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張天祈再次看了一圈整個廚房,看來,目前除去這個說法,根本就沒有別的解釋了!

如果那個男孩是普通的人,他又怎麼會在這個廚房裏消失不見呢?

如果那個男孩真的是鬼,那他剛纔的那個眼神,真的是要殺掉自己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天祈想到了工人小張的死亡,目前來說,他是唯一一個死在這個房子裏的傢伙,難不成,自己會是第二個嗎?

不對,這房子裏現在不僅僅只有自己一個人了,樓上還有一個,那就是唐語嫣了!

張天祈心裏大叫一聲,壞了!

剛纔那個男孩的眼神,或許不是給自己的,自己住在這個房子裏那麼長時間了,也還是什麼問題都沒出過,可是,幾乎所有來這個房子的人,都出事兒了,現在,唐語嫣就住在樓上的房間裏,弄不好,她也要出事兒啊!

還沒等這個想法落實呢,張天祈就聽到了一陣東西落地的聲音,明顯是從樓上傳下來的!

張天祈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打開廚房的門,直奔着樓上的房間就衝了過去,在到了唐語嫣房間門口的時候,張天祈已經可以確認了,那些乒乒乓乓的聲音,全都是來自這個房間的!

耐色法神 “開門啊!”張天祈使勁的擰着那扇門,想要打開,可這明顯是從裏面鎖住了,現在也就只能從裏面打開,就算是自己有鑰匙,也是白費啊!

“救!救命啊!”在拍門聲音之後,房間裏傳出了唐語嫣的生意,只是,這聲音明顯像是被什麼東西勒住了脖子似得。

張天祈更加着急了,使勁的踢打着那扇門,像是要把那扇門拆開一般,可這門,還真的是奇怪,就是打不開啊!

左右看了看,張天祈想要找到一些趁手的工具,可現在,自己站在走廊上,哪兒就有什麼工具啊!並且,這也不見得真的就是被鎖住了,興許,還是那些鬼在作怪呢!

隨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張天祈突然摸到了一根很細的繩子,是啊,自己怎麼忘記這個了!

快速的把那根繩子拴着的一塊淡綠色的玉拽了出來,這東西,可是花了自己好幾百塊呢!自己當時買風鈴的時候,售貨員說自己身上陰氣重,讓自己千萬帶一些這樣的東西。 第182章會打架的男人也太帥了吧!

聽到莉莉絲說要過去,姜南初立刻就坐了起來。

「莉莉絲,帶上我!」

姜南初的氣憤程度絕對不會比莉莉絲少,永生診所的這種做法,就是不尊重生命!

「好,我們今天就來一出大鬧永生診所,把他們攪得天翻地覆!」

「姜南初,你是不是忘記了我說的了,你的身體並沒有好全。」

陸司寒如同家長一般訓話。

「從永生診所回來,我保證好好接受治療,這件事情也是因為我才起來的,總不能我不在場吧。」

「輸給你了,我陪你一起去。」陸司寒無奈的說

莉莉絲在一旁看著姜南初與陸司寒的相處模式。

她所認識的陸司寒,說一不二,卻沒有想到他在姜南初面前這麼沒有底線!

李大炮的抗戰歲月 姜南初只說了一句話,陸司寒立刻就投降了,果然自己是沒可能插足這兩人中間的。

沈承開車,四人一同前往了永生診所。

在小巷子內部,永生診所的招牌歪歪斜斜的掛著,上面的字體都透出一股淡黃色,看樣子他們在這邊已經有很長時間了。

四人氣場非凡,穿著小洋裙的少女眼中帶著怒火,護士在這邊做了這麼多年,立刻就意識到這是來找麻煩的。

「幾位,今天我們診所休息,請你們改天再來吧。」

護士一邊說一邊就拿出了暫停營業的牌子。

「休息了正好,我還怕誤傷了無辜的人。」

莉莉絲說著就開始活動雙手。

「你想幹什麼,我們這裡可是正規的診所,不準胡來。」

「我偏要胡來!」

莉莉絲說著直接一把扯過護士的衣領,將她整個人都按在了桌子上。

「趕緊把診所所有人都給我叫出來,少一個我就把你從這二樓扔下去!」

話音剛剛落下,診所內部傳來凌亂的腳步聲。

幾秒后,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率領十個打手出來。

「他就是王醫生,詛咒我癌症的人!」

姜南初立刻向陸司寒告狀。

「嗯,明白了。」

陸司寒冷冷開口,語氣中帶著難以掩蓋的怒氣。

王醫生看了眼姜南初這邊的陣型沾沾自喜。

愛你情深入骨 「我還以為有多少人呢,兩個男帶上兩個女的就敢過來,我看不好好教訓你們一頓,你們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敢來永生診所鬧事。」

