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間小屋裡頭,秦石正躺在床榻之上。一個瓜子臉的俏美少女手中拿著一個小碗,正在給他喂葯。

「凌師姐,你叫凌夢嵐是吧,你的名字可真好聽。」秦石笑嘻嘻拍起馬屁來。

「閉嘴,喝葯。」凌夢嵐翻了一個白眼。

「你救了我,為何還對我那麼凶。」秦石笑道。

「第一、我救你的時候不知道你如此鴰噪;第二、若不是我姐姐託付我關照你,我才不會躲在暗處一直看你比試。」凌夢嵐的話語也多了一些。

「姐姐?」秦石疑惑的看了看面前美女的臉蛋,腦海中忽然泛出另一張臉,重合在了一起。

「你姐姐是?」

「凌半蕾。」

「噗……」秦石一口藥水噴了出來,大聲喊道:「你姐姐是凌半蕾那個大嬸?」

「你說什麼?」

秦石一驚,「那個大神,大神。」

凌夢嵐撥開秦石嘴巴,將剩餘的藥水盡數灌了進去,隨後將那湯碗用力一放,「我任務完成,明天開始自己喝,也不知道你有手有腳為什麼爹爹一定要我來伺候你。」


她板著臉,驟然轉身,走出屋子。

「喂,你們兩個真是姐妹?親姐妹?喂……」秦石在身後大喊起來,卻沒人回應。

美女出屋,秦石的臉上恢復了正經。

「看來凌老師早就鋪好了路,早知道我之前就不硬拼了。」秦石有些懊悔,此刻六道輪迴盤裡空空蕩蕩,沒有一絲生氣。那上面雖然還微弱亮著一顆寶珠,但是光芒卻已經十分暗淡了。 「師父……」秦石呼喊多次,六道輪迴盤裡裡頭沒有回應。

他心裡難受開始,輕輕撫摸起那圓盤的表面來。師父如同自己的父親一樣,而自己卻從沒讓他省心過。

「萬魂果……放心吧師父,我一定會找到萬魂果給你。」秦石呢喃道,這是他如今唯一能做的事情。

……

幾日之後,秦石身體恢復了一些,他勉強運氣,發現除了經脈有些刺痛之外,身體的傷勢大致已經痊癒。


這幾天在床上躺的頭昏腦漲,秦石好不容易可以走動,急忙開門出去。

剛一開門,卻猛的湧來一股子香風,只見一抹白色飄然而至,正好與秦石迎面相對。

「啊,凌姑娘,你好。」秦石急忙笑嘻嘻說道。

「上次不是喊凌師姐嗎?怎麼改口了?」凌夢嵐冷冰冰的說道。

秦石眼珠子咕嚕一轉,「上次喊你凌師姐你好像不是很高興,所以我叫你凌姑娘試試,也許你會高興點。」

「不用貧了,以後叫我師姐就好。」凌夢嵐翻了個白眼,「既然你能走動了,就隨我去爹爹那邊一趟,他有事情找你。」

「爹爹?」秦石微微一怔,「這麼快見家長?」

凌夢嵐自然不懂秦石什麼意思,只是白了他一眼,隨後轉身而走。

秦石微微一笑,跟了上去,口中嘀咕道:「如今冰兒去了滄海宗,幽幽還在學院,好在有這個美女可以調戲,不然這元陽府的日子真要悶死了。」

「你在說什麼?」凌夢嵐忽然轉頭問道。

「沒……沒。」秦石用力搖了搖頭。

正走著,一旁忽然一個肥胖的影子晃了一晃,隨後立馬不見了蹤影。秦石覺得眼熟,不由自主多看了兩眼。

「怎麼那麼像小山?」他心裡微微思索,「也許所有胖子都長的一樣吧,是我自己敏感了,也許是我太想他了。」

天炎脈的範圍並不是很大,沒走幾步,二人便走入一個大廳裡頭。那大廳比較樸素,除了桌椅和一些必要的裝飾花草,基本沒有其他奢侈的擺設。

元陽府在整個帝國都是赫赫有名,為何這天炎脈卻似乎有些落魄。秦石微微打量著大廳四周,心裡不住忖度。

「你且坐下等著,我去叫爹爹來。」 悠然種田︰夫君,別過來!

