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上官子的擔憂,不無道理,因為軍部和地方各省的警察廳之間,關係並非如一般的小老百姓想象的那麼好。

華夏在軍事方面是很強大的,軍部不僅僅有著軍隊的統帥權,在一些重大刑事案件上面,也有調查和處置的全力,這部分職能,和地方警察廳的只能有些重疊交叉,而軍部的人,出來辦事都是非常霸道的,他們插手的案子,地方警察廳的人一般不敢插手,畢竟從名義上來說,軍部是部級單位,而地方警察廳只是廳級單位,在級別上不一樣。

因為這些微妙的關係,有時候警察廳的人對軍部的人雖然不敢在明面上得罪,但有些陰奉陽違,不太配合,軍部的人有時候出來辦案,雖然派頭十足,不過強龍不壓地頭蛇,對於警察廳的不配合也沒有太多的辦法。

「這個我倒是有辦法。」

周楓當然也知道軍部和警察廳這層微妙的關係在裡面,想了想之後,才舒展開了眉頭,因為他可以將這個難題拋給別人。

隨後,周楓先打了一個電話給趙碧柔,將舒天和謝小勇的事情向趙碧柔說了一遍,然後就要趙碧柔想辦法在gz找人查清楚謝小勇的資料,諸如年齡性別職業等基本情況,以及住址,家庭成員等等,最好是連謝小勇祖宗十八代的資料都查出來。

「周楓,在整個軍部,也就少數幾個人敢對我下命令,你這是求我辦事呢,還是命令我辦事啊?」

電話裡面,趙碧柔有些不爽地說道,周楓查到了謝小勇和舒天之間秘密聯絡的這條線索,她原本是十分興奮的,覺得周楓這傢伙還真是一員福將,誤打誤撞卻是查到了關鍵的東西,但是周楓連這麼一點小事都要找她解決,她也就很鬱悶了。

「我可沒有求你,也沒有命令你,趙碧柔,這事你看著辦,大不了我不查謝小勇這個人了,今天正好是周末,我完全可以邀朋友出去玩玩,或者回去睡覺也行,最近我忙上忙下,很少休息,我巴不得呢。」

周楓無所謂地說道。

「周楓,你真是一個無賴。」趙碧柔拿周楓實在沒有辦法,只好罵了一句,因為她知道,周楓說的這條線索和這些情報是很重要的,要是周楓真的耍小脾氣撒手不幹了,那麼對於軍部來說,損失就真的大了,畢竟現在她清楚了周楓的實力,真要對付魔尊,沒有周楓,恐怕還真的不行。

「喂,趙碧柔,你是怎麼說話的,我都說了,這事你辦不辦隨你,我可不會強迫你。」周楓笑嘻嘻說道,他知道趙碧柔哪怕一百個不願意,肯定還是會派人去查謝小勇的資料的,或者會給周楓找好門路,他到了警察廳,就不會被那些警察虛與蛇尾了。

「好了,不和你啰嗦了,我等下打電話給我,我先去安排查謝小勇資料的事情,算我怕你聊。」趙碧柔冷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小妞,你和我玩,你還嫩了點,嘿嘿,我雖然不是大人物,但偶爾指揮一下你還是可以的。」周楓得意地笑著。

「周楓,這女的是誰?她有辦法查到謝小勇的資料? 最美的時光(被時光掩埋的祕密) ,她打的招呼管用嗎?」

周楓掛了電話之後,上官子馬上問道,這點時間,他也在暗中調查魔尊的事情,但是卻一直沒有什麼進展,而周楓卻是慢慢打開了局面,他現在,對周楓也就是另眼相看了,不過他因為周楓直接要軍部上面的人向地方警察廳打招呼,並不是最好的辦法,因為地方警察廳的人,最反感軍部的人過大一級壓死人,就算軍部的人能壓著地方警察廳的人辦事,但警察廳的人要是故意拖拖拉拉,周楓要將謝小勇的資料弄到手,起碼要幾天的時間,因為那些基層的警察,完全可以找借口說調看資料要上級批准,然後某些負責人就會莫名其妙地不在,周楓就只能等,如果耗上幾天,說不定舒天和謝小勇已經開始行動了,那時候就已經晚了。

「她叫趙碧柔,軍部第一裝甲部隊司令趙金龍的孫女。」周楓道:「這個女人雖然沒有多大的本事,但是人脈關係還是很廣的,她在gz肯定認識一些有實權的人物,她打個招呼,我們就可以順利去警察廳查謝小勇的資料了,她應該不會和地方警察廳直接聯繫,畢竟她也知道軍部和地方警察廳的關係不是那麼好。」

