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邊走,雷星峰還一邊說:「老祖也憔悴了很多了。」

午陽道:「當然,壓力很大啊,老祖也是人,一樣會生氣焦慮的。」

回到暫時的營地,雷星峰他們等待安排。

………………

就算有了雷星峰游上去的竅門,修鍊者依舊死傷慘重,有些游到高處的修鍊者,突然力竭,順著橋面滑下來,這種狀況相當頻繁,運氣好的讓過去,運氣不好的也被帶著滑下去,然後越聚越多,最後就是砸下去,一次死傷百十人,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後來專門有天君負責,按照規矩上去,不像一開始亂鬨哄的,一窩蜂的上去,情形才算好點,另外就是普通人比較麻煩,都是由修鍊者帶著自家人游上去,這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就大了,也幸虧有垂下鐵鏈,不然根本就無法上去。

很快就輪到雷星峰他們,只是巨大的金屬大蜘蛛也不得不放棄了,這玩意絕對上不去,將大蜘蛛身上背負的食物取下,雷星峰也不再收起,而是直接分給眾人,說道:「這是十天的量,自己省著點吃,大蜘蛛必須放棄了,另外要帶人上去的,最好和別人搭伴,危險的時候,最少有人會伸出援手。」

雷星峰繼續道:「前面有我和高伯開路,最後是祖師爺和我阿爺斷後,其他人,真君在外圍,真人和家眷在中間,保持一定的距離,我們上!」

雷星峰和高野在前,搶先游上去,然後眾人跟上,真君負責兩側安全,午陽和雷暴負責救援,因為他們在最下面,而雷星峰和高野就負責開路了。

任何砸下來的東西,雷星峰和高野都必須清楚,不管是人和物,真的不是慈悲的時候,為了下面的安全,該出手就要出手,當然,如果能夠救,雷星峰也會救助,不過,高野就不管了,任何砸下或者滑下來的東西,都是他攻擊的目標。

兩人一左一右,猶如兩條靈活的大魚,快速向上遊動,很快就追上前面一撥人,高野喝道:「前面讓開一條路!別擋路!」

上面人剛想喝罵,立即就發現不對,下面可是兩個天君上來,驚駭的向著兩邊游去。

雷星峰手裡有一條鐵鎖鏈,高野也有一條,一旦遇上麻煩,這玩意既可以救人,也可以殺人,絕對是最好的武器。

小鎚子和鎚子手牽手,安如青和白玉潤也是手牽手,費男就比較慘了,他一個人比三個人都要壯碩,要命的是僅僅胸部的厚度,絕對超過半米。

至於臘子就辛苦了,他的秘門中有普通人,就必須由秘門手下帶著游上去,而他隨時需要支援。

最輕鬆的就是午陽和雷暴,只要上面沒事,兩人就沒事,悠閑的跟著游上去,兩人的實力都超級強悍,根本就無懼這種坡度和長度,也不在乎這點危險。

同樣,午陽和雷暴手裡都有一根鐵鎖鏈,這玩意一定必不可少。

雷星峰和高野超過一群又一群的人,看著下方猶如螞蟻般的人群,雷星峰道:「不知道這次會留下多少人。」

高野道:「不說一半,最少四分之一的人上不去!」

雷星峰道:「不會有那麼多的。」

高野道:「你讓一個五環真身的人游上來?」

雷星峰道:「我知道他們不能飛,可是有同伴可以帶上去的吧,他們可是秘門的基礎,基礎沒了,秘門怎麼發展?」

高野道:「基礎個屁啊,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還基礎呢,其他人的死活,不是朋友親屬,誰管?」這話頗有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味道。

突然一聲驚叫,雷星峰和高野偏頭看去,只見一串人滑下來,位置就是他們兩人。

雷星峰和高野對視一眼,手中的鐵鎖鏈已經揚起,畢竟不是殺人,所以兩根鐵鎖鏈猶如兩根長槍,直接將滑落下來的人撥開。

驚叫聲不停響起,大家都知道,一旦滑落,若是沒有人救助,真的會跌死人的,下面的人已經看不清了,全是點點針尖大黑點,即使是被遺棄的大蜘蛛,也只有螞蟻大小。

雷星峰估計至少兩千米的高度,至於是不是,那就天知道了。

越升越高,漸漸地下方的橋面也像一根針一樣細,雷星峰看的也是一陣膽寒,這他媽的太高了,尤其周圍全是閃爍的星光,更是讓人不知上下,也不知左右。


雷星峰和高野搶佔幾根橋中央的柱子,掛上鐵鎖鏈,然後讓下方的人依附休息,雷星峰也掛在上面,他說道:「那是什麼?」

高野道:「不知道,像是一條彩帶……」

在橋面的背後,一條不知道多長的猶如彩帶一樣的光,靜靜地橫卧在空中,或者說是宇宙中,只是這個宇宙和雷星峰認知不同,這彩帶,就算雷星峰看了,也覺得非常的漂亮。

突然之間,雷星峰明白了,他說道:「這座橋似乎是為了繞過這彩帶啊!」

高野仔細看看,也反應過來,說道:「還真是這樣啊,如果按照原來的方位,這橋絕對是穿進彩帶中,看樣子,這彩帶很危險啊。」

雷星峰笑道:「再危險,也影響不到這裡。」

兩人輕鬆自如的談笑,但是其他人就比較悲慘了,一個個氣喘吁吁地掛在鐵鏈上,看著下方,忍不住從心裡發抖,太高了,都有一種無依無靠的感覺,每個人心裡都發虛,至於普通人,他們早就被蒙住了雙眼,根本就不能看,如果真的給他們看,最少要嚇死一部分人。

