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直沒

說話的紀蘇叮囑了一聲,和許瑤一起將姚裳放到了桑塔納後座,溫諒發動車,朝著街道的另一邊駛去。

過了兩個街區,他才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上次去姚裳家是毒蛇開的車,他腦海里只有一個大概的印象,要是白天還可能摸對位置,晚上真是干著急沒辦法。這年頭的普桑又沒有裝導航,總不能一路問路過去吧?

沿著街道邊一個僻靜的樹下停了車,溫諒回過頭笑道:「姚主任,你要是好一的話,還是給我指下路該怎麼走,不然我可就扔下車不管了啊?」

一直半歪在後座椅背上貌似昏昏沉沉的姚裳睜開了美眸,雖然還能看到酒意,但並沒有到人事不省的地步,赫然道:「我就知道瞞不過你……」

她確實有些醉了,剛出酒店的時候被冷風激了一下,酒勁上沖的太厲害,差承受不住。但身在官場,又知道自己的容貌對大多數男人來說多麼的具有殺傷力,潛意識裡都會有一種保護自己的本能,趁在徹底迷失之前狠狠的咬了舌尖,在寧小凝詢問如何安排的時候,意識已經恢復了過來。

這只是一瞬間的工夫,但她心有疑問想要跟溫諒一探究竟,可不管是午在太湖,還是剛才在飯店,都始終找不到跟溫諒單獨相處的機會,當下靈機一動,半真半假的裝起醉來。

不過這伎倆瞞過許瑤等人容易,想要瞞溫諒卻是難上加難,其實要不是真的忘了她家的路怎麼走,溫諒本打算裝做什麼都不知道,把她送回去了事。


姚裳走下車,還是有立足不穩,修長的連衣裙隨風飄起一角,在風看起來楚楚動人,扶著車身走到副駕駛座邊,拉開門坐了進來。

「溫總,我有句話想問你,卻一直開不了口。可我知道,這件事要是不問明白,我的心裡怎麼也放不下!」

說實話,溫諒真不知道她想要問什麼,以為還是跟燕奇秀的身份有關,眉頭一皺,道:「我不是說過了嗎,那些人的身份知道了對你沒有好處,就當這事沒發生過吧,不要想什麼報復的傻念頭,明白嗎?」

「不,我不是問這個,」姚裳搖搖頭的,道:「我不是那麼不知好歹的人,何況汝陽吃苦頭對他有好處……」

她靜靜的盯著溫諒,長長的睫毛輕輕的眨動,秀麗的臉蛋帶了無法言明的味道,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付出了什麼代價,才讓那幫女人答應退讓一步?」

溫諒不知道燕黃焉跟姚裳間的小插曲,訝然道:「原來是這個,姚主任,你想太多了!說白了吧,我跟那位主有舊交情,雖然不算多深厚,但這面還是賺的到的,你且寬一萬個心!」

姚裳哪裡肯信,這事是燕黃焉親口告訴她的,如果真像溫諒說的這麼容易,她何苦多此一舉?想必以她的身份,也不會無聊到做這樣無聊的事。

所以溫諒越是說的輕描淡寫,對姚裳而言,心的感動就會越來越濃厚,不知怎的,她突然又不想知道答案了。

是啊,以溫諒的為人,又豈會明白告訴自己,他受了多少委屈,付出了什麼代價,只有無能之輩才會做了一事就到女人面前賣弄,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出了多大力似的。

姚裳偏著頭,眼眸似乎要滴下水來,道:「好了,你說沒有就沒有吧,不用這麼急著否認,怕我吃了你啊!」

溫諒被她的媚態搞的心頭一跳,同時又覺得今晚的她有莫名其妙,笑道:「吃了我倒不怕,怕的是用哪種吃法?」

猥瑣大叔偶爾的嘴欠只是習慣問題,可姚裳卻沒有預料的反應,側著身歪頭看著溫諒默不作聲,天鵝般優美的脖頸在黑暗的車發散著細膩的光澤,如同一盞跳動的燈火,讓人眼花繚亂,心湖難平。

