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三爺笑了笑道,「還是你這女娃兒識禮,這三個臭小子壓根不懂得尊老。」

蘇豪嘴角抽搐,「卧槽,是申屠光這貨惹的你,怎麼到你嘴上也把我算上了。」

申屠光的小白臉差點被憋成屎色,這獨臂老貨修為厲害的緊,在弈劍門又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他哪敢輕易得罪,只能生生吃下這個啞巴虧。

三爺從劍柱跳下,腳下輕輕一跺,一個黑色的大圓圈頓時出現在他腳下,然後對蘇豪幾人說道,「都進來吧。」

蘇豪幾人依言走進黑色圓圈,黑色圓圈光芒一暗,蘇豪又經歷了一回空間傳送,不過這次的傳送時間要比第一次要久,差不多用了兩倍的時間才從傳送陣出來。

這是一座風景秀美的小山,弈劍門所謂的祖師堂其實指的就是這座小山,一座座栩栩如生的巨大雕像從山頂一直往下排放,都是歷代祖師的遺像,上半山最多,間隔不遠便有一個,下半山則要少得多,隔了好長距離才見到一個。

「你們就在這裡候著吧,祖師堂有厲害大陣守護,沒有開啟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三爺說完又刷地消失。

「柳師姐,剛才這位前輩是誰,神出鬼沒的,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柳長風好奇道。

柳煙兒小聲道,「我們只知道他叫三爺,修為很是神秘,是我爹的侍劍客。」

「侍劍客?」蘇豪疑惑道。

「我弈劍門每一代掌門都有兩名侍劍客隨身,他們修為神秘,來歷神秘,而且只聽掌門差遣,如果掌門身死或坐化,他們也會隨之消失,直到新的掌門出現他們才重新出現。」

「原來如此!該不會每一代掌門的侍劍客都同樣的人吧?那就太嚇人了!」蘇豪驚訝道。

學霸快遞員 柳煙兒笑道,「這倒不是!」

這時天空中忽然飛來數人,正是去請護宗神獸的掌門等人,不過個個衣發凌亂,頗為狼狽的樣子。

柳煙兒快步走到柳長風身旁說道,「爹爹,護宗神獸請到了么?」

柳長風苦笑道,「請到是請到了,不過它對我們付出的代價不是很滿意,我們跟它玩鬧了一番它才勉強答應。」

這時遠處傳來一聲極其嘹亮的鳴叫,蘇豪一聽到這聲音就臉上露出古怪,這聲音怎麼聽像是一隻大公雞。

柳長風趕緊對柳煙兒說道,「它來了,待會你們不要輕易說話,以免觸怒它。」

說時遲那時快,鳴叫剛落,眾人就看到一隻毛髮極其鮮艷的大鳥出在天空中,只見這貨非常騷包的仰著飛,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和柳長風他們剛才的速度比起來簡直就像是蝸牛在爬行。

「真的是大公雞!」蘇豪失聲道。

柳煙兒疑惑道,「蘇豪,大公雞是什麼?」

「你們不知道大公雞?」蘇豪驚訝道。

柳煙兒搖頭,「沒聽說過,是某種妖獸嗎?」

王者風暴 「那是我認錯了!」蘇豪搖頭。

「蘇豪,護宗神獸可是大名鼎鼎的七彩神凰一族,不可胡亂猜測。」柳長風輕輕說道。

「弟子知道。」蘇豪拱手便不再說話。

蘇豪等人不知等了多久,七彩神凰才慢悠悠地飛到他們身前,不過這貨竟然是躺著落地的,而且落在地上就一動不動了。

柳長風只好小心走到七彩神凰旁邊小聲喊道,「前輩,你沒事吧!」

七彩神凰白了柳長風一眼,「能沒事嗎,小爺我現在困得要死,都怪你們這幫討厭傢伙。」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柳長風硬著頭皮說道,「前輩,你看這東西也我們也給了,我們現在也急著開啟祖師堂…」

七彩神凰猛然一個翻身叫嚷道,「催什麼催,小爺答應你們的事反悔過嗎,就憑你們這樣小家子氣,這破宗門想要復興看來是遙遙無望了。」

如果這話是從其他人嘴裡說出來可能當即會被場上的九個大佬生生拍死,但是面對囂張的七彩神凰,這口氣他們不吞也得吞,於是個個臉色像得了便秘一樣,蘇豪心裡惡想,長此以往,這些人難免會被憋出毛病來。