費男直接就掛在一根柱子上,他要是掛在鐵鏈上,都懷疑鐵鏈能不能撐住,急促的呼吸終於平息下來,每個人都感覺到口乾舌燥,忙不迭的喝水,順便在吃點乾糧,稍稍補充一下。


二嫁:豪門棄夫 ,這消耗的確有點大,只不過他們還能神情自若,畢竟實力基礎是不同的。

休息要適度,絕對不能長時間休息,當然休息不夠也不行,這個度一定要把握,雷星峰算計了一下,說道:「出發,再加把勁,我們很快就到了!」其實他也是胡說八道,根本就不知道頂在哪裡。

可這很鼓動士氣,一群人再次向上遊動。

有幾個力竭的,滑落下去,被雷暴老人或者午陽的鐵鎖鏈纏住,然後拖著向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休息了七次,一次比一次的間隔時間短,在眾人快要絕望的時候,終於攀登到了頂部。

上來后,所有的人都癱了,全都躺在地上裝死狗,沒有一個人能起來,就算雷星峰他們也一樣躺在地上。

…………………………

票票啊,票票! 雷星峰躺在地上,側頭看去,只見不停的有人上來,整個人就像是蚯蚓一樣,軟軟的滑到路面,他們甚至站不起來,還是習慣的扭動身體,挪動到裡面來一點,免得不小心再滑落下去。

那樣子實在是很滑稽,很少有人想到可以站起來,都是扭動著向前,這裡的重力都是基於橋面。

有人上來催促道:「挪開地方,你們快點起身,向前走,不要停留,去遠點的地方休息。」

雷星峰也知道這裡不是休息的地方,他起身道:「好了,都起來,跟我走!」

白玉潤披頭散髮,毫無形象的癱在地上,她聲音沙啞道:「大人啊……讓我再躺會兒吧,太累了啦……」

雷星峰用力鼓鼓掌,說道:「快走,快走,大批人要上來了!」

眾人小聲咒罵著,艱難的爬起來,雷星峰的命令他們還是聽的,一個個步履蹣跚的向前走去。

其他人也一樣,一個個恨不得躺著就不起來了,可這裡是上來的口子,如果擋著路,後面的人已經精疲力竭,一個不小心就會滑落下去,到了這裡再滑下去,是個人都會崩潰。

可惜的是大蜘蛛沒有上來,不過銀級和金級人偶獸都上來了,它們只要有充足的能量,無所謂疲勞不疲勞,它們在途中還幫助了不少人。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雷星峰道:「就地休息!煩不了,我要睡覺!」他直接就躺在地上,幾乎立刻就呼呼大睡。

午陽苦笑一聲,雷星峰罷工了,也只有他能接過去指揮,他說道:「安排人警戒,分批睡覺。」很快就分派好任務,幾個小隊輪流警戒,時間都很短,一個小時一班人,這樣不至於太辛苦。

雷星峰他們這群人,其實創下了最快爬上來的記錄,七天,當然這裡已經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但是花費了七天時間,也足以讓一個天君疲憊了。

至於那些真君,雖然也頂得住,一樣精疲力竭,最慘的就是真人,要不是有午陽等四個天君,加上十幾個真君,這些人未必能夠上來。

休息了一天時間,雷星峰他們不得不再次上路,沒法等待了,不是等不了,而是食物的限制,根本就不允許等,所知雷星峰他們幾乎走在了最前列,當然前面還有道君帶領的隊伍。

走到這一步,雷星峰已經很明確一點, 名魂天下 ,說好聽點,這是開路先鋒,說難聽點,那就是只顧自己,后隊想要找道君老祖,那沒有問題,可是你必須趕到前隊去,現在前後差距,按照雷星峰最保守的估算,十天到二十天之間,他們怎麼能夠追上?

