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上次,葉詩詩請客去的那家私房菜,菜味兒不錯,最重要的是哪裡地處偏僻,很少有人會去,這對於他帶著殷漓出去吃飯,再合適不過了。

看到殷漓從皮箱里掏出一套已經穿的有些氣球,水粉色抓絨三件套的休閑服穿在身上,夜魅修一邊扣著襯衣上的扣子,一邊開口問出了自己奇怪了很久的事情。

「為什麼不穿衣櫃里那些衣服?」

那些衣服都是他安排閔睿給她買來的。可是,除了她剛來的時候,是穿著睡衣被閔睿弄來的,回去取皮箱的時候,穿過,衣櫃里的衣服,之後,便再也沒見她穿過。

見殷漓裝作在忙著整理衣服,並沒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夜魅修握住她的肩,伸手抬起她的下頜,盯視著她的眼睛又問了句:「是不喜歡嗎?」

「嘻嘻,不是噠,先生,是捨不得穿」

殷漓嬉皮笑臉,裝出一副討巧地模樣,用話悄悄遮掩了過去。

漂亮的衣服,會有哪個女孩子不喜歡。

殷漓才十七歲,自然也非常喜歡漂亮的衣服。不僅如此,她比別的女孩更加渴望自己能夠穿著漂亮的衣服,像個公主一樣的生活。

可是殷漓知道,那不過是她一個美麗的幻想,那樣的生活對她來說,可望而不可及。

之前剛來到這裡,夜魅修對她的厭棄,譏諷和羞辱,讓她恐懼和害怕,同時,也讓她內心裡堅定了一個信念。

那就是,別人可以看不起她,但是,她絕不能讓自己看不起自己。

貧窮不是她的錯,淪落到被賣的地步,也不是她的錯,但是,如果自己自暴自棄,那就是她最大的錯誤。

那時,她就下定決心,不會穿夜魅修給她買的衣服,如果不吃東西不會餓死的話,那她連他這裡的食物也都不會吃的。

人窮不怕,最怕的就是窮的沒有骨氣。

現在,夜魅修對她的態度好像緩和了些,她高興。 諸天最強影帝 畢竟她也希望自己能夠活得快樂些,不想整天活在恐懼和害怕中。

但同時,她也在不停警醒自己,因為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虛幻的,是不真實的。遲早有一天,她會離開這裡,她不能讓自己痴迷在那些虛無縹緲的幻境中。所以,這些會腐蝕她意識的東西,她更加不能碰了。

當然,這些她都只會藏在心底里,是不會說出來的。

唯一值得慶幸的事,夜魅修同意讓她去上學。

那樣,她就有機會去上大學,找工作。

到那時,一旦她有了工作,可以按月還父親欠下夜魅修的那些錢,雖然生活會很辛苦,但她卻是自由的。可以像只飛翔的小鳥,展翅在天空中翱翔了。

審視著殷漓嬉笑表情背後的目光的閃爍,夜魅修緩緩鬆開了鉗著她下頷的手,沒有刻意去拆穿她的謊言。

因為從殷漓為了上學學費的事情,整夜的寫小說,上街賣東西,卻始終不肯跟他提及學費的事情,夜魅修可以猜想的到,這個小女人應該很怕沾染他過多的東西,將來怕會負擔不起吧。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拆穿了,反而對誰都無意。小丫頭能夠有這份自知之明,將來等到了那一天,不是也會省卻他很多的麻煩嗎?!

想到這,夜魅修淡淡笑了下,捏了捏她稚嫩的小臉,沒有在說什麼。

從樓上下來,夜魅修帶著殷漓來到地下停車場私人車庫前,掏出遙控鑰匙,打開電動閘門,一輛泛著金屬光亮炫黑色的阿斯頓馬丁one77停放在裡面。

「哇,先生,您的車好漂亮啊。」

殷漓並不認識車,只是憑著車的外形來判斷自己的喜好。

楊洋那輛白色的蘭博基尼reventon是她心中最愛,但是,她也並不否認,這輛車的車型也是非常漂亮的。

打開車門坐上車,看到殷漓系好安全帶后,夜魅修發動車子,開出了車庫,隨後按動遙控關好車庫門,開著車駛出了地下停車場。

即便是最昂貴的跑車,在城市車輛擁擠的道路上,往往有的時候,還不如腳踏車來的痛快。

由於是公休日,這個時候道路上的車輛,比以往更加的多。

車子一路走走停停,明明只有十分的路程,可是,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車子還被夾在長長車海中,蝸牛般緩慢挪動著。

