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愣,低頭一看,大驚失色:“我這穿的什麼玩意?我的軍裝呢?”

陳浩幽幽道:“你不覺得,這身體都不對勁嗎?”

**繼續看,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不可能,我的手怎麼這麼白,我的左手背應該有個傷疤的,那是我的驕傲,是我殺鬼子的證明,怎麼沒了?”

陳浩道:“因爲這個身體,不是你的,你搶佔了別人的身體,還說自己是中國人,難道咱中國人喜歡搶別人的身體嗎?”

**語塞。

沉默了好一會然後,他看向陳浩:“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搶了別人的身體,這個人是誰?我怎麼離開這個身體?”

陳浩道:“這個人叫**,至於爲什麼你會在這個身體裏,這個要問你自己吧,難道你就一點記憶都沒有了嗎?”

**道:“我記得我們在打仗,被鬼子包圍了,然後我中了一槍,就什麼也不記得了,嗯,難道我死了?”

陳浩愣住,這話聽起來,好久遠的樣子,那它不就是先輩英烈嗎?

看了看自己抓人的動作,大不敬啊,陳浩連忙送開,把**放了下來,這才道:“你確定是這樣?不記得其他了?”

**點頭道:“就這些。我是二一五團的,外號憋氣王,能潛水十分鐘不透氣。你不信可以去打聽打聽,方圓百里,沒有不知道我的。”說完,**一臉驕傲。

陳浩皺眉:“這不對勁啊,你……”

陳浩的話還沒說完,突然**表情變得迷茫,眼神看着陳浩,逐漸凝聚之後,突然道:“咦,好壯實的小夥子,這麼好的條件,不參軍可惜了,小夥子,想不想當兵殺鬼子,我是二一五團的政……”

他沒說完,眼神又變得迷茫,然後開口道:“完了完了,我的鍋,這鍋沒了可怎麼做飯,我得鍋……”

之後,**的臉色就這麼不停的轉變,每次都冒出一句古怪的話語,然後就換另一種腔調,看起來就好像在變臉一樣。

就在陳浩目瞪口呆的時候,**突然眼神變得清明,看着陳浩驚喜道:“大師,是你。”

陳浩一愣,然後試探性的問道:“小剛?”

“是我,大師,幫幫我,我身體裏出現了好多魂魄,我感覺都要混亂了。”**急切的說道。

冷麪首席纏愛小女傭 陳浩皺眉道:“小剛,你這到底什麼情況?我怎麼幫你?”

**道:“大師,你快幫我找那個陰器小號,用小號把這些魂魄接引出去。”

陳浩道:“那這些魂魄是怎麼回事?”

**道:“大師,這都是我身體的錯,我的身體,能夠容下任何靈魂,只要佔據了我的身體,就能重活一生,所以我才從金伯哪裏逃走,結果來到這裏,遇到了意外,魂魄又被金伯招引回去。”

陳浩瞪大眼睛道:“你說什麼?”

**急切道:“大師,先別問了,等下我再告訴你,現在先幫幫我,我快撐不住了,身體的靈魂太多了。”

陳浩看**一臉痛苦的表情,問道:“陰器小號在哪裏?”

**道:“在井底。”

陳浩再次來到井邊,意念感知,果然發現了井底的陰器小號氣息。

手捏法決,一道法光落入井底,井水翻涌,裹挾着小號飛了出來。

陳浩一反手,陰器小號飛向**,被他抓住。

下一刻,一道道虛影從**身上飛出,融入了陰器小號之中。

片刻後,**鬆了一口氣,虛脫一般倒在地上,臉上露出劫後餘生的表情。

陳浩走過去,淡然道:“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苦澀一笑,開口道:“大師,說起來,你可能不信,金伯,他是我親伯爺,是我爺爺的親哥哥,打小我就被發現,會被鬼上身,鬧出各種事,後來金伯知道,過來幫我,也是神奇,他在我身上畫了一個什麼東西,從此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被鬼附身過,從此我對他特別親近,直到七年多前,我意外發現了金伯的密室,看到了他的一本書,叫魂魄轉移大*法,這才知道,他這些年對我好,不是真的對我好,而是看中了我的身體,想要奪取。”

陳浩目光閃爍。

這種體質,陳浩在書中見過,名爲招陰身,天生吸引妖邪鬼物,而且對任何魂魄都不會排斥,只要誰佔據了身體,那這個身體就是誰的,絕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而且這類體質,也是修行的天賦之體,對於陰法修行又事半功倍之效,可謂罕見的寶體。

看着**,陳浩道:“然後呢?”