雷星峰和午陽等人討論了很久,都認為前途應該還有危險,而且路程恐怕最多才走到一半,甚至一半都沒有達到,當然這話是完全不能告訴真人,就連真君,也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迷迷糊糊走,也許還能走下去,如果知道答案是如此殘酷的話,估計他們就走不下了。

食物方面雷星峰他們也算計了很久,儘管攜帶的數量極大,但是經過一路消耗,差不多也耗去四分之一,這還是雷星峰竭力控制的情況下,要不是途中有一座冰山,估計他們還要狼狽,雖然也攜帶了清水,可誰也想不到這座天橋竟然無窮無盡的延伸。

突然,高野說道:「阿峰,你看!」

雷星峰看去,只見先前見過的彩帶竟然在橋下,果然,這座天橋為了避免進入彩帶,而徹底轉向,竟然從彩帶上跨越,這手筆大的嚇人。

午陽也反應過來,他說道:「原來天橋是了避讓這玩意?就為了避讓這東西,多少人過不來了!」


後面隊伍突然躁動起來,雷星峰等人回頭看去,頓時個個目瞪口呆。

星獸!

一共有三隻成年星獸,飛了過來,只是距離遠,看上去就像是三隻小鳥在飛。

午陽駭然道:「是成年蝕星獸!」

雷星峰不但見過蝕星獸,還曾經得到一隻幼年蝕星獸的屍身,可和外面飛的蝕星獸相比,成年蝕星獸就非常可怕了,蝕星獸是專門吃礦脈的,它們活動的範圍極其廣闊,沒想到在這裡看到它們。

很快驚叫聲響成一片,蝕星獸飛快衝擊過來,龐大的身軀也顯露出來,每個人都是面如死灰,這在橋上怎麼防禦?連逃都沒有地方逃。

雷星峰苦笑道:「我們上次見到的金星獸,估計也僅僅才成年,這蝕星獸才是真正的成年星獸,體長……我估計,最少四百到五百米,太可怕了。」

三隻蝕星獸很快就掠過雷星峰他們這群人的頭頂,向著前面飛去。

那種霸主一般的狂傲氣勢,讓每個人都心生畏懼。

雷暴道:「這蝕星獸也去哪裡?」

高野道:「我們這裡人少,前面有幾萬人,估計要吃也是吃他們吧。」

午陽笑道:「別扯了,蝕星獸才不會吃人,它們吃礦脈好不好,人在多,它們也不會有興趣。」


話音未落,就見一隻蝕星獸陡然向下俯衝,那裡全是大型秘門的人,高野笑道:「你看,它衝下來吃人了!」

轟!

整個天橋都稍稍震動,蝕星獸沒有衝下來,而是在幾百米外,被一道禁制阻隔,直接就被禁制打得倒飛出去,開玩笑了,這種天橋若是沒有防禦禁制,如果能夠在這裡延伸。

蝕星獸大意之下,吃了不小虧,頓時就怒了,呼嘯著再次衝進下來。

另外兩隻蝕星獸也俯衝下來,橋上的人個個驚恐,這一撲如果落下,這橋面上也不知道要死掉多少人。

轟!轟!轟!

三隻蝕星獸再次被彈開。

雷星峰驚訝道:「快看路中央的柱子!」

橋面中央的一排柱子開始發光,瞬息間,長達百多公里,彷彿路燈開啟,緊接著柱子頂端射出一道光,無數的柱子射出的光彙集,然後出現了驚人的一幕。

一個龐大之極的虛影出現,雷星峰在下方可以清楚看到,他說道:「這是人的虛影……開始凝實了!」

半截身體的虛影,迅速化為實體,當真是栩栩如生,一個長眉老者,特別醒目的是那飄舞的長眉,他垂著兩隻手,死死盯著三隻蝕星獸。

橋上的人全傻了,這是什麼人啊,就半截身體,高達千米,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

三隻蝕星獸咆哮著再次撞擊過來,只見那長眉老者,突然抬起一隻手。

「滾!」

那隻巨手猛地抽了出去。

瞬間,最前面的一隻蝕星獸竟然被一巴掌拍碎,彷彿體內有炸藥,突然爆炸了一般,瞬間,就碎成肉塊,另外兩隻也只是被大手擦了一下,就翻滾著落了下去。

然後就看到那巨大的身影逐漸淡化,直到消失無蹤,所有的人都被鎮住了,這是他媽的什麼實力?

雷星峰注意到另外兩隻蝕星獸,落下的地方就是彩帶所在,所以他一直盯著,結果看到的一幕同樣讓他震撼,兩隻蝕星獸瞬間化為血霧,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喃喃自語道:「難道這是早就算計好的,一巴掌下去,三隻蝕星獸全部完蛋?道君和他相比,那也只是渣渣了!」

午陽也在發愣,嘴裡也是無意識的說道:「這實力……這實力……這個差距,差距太大了呀……」

雷暴和高野都是兩眼發光,死死盯著長眉老人消失的地方。

巨大的嘆息聲,從隊伍前端一直到後面,每個人都發出驚嘆聲,直接就形成了聲浪傳開。

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激烈討論,這一幕實在太過驚人,每個人心裡都有無數疑問,只有彼此相互交談,才能減輕激動的心情。

臘子激動道:「這人肯定是建造這座天橋的人!我敢肯定!」

費男道:「未必,也許他只是布置禁制的人,剛才的影子可是禁制形成的,你不能否認吧!」

臘子道:「建造天橋和布置禁制有衝突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