「王醫生,我怎麼看那個男人這麼眼熟,有點像……有點像前段時間電視上播出的D.E總裁。」

王醫生身邊的打手不確定的說。

「啪!」

回應打手的是王醫生的一計巴掌打在頭上。

「你這種人還會看新聞?而且你是不是傻,D.E總裁是什麼樣的身份,他身價百億,他的女人會到我們這種黑診所來看病嗎?」

「您說的是,您說的是。」

打手細細一想,覺得王醫生說的很對,也就不再糾結這件事情。

「行了,還不趕緊都給我上!」

王醫生話音落下,十名打手朝著陸司寒姜南初的方向走去。

莉莉絲原本還想著這個地方的人都是老弱病殘呢,卻沒有想到居然還雇傭了打手,莉莉絲心怵的不住往後退去。

「你們兩個躲在我們身後。」

陸司寒解下領帶,綁在自己的手上。

姜南初拉住了陸司寒的手臂。

「我已經發送簡訊給半雨,讓她報警了,你能堅持到……」

姜南初不放心的說,她知道陸司寒身材好的就像男模一樣有腹肌,但是面對是十個大男人,雙拳難敵四手啊!

「看仔細,你男人是怎麼把他們一個一個打趴下的。」

混戰正式開始,姜南初發現陸司寒的身手好的驚人。

他出手凌厲帶著殺意,每一拳都是直擊打手的要害,與他一起並肩作戰的還有沈承,沈承的身手同樣不差,兩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會打架的男人也太帥了吧!」

莉莉絲情不自禁的說,兩人站在他們身後,感覺到了絕對的安全。

姜南初點了點頭,贊同莉莉絲的話,她的男人真的好優秀!

原本姜南初還擔心陸司寒呢,如今看來自己應該擔心那十個打手才對,他們完全做不到任何反擊,只能夠被動的挨打。

王醫生同樣的不敢置信,這一次他是提到鐵板了,這戰鬥能力只怕再來十個人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王醫生不可能就這麼坐以待斃,立刻就要從一旁的安全通報溜走。

「誒誒誒,這個老壞蛋,不能讓他跑了!」

莉莉絲顧不上其他人立刻就要衝過去制服那壞老頭。

也就在這時一名打手趁機拿起鐵棍要掄在莉莉絲的背上。

「莉莉絲,小心身後!」

姜南初心急的大喊。

莉莉絲反應過來的時候,鐵棍已經在她身後了。

完了,她難得見義勇為一次,難道就要這樣香消玉殞了嗎?

就在這樣危急的情況之下,莉莉絲被一股大力擁入懷中。

「砰!」

是鐵棍悶悶的砸在背上的聲音。

莉莉絲緩緩睜眼,就看到沈承冷冽的眸子。

莉莉絲還沒有回味過來剛才那酷斃了的英雄救美,沈承就已經鬆開了莉莉絲,一腳踹向拿著鐵棍的打手。

與此同時,陸司寒見到王醫生要逃跑,拿起一把椅子砸了過去。

椅子正中王醫生的背,王醫生整個人如同王八一般趴在地上掙扎不起來。

莉莉絲穿著高跟鞋跑上去狠狠的踩在王醫生的背上。

「讓你跑,讓你跑,讓你找打手!」

「哎呦,哎呦。」

王醫生忍不住痛呼,但是根本沒有人同情他。

莉莉絲踹了他幾腳出出氣,之後跑進王醫生辦公室拿了幾瓶葯出來。

「你說這些都是什麼?」

「這,這就是治療病的神葯。」

「南初,你看看這個老不死的,還跟我們裝蒜呢!」

莉莉絲說著倒出葯,全部都塞進王醫生的嘴裡。

「既然是神葯,你就一個人品嘗個夠吧!」

話音落下,警車聲傳過來。

很快警察進入永生診所,就看到裡面歪七倒八的躺著十名打手,王醫生已經開始口吐白沫了。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警察叔叔,這是一家黑診所,因為分贓不均所以打手們互相打起來了,至於那位王醫生自己誤食黑心藥,變成這樣了,我們都是無辜的。」

姜南初眨了眨大眼睛說。 聽了那警察的話,張天祈額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了,伸手簡單的擦拭了兩下,隨後又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

這是什麼情況啊,自己昨天晚上確實是見到了姜希光啊,可是按照這警察的說法,那個時間段,姜希光已經死亡了,怎麼可能還會去找自己啊!

那自己見到的,到底是誰?是鬼嗎?

不可能的,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鬼這種東西,都是那些人編造出來嚇唬人的,所以,去找自己的,肯定是個人!

或許是有什麼人裝成了姜希光的樣子,黑燈瞎火的,自己也看的不是特別真切,所以讓他給矇混過關了!