緩慢的車速讓人感到有些憋悶,夜魅修伸手打開了車載音響,優美的旋律伴隨著男聲的演唱,在車廂里緩緩響起。

原來是張國榮的《我》,這首歌,一直都是殷漓的最愛,尤其喜歡聽裡面那句『我永遠都愛這樣的我,快樂是快樂的方式,不只一種最榮幸』

聽著聽著,殷漓不由自主跟著哼唱了起來「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夜魅修微微側頭看了眼陶醉在歌曲中的小女人,墨染的眸子逐漸幽暗深邃起來。

又爬行了一會兒,車子終於衝出重圍,駛出城市擁堵的道路,來到了通往郊區車輛稀少,開闊道路上。

夜魅修立刻將阿斯頓馬丁one77提速,車子立刻向離弦的箭,在道路上飛馳了起來。

「先生,你開的好快啊,這樣的車速,要是盛夏的時候,打開敞篷,那開著就更加拉風了。」

看著道路兩旁快速後退的樹木,殷漓的心情頓時興奮了起來,因為此時,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與楊洋坐跑車時的情形。

那是在放假前的一天。

楊洋過生日,他老爸送給他了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reventon跑車。

轉天,在放學后,殷漓正要去蛋糕店上班,卻被楊洋攔住了,非要拉著她,跟他一起去分享開跑車的快樂。

雖然,有些捨不得請假,因為那樣會扣錢的。

可是,她更想跟楊洋在一起。

沒有權衡多久,她便給蛋糕店老闆宋姐打電話請了假。

隨後,跟著楊洋坐上了那輛白色的蘭博基尼reventon,一路來到了郊外山路上,因為那裡,是一些喜歡賽車年輕人的賽場。

楊洋的車速,開的並不是很快。但當時正值盛夏,楊洋將車子的敞篷打開了。

那種開著敞篷跑車,聽著高品質車載音樂的暢快愜意,讓殷漓一直都無法忘懷,那天晚上,倆人都非常的開心快樂……

夜魅修深邃的目光全神貫注盯著車前方,聽著小女人在他耳邊像只小家雀般嘰嘰喳喳不停地驚嘆著,說笑著,卻始終淡笑不語。

因為,他不會許給她一個盛夏……

沒用多久,車子便停在了那家私家菜館門前。

打開車門,夜魅修讓殷漓先下車進餐館找個包間坐下,他則把車子開進了餐館後面較為隱蔽的一塊兒空場,將車子停了下來。

畢竟在郊區,他這輛跑車停在外面實在太過顯眼,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突然做出的決定,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鎖好車子,他邁步走進菜館,來到了殷漓待著的包間,看到小丫頭正趴在餐桌上研究菜譜。

微微笑了下,他走到小女人旁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伸手摟住小女人的腰身,低聲問了句:「想好吃什麼了嗎?」 被他在外面這樣摟著,殷漓不自在地稍稍扭動了下身子,想要掙脫開他的摟抱,可是,夜魅修去絲毫沒有要放開她的意思。

無奈,她只好放棄掙扎,小聲說了句:「先生,這裡的菜都好貴啊」

「沒關係,想吃什麼,就點什麼」

今晚,夜魅修很想好好寵一寵這個小丫頭,於是,便徹底放權給了她。 鳥爺的悠閒生活 然而,當殷漓將點好的菜,指給他看的時候,夜魅修差點沒有笑出聲來。

三鮮豆腐羹、皮蛋豆腐、麻婆豆腐、金銀豆腐

看到殷漓點的菜,夜魅修差點沒有笑出聲來,強忍著笑,揶揄了她一句:「小傢伙,你想讓我吃豆腐,也不用這樣暗示吧,你只要主動點,我會隨時品嘗的」

被夜魅修調侃嘲笑了一句,殷漓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只顧著看菜的價錢,竟然,點了四個全都是豆腐的菜。