氣氛開始變得曖昧起來,溫諒果斷決定不能再待下去,輕咳一聲,道:「姚主任……」

姚裳眼神更加的迷離,纖細光滑的玉指豎在了溫諒的唇邊,身慢慢挪了過來,悄聲道:「叫我小裳,我不要聽什麼主任不主任。溫總,我知道自己是個下賤的女人,有了丈夫還心裡總想著一個人,有時候晚上還會夢到跟他做……做那個事……我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自從上次衛衍出事,姚裳已經有許久沒跟他同床,可要不是今晚濃烈的酒意,加上對溫諒的複雜感情,以她的本性,是無論如何做不出這般的舉動。

溫諒身體一僵,還沒反應過來,姚裳身上的黑色裙裾慢慢滑開,露出了一截雪白修長的**。(未完待續。) 有人說男人與女人最大的區別在於,女人為愛而性,男人為性而愛,歸根結底,無論男或女,最後還是離不開一個「性」字!

性是什麼?有了一生相伴的真心,才組合成了這個字,溫諒固然不是什麼聖人,也有男人雄性的本能和追逐美色的**,面對此時充滿了挑逗性的姚裳,更是經歷著常人難以忍受的折磨。

還有什麼,能比一向端莊優雅的女化作蝕骨**的尤物更能引起男人內心深處蠢蠢欲動的衝動嗎?

但溫諒卻只在剎那的失神之後,伸手扶住了姚裳的玉臂,將她逐漸俯下的身,緩慢又堅定的擋了下來。

細膩和冰涼,柔軟和豐腴,手指尖傳來的觸感挑戰著用前後兩世的人生換來的定力所畫下的紅線,也許下一刻,這雙手做的將不再是拒絕,而是另外一種可能性。

「姚主任,你喝醉了……」

姚裳正騎坐在溫諒身上,盤在腦後的長發披散在胸前,黑色的裙裾滑落到膝蓋上側的位置,露出雪白如玉的大腿,在黑暗一下下的閃爍人心。翹起的秀臀隨著真絲面料勾勒出一個宛若天成的渾圓,跟著纖細腰身在無意識的做著輕微的扭動和摩擦。

溫諒的氣息是一種很好聞的味道,彷彿雨後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在還滴著露珠的芭蕉上,心神迷亂的姚裳根本根本聽不到他的聲音,或者說借著酒意勉強壓抑住的羞澀感讓她自欺欺人的關閉了所有思考的能力,僅僅用身體去感覺,去體會,去述說,去交流。

姚裳沒有說話。不過那從喉嚨間發出的低喘的輕吟。嬌嫩酥軟好似柔若無骨的身。以及第一次呈現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的裙下的秘密,都是比任何語言都明確的回答!

溫諒的手指上移,撩起如瀑布般垂落的青絲,定定的看著她的眼睛。聲音清澈卻又透著幾分不容置疑,道:「姚裳,你喝醉了!」

姚裳身一震,整個人僵在那裡。好一會才轉動目光,獃獃的看著溫諒,他的目光明亮如今晚的月光,潔凈的沒有一絲的**。

剛才還似乎無法遏制的春情如同潮水般散去,紅暈遍布的俏臉霎間變得煞白,羞恥,無奈,痛苦,掙扎,以及無處可逃的絕望。如此清晰的從她的眸里投影在暗色的車內。

這樣的場合下,拒絕對一個女人的傷害。可想而知!

溫諒柔聲道:「姚裳,衛衍可以對不起你,但你不能對不起自己!聽我一句話,你是你,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不要為了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

有愛之性叫**,

無愛之性叫苟合!

溫諒對姚裳的感覺很明確,維持在最基本的朋友之間,沒有多一步,也沒有少一分。至於姚裳,她的骨里還是最傳統的那種女人,出嫁隨夫,一生一世,如果不是種種機緣巧合,如果不是白天的遭遇和晚上的酒意,很難說會有今夜這一場意亂情迷。

做過的事從不後悔,可會後悔的事也絕對不做,溫諒的人生觀向來直接,但其包含的道理卻絕不簡單。

而跟姚裳的親密接觸,他並不抗拒,但知道必定

會後悔!

話說到這個地步,姚裳再沒臉沒皮,也不可能繼續下去,何況以她的本性,做出剛才那些事已經是最大的極限,當下大腦一片空白,渾不知該做何反應,木然的保持著曖昧之極的姿勢,四目相接,羞慚異常!

