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生,猜猜誰來啦!”趙一楓揹着個手,像個算命的先生一樣踱着步子來了。

“是誰?”陳一生問道。

“範離!”趙一楓回答。

這一下陳一生也彷彿看到了曙光,對呀,何不讓範離把費虎帶走,給他在費老三哪裏增加個人情呢?

範離來後,陳一生他們由於範離的商隊裏照樣安置了許多費老三的親信,所以在談話、宴請中,並沒有表示出特別親近的意思,但只有陳一生他們幾個高層和範離知道具體談話的真實意圖。 有一種隱語在他們幾個之間流傳,即使外人聽了去,也不知道到底說的什麼意思。

“軍團長,我有個不情之請,聽說費家公子費虎不知因何事得罪了軍團長,被羈押在此,我家主人費老爺想念愛子心切,希望軍團長能夠饒過小子無知,費老爺表示願意出重金贖回!”範離說道。

“呵呵,範先生,我們只談公事,這個事情不談了!”陳一生打着哈哈把這個話題揭過了,搞得費家幾個暗探支着耳朵半天也沒有聽出什麼。

而範離卻會意了。這不是公事,那就是私事嘛。當時費虎和菁菁的一段情緣範離同學還是聽說過的。

他是個絕頂聰明的人,立即明白了這裏面的蹊蹺。

而後,私下裏,範離找到了菁菁,希望他說情讓陳一生把費虎放了。

菁菁是個直爽的女孩,沒什麼心機,去找陳一生說了,讓他把廢物點心放了。

陳一生當然不肯放過這個機會,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結果菁菁不知不覺之中就中了自己這個“情郎”的小計策,答應以後千依百順,夫唱婦隨。

陳一生這個時候已經繳獲了剿匪軍數不清的財寶,其實也就相當於費氏家族的財物,這個時候已經沒必要再從費老三哪兒剋扣一把。

最重要的事情是擺平後院,變成以前菁菁主動,爲他陳一生主動,這下可好,菁菁中了計,成了欠他陳一生的一個人情,其實最想把費虎弄走的可不是菁菁,而是他陳一生。

而且,這種走後門辦事的方法,歷史上也有很多,這樣費老三就不會懷疑範離和號角軍的關係太過密切。

試想,範離到了號角軍這裏,不費吹灰之力,陳一生他們就直接放了費虎,還索要一堆財物,費老三一旦回過味來,沒準就會懷疑範離的忠誠度了。

而這個走後門,卻使費老三不僅不會懷疑範離的不忠,而且也會覺得這是自己兒子的一些本事在裏面。畢竟那是他“前女友”嘛。

大家皆大歡喜。

本來,費虎一回到家,就想張羅着再次討伐陳一生的號角軍,結果讓費老三好一頓呵斥,費虎這才清醒過來,原來這個家族,已經不僅僅他費虎一顆未來之星了,人家費清的兒子費山也開始嶄露頭角,他有了內在威脅,當然就沒有精力去搞什麼對外報仇了。和對付號角軍比起來,費虎覺得還是對付費山的威脅更容易一些。

公羚羊長着碩大的角,用到同類身上兇得很,碰到豹子就會逃之夭夭。

費虎也是這麼個心態。

這樣,費氏家族和陳一生號角軍的恩怨就暫時告一段落,大家都在等着其他的機會。比如費老三或者陳一生這樣的頭領人物忽然暴死啥的。


一波還未平息,一波又來侵襲。

就在東華國和天書國天天劍拔弩張,眼看就要因爲利益的爭奪發生衝突的時候,沒想到一直沉寂的至大國忽然冒了出來,和天書國扛上了。

要說這層關係,東華國和天書國的衝突其實主要就是錢的問題,畢竟東華國這些年發展很快,而且東華國的人在做生意上的頭腦只比天書國人強,不比他們差,像費氏家族這樣的富可敵國的大家族,就是這麼從一窮二白抓住時機發展起來的。

做生意嘛,有賺就有賠,天書國就是賠的哪一方,爲了弄會被東華國弄走的“錢”,也就是生意,天書國仔細一盤算,還是直接用武力威脅比較好,畢竟東華國來錢的生意都是些茶葉、絲綢、衣服還有蓋房子、修路這些東西,在武器上和天書國差的都有點跨時代了。

比如,東華國還在憑藉個人修者的自我領悟修行,每個人的法寶武器都不相同,修爲層次也不一樣,即使空有十多億的人口,真正的大修爲者也非常寥寥。

而天書國就走了另外一條路子,他對全國的修者強制統一信仰,全部修行一個法門,大家最多也就是領悟能力的不同,不會出現五花八門的修行之道,然後,武器用具也是極盡標準和統一,比如初級魔法師用什麼,中級、高級魔法師用什麼都有統一規定,然後有專門的工廠大量生產,到時候統一發放就行了,至於更高級的魔導師纔有權利根據自己的偏好,自主選擇武器。

