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番碾轉,他放開有些呼吸不能的她,只見她眼眶微溼,紅脣微腫,嬌軟慵懶地依偎在他肩上,濛濛地看着他。

他眼底慾海翻騰,似要泵涌而出。

摟緊她的腰,重複了一遍:“把你藏在我的窩裏,成爲我的婆娘,可好?”

“可是,這本來就是我的窩啊?”她渾噩的腦子弄不清楚。

古笑揚脣一笑:“你的,不就是我的?”

可樂傻乎乎地點頭,只覺得眼前這妖孽笑起來真特碼勾人,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他抱小孩一樣將她豎着抱起:“我好看嗎?”

“好看!”

“那跟我進洞房,讓你一直看好不好?”

“好呀!”

於是,小紅帽被抗進被狼霸佔了的狼窩裏,跟大灰狼進行了一夜的,關於洞房的探討!

……

可樂極小心極小心地將自己的手,從古笑的脖子上収回來,再極輕極輕地將被古笑夾着的一隻腿抽出來,最後極慢極慢地試着翻身,逃離這可怕的現場!

她不是後悔昨晚發生的事,兩人都確定在一起了,真擦槍走火也很正常,只是昨晚雖然醉了,但她並沒有酒後斷片的情況,發生了什麼都記得清清楚楚,就因爲這樣,她羞臊得沒臉見人,想着趁古笑還沒醒,趕緊溜到蘇晗那裏躲兩天,等她養回點臉再說。

上半身翻到一半,身後的古笑忽然“嗯哼”一聲。嚇得本就痠軟無力的她,一下子卡在那,主要是她那腰啊,跟快斷了似得,她一邊抽氣,一邊又不敢真喊出聲,忍得辛苦。

儲維笑都三十幾了,也沒見他有個固定女友,更沒有未婚妻老婆什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是個處,憋了這麼些年,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一朝開葷,可不得使勁折騰她嘛。

也不顧念顧念,她也是第一次好嘛!

正無聲抱怨着,一隻手突然就鑽到她腰上去,在她差點失口尖叫時,給她按揉了起來:“這一大早的,想去哪?”

他們現在自己開店,不用像當初擺地攤那樣早早起來,趕在學生上早課時擺好,可以起得晚些,可樂平時就喜歡賴賴牀,賴個一分鐘她都覺得好,今兒才六點多,昨晚又那麼折騰,難得她還能撐着要爬起來。

可樂被他適中的力道按得直哼哼,還不忘譴責對方:“你管我去哪,你這流氓!”

古笑從她身後將她環住,湊在她耳邊輕笑:“誰是流氓,需要我提醒你昨晚你做了什麼事嗎?”

可樂都快把整張臉都埋在枕頭裏,伸出一手驅趕着貼在她背後的他:“走開走開,你走開啦!”

抓住她白藕般的手臂,古笑整個人都壓了上去:“看來我還不夠努力,讓你一大早的還能這麼鬧騰,我得加把勁,看你還能去哪!”

可樂腦子裏警鈴響起,可已經來不及了,被子裏的古笑翻騰着要解鎖了新姿勢!

未消的紅痕又添上新的,一隻纖細的手鑽出被子試圖呼救又被扯了回去,可樂斷斷續續地抗議着:“還、還要去開、開店呢……”

“**苦短日高起的下一句是什麼?”

“……”

從此君王不早朝!

沒有家人疼愛又如何,她有她的古笑!

……

蘇晗給的劇名叫《他在哪》,是根據她親身經歷的事改編出來的,講的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卻因爲得罪了一個壞道士,那壞道士爲了搶佔男主角的肉身,就把男主角的靈魂驅逐出自己的身體,於是男主角的靈魂,只能不停地依附在其他的載體裏,比如狗,貓,或者植物人,展開了一段雞飛狗跳,又虐又笑的故事。

蘇晗添加了一些更加故事性、趣味性的情節,刪除了一些現實中不能講訴的事。

比如,她和蘇墨都是重生的這點沒寫,曾經是叔侄的身份也沒提,她自身故事的最後,蘇墨和死去的古溪是雙生兄弟,古溪死了,避免被壞道士惹出來的麻煩,他以古溪的身份生活下去,而劇本裏,爲了避免引起讀者或那些認識蘇墨、古溪的人不必要的猜想,男主角最後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後,只是和自己的親人相認!