溫諒暗嘆一口氣,他不想傷害任何人,卻又總是不可避免的做出一些傷害別人的事。不過今晚拒絕姚裳,是為了避免日後更大的傷害,因為長痛不如短痛伸出手攬著腰將她抱往副駕駛座。姚裳順著他的手勁起身,然後蜷坐在座椅上,雙手抱著膝蓋,默默的低頭不語。

她不是那些換男人跟換衣服一樣的女人,也不是逢場作戲一夜尋歡的女人,更不是對自己和自己的身體一點都不尊重的女人。溫諒對她而言,不僅僅是雪送碳的恩情,也不僅僅是拔刀相助的道義,而是一個有非凡的吸引力,有充足的男性魅力,神秘,強大,且又溫潤如玉的男人。

當衛衍一次次的傷透她的心,當溫諒的影夜夜出現在她的夢,當酒意衝破了道德和倫理的防線,她終於做出了一輩最大膽最放肆也最瘋狂的舉動!


「今晚你喝多了,我也喝了不少酒,大家都是成年的心智,知道這種情況下會發生點什麼,其實都算不作數。」

溫諒誠心誠意的道:「好好睡一覺吧,等明天醒來,把剛才的一切都忘了,好不好?」

姚裳慢慢的抬起頭,凄然一笑,道:「我是不是很壞?」

溫諒緊繃的心放下了些,開口就是好現象,最怕一言不發,輕笑道:「如果這樣算壞的話,我希望美女們都壞一些好了!」

眼見姚裳又有陷入沉默的意思,溫諒苦笑道:「姚裳,你是聰明人,千萬不要跟普通女孩一樣鑽牛角尖!你自己明白,我對你的看法如何,要是真的討厭或者沒眼緣,我的時間雖然沒有衛棲那樣寶貴,卻也不是菜市場挎著菜籃買菜的大媽大嬸,能拋開朋友開車送你回家!」

姚裳的神色好轉了些,溫諒趁熱打鐵,道:「剛才你該感覺的到,我對你不是沒有衝動!我拒絕你,只是因為你今晚喝多了酒,我要是趁人之危,等你明天酒醒了,告我強姦怎麼辦?」

安慰人的境界有許多種,溫諒無疑已經到了巔峰,姚裳下意識的瞧了他雙腿間一眼,俏皮的支起了一個小帳篷,差點笑了出來,啐道:「鬼才告你……」

兩人都是聰明人,接下來的話不用多說,溫諒確定她完全酒醒了之後,打開車門下了車,攔了一輛計程車上車離開。

姚裳從茶色玻璃看著計程車的尾燈,額頭緩緩的貼在了冰冷的玻璃上。

她曾想過,溫諒會拒絕,卻沒想到,被真的拒絕後,心情會是這樣的複雜!

有點茫然,有點落寞,也有點小小的不甘心,但更多的卻是鬆一口氣的坦蕩,試過了,死心了,心安了!

(這幾天枯坐著寫不出一個字,不知道究竟該寫什麼才是讀者喜歡的字,我知道不可能討好所有人,甚至也不可能討好大多數人,但有時候真的會極大的打擊信心,求點鼓勵,給我點繼續下去的勇氣)(未完待續。) 打的來到高速路口,遠遠的看到毒蛇站在車頭前抽煙,從後面走過去拍了下他的肩頭,笑道:「花王啊,這煙不錯,不過認識了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見你抽煙。」

毒蛇忙將煙頭扔到地上,用腳尖碾滅,道:「很少抽,也沒shme癮,偶爾放鬆的shhou抽一根,瞎鬧著玩的!」

「沒癮就好,煙這玩意抽多了傷身,沒它吧好多人又受不了,所以得講一個度」「小說章節更新最快。」溫諒靠坐著車頭,雙手從后按在車蓋上,眼睛看著前方時不時閃過的車流,感慨道:「放在五年前,誰能想到會urán多了這麼多小車,再過十年,怕是這樣的車道也要容不下了……」