這種做法的好處就是集全體之力統一修行,各人的修爲容易評判和掌握,一些容易出錯的地方也能得到及時糾正,總之就是衆人可以不費多少工夫就能有一個整體的進展,提高了整體水平,而且消耗的靈力資源相對也比較小,雖然出天才的機率一樣不高,但是大衆整體的水平上來了,整個國家雖然人口少一點,卻始終對周圍國家佔據優勢。

而且,由於全民素質的提高,天書國於正統修真之外的還創造了非常發達的魔法科技,更是讓他們的國力如虎添翼。

東華國有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好學習,眼見天書國這個方法奏效,便也開始轉變,只是轉變的特別艱難,大家習慣了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活,沒有人願意統一修真方法,故而始終無法在整體國力上超越天書國,始終只能像個小媳婦一樣受氣。

而且,更讓東華國人鬱悶的是,這個修真界其他各國多多少少都信一些神,只是唯獨東華國人信的神最多,其他國家圖省事都信一個神,這樣,東華國人在其他國家眼裏就是個異類,總是遭到排斥。

不過,與天書國比起來,東華國其實應該知足了。天書國面對的局面已經不是排斥這麼簡單了,已經上升到戰爭了。因爲凡是信一,就會排2。

大凡一神論的國度,多多少少都會有點排斥其他信仰。這個和多神論明顯不同,比如,東華國是多神論,大不了給外來的神仙再安排一個位置,反正那麼多神,大家也記不清。

一神論就不一樣了,就這個一個唯一的神,大家都知道,甚至連生辰八字都記得清清楚楚,年年過生日,你突然來個外神,那麼好了,誰是老大?誰是老二?讓子民們信誰?

說不得,只好看看誰的拳頭硬了。 這次,就是天書國把仗着自己的國力強,到處傳播自己的信仰,到了東華國還好一些,反正東華國這麼多神了,也不差你天書國一個上帝,所以這邊傳的高興,那邊信得也沒當回事,大家還能平安共處。

等天書國自信滿滿的傳到至大國,就出了問題。其實老根地下,這兩個國家的神論論親戚,還是一個家裏出去的兄弟倆。但是由於理念不同,信仰不同,各自走了自己的路。

而千年下來,兩個神各自拉人頭,經常發生戰爭,以前是至大國佔着上風,只是這最近百年來,天書國依靠魔法科技迅猛崛起,便開始想找回場子,天天琢磨着向至大國搶信仰。

至大國哪能受得了這個氣?兩家互相本來就看不順眼,這下矛盾更激化。

而直接引起這場戰爭的,卻是魔油的發現。

至大國一羣人蹲在鳥不拉屎的大沙漠裏,日子過得老窮了,但是大神給力,其實在地底下還是給他這些子民們埋藏了海量的財富,這個就是魔油。

魔油這個東西火屬性,非常活躍,對於魔法科技不發達的至大國,和東華國來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只有對於天書國有着巨大的用途。

因爲天書國的高手們發現,這個魔油可以極大的提高飛行舟的運行效能,也就是飛的更快更高,拉的更多。

而且,許多機器使用魔油後,比使用魔法石的效率要提高不少。

這可讓天書國上下欣喜若狂。

爲了更好的賺取收益,把所有事情都當作一個生意的天書國人嚴格封鎖消息,祕密用極爲低廉的價格從至大國購買魔油。

然而隨着購買規模擴大,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至大國到底是發現了這個祕密,便把魔油的價格大幅度提高。

要說天書國還是有利潤賺的,但是至大國這個要挾的做法讓天書國非常不爽,打算教訓一下至大國。

要說,所有的戰爭,名義上是以神的名義,實際上還都是爲了一些現實的利益。

關於天書國和至大國這場戰爭的傳言已經越來越多,雙方小規模的武裝衝突已經頻繁開始,現在兩家都在找盟友,希望開戰的時候,有個幫場子的啥的。

現在,號角城堡的會議室裏。


“一生,你看我們東華國已經站在了至大國這一邊,表示同情和支持至大國人民抵抗侵略。我們怎麼選邊?”趙一楓小心詢問着陳一生的意見。

現在,號角軍的家底也有了一些,佔據了妖獸界大部分領地,予取予奪,手下15萬修者大軍,日子過得好不紅火,儼然一個化外之國。

也是各個交戰國希望爭取的勢力。

這些天,各個國家的使者一波一波的來,好不熱鬧。

光號角賓館收的住宿費都十分可觀了。

陳一生對於這種事情即使心中有想法,也會想讓其他人先表態。

很快,號角軍的高層就立場問題發生了大討論。

有些說要和東華國一樣,也站在至大國這一邊,畢竟是天書國欺負人再先。

有些說還是要和勝利者站在一起,天書國明擺着必勝的局面啊,難道和戰敗者站在一起有好結果?