當然,關於壞道士借用男主角身體做的壞事,因爲被女主角阻止和補救了,男主角在最後回到自己身體裏後,倒也沒太大的損失,也因爲多加了女主角爲阻止壞道士做壞事的那些互動性,整體來看,倒也讓這個故事看起來另有一番趣味。

參與過蘇晗蘇墨那段故事的可樂一看,就明了了。

曾經,她也不信什麼靈異世界,有了蘇墨這個例子,倒讓她開了眼界,不過這只是少數的人幸或不幸的遭遇,大部分人還是生活在沒有鬼魂的科學世界裏,比如她自己!

但不妨她對這個故事產生了興趣,想要將其好好演繹出來,就是……男主角可能多了點,特別是那些貓狗!

網上不少人,也對這部總共也就十二集的電視劇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不僅因爲蘇墨有效的宣傳方式,更因爲劇本本身,改成了小說形式銷售了一段時間,頗受讀者喜愛,銷售量很客觀,所以當要拍成十二集短劇的消息公佈後,頗受關注。

開機儀式後,劇組公佈了演員名單,女主角何可樂赫然在列,這位在這段時間,新聞點的熱度堪比第一線的明星,忽然又接了這麼一部古墨旗下娛樂經紀公司大捧的劇,再一次引起了熱潮。

黑子前段時間被壓得很慘,這次逮着機會又出來蹦躂了,說什麼,如果沒有潛規則,這麼部好劇,怎麼輪得到可樂來擔當女主演。

過了兩天,又爆出此劇原本屬意另一名女星做女主演,在開演的時候臨時換了角,再假模假樣地深嘆一句貴圈的水真深。

然而,這些黑如果還把可樂當成之前那般,可以隨意欺負也沒人出頭,就大錯特錯了,幾乎不等“喝可樂”們飆出戰鬥力。《他在哪》的作者就發了聲明:

v晗墨:不管是導演還是投資商,都將挑選女主角的事由我全權做主,從寫出這個劇本之後,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拜託可樂來演我的女主角,不知道所謂的換角是怎麼回事。你們也夠厲害的,連我不知道的事,都能說得頭頭是道,要不你們也改行做編劇算了,不然做做小說作者也行,別浪費了你們的想象力!

ps:對了,要說潛規則的話,就算是我潛規則了可樂咯?這主意不錯,就怕人家那帥大叔不肯!

這條微博發出後,“喝可樂”們,再一次的挺胸擡頭,揚眉吐氣了,在蘇晗的微博下,各種膜拜,說她自帶俠氣,簡直就是女俠的模板,紛紛路轉粉!

但沒多久。各種喧譁後,網民們發現,有幾條評論,被送上了熱門。

首先第一條,是來自認證於古墨集團總裁的大號微博。

v古溪:就算他肯,你也得想想我肯不肯,最近太放縱你了!

然後是v晗墨回覆的一個跪着榴蓮求饒的表情!

大家當頭棒喝,感覺好像知道了什麼!

沒多久,又有一個沒有任何認證,簡介上寫着媳婦回家吃飯了的微博,回覆了v古溪。

v空白:是該好好管管,沒事別亂勾搭我媳婦!

本來大家也不會去注意這麼一個小號,因爲現在很多人流行,說自己是自己偶像的老公/老婆/男朋友/女朋友的,偏偏,v古離回覆了他。

v古離:明明是你家媳婦一直纏着我媳婦不放!

v空白:打一架吧!

v晗墨:下注了下注了,買定離手啊,我會負責爲大家直播輸贏的!

衆網友們悟了,這個叫空白的小號,就是跟可樂一起擺地攤,頗受大家喜歡的那位大叔啊?

於是,畫風就變了,大家紛紛跑到空白的微博下,有問可樂現在在幹什麼的,有求照片求撒狗糧的,不知怎麼的,慢慢的就變成,大家統一地喊他姐夫了。

至於可樂是不是靠潛規則的事,誰特碼還有空去理會啊,單單晗墨編劇是古墨老總古溪的老婆,可樂家大叔看起來跟古溪總裁很好的樣子,和發現大叔原來也玩微博等等,就夠大家yy很久了好嘛!