毒蛇愣了下méyou接話,他跟安保卿這麼久,算是心腹的心腹,可向來潛伏在黑暗之,完全聽命行事,很少像這樣朋友似的嘮起家常。

從某個方面來說,溫諒和安保卿是同一類人,yyàng的心狠手辣,yyàng的膽大包天,但究其根本,兩人卻又完全不同。

安保卿馭下極嚴,功必賞過必罰,賞則毫不吝嗇,出手大方,罰則重刑重典,殘酷血腥,所以人人敬畏,卻未必人人心服。溫諒卻總是一副溫爾雅的樣,言談和睦平易近人,但越了解的深入,越是暗然心驚,不自覺的敬畏於外,心服於內,在潛移默化之被他深深的折服。

毒蛇尚不適應這種轉變,遲疑了一下,溫諒扭過頭,笑道:「怎麼了,覺得我說的話méyou道理?」

「不,不是」。以毒蛇的陰冷。也瞬間窘迫起來。道:「我只是沒想好該說shme……」

「想說shme就說shme,我這裡沒哥nàme多規矩,隨便聊聊天,不要拘謹。也不要有壓力。」溫諒開了個小玩笑,道:「看面相,你可是比我長的可怕的多了!」

毒蛇笑了起來,心裡不知為shme就是暖洋洋的。道:「溫少你說的總該是沒錯的,只是我覺得小轎車bjng太貴了點,普通人恐怕買不起啊。」

「現在看是貴了,但往後技術上來了,成本壓下去,說不定會便宜!zhdào長虹吧,就在這個月26號還是27號開始發動了一場價格戰,你要是準備買家電的話,不如等兩個月,不僅國產的。就是夏普東芝松下這些進口品牌也會有一個很大幅度的降價。從今年開始,人人買得起彩電。不再是一句口號了!」

在八十年代的共和國,家電市場向來最是殘酷,長虹於96年3月發動的第一次價格戰,是國內商業史上值得濃墨重彩去書寫的一章。從這個月開始,佔據了共和國數十年的日系品牌家電開始了全線潰敗的序幕,並最終一蹶不振。

毒蛇驚訝道:「松下的也要降嗎?人家的質量和知名度要比長虹響的多,應該不會受太大影響吧?」

這是當下國人最常見的思路,bjng持續了多年的根深蒂固的印象不kěnéng這麼快的改變,溫諒打趣道:「要不打個賭,我要是贏了呢,你答應我把煙徹底戒了,要是我輸了呢,免費送你一套家電,怎麼樣?」

毒蛇本想說不敢,可他也zhdào溫諒不喜歡太循規蹈矩的人,笑道:「反正怎麼聽都是我佔便宜,那就賭了!」

溫諒指了指他,哈哈大笑,等笑聲漸歇,又問道:「總是毒蛇毒蛇的叫,也沒問過你本名叫shme,家裡還有shme人?恩,zhdào你沒結婚,女朋友總要有一個吧?」

毒蛇低下頭,道:「以前叫高戰,後來跟了哥就改了這個諢號。小shhou家裡窮,爹媽都死的早,也沒shme人了,至於對象,我這樣的人,不知哪天就死在刀口下,不敢耽誤人家姑娘!」

「高戰,好名字!」溫諒當然沒必要去安慰他說你人多好不要妄自菲薄之類的廢話,只是口簡單的重複了兩遍名字,道:「以後還是叫高戰好了,進了京城那種dfāng,總不能讓雷方還是用毒蛇來稱呼你……」

毒蛇身微微一震,當日雷方因為天漏山上跟佛爺的對峙對他很是欣賞,想要挖他過去幫忙,但由於腿傷住院,耽誤了個把月,今晚才聽溫諒舊事重提。

不過他méyou絲毫猶豫,也不去計較其的利弊得失,更懶得考慮自身安全,道:「我聽溫少的安排!」

溫諒直起身,凝視著毒蛇的臉,好一會才又拍了拍他的肩頭,道:「高戰,雷方這個人陰晴不定,算得上老奸巨猾,你過去了就實心為他做事,先要爭取他的絕對

信任,然後再說其他。ruguo不是真的十萬火急,或者生死攸關,不要輕易的跟我聯繫,以免前功盡棄!」

ruguo說以前安排毒蛇去雷方身邊,一來是礙於情面,順水推舟,二來是對雷方不放心,防患於未然,nàme隨著現在雷方參與到了寧雷兩家的鉬礦項目來,在雷家的地位逐漸加重,也跟寧夕有了切割不斷的聯繫,這個曾經玩笑似的小插曲,竟變得無比重要起來。