討論來討論去,誰也沒有個定論,紛紛把目光投向了陳一生。


陳一生這個時候想起了和菁菁打鬧時的一件小事。

當時菁菁送給了陳一生一句“少管閒事”的話。

現在,陳一生忽然覺得,完全沒有必要參和這種破事,還是少管閒事的好。

他說:“我覺得我們還是少管閒事,看看熱鬧就行了!”

其他人一愣,還能有種選擇?

洗晨風看出了大家的疑惑,急忙發言解釋,說這在國際上叫做“保持中立”。

大家恍然大悟,原來站在一邊看熱鬧,還能有這麼牛的名詞表達。

但是世界上真有保持中立這回事嗎?

陳一生他們最後推出了一個保持中立的政策,就是你們雙方的爛事,俺們號角軍沒興趣參合。

實際情況是,單單號角城堡所在的位置已經不能使陳一生他們保持絕對中立了。

шωш ★ttκan ★¢ ○

由於妖獸界本身就處於天書國、東華國、至大國三大國的接壤地帶,現在號角軍實際上控制了這裏,三國的往來都要號角軍同意才行,而且號角城堡的位置更重要。天書國要進攻至大國,這裏簡直就是天然的一個大倉庫。

陳一生在洗晨風和碧利斯的力勸下,還是暗地裏幹起了支持天書國的事情。

比如,爲天書國製作大量的武器器具,提供飲水、燃料,人員休整等等。

一時間,號角城堡周圍也興起了許多城鎮,有的專門製作武器,有點專門就是安置天書國的受傷士兵什麼的。

天書國也是真有錢,大把的花錢採購,當然就是用綠色的晶幣了,這也是國際通用晶幣。

一句話,陳一生在暗中發戰爭財。

而且是發了大財。

由於洗晨風出色呃外交活動,號角軍和天書國的高層也達成了默契。

在天書國眼裏,號角軍這股勢力將來也是可以利用,用來攻打東華國什麼的。

因此,天書國也就不惜加大投入,連一些不怎麼重要的武器製造廠都搬了過來。

而號角軍則更是毫不客氣,一股腦不僅引進了天書國的魔法科技設備,而且還開設了新型的學校,專門教授這些新的魔法科技知識。

可以說,號角軍利用和天書國關係好的時機,默默的大力發展着自己。

而這裏面,悲劇的就是至大國了,至大國本來就是科技落後,以前還有一些有爲的君主專門派人去天書國偷一些科技,現在,隨着時間推移,差距越拉越大。至大國乾脆放棄了引進科技,相反,極力推進極端的信仰,妄圖通過鐵通一般的信仰規則,從精神上屏蔽天書國的各方面滲透。

這樣一來,至大國就多了許多獻身型爲主的修者,他們往往選擇與敵人同歸於盡,以命換命的方法來戰鬥,用這麼慘烈的方式來抵擋天書國。

確實很英勇,然而卻於事無補,至大國軍隊仍然在節節後退,部分防線已經崩潰,若不是天書國還沒有完全利用魔油,許多武器還沒有發揮作用,加上沙漠地區地形不熟,至大國可能輸的更慘。 大漠孤煙直。

伴着落日的餘暉,一隊商旅出現在亙古的荒漠上。

“哈哈,一生哥,這個駱駝騎起來真好玩!”菁菁戴着一頂寬邊圓帽,嘻嘻哈哈的和陳一生一起,騎在一頭高大的駱駝上。

現在,陳一生和菁菁戀愛關係公開化,大家也都習以爲常了。

一行人騎着駱駝,優哉遊哉,看起來特別詩情畫意。

許久。

“哎呀,一生哥,薩拉城到了嗎?”菁菁有氣無力的問道。

“還早呢,這纔到哪兒呀!”陳一生眯着眼睛,嘴裏咬着不知從哪兒找的沙棘草。

“怎麼這麼慢呀!”菁菁有些不耐煩。

“駱駝就這個樣子!”陳一生隨口解釋道。

菁菁顯然不滿意這個解答,她的本意是說慢,意思是希望換個快點的交通工具。

而陳一生則重點放在駱駝上,意思是讓大家忍一忍。

又過了很久,

“哎呀,這樣走下去真是無聊,滿眼全是沙子,人吸口氣都是沙子,髒死了!”菁菁又開始發起了牢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