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想到自己以後沒有機會研究科學了,丁格黑突然感覺前途一片灰暗。

他開始愁了!

自己整出來超級基因工程是為了什麼?

自己製造擁有幾乎無盡壽命的種族是為了什麼?

這個問題真的好沉重啊!

但是·····那個自己是怎麼想的呢?他是如何面對這個問題的呢?!

「蕭啊!你跟我說說···我是怎麼死的呢?!」

丁格黑的聲音有些凄涼,像一個失去靈魂的垂暮老者。

楚蕭突然覺的自己剛剛是不是說的太過分了!

告訴一位老者自己的死訊,是不是太過殘忍了。

咳咳!

楚蕭乾咳兩聲,然後緩緩地說道,「根據史料····你是跟隨神河星系一同毀滅的····」

「死的很體面!」


丁格黑:「······」

我不僅死了!

連神河文明也一同毀滅了么?!

丁格黑沉默了!

楚蕭也沉默了!

然後···那隻古猿靠近了!

吼?!

「一邊玩去!」

楚蕭與丁格黑幾乎異口同聲地呵斥道,驚地這隻古猿如驚弓之鳥一般,一竄一米高,夾著尾巴向巢穴跑去。

一路上還不忘吼吼唧唧地叫個不停。

古猿的慌亂,落在丁格黑的眼中,卻是另一股意義。

只見,丁格黑伸出精緻的手指,一指點在古猿的背後,一道數據流被打入古猿體內。

這隻古猿的身子打了一個激靈,雙眸透出一絲異常的身材,依舊是慌亂怪叫著逃離了這裡。

但是,楚蕭清楚這隻古猿已經被注入了一道關於智慧的基因鏈。

人類的起源!

原來在這裡。

哈哈!

也不知道丁格黑是如何想的,只聽見他一聲大笑,隨即臉上便漏出釋然的表情。

「死就死了吧!」

「你我殺死這隻猴子,猶如捏死一隻螞蟻,如果它死了,連為什麼死都不知道。」


「而我死的時候是與我所鍾愛的科學一起死的···那就足夠了!」

「想必···那個他也是如此想的吧!」


丁格黑的話,讓楚蕭對這個只知道索取的老頭子肅然起敬。

多麼看的開的糟老頭子啊!

「蕭!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不要浪費時間!開始吧!你先來。」

「丁老頭,我的時間也不多了!我也正有此意!」

兩人相視一笑,心心相惜。

地球之上。

「我們就在這裡研究么?!」

「暫且先在這裡····現在帶你回去····那些老傢伙們一定會把你給活剝了!正巧,我也想再幫這隻猴一把。」

楚蕭:「確切的說,它應該是猿。」

「猴跟猿有區別么?」

楚蕭:「你開心就好。」

「來!言歸正傳!說一說你的神體計劃吧!」

楚蕭點了點頭,將自己神體計劃的框架告訴了丁格黑。

當然,核心部分的神語,楚蕭選擇性的忽略掉了。

自己需要丁格黑為自己做的,便是完成自己剩餘部分的能力數據化。

如果能夠幫助自己構建資料庫,那就再好不過了!

知曉了楚蕭計劃的丁格黑陷入了沉默。

然後,開始了長時間的運算。

許久之後,丁格黑一臉凝重的看著楚蕭。

楚蕭:「怎麼了?」

丁格黑:「我能幫你!但是·····」

楚蕭:「但是什麼!?」

丁格黑:「成就你神體的能量····需要毀滅一個星系!」

楚蕭:「······」

你這莫不是說,我就是那個毀掉神河文明的幕後大boss。

你這糟老頭子壞的狠····這個帽子我可不戴。

未完待續!

········ 整張臉隨著嘴長大而被撕開,就像是一朵邪惡的花朵綻放在姜君明的面前一樣。喉嚨之中有一隻蟲子躥了出去,直奔著姜君明而去。

這一瞬間,姜君明見到貴族少女的喉嚨張大,聲帶在不斷的顫動著,發出一種凄厲的聲音。她的右手被姜君明握住,左手抬起,左手直接斷掉,或許是因為用力過大,身體已經腐爛的原因吧,姜君明沒有時間去想,只看見手臂的斷骨直刺向自己的心臟。

安博娜最先反應過來,甚至來不及從劍鞘里抽出長劍,便合身而上,想要把姜君明拉開。但一切都已經晚了,貴族少女距離姜君明很近,任憑安博娜的速度再怎麼快,都無濟於事。

姜君明也想要躲避,可是自己的敏捷度根本跟不上貴族少女的動作。還沒等他移動哪怕一下身體,蟲子已經衝到面前,而貴族少女腐爛的左手骨刺刺中了自己心臟的部位。

凱恩斯送給自己的輕甲在面對貴族少女的攻擊的時候,幾乎像是一張紙似地又薄又脆,被直接穿透。骨刺穿透了輕甲,還沒等碰到姜君明的身體,姜君明就感覺到六棱的箭頭上一股力量隨即而生。六棱的箭頭似乎也感受到了亡靈的氣息,變得憤怒,施放出來的力量不再是清涼的乳白色光芒,而是熾熱如火。