「這貨看起來和大公雞真的沒有多大差別,只不過比較漂亮罷了!」蘇豪看著眼前像只鴕鳥大的七彩神凰心裡腹誹道。

七彩神凰罵罵咧咧走到大陣前,「這破陣有些厲害,得浪費我多少力氣。」

七彩神凰突然轉過頭看向蘇豪,「小子,我聽見你剛才說我是大公雞,那是什麼東西,難道有我厲害嗎?」

「尼瑪,隔這麼遠竟然還能聽見,屬狗的嗎!」蘇豪心裡吐槽,嘴上卻畢恭畢敬道,「前輩,大公雞不過是我家鄉的一種可愛的小動物罷了,哪能跟威武霸氣的您相提並論,說實在話,後生從來沒有見過走路像前輩你這樣雄赳赳氣昂昂的,真是令我心神震撼啊。」

七彩神凰滿意地點了點頭,「你這小子說話我愛聽,很形象的說出了我的英武形象。」

「後生只是說實話而已!」蘇豪口是心非道。

柳長風等人一臉無語,很難把眼前的蘇豪與那個在天劍殿上與他們據理力爭的少年相重合,這馬屁打的他們臉上辣痛。

柳煙兒則是暗暗偷笑,在試煉谷里經過與蘇豪的一番相處,她十分懷疑蘇豪是在拐著彎罵七彩神凰,而且還能罵的七彩神凰舒服,膽子真夠大的。

七彩神凰沒有立即開啟大陣,而是在大陣前開始甩起手腳來,如果蘇豪沒有猜錯的話,那是熱身動作。

「好久沒有聞到過這麼清新脫俗的騷氣了!」蘇豪內心再次吐槽。

喔一聲,活動活動雙翅,喔一聲,壓完左腿壓右腿,再喔一聲,伸伸脖子拉拉腰,看到七彩神凰如此磨蹭,蘇豪內心已經無力吐槽了。

「好了,接下來我要一擊打開大陣,讓你們見識見識本神獸的霸氣。」七彩神凰傲然道。

「快點吧,不然你媽要叫你回去吃飯了!」蘇豪暗暗祈禱。

或許是感覺到了眾人的怨念,七彩神凰不再磨嘰,其頭頂忽然有紅光出現,下一秒就像一團燃燒的烈焰一樣蔓延全身,體形以肉眼可見速度增大,尾間的七彩羽毛開始不斷拉長,待到七彩神凰停止變化的時候,它的頭部已經從公雞頭變成了靚麗的鳳首,眾人頓時感覺到一股強悍無比的氣勢撲面而來,這才是七彩神凰的真正面目。

「看我七彩烈焰!」七彩神凰長鳴一聲,一團臉盆大的七彩烈焰呼地從它口中噴出。

受到攻擊的大陣忽然傳出刺耳的劍鳴,一個把正座小山罩住的灰色天幕顯現出來,然後一道道白色的劍氣憑空出現殺向七彩烈焰,但是耐不住烈焰犀利,灰幕很快就被燒出一個人形大的缺口,七彩神凰這才撤去鳳炎,那些白色的劍氣也跟著消失無蹤。

做完這些,七彩神凰打了個哈欠說道,「累死小爺了,我要回去好好睡個覺,我警告你們不要再打擾我啊,否則我把你們全部脫光去游峰,讓你們的弟子瞻仰你們的英姿。還有這個陣門只能維持兩個時辰,兩個時辰后你們必須出來,如果有人不小心逗留在裡面,那就等我睡醒再說吧。」

七彩神凰呼地飛至半空,身形快速縮小,一會又變回原來的大公雞模樣,眨眼就消失在眾人眼前,那速度快的就像瞬移一樣。

等到七彩神凰完全消失后,蘇豪才瞪大眼睛震撼道,「的確不是大公雞,因為沒有哪個大公雞會變身。」 七彩神凰走後,掌門柳長風鬆了一口氣說道,「祖師堂乃我弈劍門歷代祖師安息之地,宗內典籍記載,裡面自成一片天地,有神秘力量守護,爾等進去后切記不能破壞裡面的一草一木,否則可能會被降下懲罰。」

