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從光頭男嘴中響起,一陣咔嚓的骨碎聲從手臂上傳來。

「這是給你的警告,也是忠告!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還是換個活法吧!」

顧銘微微搖頭,轉身離開。

衛宇看了一眼已經疼昏過去的光頭男,掏出支票,刷刷地在上面寫了起來。

「這是五十萬,把他送到醫院吧!」

將支票扔到地上后,轉身追向顧銘。

「顧大哥,對不起,我沒想到宮偉宸竟然敢這麼做。你放心,我一定找到他,親手宰了他。」

回到車,衛宇啟動車子后,忐忑不安的從後視鏡看著顧銘。

顧銘微笑地搖頭,「不用你們出手,畢竟他是你的表弟,你也不好跟家裡交待,還是我自己來吧!」

把顧銘送回葉家別墅后,衛宇第一時間便開車趕往宮偉宸的家。

可惜,宮偉宸並不在家,而且就連他的父母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沒有辦法,衛宇只好趕回家中。

沒想到宮偉宸一家人竟然在他家裡。

此時的宮偉宸一家人,意氣風發,揚著那張被打成的豬頭臉,高傲地說道:「你們衛家怕他,我們宮家不怕。」

「宮偉宸,你就是個白痴,你以為攀上狄家就能保你了嗎?」

衛宇一進別墅,聽到宮偉宸的話后,頓時對其一陣咆哮。

「衛宇,你少用教訓人的口氣和我說話,我現在已經不是你們公司的藝人了,另外就賠償的問題,我會通知律師和你們談。今天過來,只是告訴你們一聲,我已經是狄氏娛樂的人了。」

「好!宮偉宸,別怕我沒有提醒你,你跟著狄鵬鯤是不會有好下場的。」衛宇憤怒的大叫。

宮偉宸一聽,譏諷的笑了笑,臉上滿是戲謔之色:「是嗎?我的下場是什麼樣,我暫時不知道,不過你們衛家的下場馬上就要來了,你們還是做好準備吧!」 「謝謝提醒,話說完了嗎?說完了,馬上給我滾出去!」

衛宇指著房門,憤怒地冷哼。

宮偉宸冷笑,看著自己的父母說道:「爸媽,咱們走吧,這裡不歡迎咱們!」

宮偉宸的父母一臉的憤怒,跟著宮偉宸轉身就走。

剛走到門口,宮偉宸突然停了下來。

轉身沖著衛宇微笑地說道:「對了,今天你們給下跪的那個鄉巴佬,恐怕現在已經被打斷了雙腿。真是沒用,你們竟然給他下跪,真不知道你們衛家人的膝蓋這麼不值錢。」

說完,大笑離開。

此時的宮偉宸十分得意,可他並不知道,他找的人此時已經躺在了醫院裡。

衛宇還想著出面保一下宮偉宸,但是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

衛宇的母親從衛景天那裡也知道了事情的整個過程,對於妹妹一家的所作所為,也感到十分氣憤。

既然他們找死,那就隨他們去吧,只要衛家沒事,老公和兒子沒事,比什麼都重要。

狄家?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看來這個世上又要少一個豪門了。

衛宇心中冷笑,回來的路上,他側面給葉文軒透露了點消息,本想讓葉文軒從中調解一下。

卻不想葉文軒聽后,竟然放聲大笑,而且還告訴衛宇,等著看好戲。

話不用說的太明,衛宇便已經明白了葉文軒的意思。

對於顧銘的實力,他有所了解,但是現在他要重新評估顧銘的實力了。

宮偉宸一家剛離開衛家別墅,正準備開車離開。

就在這時,突然一陣馬達聲從遠處傳來。

聲音由遠而近,等衛宇一家人跑出別墅時,就見六七輛麵包車已經將宮偉宸的車圍住了,。

看到這一幕,衛宇不由冷笑,頓時生起看戲的想法。

「你們幹什麼?」

宮偉宸非常神氣的從車上下來,指著周圍的人,大聲叫囂著。

啪!