貴族少女的手臂「忽」的一下燃燒起熊熊大火,姜君明眼睜睜的看見自己眼前那條蟲子越來越近,一點炙熱的光芒出現在長滿了口器的蟲子的身上,一點紅光,隨後開始越來越盛,火焰隨即把蟲子吞噬。

可是不管是骨刺還是蟲子上都有黑色氣息出現,貴族女孩發出的尖利的叫聲愈發尖銳,震耳欲聾。六棱箭頭上攜帶的力量沒有完全消滅貴族少女,她左手的骨刺已經刺破姜君明胸口的肌膚。

熱,很熱。甚至可以說是很燙。姜君明感覺到骨刺上傳來的溫度。隨著骨刺刺破肌膚,姜君明同時感覺到萊卡斯忒維爾送給自己的那枚琥珀上傳來熾熱的高溫,自己的肌膚似乎要被燙壞了一樣。

隨著琥珀的溫度增高,貴族少女的身體和那條蟲子上燃燒的火焰變成黑色,恍惚之中姜君明感覺到對面的貴族少女全身都被一道黑紅色的火焰包裹住,燃燒著。那條蟲子轉身想逃,但只有一眨眼的功夫。蟲子連同貴族少女的身體一同變成了灰燼。

那隻帶著骨刺的手臂燃燒殆盡,化作黑灰散落在姜君明的面前。姜君明低頭看了看胸口,一個手指粗細的洞口留在輕甲上,下面就是自己心臟的部位。

而這時候,安博娜剛剛來到姜君明的身邊,目瞪口呆的看見貴族少女被燒成了灰燼。輕飄飄的灰燼似乎還在半空中飄落,帶著炙熱的溫度。

這是什麼神術?安博娜愣住了,她也沒想到姜君明竟然有這麼厲害的手段。剛剛用神術凈化騎著黑貓的怯魔的手段,可以說是強大的凈化神術。安博娜認為是伊萊娜神官給姜君明護身的什麼物品上附加的凈化神術,並沒有太過於在意。而剛剛這一瞬間,姜君明身上的力量既不是神術,也不是魔法。怎麼想也想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是什麼力量?」安博娜喃喃的問道。

姜君明忽然覺得很頭疼,自己要怎麼解釋?這是什麼力量?事情涉及到萊卡斯忒維爾,自己怎麼說?

「是關懷女神的獨有的神術,亡靈反噬。」姜君明隨口說道。雖然很少騙人,但有些時候,姜君明不得不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來掩蓋自己身上的秘密。

安博娜點了點頭,見姜君明有些尷尬的樣子知道這或許是關懷教會的秘密,也不追問。而是轉身看向那幾名想要安慰貴族少女的少年學員道:「這裡已經沒有活人了!你們不能被假象迷惑。要不是君明,你們已經變成死人了。」

那幾名少年學員羞愧的低下頭,想要和姜君明道謝,但想到剛才還斥責他猥褻貴族少女,感謝的話說什麼都說不出口。只是訕訕的看著地面,緩步退回到隊伍裡面。

莊園外的戰鬥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在度過最初的倉促應戰之後。教會學院的神官、騎士老師們很快便佔據了優勢。神官用神術壓制住對手,騎士開始衝鋒斬殺。沒有人手下留情,這是一場真正的戰鬥,是一場早有預謀的陰謀。

塞魯老騎士衝進了對手的隊列里。殺了幾個人之後,見一名弓箭手躲在邊緣一個偏僻的角落裡正在用弩箭攻擊,怒吼一聲沖了過去。他身穿著重甲,一下子把弓箭手撞翻,染血的長劍搭在弓箭手的脖頸上,塞魯老騎士沉聲問道:「誰派你們來的?」

弓箭手聞到塞魯老騎士長劍上傳來的血腥味道,慌亂起來,不住的祈求,磕磕巴巴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再不說,我就殺了你!」塞魯老騎士回頭看了一眼局面,見教會學院的老師們已經佔據了明顯的優勢,於是揮手施展了一道鎮靜、清醒的神術,又問道。

「有人雇傭的我們,出了大價錢,但讓我們來伏擊什麼人,他也沒說,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誰。」弓箭手清醒了一些,結結巴巴的回答道。

又問了幾次,塞魯老騎士見那名弓箭手的確不知道更多的事情,說不出來到底是誰在幕後花錢雇傭了這些戰士與弓箭手來伏擊教會學院的神官與騎士,揮手長劍斬斷了弓箭手脖頸的動脈,快步走回到神官之間,把情況說了一下。