「人才劍和地才劍何在?」柳長風突然大喝一聲。

柳長風話音一落,兩個人影突然出現在柳長風的左右兩邊,手上均捧著一把長劍,一人正是三爺,另外一人則是全身包裹在銀色鎧甲中看不清面貌。

「三才劍本是一體,即使分離了也依然存在微弱的感應,有了它們的指引,我們能更快的找到天才劍,時間有限,我們現在就進去吧。」柳長風說道。

這時中年道姑對柳煙兒說道,「煙兒,隨師傅進去瞻仰祖師的光輝,傳說裡面有大道顯化,或許我們真能碰見,這樣對你的修鍊會有極大的好處。」

「是,師傅!」柳煙兒依言走到中年道姑身旁。

然後又見鷹鉤鼻中年男子說道,「我申屠家的麒麟何在,還不速速隨我進去祭拜祖師!」

「是,爹!」申屠光趕緊走到鷹鉤鼻中年男子身邊。

這時一個身形瘦小的老者說道,「少煌,你也隨我進去吧!」

「是,師尊!」衛少煌乖乖走到老者身邊。

見這些人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蘇豪內心大呼叫好,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那邪兵可是連祖師級別的牛人都能重創的存在,就怕自己這單薄的身板進去后就出不來了。

誰知三爺這貨忽然對柳長風說道,「劍主,這個小傢伙看起來對祖師堂十分好奇的樣子,與其留他在這裡喝西北風,還不如帶他進去見識見識我弈劍門的輝煌。」

「哦,是這樣嗎,蘇豪?」柳長風轉過頭詢問蘇豪。

「這老貨跟我有仇,就見不得小爺舒服一會?」蘇豪心裡大罵三爺,嘴上卻說道,「掌門,祖師堂是何等重要之地,以我這卑微的身份進去瞻仰祖師豈不是貽笑大方嗎,畢竟我現在還算不得弈劍門弟子,所以後生認為此舉不妥。」

柳長風似笑非笑地看著蘇豪,他總覺得這個年輕人哪裡不對,遇到一般的弟子知道祖師堂有大道顯化,此刻肯定會想方設法進去碰機緣,蘇豪卻反其道而行,難道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柳長風覺得不太可能,從天劍殿詢審就可以看出這後輩的性格絕對是一個不肯吃虧主,算了,為預防萬一,先把他帶進去再說。

柳長風笑道,「蘇豪,能尋回門派重寶,你功不可沒,我弈劍門向來獎罰分明,進祖師堂參修就是本次宗門給你的獎勵,所以你還是過來吧。」

「我這還不是沒開始修行么,進去能參修什麼鬼!」蘇豪從後面狠狠地剜了一眼三爺,誰知這老貨好像背後長眼睛一樣,突然笑吟吟地轉過頭來看他,蘇豪嚇得趕緊說道,「多謝掌門。」

從外面看去,祖師堂無非就是青山和雕像,但是真進到裡面就是完全不同的感覺了,蘇豪彷彿聽到有無數聲音在他耳邊說著什麼,凝神一聽又什麼也聽不到,更加詭異的是,越往裡面走就越感覺阻力更大,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阻止他前進。

蘇豪觀察了其他人的神情,發現不止他一個有這種感覺,不過實力越強大的表現的越輕鬆,掌門柳長風就好像沒有感覺到一樣,柳煙兒三個後輩則是走的很慢,至於蘇豪他自己,不提也罷,反正比蝸牛快不了多少。

這時三長老問道,「掌門,人才劍和地才劍可有反應?」

柳長風搖頭疑惑道,「奇怪,竟然沒有任何一絲反應。如果天才劍真的在祖師堂,應該有反應才對的。」

中年道姑看著蘇豪冷笑道,「我早說過這小子是卑鄙無恥下流之輩,他的話根本信不過。」

其他人也紛紛眯著眼看向蘇豪,似乎如果真是蘇豪騙了他們,他們當場就要蘇豪好看,最積極的申屠光父子連兵器都亮出來了。

柳長風臉色一沉道,「蘇豪,你在撒謊?」

進來之前蘇豪就早已有心裡準備,果然這件邪兵怎麼可能是弈劍門要找的東西,還好他一直留了一手,「我沒有撒謊,血菩提跟我說那件東西就是在祖師堂的,至於是不是你們要找的天才劍,那我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你們從來沒問過我那件東西是什麼呀,我怎麼知道血菩提所說的東西跟你們所說的東西不一樣。」