「周楓你這一招是無賴了一點,但效果應該不錯。」

上官子也笑了起來,本來去警察廳查謝小勇的資料也不是什麼大事,費點時間還是可以搞定的,這點小事都要趙碧柔去協調,換了其他人,恐怕沒有這個膽子,上官子也知道趙碧柔在軍部的名聲是很大的,據說是一個脾氣不小的女人,不會輕易給人面子,但是趙碧柔卻是偏偏給了周楓面子,上官子不是迂腐之人,所以他對周楓的辦事能力和人際關係,還是很佩服的,至少有一點,要是他去辦這件事情,效率應該沒有周楓那麼高。

「我這不叫無賴,而是合理利用資源。」周楓笑了起來,將賓士s600的音響打開,開始愜意地聽起歌來。

周楓聽的是一首藏歌,意境悠遠,聽著那有些蒼涼的聲音,似乎讓人感覺來到了布達拉宮朝聖。

不得不說,周楓在音樂方面和女人方面,審美還是很不錯的,他能聽得進的音樂和瞧得上的女人,都是絕對的極品。

大概過了十分鐘,周楓剛聽完兩首歌,趙碧柔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周楓將音樂關了,接了電話。

「周楓,我給宮立市長打了電話,本來我讓他直接給gz警察廳打個電話,或者叫他的秘書親自帶你去警察廳,讓那些警察配合你就完了,但宮市長聽說是你在辦案,一定要和你見一面,他要你直接去他家裡,今天周末,他沒有去市政府。」

趙碧柔在電話里道。

「知道了,妹子,辛苦了哈。」周楓大大咧咧說了一句,掛了電話。

地獄游戲競技場 ,這讓周楓有點意外,說起來他也有很久的時間沒有見到宮立了,先前周楓也想到找宮立的,但奈何他身上只是一個偽造的軍部特工證,這個假證能騙得了別人,但是要騙過宮立市長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不好意思去找宮立,宮立是個嚴謹的人,而從警察廳調看別人的資料,只有執法部門才有這個權力,就算周楓和宮立市長有舊,宮立在沒有確認周楓是軍部的人之前,估計還是會按照程序辦,親自查看周楓的證件,或者是叫警察廳的人查看周楓的證件,這樣一來穿幫了?要知道警察廳的人可沒有移動公司的人好糊弄。

不過現在有趙碧柔在宮立市長面前招呼過了,周楓就不擔心了,因為趙碧柔身份特殊,宮立肯定已經將周楓當成了軍部的人,不會多此一舉要看周楓的證件,畢竟他的老闆韓小莉在麗人醫院難產的時候,還是周楓以氣功才讓其順利產子的,而周楓又是宮立兒子宮俊的乾爸,他這點面子還是會給的。

「我們走。」周楓掛掉趙碧柔的電話,就對上官子說道。

「去哪裡?」上官子見周楓要開車走,於是問道。

「先去市長大人宮立的家裡,趙碧柔已經和市長打人打了招呼,到時候市長大人一個電話,或者直接派秘書帶我們去警察廳,警察廳的人就得老老實實配合我們,我可不想我們到了警察廳,卻被人耗著,拿不到謝小勇的資料,我現在還不能肯定,和舒天通話的就是謝小勇,誰知道那傢伙是不是拿別人的身份證辦的手機卡,要是這樣的話,我們還得改變策略去查這個人,還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呢,所以得抓緊了,我不是什麼事情都依賴別人的人,但現在情況緊急,還複雜多變,我不得不充分利用一下手中的資源,因為時不我待啊。」

周楓自嘲地笑道:「我和市長有舊,這不,市長要我直接去他家裡,看來這個世界除了我們幾個很忙,其他人都很閑啊,市長大人居然有空點名要我過去。」

「周楓,看來你的門路還真多,軍部你和趙碧柔打得火熱,在gz,你還認識市長大人,那以後辦案就方便多了,警察廳管理檔案的那些小警察,肯定得給市長大人面子啊。」上官子感嘆道。