對面那些伏擊自己的人是有人雇傭的,這是塞魯老騎士問到的有用的事情。這是針對教會學院少年學員的一次卑劣的陰謀,那些深陷在莊園里的少年學員們肯定面對著極大的危險,說不定現在已經被打散,死的差不多了。

留下幾名神官和騎士繼續對付後面騷擾的人,又讓兩名神官和一名騎士回神殿聯盟求援,剩下的教會學院的老師們立刻列隊,準備強行沖入黑色氣息里,營救少年學員。

……

莊園里,貴族少女在姜君明面前化作灰燼,隨後又有走出來求救的行屍。有老人,有孩子。安博娜已經提醒了大家,這回少年學員們都有了經驗,根本不聽他們在說什麼,也不管他們多可憐,直接用最強的神術打過去。行屍再怎麼強,他的身體依舊是正常人。魔性黑暗類的生物偽裝的再好也經受不住密集的攻擊神術的打擊,受傷之後,治療神術再對傷口裡的腐肉進行攻擊。

漸漸地,教會學院的少年們掌握了該怎麼去對付這種強大的行屍。一隻只消滅它們,不管什麼樣的人走出來,都被神術轟殺。

騎士和聖武士嚴陣以待,雖然這樣的戰鬥他們無法接近,但還是嚴密的守護在神官面前,準備應對任何意外情況的發生。

沒有一絲徵兆,突然間籠罩莊園的黑色霧氣里有三個光點從半空中落下,金黃色的光芒在黑暗中極為顯眼。雖然不是深淵惡魔的黑暗氣息,但金色的光點驟然出現,少年學員們都下意識的提防著。今天見到的古怪事情太多了,誰都不敢肯定還會出現什麼樣的惡魔。即便只是金黃色的光芒,他們也嚴陣以待,沒有一絲大意。

姜君明有些詫異,自己看見出現在黑色氣息中的那三個金黃色的光芒是三枚金幣,金幣是怎麼從天空中掉下來的?難道是深淵惡魔的什麼手段?可為什麼沒有明顯的深淵混亂氣息呢?

當三枚金幣落地的一瞬間,莊園內部的黑暗氣息似乎都被吸引過去,三枚金幣吞噬著周圍的黑暗氣息,金黃色的光芒隨即暗淡下去,變成了純黑色。很快,被三枚金幣吸入的黑色氣息又被「吐」了出來,黑色氣息氤氳而動,又不散開,匯聚成三個高大的黑影。

「準備迎敵!」安博娜右手高高舉起長劍,大喊一聲,帶領著早已經嚴陣以待的騎士、聖武士沖了上去。

三枚金幣幻化的高大黑影凝聚的很快,馬上變成了牛頭人的樣子,脖頸以下是一個健壯的人類的身軀,頭是一隻牛頭,兩隻眼睛紅色和金色相間,鼻孔中吐著濃濃的黑氣,兇惡的盯著衝上來的少年學員們,雙手持著一柄厚重鋒利的斧頭,一聲悶叫,當面迎了上去。

牛頭人完全是黑色氣息凝聚而成,幾近實質,看上去就像是一頭黑乎乎的牛站起來了似地。

接連不斷的用神術轟擊強大的行屍,有些神官學員已經耗盡了力氣,累的癱倒在地上,連神術都施放不出來。而戰局又一次的出現了改變,很顯然,這三隻牛頭人惡魔看上去數量要比之前的山羊一樣的惡魔少,但實力卻說不好。神官學員們能施放神術的都用神術攻擊牛頭人,可惜不管是什麼樣的神術對於牛頭人來說能起到的作用都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完全沒有作用。

安博娜當先和牛頭人惡魔接戰,手中長劍撞到鋒利、厚重的斧頭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不求的話,就沒有訂閱、月票和打賞嗎? 第三百二十七章星系

依舊是時空死循環問題。

楚蕭不可能是神河文明的毀滅者。

就像楚蕭不是人類的創造者一樣。

這裡面一定有著什麼誤會。

這個誤會楚蕭與丁格黑兩人心底都非常清楚。

但是,楚蕭的神體計劃需要毀掉一座星系來提供成就神體所需要的能量。

這一點兒是毋庸置疑的。

那麼,問題來了!

即便丁格黑要幫助楚蕭成就神體。

那麼,他們計劃毀掉那個星系?!

銀河系?!

還是神河星系?!

兩者都不可能。

丁格黑雖然是一個瘋狂地科學家,但是,他還是有底線與節操的,具備生命的星系是不可以肆意的毀滅的。

「那就找一個沒有生命的星系吧!」

丁格黑臉色一沉地說道,「你又如何保證在未來,那個星系不會誕生生命?」

楚蕭:「····」

這點兒他根本保證不了。

這就跟吃雞蛋一樣。

你吃了一顆雞蛋,有沒有想過如果這顆雞蛋孵出小雞,小雞長大再產下雞蛋,產下的雞蛋是不是好吃?有雞肉特有的鋼鏰脆味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