雷方這個人心機深沉,深藏不漏,以溫諒的眼力,卻也很難將他看的通透mngbá。但許多shhou又是身不由己,除了選擇他méyou別的更合適的人選,所以適當的做點幕後工作,還是可以理解的。

何況以雷方的身份,想要shme樣的手下méyou,為shme單單看上了毒蛇呢?他的用意,也未必就nàme單純的是欣賞毒蛇的才幹。

國合伙人從來都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合作而有分歧,攜手卻又爭鬥,看看多少著名或非著名合伙人最後的下場,溫諒的小心,會交給未來去證明是不是多餘!

毒蛇,哦,現在開始要叫高戰,顯然很mngbá溫諒話里話外的意思。其實他住院這一個月,心裡沒少琢磨這件事。他出身貧寒,shme苦都吃過,挨打辱罵更是家常便飯,跟了安保卿日雖然好過了些,但天天在刀尖上嗜血,雙手早不能說乾淨清白。直到認識了溫諒,他第一次嘗到了受人尊重平等相待的那種gǎnjào,還是那句話,你拿我當人,我用命去報!

「放心吧溫少,我zhdào該怎麼做!」

溫諒點點頭,道:「回吧,她們都睡著了,路上慢點開!」

上車準備離開,溫諒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安保卿的電話,他剛忙完碧螺春那一攤事,要趕來跟見面。

「哥,我yjng在路上了,對,等你回青州咱們再詳談……好了,都zj人,不用客套,你忙你的,我這次來就是為了玩,沒你來煩我不zhdào多麼愜意……」

碧螺春這次在十大名茶評選大獲全勝,名聲比起從前更勝一籌,快要斷裂的產業線又重新煥發了活力,廠商訂貨踴躍,渠道遍布全國,還吸引了不少國外經銷商前來洽談。可以說這十幾天的茶化旅遊節,不僅打響了碧螺春這個品牌,更給吳州市、吳江縣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城市影響力,未來的發展不可估量。

作為吳江碧螺春茶有限公司的老總,安保卿如今在蘇海的地位,跟當初剛來收購時,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別說付民之笑臉相迎,稱兄道弟,就是吳州市委shuj的辦公室,他也能隨時進去討棵煙抽。

誰能想到,這才僅僅過了半年而已!

也只有少數人才zhdào,在幕後運籌帷幄了這一切的人,正是這個躺在副駕駛座上,閉目養神的少年!

一路平安,抵達青州的shhou天色微亮,在華山區找了家乾淨的酒店讓三女去洗了澡,然後都換上在吳州逛街時買的新衣服,千里旅途的勞累頓時一掃而空。然後又結伴去青河豆漿的華山店吃了早餐,看到三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yjng成為店長的小音笑吟吟的對溫諒擠眼睛,逗得他無奈搖頭。

吃完了飯,溫諒來到后廚轉了轉,對跟在身後的小音道:「最近生意怎麼樣?」

「挺好的,不過跟以前比,日營業額的增長速度降了不少,」青河現在每個月都有店長培訓課程,小音勤學好記,說起話來有條有理,進步許多,道:「老顧客基本穩定下來,但新客人卻比預期減少了,都是那家快又多搞的鬼,不僅學我們的門面裝潢,學我們的菜單菜譜,還學我們的服務管理,真不要臉!」

溫諒來時yjng注意到了斜對面不遠的那家快餐店,光從門臉上看,除了顏色標識以及招牌不yyàng外,其他的都極盡模仿之能事,但你又找不到毛病,因為仔細看的話還是不同的。透過透明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裡面也坐了不少人,雖說生意是做不完的,但這樣面對面的打擂台,用意再明顯不過。