小臉頓時紅了,羞澀地低下了頭。

最後,還是夜魅修接過餐單,點了幾道菜館里最拿手的特色菜。

由於要開車,夜魅修沒有喝酒,只是給殷漓要了點飲料。

在吃飯的時候,夜魅修破天荒地跟殷漓聊起天。

「來這樣私家菜館,點菜,就要點這裡的特色菜,除了特色菜,其它菜系,他們做的口味,不見得能夠比得上那些大飯店。」

「可是,那些特色菜也太貴了。」

「因為他們主要靠這幾種菜肴維持店面運營,其他的菜可以比別的地方便宜,但是,這些特色菜,肯定是要比別的地方貴的」

吃完飯,夜魅修沒有立刻開車帶殷漓回凱旋名邸,而是將車子一路開上了山。

在一處寬闊的山路邊,夜魅修將車子停了下來。

殷漓不知道夜魅修怎麼會想到來這裡,而這個地方正是,當初楊洋開車帶著她來的山路。

從車上下來,夜魅修伸手拉著殷漓的小手,殷漓想要將手縮回來,可是,那雙有力的大手卻是她根本無法掙脫的。被他牽著手,倆人沿著山路慢慢前行,散著步。

虐殤:代罪新娘 今晚的夜色很美,圓圓的月亮像是掛在半山腰,讓殷漓覺得好像自己稍稍伸一下手,便能夠到它一般。漫天的繁星更像是顆顆璀璨的鑽石,鑲嵌在了墨色的幕布上。

靜謐夜,月光溫柔恬靜,給牽手漫步的兩個人籠罩上了朦朧溫馨的薄紗。

稍稍過了一會兒,夜魅修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的寂靜

「在想什麼?」

「在看天上的星星,你看它們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多像是鑽石」

順著殷漓的手指的方向,夜魅修抬起頭淡淡地看了一眼,然後,目光轉向前方,平靜地問了句:「將來上大學,想學什麼專業?」

「我想學師範」

「為什麼?喜歡當老師?」夜魅修轉過頭,上下審視打量了殷漓一番,怎麼看,也沒有發現她哪點具有當老師的潛質。

「師範是免學費的……」被夜魅修這樣的肆無忌憚地盯視,殷漓感到微微有些尬尷,連忙將真實原因說了出來。

「喜歡上什麼,就上什麼吧,學費我可以給你出。」

夜魅修原因為自己說完這番話,小女人肯定又會向下午,聽到他幫她教了學費時,那樣激動地落淚,然而,事情往往總是出乎人的預料。

讓夜魅修沒有想到的是,殷漓竟然拒絕了。

「不用了,先生。您幫我交付了高三的學費,我已經非常感激了,上大學,我想靠自己」說道這,殷漓停下腳步,目光注視著夜魅修輕聲地問了句:「先生,我可以有個請求嗎?」

見夜魅修雖然沒有說話,卻也跟著停下腳步,漆黑的星眸深深注視著自己,殷漓便接著又說道:「先生,上大學后,我會找份工作。

一邊上學一邊打工,掙來的錢,我除了生活費,其餘的,我會按月寄給您還債。

雖然不會很多,也許會還很久,但是不論還多久,哪怕是還上十年、二十年或者一輩子,我都會堅持把欠您的錢還上的。不過。」

「說重點」

夜魅修的目光死死盯視著殷漓的眼睛,心中已經大概猜出她想要說的話。

「我想,您能不能,在我上大學后,就此讓我自由。如果,我沒有按期還錢,您可以隨時把我抓回去,你看行嗎?」

雖然知道,殷漓的要求,根本就用不著等她考上大學,便很快能夠實現。可是,不知為什麼,當聽到小女人說出這番話時,他的心裡卻是異常的不舒服。

「放你走可以,但要看你的表現。表現好的話,也許,我會很快放手讓你離開的。」殷漓狐疑地看著夜魅修,不明白,他所指的表現到底是什麼。

想要開口問,卻看到夜魅修在說這番話后,便轉過身,朝著來時的方向大步走去。

殷漓見狀,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今晚,夜魅修說的這番話,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他始終解釋不清的癥結,造成了他此生最大的遺憾。

山上的夜風涼。

談及至此,倆人的心彷彿比這山上的風更涼。

既然沒有再繼續散步的興緻,倆人便坐回到了車裡,夜魅修立刻發動車子,一路疾駛,朝著返回凱旋名邸的方向駛去。

傍晚,閔睿從公司大樓出來,朝著停車場走去。

精明的眼眸餘光掃了眼停在馬路對面那輛白色的蘭博基尼reventon,嘴角帶出一抹不屑,就憑你這個毛頭小子,還想跟我玩跟蹤?!呵呵

看到閔睿開著車從車場出來,楊洋連忙發動車子跟了上去,怕被閔睿發現,他始終跟閔睿的車子保持著兩個車的距離,不遠不近地跟著。

而閔睿似乎始終沒有發現他,一直不疾不徐地開著車。

然而,在通過一個十字路口時,楊洋突然發現閔睿的車猛然提速,發瘋般朝著已經馬上跳起紅燈的十字路口衝去。在紅燈跳起的最後一秒,飛快地衝過了路口。

發現閔睿提速,楊洋急忙踩下油門想要加速,超過前面的車輛,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前面的車輛被紅燈擋在了十字路路口的這邊,而他的車子,被周圍跟上來的車輛夾在道路中間,連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閔睿的車,一路飛馳,消失在車流中,很快,沒有了蹤影。