「這些不算什麼,嘿嘿。」周楓謙虛道,可他那得意的樣子,一點也不像謙虛的人。過分謙虛,那就是驕傲了,所以周楓這貨從來不謙虛。

周楓以前就有宮立市長的私人名片,所以知道宮市長家的地址就在市委家屬小區,於是他開車,直奔市委家屬小區。

本書源自看書蛧 車子還在半路上,宮市長親自打了電話來,問周楓要不要派車接,周楓回答說自己有車,都快到了,宮立市長就說安排人在市委家屬小區的門口接周楓。

周楓的車技,是越來越嫻熟了,一路風馳電掣,大概花了十幾分鐘就到了市委家屬小區。

宮立之所以住在市委家屬小區,那是因為他不僅僅是gz市的市長,還兼任著gz市的市委書記,這在華夏的官場當中,是非常少見的,但由此一點也就可以看出,宮立市長還的深得上面信任的,是個前途不可限量的人物。

周楓在車上就看到了小區的門口站在一個夾公文包的年輕男子,這人白襯衫,西褲,黑色皮鞋,可謂一聲正裝,一看就是政府部門的人物,他的皮鞋和頭髮一樣,都是油光可鑒,不過的身材,微微有些發福,顯然是酒色過度之人。

周楓知道這個年輕男子應該就是宮立市長那排來接自己的人了。

周楓馬上將車開了過去停下了,這個小區裡面,住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大人物的車上,都有特殊的通行證,而周楓沒有,所以要是宮立不派人來接,他肯定是進不去的。

「您就是關先生吧?」周楓一下車,那個頭髮油光可鑒的男子就走了過來,客氣地問道,這人算不上一表人才,但是卻很機靈。

「我是周楓。」周楓點了點頭。

「我是宮市長的秘書劉欽,他讓我來接您。」頭髮油光可鑒的男子道:「關先生,您叫我小劉就可以。」

「原來是劉大秘書。」

周楓也是客氣地道,市長的秘書,別看級別不高,但卻是個了不得的職位,市委市政府一般的官員見到市長秘書,都要客氣地打招呼,周楓雖然不是官場中人,但也知道真的叫劉欽小劉那是不行的。


「這位先生是?」

看到上官子下車,劉欽馬上問周楓道,官場中的人物就是這樣,八面玲瓏,遇到事情先弄清楚情況再說,要是和周楓通行的男子是個大人物,那麼他就得供著,這樣一來,一般不會得罪人。

「這是我的助手上官子,他也是軍部的人,王牌特工。」

周楓微笑著介紹,在市長秘書前面,說謊張口就來的人,估計也就是周楓一個了。

當然,周楓並不太擔心他的身份會穿幫,因為軍部那邊巴不得周楓加入軍部,如果有人找軍部證實周楓的身份,軍部肯定會替周楓掩飾一下的,要是軍部這點都不配合,周楓估計早就撂挑子不幹了,反正他也不是救世主,魔尊的事情,就由別人去查吧。

「上官先生,你好。」劉欽一臉笑容,和上官子打招呼。

「劉大秘,你親自迎接我們,不盛惶恐。」

上官子連忙恭敬地道,周楓將他說成是其助手,他雖然不是很樂意,但這個時候,他總不能在市長秘書面前拆周楓的台,當然,周楓說他是軍部的王牌特工,他還是很受用的。

其實上官子也知道,周楓這麼說,只是為了抬高周楓自己的身價。

助手都是王牌特工,那間接說明周楓在軍部混得很牛了,其實連上官子也不知道,周楓根本沒有加入軍部,只是在『墮落街』花了幾十塊錢,做了一個軍部的假證件而已。要是他知道了真實情況,估計得吐血,因為他可沒有這個臉面,出來招搖撞騙。

「市長已經在等二位了,我們這就進去吧。」劉欽沒有過多和周楓、上官子寒暄,而是直接說道。

「有勞了。」周楓說道。

劉欽朝小區的門衛揮了一下手,門衛會意,將門打開,隨後劉欽也上了周楓的車,周楓就將車開進了市委家屬小區。

停好車之後,劉欽就將周楓和上官子帶到了一個獨立的四合院前面,在如今的大城市,四合院是很難見到了,只有真正有錢有權的人,才可能住這種古色古香的四合院。

進了四合院,穿過幾道迴廊,就來到了會客廳。

劉欽讓周楓和上官子在外面等著,他先進去彙報了。

不到片刻,劉欽馬上折返,對周楓和上官子道:「兩位,市長有請。」

周楓和上官子尾隨劉欽進了會客廳,就看到宮立市長正坐在一張檀木椅上看書,周楓眼尖,一眼就看出宮裡市長手裡拿的是《曾國藩家書》。

「嘿,怎麼當官的都喜歡看曾國藩的書,難不成裡面有什麼官場秘訣不成?可惜哥不想當官,不然也弄一本來研究研究。」周楓心中想道,這貨在這個時候還能開小差的人,還真是奇葩一個。