幾個黑子蹦躂了一會,發現觀衆全跑光了!

但不管可樂的勢頭再怎麼漲,都不會有記者或黑子跟追,這裏面有蘇墨的手筆,他主要是怕過早的暴露出儲維笑,但除了他,還有另一股勢力在暗地裏壓着,不讓人過多的報道可樂真正的隱私,蘇墨發現後特意反追查過去,卻沒有什麼線索。

不過他把這事跟古笑提了提,讓他多多留心。

……

《他》劇開拍前,製片人和導演請大家吃飯。

所有的演員和副導演。重要的場務都來了,包下了整個轟趴間,裏頭有各種娛樂設施,ktv、球桌、麻將桌、遊戲機、吧檯等等,吧檯裏頭放着他們點好的酒和飲品,房間中間是一張長條桌,上面擺放着菜餚,大家吃吃喝喝玩玩,不熟的一起打盤遊戲也就熟了,看起來很和諧,很其樂融融的樣子。

但是不是各懷心思就不知道了。

飾演男主角的餘育博,是一個頗有演技的、在這圈子裏混了多年的熟男,氣質上頗爲成熟穩重,劇本裏的老公蘇憶比女主角年紀大了七八歲,看起來倒也適合。

只是,這個蘇憶,除了開始是女主的老公,到後面在他身體裏的都是那個壞道士的靈魂,這就考驗演技了。

可樂剛在角落裏和古笑報備完,掛完電話走出來,就碰見了餘育博,兩人之前合作過。不過當時可樂只飾演了個小角色,餘育博則是男主角,兩人也就兩場戲,不算很熟,但也是認識的,更何況這次是男女主演,可樂身爲師妹,當先點頭微笑:“餘師兄!”

餘育博曾經和她都在名毅經紀公司,雖然餘育博前年就換了經紀約,可樂現在也離開名毅了,但以餘育博的資厲和演技,自然當得起一句師兄,說是前輩都不爲過。

“小樂,”餘育博笑得溫和親切,“怎麼一個人在這,不去跟他們玩?”

可樂揚了揚手機:“家裏那位管得嚴,剛打完電話。”反正那羣閒得很的粉們,都跑去古笑的微博下喊姐夫了,等於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她就沒想藏着掖着了。

卻不知,她這行爲,着實地秀了一把。

三十好幾還是單身狗的餘育博感覺自己中了一箭!

他笑着嘆口氣。朝她伸出手:“很榮幸即將當任你的老公和對手,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可樂受寵若驚地跟他握了下手,她本以爲可以和古笑親近,她肌膚敏感的毛病就已經好了,誰知道還是不舒服,一碰完馬上分開,但她面上不顯,還是那大大方方又不失禮貌尊敬的模樣,餘育博也沒察覺什麼,兩人笑說了幾句就分開了。

可樂手中被子裏的果汁喝完了,正要往吧檯那去倒一點,卻被人擋住了路。

一看,不就是《他》劇裏的女配,叫單雨芹的新星?

整部劇裏,除了男女主角,和幾個蘇晗特別看重的角色是她親自挑選的外,其他的都交給導演,單雨芹前段時間出了個單曲,聽說賣得還算可以,還是個二十歲不到的小女生。

但可樂今日一看,是個不懂事的小女生才對。

想來,她應該是餘育博的粉。剛纔看見自己和餘育博交流愉快,不知道自己腦補了什麼,現在臭着張臉來攔自己,也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即便如此,可樂還是笑了笑:“這位,有什麼事嗎?”

“沁雯說得沒錯,你就是個賤人!”

低低咒罵的聲音不大,卻也不小,雖然吵鬧的轟趴室裏,旁人可能聽不見,可樂還是聽得一清二楚,嘴邊得體的笑容還在,眼裏當下就冷了下去。

很少有在這圈子裏混的人,當着人家的面就這麼罵人的,哪怕是一些老仇人了,也會顧及一下會不會被人聽了去,然後被曝光什麼的,不知道這個單雨芹腦子是什麼構造的。

她口中的沁雯,可樂知道,還挺熟的,不就是一個巴結程思心的,處於二三線的女星嘛!

