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一雙散發着血光的眼睛從電閃雷鳴的烏雲層中透露出來,眼神中露出不屑,注視着奪鳩所乘坐的小船。

不遠處,一道白色光芒急速而至,正是先前在奪家出現,那名駕馭飛劍的男子,他神識一掃,便發現了雙手死死抓住桅杆的奪鳩,眼中露出寒光。

“找到了。”他臉露喜色,卻絲毫沒有注意到天空烏雲中那雙血色眼睛。

原來當日他們離開無罪城後,分三路尋找。由於他修的是道門玄功,加上南海羣島有諸多道門,海上駕馭飛劍的也就見怪不怪。而且前往天武宗海路更快,於是,商定好,他選水路追蹤,其餘兩人則往陸地尋找。


這幾日不眠不休的追蹤,身心疲憊下,腳踏飛劍的男子也就沒有注意到那麼多。

雙手黑白色的光芒分別散發,左黑右白,黑色光華乃是奪家獨有的奪靈玄力,白色光華則是海外道門十門,正天門,的正天道力。他居然道武雙修,要知道道武雙修,到最後,不是廢材便是天才,那他會是?

真不知道奪家是如何將勢力滲透到海外諸島,奪家究竟還有什麼驚天祕密?

雙手凝聚法印,口中喃念口訣,兩道光華頓時凝聚起來,化作一陰陽魚,陰陽魚緩緩旋。

“陰陽,雙殺”!居然將正天道力與奪靈玄力凝聚一起,儘管是短暫的,僞的,但威力也不足以小瞧,將奪鳩連人帶船一起毀滅,那還只是殺雞用牛刀而已。

雙手觸碰結印,左右雙氣,融合化陰陽魚,就要射出。

突然異變起,一聲嚎叫,震耳欲聾的聲音從烏雲裏傳來,原來駕馭飛劍的男子在凝聚靈力時就被烏雲中那雙血眼注意到。

隨着聲音的傳來,海水攙和着神祕的力量,捲動着,從男子腳下升起,強大的吸力吸引着他。

頓時,男子感覺到這股黑色龍捲風散發的恐怖力量,臉色大變,停止釋放殺招,腳下的飛劍閃現黑白兩種光芒,雖然躲開這股黑色龍捲風範圍,但極爲狼狽。

而奪鳩所乘坐的漁船,則在兩股龍捲風的的互相的吸力下,原位打圈圈的飛速旋轉,奪鳩硬是死死的抓住不放。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抵擋得了那暈眩感…

就在男子大感幸運的時候,電閃雷鳴的烏雲中那血色雙眼動了,不,確切的說是那烏雲中的“東西”動了。

烏雲裏跳出一隻面貌醜陋,如豺狼的怪物,它有一對羽毛如刀刃般鋒刃的翅膀,下半身如蛇一般,在空中划動着。

張開血盆大口,猩紅色的蛇腥子在跳動着,奪鳩隔着老遠都能聞到那股腥臭味,也不知道多少年沒有漱口。

“化蛇!居然是異獸化蛇,天呀,怎麼在這?”男子震驚,心中暗歎糟糕,心中起了怯意。

晚了,在他話說完後,化蛇動了,口中發出一聲巨吼,男子周邊就就被帶着詭異黑色的水罩包圍起來。

“糟了!四面八方都被包圍了,這水罩散發的威嚴好強大。只能用那招了。”他一咬牙,下定了決心。

帶着詭異黑色的水罩正在融縮範圍,只見他口中念着神祕的咒語,頓時全身通紅,像一碰就能噴出血來一樣。

“砰!”的一聲,他就脫離出了包圍,原先停留的地方冒出一團血霧。他臉色蒼白,駕馭飛劍就要向遠方飛去。

www• ttκд n• c o

“想走?”聲音從虛空中傳來,他的面前就出現一片扭曲的虛空,然後出現一位全身被黑色氣體包圍的身影。 被黑色氣體包圍的身影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嚴,另這名男子有種跪拜臣服的衝動。