**道:“然後我害怕了,就逃跑了,不知不覺,就跑到了這裏,誰知道這村子這麼恐怖,當時我遇到了一個瘋女人,她想抓我,結果掙扎中,我掉進了井裏,之後,就是我魂魄離開,不知道爲什麼,又回到了金伯哪裏。”

“我來告訴你爲什麼,因爲你是屬於我的。”

徒弟挖坑埋我的日常 一道幽幽的聲音響起。 聽到聲音,陳浩轉身看去,就看到一道身影從陰影中鑽出來。

這身影,正是金伯!

看到這種出場方式,陳浩一臉驚色,看看地面,又看看金伯,目光變得古怪無比。

“金伯!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在這裏,你不是不能……”**一臉慌亂,驚恐的退避。

“我當然是在等你啊,沒想到,道友還真能破了這鬼地方,讓我能夠找回屬於我的身體,真是感激不盡。”金伯嘴裏道謝,眼神卻是冰冷,哪裏還有之前見到的那種虛弱模樣。

“大師,大師救我,他……”**連忙跑到陳浩身邊,想要求助。

可是下一刻,**傻眼了。

他話還沒有說完,陳浩突然反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直接把**打得話語戛然而止,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這情況,別說是**,就連金伯都有些蒙逼了。

陳浩,爲什麼要打**?這完全沒理由啊!

“大師,爲什麼?”**看着陳浩冷冷的表情,有些委屈。

陳浩道:“爲什麼?難道我看起來真的很像傻逼嗎?”

**:……

“好吧,曾經的確有過傻逼的行爲,不過自從被騙了一次後,我就自我反省,這輩子,絕對不會被人騙第二次。這一次,真的好險,差點又被你騙了,嘖嘖,不得不說,面對影帝級的對手,真的是不能掉以輕心。”陳浩嘲諷說道。

**急忙道:“大師,我怎麼騙你了?我沒有……”

啪!回答他的,是陳浩的又一個巴掌。

“你不是**!”

打完之後,陳浩肯定的說道。

**張嘴欲言,但是看到陳浩堅定凌厲的眼神,一時間話說不出口了。

陳浩看了一眼金伯,繼續道:“我不知道你和金伯之間有什麼恩怨,打什麼主意,不過你們這些狗屁倒竈的事情,我不想管,我只說一個,讓真正的**出來,我知道它還在,否則這具身體,怕是都要涼了。”

**默不作聲。

金伯也是目露異色,一時間居然不敢輕舉妄動了。

陳浩道:“怎麼?你不讓嗎?那麼沒關係,身爲道門修士,斬妖除魔是我的責任,雖然我本身不愛好這個,但是遇到了也不能不管,你霸佔人身,還想誘導我爲你賣命,這兩點,就足以該死了。”

說着,陳浩法力運轉,強大的氣息從身上浮現。

**這下面色動了,看向陳浩道:“你從哪裏看出我不是**的?我自認爲沒有破綻。”

陳浩冷哼:“沒有破綻?那是你自以爲是,試問普通凡人,數百魂魄融入體內,他如何能夠駕馭身體,特別是這些魂魄還都是軍魂! 撩妻成癮:餓狼前夫請剋制 一般凡人,早就魂飛魄散了,那還像你這樣,還能說話,還能求助,更是能夠把這些軍魂送入了陰器中,你找一個能做到這些的凡人給我看看。”

說完不等**開口,陳浩繼續道:“說起來,從你突然離開我,我就開始懷疑了,一個信誓旦旦要回報金伯的人,來到這裏之後,突然就自作主張了,而且連一個招呼都不打,我可是要幫你的人,這樣把我晾着,真的好?所以來的時候,是真的**,倒是到了這裏之後,你就佔據了主導,一直在等待時機。不過我有一點不解,你憑什麼能夠在這裏存在,要知道之前潛伏在村子下面的那個東西,可怕程度,就算是先天真人遇到了,也只能退避吧?”

**嘆息道:“沒想到破綻這麼多,虧得我以爲計劃很成功。”說完**看着陳浩道:“我爲什麼能夠在這裏,是因爲我本身不是人類,所以能夠藉助那個東西的氣息庇護,不過我要庇護的也不是我,而是這具身體,我不能讓這個老雜種搶到這具身體,否則我就再也不能報仇了。”

金伯聞言,目光一閃,深深的看着**。

“你是誰?”