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上前一步,直接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

「你說幹什麼?這麼多人圍著你,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被人當眾打了一巴掌,宮偉宸當即大怒,本就是豬頭的臉,此時又腫了許多。

「你知道我是誰么,你竟然打我,我可是……」

宮偉宸憤怒地開口,話還沒說完,又一人上前,抓住他的衣領,大耳光子就甩了上去。

他的父母在車內嚇得抱成團,身體不停地顫抖著,不僅沒有出去,反而將車門反鎖。

眼睜睜地看著宮偉宸被打。

「別打了,求你們別打了,我沒得罪你們呀!」

宮偉宸大聲哭泣,不斷地求饒著。

「媽的,你敢說沒得罪我們。」

之前那個人高馬大的男人冷哼一聲,抬腿踢了宮偉宸一腳,瞬間將他踢出兩米多遠。

他是光頭強的小弟,如果不是因為宮偉宸,自己的大哥又怎麼會被打斷雙腿,外加一條胳膊呢。

「大哥,饒命啊,我真的不認識你們!」

此時,宮偉宸稍微得到了喘氣的時間,直接跪地求饒起來。

膽小怕膽大的,膽大怕不要命的。

宮偉宸有地位,有錢,又是明星,可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眼前這些可一個個都是吃了這頓不管下頓的人。

真把他們惹急了,那可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

「你沒得罪我們,但你卻讓我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給我打!」

男人一聲令下,只見周圍的人直接舉起拳頭沖了上來。

你一拳我一腳,宮偉宸就好像是沙袋一樣,在人群中被打來打去,扔來扔去的。

這些人來的快,走的也快,直到把宮偉宸打昏過去后,這些人才匆匆離開,一溜煙地不見了蹤影。

他們來此,也只是為了打宮偉宸一頓,替他們的老大光頭男出口氣。

至於顧銘,他們可不敢得罪,而且就算報仇,那也是上面的事情,和他們無關。

等人離開后,宮偉宸的父母這才從車內下來,上去抱起宮偉宸放聲痛哭。

宮偉宸的父母看到衛宇一家后,哭泣地罵道:「你們還是人嗎?看著宮偉宸被打,不僅不幫忙,而且還站在旁邊看戲,你們的心怎麼就那麼黑!」

衛宇冷哼,理都沒理他們,拉著父母轉身進屋。

還他媽的有臉罵人,剛才也不知道是誰躲在車裡。

衛宇相信,如果剛才那一幕發生在自己身上,他的父母會毫不猶豫地從車內衝出來,將他護在身後,哪怕是自己被打,也要護住他的安全。

狂妻來襲:駕馭惡魔總裁 真是應了那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宮家的人,還真是奇葩。

而此時,顧銘在接到衛宇的電話后,不由一笑,沒想到光頭男的報復竟然會這麼快。

掛斷電話后,顧銘正準備回房間修鍊,卻發現銀狐手拿桃木劍,正慢慢地走進院子。

她臉色蒼白,神情顯得十分恐懼,腦袋不停地四周擺動著。

見此,顧銘不由苦笑,看來早上真的把她嚇住了。

「銀狐,你在幹什麼呢?」

顧銘起身打開別墅門,叫了銀狐一聲。

不叫還好,這一聲叫的,嚇得銀狐扔掉桃木劍,驚慌大叫,直接坐在了地上。

「鬼呀,不要過來!」

顧銘很是無語,大步走過去,蹲在銀狐的面前,將她抱起。

「別叫了,你看看我是誰?」

顧銘大喝,還別說,這一嗓子還真好使。

銀狐立馬不叫了,緊閉的雙眼,慢慢地睜開一條縫,當發現是顧銘時,淚水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兩條手臂緊緊地摟著顧銘,哭泣地說道:「你終於回來了,我都要被嚇死了!」