秦石無事可做,竟然揣度起那凌夢嵐爹爹的相貌來。凌半蕾和這凌夢嵐都長的如花似玉,她們的爹爹應該也是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就算迷不死萬千少女,至少也是老年婦女之友,中年婦女殺手的類型。他的腦海里頓時印出了「鄭少秋」的模樣。

正想著,內堂傳來一串腳步,秦石急忙正襟危坐,臉色雖然蒼白,卻看上去正經無比。

內堂門帘被輕輕拉開,只見裡頭走出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秦石心關一松,身體也軟了下來。

「這應該是來給我倒茶的大叔吧。」秦石對著那「大叔」微微一笑,很大方的點了點頭。

那「大叔」微微一愣,隨後朝前走來。他的身後,跟著凌夢嵐和兩個高大青年。

秦石心裡一虛,頓時有種異樣的感覺傳來。

「該不會他就是……」

「爹,他就是姐姐說的那個秦石。」凌夢嵐對著那「倒茶大叔」開口說道。

「爹?」秦石差點吐出血來,之前懷疑的事情終於得到了證實。可是這父女兩人站在一起,簡直看不出有一絲想象的地方。若是生在現代,他定會建議二人去做一個DNA比對。

「秦石,見到師尊還不行禮,你在做什麼呢?」凌夢嵐看到秦石一雙狡猾的眼睛不停在自己和父親身上來迴轉,她忍不住怒喝了一聲。

秦石收斂了目光,急忙抱拳行了個禮,「師父好。」

前頭那「胖子」似乎脾氣不錯,樂呵呵看著秦石,絲毫沒有因為秦石的失禮而責怪他。

「若是換了我黑土師父,只怕這時候我如此怠慢,現在已經在吃苦頭了。都說胖子脾氣好,今天算是見識到了。」秦石心忖。

「你就是秦石呀?」胖子和藹的問道。

「額,那個,我叫秦四,您普通話不標準吧。」秦石急忙解釋。

「哦,是秦四啊,那半蕾和我們講是秦石。」胖子慢吞吞說道:「不過你也不用怕,不管你在外頭闖了什麼禍,以後你說是我凌飛舟的弟子,至少在這河西城裡,沒人敢動你。」

這種話本來應該說的滿是氣勢,可是從這胖子凌飛舟口中出來,卻軟綿綿的好似在講睡前小故事一般。

「慘了,之前就聽說天炎脈人才凋零,只怕也跟這胖子師尊糯米一樣的好脾氣有著很大的關係。這一次凌大嬸讓我來元陽府,只怕就是來給他爹送弟子的。」秦石滿腦子的黑線。

「夢嵐,給你師弟介紹一下我脈中的幾大弟子,我去睡個回籠覺。」凌飛舟打了個哈欠,隨後轉身朝著內堂走去。

走到門口,他忽然轉頭說道:「哦對了,一會結束之後,你叫大明帶著秦四去修鍊的地方,那地方對他的傷勢有好處。」

「是,爹爹。」 穿越之傻王啞妃 ,剛要開口介紹,卻看到秦石笑嘻嘻的盯著自己。

她臉色一沉,聲音加重了幾分。

「步大明,我們的大師兄,天炎脈的弟子修鍊都歸他管。」凌夢嵐點了點旁邊一個方臉男子,那男子長的有幾分木訥,可是那周身的氣質卻和凌飛舟一模一樣,都屬於那種一看就知道挺好「欺負」的類型。

秦石朝著步大明微微點了點頭,卻聽凌夢嵐繼續道:「禹大柄,二師兄。」

一旁一個長相有些帥氣的青年朝著秦石溫暖一笑,秦石急忙也回敬了一個笑容,隨後用力撓了撓頭。

「還有三師兄鄧大誠和四師兄封大光不在宗門裡,等他們回來再給你介紹。」凌夢嵐沒好氣的介紹完畢,隨後問道:「有沒有什麼問題?」

秦石環顧了四周,愣愣問道:「天炎脈就四個師兄嗎?」

凌夢嵐道:「還有我這個師姐,加上你一共六個人。」

「我可以問一下元靈脈和玄霄脈有多少人嗎?」秦石問道。

凌夢嵐白了他一眼,「元靈脈四百二十三人,玄霄脈三百九十五人。」

「喵了個咪的。」秦石不由自主感嘆一聲。

「人多有個……」凌夢嵐正要說話,旁邊步大明忽然咳嗽兩聲。

「人多有什麼用,能當飯吃啊,你還有什麼問題。」凌夢嵐淡淡道。

「有。」

「有就說!」

「為什麼各位師兄的名字都有個大,而你沒有。」

「去死吧……」

……

凌半蕾和凌夢嵐畢竟有著血緣關係,性格也是差不了多少。兩人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個長相火辣而一個長相甜美。