程思心大家還記得嗎,就是何可傾的閨蜜,當前頗具名氣的高豔女神,一線女星。

在可樂還沒和何可傾撕破臉,兩人還維持着表面上的姐妹和睦時,她跟程思心相處得還算可以,這個沁雯不知道她的身份,爲了討好程思心,還來巴結過她,但她跌落時,最早踩她的,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來坐實那些不是新聞的一批人中,就有沁雯一個!

所以,這個單雨芹是沁雯的人?沁雯這人慣會做戲,最愛演姐妹情深、寬容隱忍、知心姐姐等戲碼,單雨芹這個小姑娘,只怕被她吭了還得幫她數錢吧?

可樂可不會管她這些,不管單雨芹是不是被沁雯唆使,就這麼被罵,可樂沒那麼好的氣度忍讓,但要讓她使用什麼陰謀詭計報復回去,她沒這心思,也做不好這種事。她只會直來直往的,比如,大半夜用麻袋套出對方的頭狠狠地打一頓。

咳咳,開玩笑的,至於現在嘛,大庭廣衆下吵吵,這事傳出去她還要不要臉了?可樂視線一轉,傲然地從對方跟前走過,連罵,對方都沒這資格。

如果可樂是害怕地逃走也就罷了,偏偏她那十二萬分的尊貴傲氣,怎麼看都是對自己的蔑視!

心高氣傲的單雨芹氣不過,追上去想找可樂理會,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要理論什麼,就是見不得可樂這般作勢。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她快步追上前,也沒注意可樂走向了哪裏,眼看着追上了,伸手就要去拉對方,結果可樂一個矮身,坐在了唱歌區的沙發上,在可樂旁邊的,就是本劇的導演。聶全!

聶全見可樂過來找他,正笑呵呵地想跟她說說話,兩人以前也合作過,聶全對可樂還是很好看的,長得好、有天賦、又能踏實地學習,認真對待每一場戲,每次在片場,都能感覺到她的活力和拼勁。

可惜,之前的事他未能幫得上忙,但是,在可樂還沒被澄清前,蘇墨讓人找到聶全,問他拍這部戲找可樂做女主角,他還肯不肯拍。

當時聶全幾乎沒多想就答應了,他是個認真對待作品的藝術家,他覺得可樂有能力可以勝任,爲什麼不同意?

聶全的好名聲,是業界認同的,可樂之前對他有尊敬,現在更是感激。

可樂對他笑着,正準備先開口打招呼,結果兩人都沒能說上第一句,被單雨芹搶先了!

“何可樂!”

聶全都驚了下,側頭看向這個站在可樂跟前,氣呼呼瞪着可樂的女孩,皺起了眉頭呵斥:“做什麼,在這裏嚷嚷着,可樂怎麼也是你前輩,哪輪得到你大呼小叫的,不想待就回家去!”

單雨芹剛是被氣糊塗了,只注意着何可樂,唱歌區又燈光昏暗,不知哪個不着調的開了彩燈,彩色的光照來照去的晃人的眼,她就沒看到導演也在這。

面對聶全,單雨芹還沒傻到真去得罪,也沒腦殘到當着導演的面再罵可樂賤人,本來嘛,她也算是比較敢愛敢恨的憨傻人,聽信沁雯的話把可樂想象成多麼壞的女人,又看到她跟自己的男神那般親密,才會實在忍不住去挑釁。

現在在聶全的呵斥下,她雖然滿臉不甘地又瞪了幾眼可樂,但並沒說再什麼。還算有點腦子。

她的經紀人這時候找過來,連說了幾聲抱歉,就把單雨芹拉走了。

“我的小祖宗,你作甚跑去招惹她呀!”經紀人恨鐵不成鋼地抱怨。

“我怎麼了,她敢做那些事,還怕讓人找嗎?”單雨芹很不服氣,一想到剛連導演都維護她,就差點沒掰斷指甲。

“她做什麼了,網上那些不都說清楚,也澄清了嗎?那幾家被告上去的媒體,已經判下來了,可樂勝訴!”

“無風不起浪,她要真沒做過,哪會被黑那麼慘的!”單雨芹雙手抱胸,“我看啊,她就是跟古墨的老總不清不楚的,不然怎麼會花這麼大力氣幫她?你剛看到沒有,她跟聶全多親近啊,我還什麼都沒說呢,聶全就罵我,把她護得跟什麼似得,你敢說沒有一腿?”