「周楓老弟,好久不見了啊。」

宮立市長一抬頭,看到周楓,馬上站了起來,主動走過來和周楓握手。


「市長,在下上官子。」上官子見宮立市長並沒有架子,當即上前一步,也準備和宮立握手。

「軍部的人,果然是一表人才啊。」宮立市長和上官子握了握手,讚歎道。

上官子身材高大,相貌堂堂,氣宇軒然,無論到哪裡,都會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宮立市長閱人無數,所以一眼就看出了上官子不是個簡單人物,所以就誇獎了一句。

「市長,這是我的助手上官子,王牌特工。」周楓這貨,又趁機吹噓了起來。

「軍部真是藏龍卧虎啊,來,來,請坐,這裡是我家裡,你們不要拘束。」宮立招呼周楓和上官子坐下,然後又對其秘書劉欽道:「小劉,去拿最好的茶葉來泡茶!」

劉欽應了一聲去了。

「關老弟,你現在在軍部幹得不錯啊,連趙大小姐都對你讚歎有加啊,看來你真是個人才,當醫生的時候,你是享譽gz的神醫,現在又成了軍部的虎將,真是難得。」待周楓和上官子落座之後,宮立市長看著周楓道:「不過趙司令還真是不厚道,你算是我們gz的人,在gz懸壺濟世,那個是功德無量的事情,他居然把你挖走了,現在我老婆又懷上了,害得我想找個人看看胎氣都難。」

宮立市長說的趙司令,當然指的就是軍部的副部長,第一裝甲部隊的司令趙金龍,而趙大小姐,就是趙碧柔。

「又懷上了?看來宮市長那方面真的很厲害啊!」

周楓一聽宮立市長這話,心中想道,他立馬就知道宮立為什麼要他直接來家裡了,上次宮立的老婆韓小莉在麗人醫院生宮俊的時候,是難產,宮立擔心這一次他老婆又難產,而他又信不過醫院裡面那些庸醫,所以提前和周楓說一聲,這回周楓要去警察廳查謝小勇的資料,需要宮立關照,而宮立正好和周楓提一提韓小莉懷孕的事情,那麼將來要真是難產,周楓無論多忙,都得趕過來。

「宮市長,那就恭喜了,要是宮市長信任我,到時候提前給我電話,我肯定會過來,保證您的夫人順順利利生下一個龍子或者是鳳女。」

林家嬌女種田忙 ,笑道。

「老弟,那就有勞了。」宮裡見周楓一下就領悟了自己的意思,臉上現出了笑容。

「宮市長,您這是哪裡話,我怎麼說也是宮俊的乾爹。」周楓客套道。

「好,好。」宮立道:「那中午兩位就在這裡吃飯吧,下午我派小劉和你們一起去警察廳檔案科,我聽趙大小姐說你們是要查一個嫌疑人的檔案。」

「多謝宮市長。」

上官子想走,周楓卻是點頭了,反正現在也快中午時分了,到了警察廳檔案科,人家也下班了,還不如吃了飯再去。

宮立市長、周楓、上官子三人在會客廳裡面聊著,氣氛輕鬆,並沒有什麼壓抑的感覺。這是因為周楓這貨在,有這貨在的地方,基本哪裡都有歡聲笑語。

市長秘書劉欽很快就泡了茶過來。

「劉大秘書,還要你去泡茶,你這是給我折壽啊。」

周楓和上官子,還沒有自大到坦然接受市長秘書服務的地步,連忙站起身來。周楓接了劉欽遞過來的差,有些惶恐地笑著說道。

「小劉,我和關老弟,上官子聊點家常,你去忙你的吧。」隨後,宮立市長對劉欽吩咐道。

劉欽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給領導當秘書的,那基本上等於是生活保姆,領導的衣食住行,都要安排好,還要干泡茶端水這樣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幹得了的。領導叫你去忙你的,你並不能走開,而是只能在領導能隨時找到你的地方候著。

當然,秘書總體上說來是個肥缺,許多人都想做這份工作,因為辛苦是有回報的,只要能討得領導的歡心,將來肯定會飛黃騰達,青雲直上,這就是所謂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許多的大領導,都有過當秘書的經驗,在華夏的官場,走秘書路線發達的,可不在少數。

不說別的,宮立對劉欽這個秘書應該是比較滿意的,將來宮立往更高一級職位調動,說不定就會將劉欽也放到地方上去任職,至少也會是個副縣長,或者是縣秘書長的職務,到時候就是媳婦熬成婆,可謂一步登天了。