中年道姑怒道,「狡辯!」

柳長風想了想后說道,「諸位稍安勿躁,這點確實是我們疏忽了,看來血菩提所說的這件東西並不是天才劍。但是你們想想,能被血菩提藏匿在祖師堂的也不會是什麼平凡東西,極有可能是我弈劍門的其它寶物。」

這時三長老說道,「掌門,這祖師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即使有其它寶物,兩個時辰的時間根本不夠我們尋找,如果東西放在山頂,我們根本上不去。」

其他人紛紛點頭贊同,祖師堂越往上阻力越大,以他們的實力能走到山腰估計是極限了。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柳煙兒忽然站出來說道,「諸位長老,我想我們的思維陷入了一個誤區,蘇豪也曾說過血菩提不欲我們再找他的麻煩,既然他要蘇豪帶這句話給我們,那就說明這件寶物並不難尋找,我們為什麼不嘗試一番呢。」

柳長風點頭,「煙兒言之有理,血菩提當時開啟祖師堂應該了是用了其它方法,但是以他的修為,根本沒有能力把寶物藏到高處,既然我們花了大代價進到祖師堂,就不能空手而歸了,所以大家立即開始分頭尋找吧,一旦有誰發現可疑的東西,立即發信息通知其他人過去,切記不可能自己隨意動手。」

片刻之後,除了蘇豪依然留在原地,其他人都已經從不同方向搜索而去,這倒不是他不想去逛逛,而是以他實力根本沒有辦法繼續前進了。

「好無聊!」蘇豪隨意找了塊石頭坐了下來,打開劍豪模版瞧了瞧,發現沒有什麼好看的,正想關掉,眼角瞥見模板右邊有一絲微不可查的藍光。

蘇豪打消關掉模版的念頭,視線轉到符文頁的狀態欄上,只見一絲暗淡的藍光正在不斷地轉著小圈,轉的圈越多藍光就越亮,漸漸形成一個淡淡的藍色六邊形。

「符文!」蘇豪不敢置通道。

雖然內心已經基本確定第一個符文要出現了,但蘇豪還是耐心等待這個藍色的符文慢慢形成。

LOL中的符文分為印記、符印、雕紋以及精華四種,印記是褐色,符印是黃色,雕紋是藍色,精華是巧克力色,按效果劃分又可以分為技能、防禦、生命、法力、攻擊以及功能六種。

毫無疑問蘇豪得到的第一個符文是雕紋,至於加的是什麼效果還得等到這顆雕紋完全形成才知道。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這顆雕紋終於完全形成,只見六邊形的雕紋中間刻畫著一個站立雕像,熟悉LOL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這是一顆加攻擊力或暴擊的雕紋。

【初級攻擊力雕紋】:+0.16攻擊力。

蘇豪心裡狂喜,倒不是因為這點攻擊力,而是他找到了獲得符文的地方,雖然不知道這祖師堂有什麼玄妙,但是能助他凝聚符文,就是一個絕佳的好地方。

「這個地方一定要插個眼,以後我一有空就可以傳送過來凝聚符文。」蘇豪迅速打開商店界面,他要重新買眼,因為【探索者守衛】已經被他用在試煉谷了。

蘇豪很快就在商店找到了目標——【控制守衛】:最多只能攜帶三個控制守衛。放置一個守衛來提供附近區域的視野。這個設備會使隱形的陷阱顯形,並使守衛顯形和失效。偽裝狀態下的單位也會顯形。只能在地圖上布置一個守衛。

【控制守衛】就是LOL玩家常說的真眼,是可以被發現並被銷毀的,但是蘇豪現在根本不用考慮這一點,因為他的LOL模版在這世界是絕無僅有的。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控制守衛】如果沒有遭到攻擊,是可以一直存在的。

購買控制守衛只需要75金幣,蘇豪表示他還可以多買兩個,但是考慮到要留點金幣作為急用,想了想后就只買了一個,反正以後需要還可以隨時購買。

【控制守衛】不過拳頭大小,形似蘑菇,把它丟在這座小山中毫不起眼,不認真觀察的人都只以為這就是一棵蘑菇。

蘇豪把控制守衛放在一處草縫中,看了一眼模版上的小地圖,果然又有一塊區域被點亮了。

「沒想到進來一趟還能得到這麼一個意外的收穫,運氣不錯嘛!」 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 蘇豪高興道。