“我的姑奶奶喲。聶全專情自己妻子,整個圈子都知道,你作甚還去編排他們?”

“我這是編排嗎,等着瞧吧!”她恨恨地放下手,並把經紀人推開,“走來啦,你這沒用的,我爸怎麼就找你來做我經紀人,嘖!”

要不是你爸讓我多看着你點,怕你惹是生非,我才不想來做你經紀人!

單雨芹的經紀人看着去拿包準備離開這裏的單雨芹,連連搖頭,早讓她別跟沁雯太過接近,那不是個好東西,偏偏單雨芹就是不聽自己的,也不知道沁雯都跟她說了什麼,讓她如此跟何可樂不對付,被人當槍使了都不知道,就這榆木腦子,偏她還自以爲自己有多能耐,經紀人表示,她也是服了!

不管何可樂跟古墨的老總有什麼關係。只要知道人家是罩着何可樂的就行了,得罪了有什麼好處,單雨芹老爸就算有點錢,跟古墨這麼個大集團能比嗎,人家在b城的分公司都能碾壓你家好嗎?

要安分守己也就算了,要是單雨芹真要鬧什麼妖,她就得儘快做好退身的後路!

不論單雨芹跟她家經紀人多麼不和諧,可樂跟聶全導演倒是非常和諧。

可樂是個好苗子,聶全見獵心喜,他就喜歡把一個有天賦又肯努力的小演員,一步步地捧上去,當時跟可樂合作過後,就一直存着這個心思,可樂被封殺後他還可惜了一陣呢。

兩人聊了些關於對《他》各自的看法後,聶全忽然感嘆道:“剛那個單雨芹,是單氏企業老闆的女兒,她父親跟我一個朋友是同學,單老闆這人我見過,還是可以的,就是對這個女兒太寵,寵得她完全不知天高地厚。這次說她想當個演員,哪個新人一來就有好角色的。之前安排她去跑個龍套,她嫌角色不好拒絕了,到我這,說是安排個戲份少的女配也行,但我還是婉拒了,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找到製片人的,最後還是安插了進來!”

可樂一聽,就知道聶全在跟自己解釋,她認真看過蘇晗的劇本,這劇本裏沒有多少女配,大多戲份都不重,聶全本人很注重一部劇裏的每個演員,要不是單雨芹接的女配並不重要,可能就算製片人硬塞進來,他也不會同意的。

不過說真的,可樂覺得,單雨芹,還是挺適合那個角色的,便對聶全笑道:“要不是她符合劇情人物的性格,聶老師哪裏肯接受,您的高標準,我可是深有體會的,當時拍你導的那部戲,可沒被你罵死!”

別看聶全平日裏風度翩翩,一副好脾氣的模樣,一開始拍戲就變成唾沫橫飛的大魔王,越是他看重的演員或角色,就越要受他毒舌之苦。

聶全哈哈笑了起來:“我這還不是爲了雕琢你嘛,瞧之前那部戲的後期,你可是大爆發啊,可惜了你不是當時的主演,沒太多的發展空間,這一次,你可是逃不掉的!” 聽到這樣一番話,沈聖晚幾乎是呆愣當場。

他帶貝螢夏來湛海市,本來就是爲恢復她記憶,然後,讓她更傾心於自己。

攝政王他非要喜當爹 可,如今她卻說,她恢復記憶了,卻仍舊選擇沈君斯。

沈聖晚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他苦笑着喃喃搖頭。

“小憶,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皇帝培養手冊 牀上,貝螢夏就知道沈聖晚會是這個表情,她微微皺起了眉,很想解釋清楚的,可,她又不知怎麼解釋。

“沈聖晚,不是這樣的,我……”

然而的是,沈聖晚根本不給她機會多作解釋,男人一個擡手,就禁止了她,更將臉別過去,似乎,連同看她一眼都不願。

“小憶,你確定你還是要回到沈君斯的身旁?”

看着他這樣,貝螢夏感覺很難受。

武動乾坤 她不想傷害沈聖晚,可,貝螢夏更無法欺騙自己的內心,她對沈聖晚,是真的沒有感情的。

至於商憶夢的那份愛慕之心,那是曾經,現在她感受不到。

見此,貝螢夏緩緩垂眸,淡淡的聲音,說出的語氣,卻是那般決絕。

“對不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