楊洋氣的舉起拳頭,猛砸了方向盤,「嘀——」尖銳的鳴笛聲,頓時響起,惹得旁邊的車輛和路人都紛紛將目光看向這輛奢華的跑車,不知車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知道想要從閔睿這條線找到殷漓,已經肯定是不行了,現在他已經有了戒備,而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畢竟不如他老道豐富。

微微思索了一下,楊洋決定還是去一條街守株待兔,尋找殷漓。

拿定主意后,在綠燈亮起時,他將車子亮起了轉向燈,隨後,將車子朝著一條街的方向駛去。

來到一條街,楊洋將車子停進停車場。

先給老媽打了個電話,告訴老媽,晚上他有事不回去吃飯。

隨後,楊洋抬起手臂,看了下腕錶,見時間還早,便邁步走進旁邊一家麵館,隨便點了碗面。三口兩口,將面吃下去,他走出麵館,開始在一條街上到處閑逛,在人群中尋找著殷漓的身影。

她兒砸被大佬盯上了 大街上擺地攤的商販們開始陸續到來。

楊洋在每一個攤位前都駐足查看。擔心自己剛走過後,殷漓才到來。他不停來回反覆,在大街上轉悠。

唯恐,再一次與殷漓擦肩而過。

這樣的徘徊尋找,一直持續到了深夜,眼見著,大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到最後已經寥寥無幾。

街上擺攤的商販也都開始陸續撤攤。

看著已經能夠一眼望到頭的大街,楊洋的心沉得像是墜上了鉛疙瘩,壓得他透不過氣來。

再過兩天,學校就要開學了,也許到那時,他會見到殷漓。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從知道殷漓被閔睿保釋帶走後,他的心裡,便一直七上八下,擔心的不行。

總是擔心殷漓被人控制住了。

如果要真是那樣的話,那開學的時候,殷漓極有可能就來不了學校了……

閔睿成功擺脫了楊洋后,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過,電話對方立刻向他彙報了今天的調查結果,聽完后,閔睿撂下了話,微微思索著,是否現在把這件事情告訴boss。

因為從剛才派去調查楊洋和殷漓關係的人彙報說,楊洋與殷漓不僅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而且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只是倆人現在並沒有對外公布男女朋友的關係。

可是,現在從楊洋對殷漓的關心程度來看,閔睿擔心,接下來的事情,楊洋很有可能會成為最大的絆腳石。

這不僅僅是因為楊洋對殷漓有著很深的感情,更重要的是他身後龐大的關係網和雄厚的背景。

葉賀鳴是他的親娘舅,而他的父親楊錦軒也是海城著名的大企業家,楊氏公司的老闆。

對付一個楊洋好辦,可要是對付政、商兩大巨頭,那恐怕就要費些力氣了…… 說道這,楊洋停下來,目光注視著殷漓,此刻,他倒真的希望殷漓拒絕收下他的手機了。

「好,我收下!」

看到殷漓神色落寞地緩緩點頭,收下了手機,楊洋感到心裡泛起了一絲鈍痛,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測應該是真的。然而,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麼,他都不會將小漓棄之不顧,他會一直陪在她身邊,守護著她的。

「小漓,晚上放學,咱們喊上廖然、郁峰一起聚聚吧!」

每個學期,在剛開學的第一天,楊洋都會喊上殷漓與他的兩個好朋友一起去吃飯。而每次,殷漓也都會欣然答應,一同前往。

然而這次,殷漓卻沒有辦法答應楊洋。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晚上,我有些事情……」

心裡早已猜到會是這個答案,聽到殷漓拒絕,楊洋便也沒勉強她。

傍晚,下課的鈴聲響起,殷漓立刻拎起書包,匆匆走出教室,快步朝著校園外的公交車站走去。

她要趕緊回到那個大籠子里,去給那個籠子的主人昨晚飯,因為這是他最後答應讓她每天坐公交車來上學的條件——必須在放學后第一時間趕回去。

很快,公交車來到了站台,車門打開,殷漓擠上了車,將事先準備好的零錢投進投幣箱后,在緊貼車門口的地方找到了一處站腳的位置。

車廂里的人擁擠不堪,讓她無暇去發現,楊洋開著白色蘭博基尼reventon始終在公交車後面,不遠不近地跟著。

經過幾個站口,直到公交車到達了凱旋名邸站牌旁緩緩停了下來,楊洋才看到殷漓從車上下來,連跑帶顛地朝著凱旋名邸門禁處跑去。

楊洋沒有馬上跟過去,而是,稍稍等了一會兒,這才開著車過了門禁,遠遠跟著殷漓進來小區,沒過多久,便看到殷漓走進了一棟尚未開盤樓房的樓道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