「關老弟,上官子,喝茶,喝茶。」

劉欽走了之後,宮裡就馬上招呼周楓和上官子,非常的隨和,但這是不太了解宮立市長的人的印象,他算得上是一位鐵血市長,辦事風風火火,雷厲風行,他手下大大小小的官員,沒有不怕他的。


「宮市長,真是好茶啊。」周楓喝了一口,笑著贊道,劉欽泡來的茶,讓人口齒留香。

「關老弟,沒有想到你還懂茶道,那你品出來這是什麼茶了沒有?」宮立饒有興趣地看著周楓道,周楓這個人看起來弔兒郎當,但偏偏讓上官子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這是上好的普洱茶。」周楓道:「是市面上有價無市的極品,給我這人的人喝,簡直是浪費啊。」

「不錯,不錯,這可是我託人買來的,費了不少周折呢,不過你我是兄弟,只要我有的東西,當然要拿出和你分享。」宮立笑著點了點頭,以為周楓精通茶道,居然一下就能品出普洱茶的味道來,他哪裡知道,周楓這貨的家鄉就盛產普洱茶,這種貨色的茶在他們的村子里,那也只算是中檔。

閑聊了一陣,午飯時間就到了。

周楓和上官子到了宮立家的餐廳,開始用餐,這個時候,宮立的老婆韓小莉和兒子宮俊也來了。

韓小莉的肚子微微隆起,周楓一看就知道她是真的懷孕了,而宮俊那小子,長的還真是不錯,看起來非常可愛,讓周楓不由想起了韓飛飛,按照十月懷胎的時間來算,他還過兩個多月,就要做父親了,可惜他現在沒有什麼時間,不然的話,一定會去fs,看看韓飛飛。

「宮俊,看誰來了,快點喊乾爹。」韓小莉對自己的兒子宮俊道。

「乾爹。」宮俊好像和周楓真的比較親,含含糊糊喊了一句,逗得眾人笑聲一片。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宮立市長在家裡還是比較隨和的,將秘書劉欽也喊到了飯桌上。

這餐飯算不上很豐盛,但味道不錯,周楓可是個講客氣的,一頓下來,吃得非常飽,而劉欽和上官子則就不一樣了,比較注意,並沒有放開了大吃。

午飯之後,又上了水果,稍微休息之後,周楓和上官子就向宮立市長,以及市長夫人韓小莉告辭。

宮立吩咐劉欽,讓劉欽帶周楓和上官子去警察廳檔案科,他則是給檔案科的科長打了一個電話,吩咐了一番。

劉欽看到宮立市長稱呼周楓用的都是『關老弟』這樣的詞,哪裡敢有絲毫的怠慢,於是開了一輛車,帶著周楓和上官子去警察廳檔案科。

一到警察廳檔案科,劉欽對檔案科的科長說明了來意,這科長馬上就同意了,根本沒有查看周楓和上官子的證件,劉欽是市長秘書,宮立市長先前又打過電話說過這事,這個禿頭的中年科長自然不敢說半個不字。

檔案科的人從電腦裡面調出了謝小勇的資料,不過gz叫謝小勇的人可不止一個,電腦存檔的,在gz的謝小勇,一共有五人。

五人當中,其中兩人是小孩,一個在幼兒園讀書,一個是初中,周楓和上官子,很快就排除了這兩個人,因為哪怕這兩個人再天才,也不可能是嫌疑犯。

剩下的三個裡面,有一個是女的,而在舒天和謝小勇的電話裡面,舒天說到了謝小勇是個好色之人,喜歡出去找女人,所以這個女的也排除掉了。

剩下兩個,都是男的,一個三十五歲左右,是社會上的小混子,曾經因為打架被勞改半年,而另外一個,是gz大學大一的學生,學的是漢語言文學專業,生源地是湖南湘西的。

周楓和上官子,要了這兩個人的資料,他們重點懷疑的對象,當然就是那個三十五歲被勞改過的傢伙,至於那個大學生,也有可能是嫌疑人,不過可能性要小一點。

拿了資料,周楓和上官子就出了警察廳,和劉欽告別,劉欽走的時候,周楓拿了一張紙,寫了個方子給劉欽。

劉欽是市長秘書,但人在官場,身不由己,所以這幾年已經就酒色淘空了身子,周楓的這個方子,正是固本培元的,對於他來說,那無異於是厚禮。


周楓是神醫,在gz有很大的名氣,劉欽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拿了這個房子,心中很是感激周楓。

劉欽走了之後,周楓和上官子回到了賓士s600上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