“好厲害的魔功,居然能夠迷惑影響我的心智。”男子搖了搖頭,清醒起來,腳下的飛劍光芒再起,又是一團血霧,就遁到黑色氣體包圍的男子身後百米遠。

“咦!”黑色氣體包圍的身影驚訝。心中想道。“此子倒也算得上佊有天資,我的黑魔傀儡又可以增加一位,達到十三位,此子必須要抓住,煉化成傀儡。”

“雕蟲小技,你以爲這半吊子的血遁術就能在我黑魔帝面前逃跑嗎?”自稱黑魔帝的身影話音剛落,就憑空消失,出現在男子的面前。

男子大驚,恐慌的問道:“黑魔帝,你就是那個近段時間在北海大開殺戮的上古魔門黑魔門的宗主!不是海外十大道門派出老古董去襲殺你,你不是被困在那嗎?怎麼會在此?”男子說出一大堆祕聞。

“你知道的挺多,不過也難逃被我煉化成傀儡的事實!”黑魔帝冷笑一聲,雙手結印,口中念着一段段上古奧祕的咒語,全身散發黑色的氣體分爲一股股的衝進男子的軀體。

“你煉製我爲傀儡,我主人不會放過你的!你定會不得好死。”男子臉上露出極度痛苦的表情,雙眼怨恨的看着黑魔帝,不甘的大聲怒吼。

“就算天王老子來我都不怕!”黑魔帝狂傲的說着,那一股股黑色的氣體衝進男子體內的速度卻更加快速了。

不一一會兒,那男子臉上痛苦與怨恨消失,變成一臉的謙卑,一個三才境界,道武雙修的地級強者就這樣成爲他人傀儡。

“哈哈,沒想到你還會奪家的奪靈玄力,與正天道力,不錯不錯。”黑魔帝大喜,狂笑道。當一個人被人煉製成傀儡時,這人的記憶大部分都會被煉製者擁有,這就是上古魔門之所以會被剷除的緣故,太過霸道,太過殘忍等等…

與此同時,無罪城,奪家。

此時奪跡正在家族密地,一片空間中修煉。突然他睜開了雙眼,他感覺到與他有心連感應的跡子影衛中有一人的感應消失了。

奪跡清楚的明白此人沒有死,但被人煉化成了傀儡。

“究竟是誰?打我辛辛苦苦培養的跡子影衛的主意,別讓我找到你,不然!”他雙眼露出寒光,殺機現。

當初上古魔門被剿滅的時候,許多功法,祕籍等都被人搶奪,廣泛流傳世間,這煉製傀儡的方法就是其中很普遍的一種,所以奪跡自然沒有懷疑到上古魔門的頭上。

此時的奪鳩很糟糕,魚船沒有支持多久,就被這兩股吸力攪碎,那漁夫幾人此時不知道被捲到哪去了。奪鳩懷中抱着一塊破碎的船板,掙扎着,不過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異獸化蛇在半空中,感興趣的看着眼前這一幕,過了段時間,它頭頂的空間扭曲,黑魔帝憑空出現,站立在化蛇頭上。

化蛇沒有了先前那狂暴兇戾氣,在黑魔帝面前顯得極爲乖巧。

奪鳩因爲體力不支,頭昏眼花起來,朦朦朧朧的看了虛空中的化蛇以及黑魔帝一眼,趴在木板上,昏迷過去。化蛇大感沒勁,眼中露出失望。

“一隻螻蟻而已,化蛇,去用海水將他掩埋,超脫他離開這痛苦吧!”說話音剛落,化蛇那一對羽毛如刀刃的翅膀,便飛速拍打起來,狂風起,海面上的兩道龍捲風消失,波濤洶涌的大海就要將奪鳩淹沒。