「青州開了幾家了?」


這家快又多是顧時同用來擠兌青河的工具,上次溫諒yjng交代李勝利加以關注,小音脫口道:「五家了,華山,八一,學苑,凡是咱們比較火的店,它都在附近開了一家!」(未完待續。)

ps:(還有一章,從今天開始,基本保證兩章更新,有shhou第二章kěnéng會晚ydǎn,但不聲明的話一般都有!) 溫諒呵的一聲輕笑,道:「一個月開五家,嗯,不錯,不錯!」

小音急道:「你哪邊的啊,人家在跟咱們搶生意,你還誇他?」

小音是八一店剛開業時的老人,跟溫諒向來熟悉,說話也沒shme忌諱。溫諒故意捉弄她,道:「那你說該怎麼辦,開門做生意,總不能找一群流氓去鬧吧?」

小音眼睛一亮,道:「這倒是好主意,你不是認識那個叫shme……對,明哥的嗎?讓他帶人去把快又多砸了吧!」

是不是每一個女孩骨里都有種暴力的chongdong?小音也就在去年的shhou見過明哥教訓魏剛找來的那伙混混,竟然到了現在還記憶深刻,怪不得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溫諒屈指彈了一下她的腦門,道:「凈瞎想shme呢?咱們是正經生意人,凡是不合法的事全都不能做,記住了嗎?」

小音如今也是一店之長,是有身份的人了,被溫諒當小孩yyàng訓,撅著嘴悻悻的道:「zhdào了,咱們是好人,可電視里不都演的好人不長命嗎?」

溫諒抬手作勢欲打,小音吐吐舌頭,踮著腳尖笑道:「小凝,你快來救命」「小說章節更新最快。才幾個月shjān,他個沒怎麼長,脾氣倒越來越大。」

溫諒回頭,寧小凝俏生生的站在身後,修長筆直卻又絲毫不會讓人覺得過於纖瘦的完美**傲視群雌,淡淡的道:「脾氣大不大我不zhdào,不過個再不長的話,我怕某人將來會自卑。」

溫諒現在一米七五,在同齡人里算是高個了,可寧小凝yjng要一米七,男女身高有一定的視覺差距。猛一看上去似乎都差不多。這也是溫大叔不忍為外人言之的傷痛。

「沒聽過一句老話啊。男長三十慢溜溜,你們吶,也就這一年骨骼還會增長,過了十八就到頭了!」

溫大叔憤然而去。小音還以為他當了真,苦兮兮的對寧小凝道:「小凝,你害死我了,他生氣了怎麼辦?」


寧小凝直接無視這個問題。道:「你們剛才說快又多,它怎麼了,跟青河惡性競爭嗎?」

「是啊,你是不zhdào有多壞,shme都照著青河的模式來,還挖青河的老員工,許諾高工資高福利,有的直接提拔做了店長……」

溫諒回到店內,許瑤正和紀蘇頭碰頭在一起研究手相,隱隱能聽到shme婚姻線多情紋之類的話。更離譜的是,還有多少多少歲能生幾個小寶寶。真不曉得女孩整天在想shme。

溫諒頭疼起來,不zhdào許瑤幾時學的這一手神棍的手段,咳嗽一聲,道:「許天師,你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許瑤轉過頭白了他一眼,道:「總算回來了,快點走了,今天周一得升國旗,別遲到被花喜鵲抓住遊街……小凝呢,你們兩個捉迷藏啊,一個接一個的消失?」

溫諒不用聽也zhdào寧小凝必定在問小音有關快又多的事,這小妮算是一門心思要投身商海了,不肯放過一個學習的機會,道:「跟小音敘舊呢,她去年在八一店不是待過一段嗎,跟小音相處的不錯。」

話音未落,寧小凝從裡面走了出來,面無表情的趴在許瑤耳邊說了句悄悄話。許瑤圓溜溜的大眼睛透著笑意,上下打量溫諒一番,手摸著嬌滑的下巴,故意拉長了腔,道:「施主,是不是很受身高的困擾啊,是不是夜裡輾轉反側,總想著有一天不能跳躍就能扣籃啊?是不是……」

「停,打住!請各位同學注意,我才十歲,十,懂嗎?」

溫諒氣急敗壞的樣讓許瑤等人同時大笑,引得其他食客側目不已,不過三個蘿莉人比花嬌,笑起來賞心悅目,倒也沒人覺得有shme不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