼們的真正實力。


在被劉峰的分身壓著打了一陣后,蘇菲和馬查很有默契的同時發表,攻擊力和速度突然上升了一個檔次,並頂著分身的攻擊直接沖了上去,將分身撕成碎片化為純粹的魂力消失無蹤。

劉峰對此並不意外,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化身有多少斤兩,所以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戰鬥還未結束,雲天啟依然在與他的分身戰鬥,所以他暫時不打算說什麼。

至於馬查和蘇菲則同樣沒有立刻說話的打算,他們皆將注意力投向了雲天啟。

雲天啟眼見自己的同伴將分身解決了,自己卻依然被纏著,不由心中惱怒,突然大喝一聲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然後頂著子彈轟擊衝上去將最後一個化身撕成了碎片。

不過,雲天啟身上也留下了大大小小無數的槍痕,雖然沒有傷到筋骨,卻有不少地方受了損傷。

只是吸血鬼強大的恢復力讓這些損傷顯得沒有意義,縱然子彈附帶魂力,能夠影響吸血鬼的恢復力,卻不能完全消除——在強大恢復力的幫助下,雲天啟身上的傷勢正迅速癒合。


劉峰看在眼中,一臉平靜的說道:「足足五分鐘才解決我的分身,你們的效率還真夠『高』的。」

再次被嘲諷,正因身上傷痛而惱怒的雲天啟頓時勃然大怒,指著劉峰怒吼道:「劉峰,你這小雜種別得意,我還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等我拿出真正的實力,就是你的死期。」

劉峰瞥了雲天啟一眼道:「我在和你的主人說話,你一條狗插什麼嘴?」

被鄙視到極點的話讓雲天啟怒不可歇,正欲爆發的時候,馬查卻率先開口了:「劉峰閣下,你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高貴的血族,是想與我族開戰嗎?」


這話是拿整個種族去嚇唬劉峰了,然這種話對劉峰能有什麼殺傷力?劉峰聽罷,只是預期平淡的說道:「要戰便戰,廢話真多。」

馬查聞言,眼中終於閃出一道冰冷的寒芒,並沉聲道:「好吧,既然劉峰閣下一直唑唑逼人,若是再示弱的話,我等黑夜的貴族豈不是連尊嚴都要沒了?今曰,閣下就永眠於此吧!」

話落之時,馬查身上的紅色能量爆發出來,猶如超級賽亞人變身般,激起強烈的氣流,而他的聲音則在氣流出現的同時通過傳音進入了雲天啟和蘇菲耳中。

「蘇菲,雲天啟,你們兩個全力維持隔世結界,今曰,我便要讓這個人類死在這裡!」(未完待續。) 馬查並不想和劉峰戰鬥,因為這不符合他的計劃。

可面對劉峰唑唑逼人的態度,縱然馬查不願與劉峰打也不行了。

雖然劉峰很厲害,但馬查卻堅信自己的實力絕對在劉峰之上,其自信便源自他的實力——堪比八星聖魂者的實力!

一時間,馬查的氣息大變,與之前完全不能同曰可語。

如果說之前的馬查只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顯得毫不起眼的話,那現在的他就直接變成了航空母艦,充滿霸氣和震撼感。

眼見馬查發飆,蘇菲和雲天啟都沒有再說什麼,雲天啟雖然不甘心,但剛才的交手已經讓他明白,他絕對不是劉峰的對手,若是強行交手的話,死的人只會是他。

雲天啟雖然成了復仇鬼,但並不是一個沒腦子的白痴,明知道會死的事他是不會幹的。

不過,這對劉峰來說算不了什麼,看了一眼緩緩往後退走準備去維持隔世結界的雲天啟和蘇菲后,劉峰就將目光投向了馬查。

而馬查此時身上則冒著血色氣焰一般的東西,整個人都在紅光的照耀下顯得妖異無比,猶若魔鬼。

整個隔世結界的氣息都因馬查的關係變得詭異起來,空氣的溫度不斷下降,似乎預示了什麼一般。

面對這種情況,劉峰眯起了眼睛,而馬查與劉峰對峙一陣后,便在十幾秒后出手了。

只見馬查在地上向劉峰伸出手,接著編直接握下,劉峰見狀先是不解,隨後察覺到什麼,當即動用神風步閃身避開。

緊接著,就看到劉峰剛才待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色魔爪並狠狠握了下去。

噗嗤。

一聲悶響過後,血之魔爪消失了。

但馬查的攻擊才剛剛開始而已,只見馬查在隨後不斷向劉峰伸出手並使用魔爪攻擊,而劉峰則頻頻閃避,將攻擊一一避過。

雖然馬查的攻擊相當詭異,並且悄無聲息無跡可尋,但在劉峰超強的感知力量下,還是不夠看。

馬查見狀微微蹙眉,隨後冷哼一聲道:「看來你擁有超強的直覺啊,我這一招,可不是所有人都能避過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