“孽畜,爾敢?”聲音未到人以先至,奪鳩上空出現一中年男子,正是那日勇闖機關城,奪得至寶玄道六甲的神祕男子。

神祕男子全身散發着黑光,大手一揮,立即風平浪靜,隨後奪鳩被一道黑光托起。

黑魔帝看後,沉默不語,但化蛇則不同,大惱,更加兇戾狂暴。

它發出如同嬰兒大聲啼哭的聲音,頓時海面上形成一飛速旋轉的巨大漩渦,一道道詭異黑色液體衝中升起,擊向神祕男子與昏迷的奪鳩。這漩渦與它本命相連,威力極強,那黑色液體則就是它的本源之力。

“孽畜,死不悔改,我念你修行不易,便饒你一命,但必須要給你懲罰。”神祕男子神色自若,不悅道。

奪天之手。

天際中憑空出現一黑色巨手,直接拍向漩渦中心,隨即,那詭異黑色液體飛速融合,化作一水罩抵擋。


“砰”,水罩直接破碎,大手拍中漩渦中心,那飛速旋轉的漩渦立即停止轉動,波濤洶涌的大海就彷彿時間也停止一般,停留在那一畫面,極爲詭異。

隨着大手的消失,化蛇散發着血光的眼睛流溢出兩道鮮血,臉上的表情極爲痛苦,想吼叫卻感覺到喉嚨一股熱流,鮮血直衝,顯然受了極重的內傷。

這人好強,要知道我這化蛇乃四級妖獸,而且還是異獸,足以與尋常五行境界的強者對抗,此人莫非乃五行圓滿強者?

黑魔帝沉思着,臉上露出疑惑,他也僅僅只到達五行境界的第一層,五行相生。

妖獸區分九級,象徵着九大境界。

平常妖獸只要達到四級就能化身爲人,跟人一樣的言語。

異獸或神獸等則不同,越厲害,則化身爲人級別就更久,像這化蛇還是異獸中極爲普通的,要達到六級才能變幻爲人。

妖獸與妖族不同,妖獸初端沒有靈智,妖族不同,妖族是那些化身爲人的妖獸的後人,具備了那些妖獸的血脈等,出生便具備了靈智等。

“前輩請手下留情,我這妖獸靈智不全,冒犯之處還請見諒!”黑魔帝怕這神祕男子痛下殺手,阻擋在化蛇的面前,低眉順眼的說道。

一招便擊破化蛇的天賦異招,此人實力在我之上。

黑魔帝大驚之下也未忘記護住化蛇。

“我像那種說話不算數的人嗎?哼,說了不殺它,只是略施懲罰,就不會反悔。”神祕男子全身被魔氣包圍看不出表情,但從聲音中還是聽出他有些惱怒。

黑魔帝內心苦笑,這也叫略施懲罰?化蛇體內經脈血管等斷裂了許多根。若非妖獸體質強橫,恢復能力極強,尤其是異獸等。若是一般人恐怕早以全身俱碎而亡,儘管如此,化蛇也不知道要幾年時間,用多少奇珍藥材來恢復。

看了計劃得稍作改變了。

黑魔帝露出笑容,連忙回答道:“前輩自然不是哪種人,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神祕男子大爲不悅,看着昏迷奪鳩,一招手,奪鳩就憑空飛入神祕男子的張開的懷抱中。

黑魔帝見後,拍了拍胸膛,吐了口氣,也就放下心來。


隨即指着化蛇的頭假裝怒道:“你這孽畜,我就眯了那麼一小會眼,你就亂跑,找到你,你既然還亂傷人,回去在算賬。”然後回了頭看着神祕男子,臉上露出歉意的笑容。

“前輩,我這就帶着孽畜回去嚴加看管,我就先告辭了。”說完,將化蛇收進自身的洞天。

洞天是三才境界的強者才能創造出來,當達到三才境界時,將腦海那無邊無際的海洋激活成爲一片真實空間,而這黑魔帝的洞天已經相當於一個小世界一般。

這就是五行境界的洞天,具有星辰,日月靈氣,最重要的是,能夠自主生產出五行之氣,也因此自身的洞天有了生機,花草樹木,飛禽走獸等等。

就在黑魔帝將要走時,那神祕男子說話了。

“等等。”

黑魔帝心中一驚,難道反悔了?儘管疑惑,但還是轉過身來,問道:“前輩還有何事吩咐?”