蘇豪斜躺在石頭上,打開小地圖,先是默念點擊試煉谷的插眼區域,見到一隻亡命奔逃的尖角兔最終還是被一頭二段的黑風獸抓到,蘇豪可不想看動物世界,又默念點擊他現在所處的區域,發現以【控制守衛】為中心的方圓二十米都被照亮,從上往下俯看可以清晰地看見這二十米內的一花一草。

「咦?這裡好像有一把劍。」蘇豪忽然在一處不顯眼的石縫上發現一個劍把。

蘇豪把地圖關掉,正想走近石縫看看,這時一個帶哭腔的稚嫩聲音在蘇豪的耳邊響起,「那個,你看見過我的小熊了么?」

蘇豪腦海頓時晴天霹靂,過了一會才神色驚駭地轉過身。 蘇豪對這句話是何等的熟悉,LOL的召喚師峽谷中就有一位八歲的天才魔法少女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她就是黑暗之女——安妮,一個經常把自己的寵物暗影熊變化成玩具熊拎在手上的強悍魔法師。

當蘇豪轉過身看清對方的容貌后,才不禁鬆了一口氣,剛才那一瞬間他真的以為是安妮來了。

來者也是一位蘿莉,約莫十歲年紀,一身綠蘿短裙襯得其身材嬌小,頭髮被編成許多根小辮子,精緻的五官予人一種小仙子的感受。

不過有過血菩提變成孩童的先例,蘇豪對這小蘿莉十分警惕,握緊手中的多蘭劍冷聲道,「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蘿莉充耳不聞,依然楚楚可憐道,「大哥哥你看見過我的小熊了么?」

蘇豪無奈道,「我沒有見過。」

「哦,不過還是得謝謝大哥哥。」小蘿莉神色失望道,然後蹦蹦跳跳走到石縫前看了一眼那把劍說道,「小熊又把我們的家到處亂丟了,真不乖!」

小蘿莉拔出劍,蘇豪這才看清這把劍的模樣,這是一把十分細長的劍,劍身不過成人拇指寬,出乎意料的是,這把劍竟然是S形狀的蛇劍,一道細長的血線從劍把一直延伸至劍尖,看起來十分詭異,蘇豪彷彿感覺到一股邪氣撲面而來。

蘇豪想到了一個可能,疑問道,「這是什麼劍?」

小蘿莉仰著小腦袋認真道,「我和小熊的家啊!」

見蘇豪不說話,小蘿莉以為蘇豪不相信,趕緊急道,「大哥哥,我真的沒有騙你,不信你看!」

小蘿莉呼地化為一道光飛入蛇劍消失不見,下一刻蛇劍彷彿有了生命一般飛了起來,劍中傳來小蘿莉的聲音,「大哥哥你看,我沒有騙你吧。」

蛇劍重新落回地面,一道白光呼地從蛇劍飛出變成小蘿莉模樣,小蘿莉眼神希冀地看著蘇豪,那表情好像說如果蘇豪不相信她就要來一場嚎啕大哭一樣。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把劍應該就是那把邪惡神兵了!」蘇豪自忖道,「不過和想象的不太一樣啊,小蘿莉和這把邪劍是什麼關係,還有她口中的小熊到底是什麼東西。」

「蘇豪,你在和誰說話?」這時身後傳來衛少煌的聲音。

蘇豪循聲看去,發現衛少煌和火劍真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

「和她啊,你們難道沒看見這裡有個小女孩嗎!」蘇豪疑惑道。

衛少煌看了一眼蘇豪身前,哪有什麼小女孩,連個鬼影都沒有,難道蘇豪在跟我開玩笑?

衛少煌搖頭道,「蘇豪,你也不是小孩了,怎麼愛玩這種!」

蘇豪一頭霧水,難道衛少煌真的看不見小蘿莉?他又看了一眼小蘿莉,這不是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么,難道這小蘿莉是鬼?蘇豪神色劇變。

見蘇豪神色不似作假,火劍真人皺了皺眉,他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雙指一摁太陽穴,輕喝道,「天眼術!」

「是虛靈,怪不得肉眼看不見。」火劍真人驚訝道。

「師尊,什麼是虛靈?」衛少煌疑惑道,他沒想到蘇豪說的是真的。

「一種介於肉體和靈魂體的存在。」火劍真人看向蘇豪,「她是怎麼出現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