不過,很快感覺到了不對,當發現自己正被顧銘用公主抱抱著時,一片紅霞浮現在了臉上。

羞澀地把頭埋在顧銘胸膛前,卻一點下去的意思也沒有,而且兩條手臂反倒摟的更緊了。

厲少的閃婚新妻 顧銘微微一笑,也不去點破,抱著銀狐轉身走進別墅。

就這樣,顧銘抱著銀狐坐在沙發上,一坐就是兩個多小時,直到天黑,銀狐的肚子發出咕咕的飢餓聲時,兩人才分開。

吃過晚飯後,銀狐匆忙離開,打死她都不敢在這裡住,就算是有顧銘在,她也感覺害怕。

顧銘並沒有留她,都好飯不怕晚,銀狐早晚是他嘴裡的肉,也不急這一時。

就在他準備睡覺的時候,卻有人睡不著了。 顧銘不知道的是,此時,在京都郊外的一處莊園內,正召開一場針對他的會議。

而參會者,是狄家的所有高層。

別墅內一間會議室中,巨大的會議桌兩旁坐滿了人,足足有三四十號人。

這些人便是狄家的全部高層,而且個個都是武者,實力最低都是化勁。

此時,光是狄家的這些人聚集在一起,空氣中便散發著淡淡的殺氣,讓人不敢靠近。

天九王 就在眾人都沉著臉,不言不發時,會議室的大門被人推開。

只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在狄鵬鯤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族長!」

看到老者進來,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直接起身,躬身行禮,態度極其恭敬。

「都坐吧!」

老者走到首位,左右看了一眼后,微微抬了下手,示意所有人坐下。

等他坐下后,其他人這才紛紛坐下。

而狄鵬鯤則站在了老者身後。

「今天召集大家來呢,想必大家都已經清楚了吧!」

老者淡淡地開口,目光從眾人身上一一掃過。

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令狄家所有人都是一頭霧水。

不知道老者是什麼意思。

但是大家知道,這恐怕是暴風來臨的前兆。

這位老者,便是狄家的族長,狄雄,坐在這個位置上已經近二百年了。

今日,狄雄召集家族所有強者,為了就是顧銘。

「族長,現在還不能明確說明顧銘就是沖著我們狄家來的,如果真的與他敵的話,恐怕咱們狄家也撈不到不好處。」

一個白髮老者站了起來,擔憂地看著狄雄。

此人名為狄秋,掌控著狄家的密探。

可以說,外面任何消息,他都會第一時間掌握,並且彙報給家族。

此時,他一開口,眾人心裡便對顧銘的態度有了多少的變數。

「那你認為應該怎麼做?」狄雄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這……」

狄秋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他堅信,得罪顧銘是不可行的。

「秋曾祖爺爺,我認為有必要和顧銘發生正面衝突。雖然他是神話,但是請您別記憶,咱們狄家的太上長老們可都是神話的存在。」

狄鵬鯤上前,微笑地看著狄秋。

周圍的人一聽,不由地紛紛頭。

但,狄秋聽后,卻是搖了搖頭,瞪了狄鵬鯤一眼后,坐了回去。

「沒大沒小,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給我滾下去!」

狄雄冷哼,冰冷地掃了狄鵬鯤一眼。

狄鵬鯤頓時後退,乖乖地重新站好,「是太祖爺爺,乃孫鵬鯤知道錯了!」

「誰有什麼意見就說!」

狄雄看著坐在下面的人,再次淡淡開口。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一人說話。

「既然沒有人說,那我就說說!」

狄雄站了起來。

「顧銘的情況,我想你們都已經了解。可以說人中之龍,一飛衝天,勢不可擋。但是,正如鵬鯤所說,我們狄家也不是吃素的,畢竟我們家族還有更強的強者存在。」

說到這裡,狄雄臉上不由地露出了笑容。

「不過,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麻煩家族的太上長老們了。他顧銘是神話,而我狄雄也是神話!」

「什麼?族長突破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真的是太好了。」

「哈哈,天佑我們狄家呀!」

眾人聽后,無不激動,一個個臉上都掛著興奮的笑容。

一同起身,恭敬地躬身行禮。

「恭喜族長,賀喜族長!」

「哈哈,都坐吧!其實,我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踏入神話,只不過為了保密,所以才始終沒有告訴大家。」

狄雄大笑,朝著眾人擺手,讓他們坐下。

等君許我婚嫁 「但是,剛才狄秋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你們想想看,顧銘才二十多歲,便是神話了,難道他後面就沒有強者存在嗎?」

「如果殺死顧銘,勢必會引來他身後之人。一個能夠教導出二十多歲神話的人或者勢力,可見他們的實力是非常恐怖的。」

「你們並不知道,這個世上存在許多隱世家族,而且每個家族的實力都是極其恐怖的。而我們狄家,算是他們中的一員,但是在這些家族中僅僅是墊底的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