“你們上古魔門有什麼大動作我不管,但我希望你能將今天的事情遺忘,最好爛在肚子裏。不然,我想殺你,黑魔老頭也阻擋不了。”神祕男子面無表情,但滾滾而來的殺機已經將黑魔帝鎖定,另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今天發生什麼事嗎?我怎麼不記得了?”黑魔帝表面這般說道,內心卻是驚濤駭浪,他既然稱自己師父爲老頭,他究竟是誰?

“那就好,好了你走吧。”神祕男子揮了揮手,以示不送。

話說完後,黑魔帝頭也不回,所在虛空一陣扭曲,轉眼消失不見。

神祕男子抱着奪鳩,在虛空中走了幾步,就降臨到一座島嶼。

奪鳩昏迷了幾日之久,醒來後的他發現自己抱着一塊木板,倒在沙灘上。

“我還沒死?”奪鳩大喜,隨後看着陌生的沙灘。 錯愛:豪門失婚妻 這是哪裏?”

他沉思,開始回憶昏迷前發生的事情。

“可惡,若非那化蛇,我恐怕已經命喪黃泉。可惜那人跑掉,若日後相見,我定要殺你。”那人雖然離奪鳩較遠,但奪鳩還是記住那人的大概相貌與身形。

那人究竟是誰?爲何想要殺我,難道是他指派來的?奪鳩只能胡亂猜測着,他心中也沒底。

先不想那麼多,奪鳩靜下心來,打量了周圍的環境,肚子已經開始咕咕直叫,玉佩空間裏的乾糧嫌拿來拿起的麻煩,在上船後就將它們都放在船艙上。

隨後奪鳩開始四處尋找,不久便看到不遠處有一顆椰子樹,上面幾顆大椰子彷彿正向他招手。

奪鳩連忙向那邊跑去,腳步如飛。

“咦,爲何自己的速度快了許多?好像自己的源力也精純磅礴了許多。”於是奪鳩停步,盤膝而坐,查看自身狀態。 奪鳩這一看嚇了一跳,隨即狂喜。

自己體內的靈氣,磅礴而又精純,整齊的在體內來回遊動着,而原先那股摻雜的在體內四散的陰陽靈氣,也紛紛流入腦海。

九色來回替換的源珠正在緩緩吸收着腦海中的陰陽靈力。

但真正讓奪鳩狂喜的原因是,他終於可以好好的觀察這九色源珠,雖然還不可以控制源珠,但奪鳩也並不氣餒。

以前,他腦海內的九色源珠就像是被無邊黑霧籠罩了一般,雖然偶爾會射出光芒,但依舊看不見。

此時,那包圍源珠的黑霧打開了一角,讓奪鳩與這源珠有了種心心相映的感覺,此刻的他才真正的敢說這九色源珠是自己凝聚出來的,這如何不讓他欣喜若狂。

奪鳩清楚的感應到源珠內部蘊含的源力增加許多,不,是很多。

他的源珠容納源力的空間很大,比一般源珠足足大了十倍多。

此時他源珠內的源力足夠普通人達到源珠圓滿,卻連這九色源珠的十分之一還差些,從這點足以看出。

就這樣,奪鳩將樹上的椰子摘下,吃掉後,立即打坐,吸收天地靈氣,夜晚也就以這樣的姿勢睡着。

他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迷迷糊糊的坐在一三足兩耳的大鼎裏,鼎裏面有散發着靈氣的綠色液體,一股時而冰涼,時而溫暖的氣息在他體內循環週轉着。


他似乎感覺到前方有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第二天起來,奪鳩回憶着這個夢,想着那個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連續過了幾天,轉眼間,奪鳩已經離開奪家有一個月了,這幾天奪鳩都在沙灘上修煉,希望能看到過往的船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