“我是誰?”**哈哈大笑起來,好一會兒後,**目光怨毒的看向金伯道:“你還記得那句話嗎? 寵妻無度:黎少的蜜愛嬌妻 綠柳蔭下,滴血爲誓,今生情證,來世相約。”

金伯面色大變,瞪大眼睛驚呼道:“不可能,怎麼可能是你,你不是……”

**獰笑:“是啊,你奪了我的內丹,炸了我的身體,就以爲我真的會魂飛魄散嗎?你太小看我們妖屬了,我沒死,而且我一直都跟在你的身邊,看着你想煉化我的妖丹卻不能,只能一天天的變老,慢慢的等待死亡。不過我沒想到你運氣這麼好,居然有一個親屬,是招陰體質,你想要奪舍重生,利用招陰體再煉化妖丹,這樣你不僅能夠踏足修行之路,而且還能一步登天,不過我怎麼可能讓你如願,在你照顧**的時候,我就悄然依附,把妖魂和他的生魂相容,合爲一體,在他成年之前,讓他見識你的真面目,逃到了這裏,被我隱藏真身,這樣你就無法奪舍重生。”

金伯面色陰沉難看,瞪視**,只是一言不發。

**看向陳浩,繼續道:“事情就是這樣,我和這老雜種年少相識,他因對修行執念,想要長生不老,故意接近我,卻暗中謀害,奪我妖丹,毀我妖軀,我妖魂不滅,糾纏於他,可這老雜種以邪法駕馭妖丹,我不敢接近,只能暗中潛伏。”

陳浩算是看明白了,這特麼就是一出人妖戀,結果人不要妖的愛,反而要妖的內丹,還狠心毒辣的把妖的身體都毀了,可謂心狠手辣至極。

這麼做,的確很沒良心啊!

“既然如此,那你就這麼幹耗着多好啊,反正他這麼大年紀了,也活不久了,爲什麼要把我引過來。”陳浩問道。

**惡狠狠的道:“之前我也以爲他會被耗死,但是這老雜種從一個邪道手中得到了生死境祕法和一種替魂之術,結合之下,只要有足夠的靈魂,他就能長久的生存下去,直到肉身腐朽,這樣就太長久了,本來不出三年就該魂飛魄散的他,硬生生的用數以百計的亡魂代替自己受過,讓自己撐到了現在。如果沒有你的出現,我不知道還要等幾個七年,我等不了了,我要他現在就死。” 叮咚:黒菇妖魂,八十四年殘魂,完成死願,獎勵透視法。

突兀的系統聲音,在腦海響起,讓陳浩微微一怔。

我勒個去,這個**還真是個任務窩子,十年道行的任務還沒完成,又來一個神通任務!

透視法?嗯,看起來好像有點雞肋啊!

“想要我死,哪有這麼容易,今天要再死一次的是你。”聽到**的話,金伯表情變得猙獰,身上一種黑色光芒隱晦的浮動。

**冷笑:“那你就來殺啊!殺了我,這具身體就成了死屍,不可再用,到時候我看你還能活多久。”

金伯咧嘴一笑:“你以爲這樣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妖魂人魂,天生不容,你只是附身,想要抓出來,簡單的很。”

話落,幾道影子詭異的蔓延到了**,陳浩,甚至公雞黑貓的腳下。

被影子觸身,陳浩頓時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力量固定了身體,讓他想要動彈一下都不得。

公雞更是爆粗口:“臥槽,這尼瑪是什麼法術,雞爺動不了了!”

“這是化影之術,是我血脈的傳承神通,只要被固定了影子,就無法動彈,不過這門神通的破綻在於光芒,有光之地,陰影皆無,弄出光芒來,就能破了這神通。”

光?

陳浩擡眼看天,卻發現,這會兒一層黑影籠罩了廢棄村子的上空,遮蔽了陽光。

“你以爲我會給你們機會嗎?”這時候,金伯已經站到了陳浩的面前,目光陰冷。

陳浩和他對視,目光平靜。

“說起來,真的很感謝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否則我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或許我都等不到那個時候了。不過最好的感謝方式,就是痛快的殺了你,讓你沒有恐懼的死去。”金伯笑着開口,一副不要感謝我的姿態。

陳浩也笑了:“老傢伙,你知道一句話嗎?反派,死於話多。”

在說你知道的時候,陳浩的身體就開始鼓動,等多字出口,陳浩就猛然掙脫了什麼一樣,身體快速膨脹,頃刻間就變成了五六米高大。

變身完成,陳浩沒有絲毫的停頓,揮手對着金伯就是狠狠一拍。

面對陳浩的變身,金伯當真是目瞪口呆,有些不能置信。

等陳浩攻擊的時候,金伯這才反應過來。

不過這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躲避了。

金伯面色一沉,手中一團黑光浮起,然後擴散一層光芒,籠罩了身體。

“這是化影神通的護身光影之法,要找到影子虛點,否則攻擊會被陰影散開,傷不到……”

看到陳浩攻擊金伯,**急忙開口指點,但是話未說完,**也瞪圓了眼睛。

只見陳浩一巴掌拍下去,金伯身上的光影就好像一層泡沫一樣,啪的破碎,而後金伯在滿臉駭然中,被陳浩一巴掌狠狠的排在地上,壓出了一個坑來。

這一巴掌,直接就把金伯打的死無全屍。

隨後陳浩手指從坑中捏出一個光球,身體慢慢變小,看向懵逼的**道:“你剛纔說什麼?”