鬧騰了一陣,秦石隨同著步大明朝著傳說中的練功地點而去。凌夢嵐據說是不放心秦石,跟在了他倆的身後。

正走著,秦石無意中再次發現了那個矮胖的背影,只不過那背影匆匆而過,立刻消失在道路盡頭。

「那人是誰?」秦石轉頭問道。

凌夢嵐「哼」了一聲,「那人你可攀不上,那是丹塔送過來歷練的三階煉丹師,據說潛力無限,剛來就被丹塔看上,要著重培養。」

秦石微微思索,「三階煉丹師,身份倒是挺像。只不過小山應該是在萬妖宮裡修鍊,不可能會來河西城的丹塔。」

正想著,卻聽凌夢嵐氣呼呼說道:「本來是派到我們這一脈來的,誰知元靈脈橫刀奪愛,害的我們少了好多使用三階丹藥的機會,想想就來氣。」她猛地一腳踢到路邊的一塊石頭之上,那石頭頓時化為齏粉。

秦石看的心有餘悸,「幸好冰兒和幽幽不像她這般,不然我豈不是要倒霉了。」

又走了一段,步大明忽然指著前方一堵漆黑的牆壁說道:「到了,就是這裡。」

秦石抬頭看去,那漆黑牆壁又寬又高,中間一閃淡藍色的門閃動著能量的波動。

「這個拿好,是進出大門的關鍵。」步大明遞過來一塊鐵牌。

「這鐵牌一共可以使用二十次,每次可以使用兩天,也就是你可以在裡頭修鍊四十天。」凌夢嵐說道。

總裁老公求離婚 ,疑惑問道:「這裡頭到底有什麼?」

「這是元陽府的武塔,這種塔在天機學院的內院也有一個,它們是專門用來給武者修鍊的,比較好用。」步大明拿起秦石手中的鐵牌,放到門口一個凹槽裡頭。

那淡藍色的能量波動忽然晃動起來,隨後顏色漸漸變淡。

「先去吧,裡頭的天地靈氣對於你療傷也有很大的幫助。只不過在裡面若是遇到別的脈系的,你要小心避讓,別惹到他們。」步大明將鐵牌遞迴給了秦石,朝著他微微一笑。

秦石回應了一個笑容,一下鑽進了那大門裡頭。

「武塔,這名字好熟悉!」秦石忽然想起當時彩螟對自己說過,松鶴將龍魂藏在武塔的塔頂,不知道此武塔是不是彼武塔。 正疑惑的想著,秦石已經走入了武塔裡頭。一進裡面,周圍都是霧蒙蒙的一片,可那些霧氣卻又帶著一片又一片的靈氣,那濃郁的天地靈氣簡直嚇到了秦石。

這地方簡直就相當於是一個地靈丹天靈丹的海洋,只要張開嘴巴用力吞上一口,相當於就是吃了一顆丹藥。

裡頭似乎非常寬敞,至少秦石看不見前方邊界。他找了個牆角坐了下來,開始靜坐療傷。

那些霧氣裡頭不僅有著濃郁天地靈氣,更夾雜了一些可以療傷的氣息。秦石慢慢平靜下心,光是依靠吐納便將那些氣息盡數吸入體內,朝著丹田而去。

這一吐納便是花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養傷的同時,秦石也吸收了許多的天地靈氣,盡數被他的聖根轉化為了濃郁的真氣。

「這裡相當於就是掛機,吃飯睡覺都在裡頭,然後角色就自動升級了,這也太BUG了。」秦石笑罵了一句,一天一夜的時間,他體內的傷幾乎好了個透徹。

「師尊也真是的,有那麼好的地方,為什麼不早讓我來。」秦石爬了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此刻他體內真氣充盈,隱隱有種要突破的感覺。

只是就這麼掛著,也不知何時才能突破。如今秦石身體終於恢復,他想儘快提升自己武道,下次再遇到黃明遠,他一定要打得對方滿地找牙。


再次無聊的坐了兩個時辰,可自己依舊沒有突破的感覺。當日在天機學院,秦石已經是在煉脈期七層,差的不多就能晉級。可是因為連場戰鬥,自己多次受傷,導致修鍊一拖再拖,幾個月過去,他依舊沒有突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