可如果事情真的像是自己猜測的樣子,那這個人,爲什麼要僞裝成姜希光,還有,爲什麼要把那塊玉送回到書房裏呢?

張天祈腦袋裏一大堆的問號,就像是雨後的春筍一般,一個接着一個的往出冒。

此時那警察一直雙手交叉,淡定的坐在張天祈對面,仔細的觀察着張天祈的一舉一動,想來,既然姜希光在臨死之前,用鮮血寫下了那個地址,這件事,張天祈大概也脫不了干係!

看着張天祈的表情越來越緊張,也越來越凝重,那警察覺得,或許時機差不多了,輕咳了兩聲,“怎麼樣,有沒有想到點什麼呢?”

張天祈的大腦此時還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把這些事兒都告訴給這個警察啊!如果說了,自己會不會成爲嫌疑犯?這弄不好,自己就是最後一個見到姜希光的人啊!

可這如果不說,自己心裏又過意不去,雖然自己和姜希光的交情並不是很深,但是那好歹也是一條人命,總也是不能白死了的。

於是,張天祈深呼吸了兩下,擡眼看向了那警察的方向,“我昨天晚上,見過姜希光!”

那警察瞬間瞪大了眼睛,“什麼?你見過死者?什麼時候?在哪兒?”

“大概是昨天晚上二十一點多,我家裏,或者,說是我打工的那棟房子裏!”張天祈詳細的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描述給了那警察,當然了,最後出現的那個小女孩,張天祈覺得並沒有什麼問題,也就忽略不計了。

警察一邊聽着張天祈說,一邊詳細的在滿前的本子上記錄着,這些可都是案情的關鍵所在啊!

等到張天祈說完那一大堆的話,警察放下手上的筆,“你是說,姜希光去找你,是要把東西還回去,是不是這樣?”

“是的,我是親眼看到他把東西放回到書房的架子上的,那個書房是我老闆的,據說裏面的架子上擺放的都是一些古董之類的東西,我不懂什麼古董不古董的,只是每隔幾天,就進去打掃一下,至於那上面的古董,我可是從來就沒動過,但是姜希光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那架子上的東西,昨天晚上,送了回來。”張天祈實話實說,自己就確實是經歷了這些事兒,看到了這些東西,也沒什麼必要隱藏。

警察微微點了點頭,再次拿起自己手邊上的筆,在本子上快速的寫下了幾個字,但是張天祈只知道那警察是記錄了什麼,但是並不知道具體都寫了一些什麼東西。

“你還想起來什麼了嗎?”警察看着張天祈不說話了,又問了一句。

張天祈又仔細的思考了一番,這才微微搖了搖頭,“沒了,我只知道這些,或許對你們有用處。”

警察合上自己面前的本子,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先把東西送回辦公室,你在這裏等我一下,我想去你住的那棟房子看看。”

張天祈自然是不能拒絕的,並且,依照目前的情況來說,那塊被姜希光放在了架子上的玉,警察肯定也是要仔細檢查一下的,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是不是還有一些什麼線索。

只是時間,無論如何也還是對不上。

在警察離開房間之後,張天祈四下的看着,房間裏很是安靜,不知道什麼時候,腳下一陣微風吹過,只是張天祈此時穿着運動鞋,根本也就沒什麼感覺。

漸漸的,那微風一點點的向上,等着張天祈感覺到的時候,也只是被冷的哆嗦了一下,擡頭看了一眼空調的方向,想着這房間的冷氣,開的也真是夠大的啊!

又過了一會兒,那警察還是沒有回來,這讓張天祈心裏有些着急了,難不成,是那警察又遇到什麼情況了嗎?哎,這人也真是的,要是現在沒時間,就讓自己先離開好了,回頭再去自己家裏看看也就是了,怎麼就留自己在這房間裏吹冷氣啊!

這冷氣還這麼冷,要是繼續這麼吹下去,自己肯定要感冒的,真是的,愁死人了!

就在張天祈心裏糾結到不行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嗚嗚的哭泣聲,只是那聲音忽遠忽近,時而像是在這房間裏,時而又像是在隔壁。

張天祈心裏納悶,這可是分局啊,大白天的怎麼還會有人在這裏哭?並且,聽起來,那哭的人還是個男的,這人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了,能讓一個男的哭成這個樣子?

就在張天祈心裏納悶的時候,那哭聲瞬間停止,就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般,這讓張天祈瞬間覺得好多了,想來,那人的事兒,肯定也是解決了,不然爲什麼這哭聲停止了?

可這還沒等張天祈高興多大一會兒呢,那哭聲再次響起,並且,這一次直接就像是在自己的耳邊哭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