**回神,下意識的搖頭。

陳浩道:“嗯,現在這老傢伙死了,你的願望也算是完成了吧?是不是該放**的魂魄出來了?”

**看看金伯所在的坑,在自己的內丹被陳浩拿走之後,金伯身上的魂魄就散去。

因爲生死境的原因,金伯早已經過了死亡的日期,此刻身死,魂魄卻是完全無法聚攏,變成一道道的散去,離體就化作無形。

這就是魂飛魄散,忤逆天壽的惡果。

**看了片刻,就看向陳浩道:“謝謝你爲我報仇,大恩不言謝,如果有來生,一定報答。”

隨着話落,**軟到在地,身上一道虛影慢慢的浮現,散去。

叮咚:黒菇妖魂,八十四年殘魂,死願完成,透視法獎勵發放。

叮咚:驚魂**,七年散魂,死願完成,十年道行獎勵發放。

連續兩道獎勵,讓陳浩精神一陣。

尤其是道行的獎勵,一股磅礴的法力涌入丹府,瞬間就感受到了一種膨脹。

這是法力的提升,之前增增減減,一直維持在四十年出頭的道行,如今一下子增加了十年,距離一甲子道行也就不遠了。

這麼深厚的道行法力,換在整個道門,陳浩可以說又把一批人超越了,只等他神通修行跟上法力的腳步,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道門一線頂樑修士。

心中正美滋滋呢,一聲呻吟吸引了陳浩的目光。

是**,他慢慢睜開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等看到陳浩後,目光一頓。

陳浩看着**道:“怎麼?你不記得我了,還是有什麼想法?”

**沉默片刻,開口道:“大師,你說我該怎麼辦?”

陳浩笑道:“什麼怎麼辦?你現在不是挺好嗎?雖然說一下子長大七歲,不過你這七年也不算和社會脫節嘛。”

**搖搖頭:“這個不重要,只要能過我想要的生活,再大幾歲我都樂意,可是我的身體,不可能讓我這麼過。”

陳浩沉默下來。

武道天下 **擔心的這個,的確是個問題。

雖然說招陰體被他這麼嫌棄,說出去,肯定會氣死很多同道。

不過從普通人的角度而言,這不是好而是壞,沒有誰願意自己的身體被人隨意的就能共享。

“如果是這個的話,你有兩個選擇。”陳浩琢磨了一下,開口說道。

**眼睛一亮,激動的問道:“大師您請說。”

陳浩道:“第一,修行,招陰體對修行人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體質,能夠讓你的修煉變得很快,不過你現在年紀大了,我也不敢保證你能不能有成。第二個,拖延,招陰體也是有限制的,前期沒有修行擴展,三十歲之後,你的身體就會逐漸的扭轉,招陰的那種天賦也會逐漸消失,運氣好幾個月就能恢復正常,運氣不好,一兩年也可以。在這個時間內,我給你一件護身符,你戴在身上,不要離開身體,等身體恢復了正常,到時候你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了。”

**略一沉吟,開口道:“我選擇第二種。”

陳浩問道:“你確定?”

**堅定點頭。

“那好,這塊玉佛你戴着,等你什麼時候不會感覺身體發冷的時候,你就是正常人了。” 離開廢棄村子,陳浩駕車一路迴轉呂州,來到了金伯的院子。

這裏已經恢復了正常,院子內沒有陰魂,乾乾淨淨。

在**的帶領下,陳浩進入了房子臥室下的一個密室,這裏看起來像是一個閉關場所,裏邊佈置的很好,也有不少藏書。

不過這些藏書大多都是殘篇,而且多爲邪魔外道的東西。

陳浩看了一些後,直接當場就把這些惡毒邪門之法全部焚燬,然後對**道:“既然已經選擇了過普通日子,那麼就要好好做人,這件事到此結束,以後多保重。”

**笑道:“多謝大師幫忙,如果沒有你,我估計真的生死不能了,您放心,以後我一定好好過。”

寒暄幾句,陳浩就帶着黑貓和公雞離開了金伯家。

就在陳浩離開不久,**突然再次進入了密室中,來到了一面牆壁前,臉上路出了激動的神色。

他在牆壁上一陣摸索,然後按了按,突然一塊磚彈了出來。

**大喜,急忙上前一看,然後眼睛瞪大。

在那磚的中間,是一個空格,可是此刻,空格內空空如也,啥也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