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下一霎那,屏風的地圖上邊,有著一處之前顯示為「零」的光點驀然變化為「一」。

一切完畢后,梁榆在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的同時,也將手中石牌收起,接著望了一下屏風附近的內院弟子。

與其他屏風的至少有著十數人圍著的熱鬧相比,綉著青雲峰地圖的這副屏風周圍卻是顯得有些冷清,只有寥寥數人在圍觀研究。這種情形與青雲峰的位置比起其他條件相似的靈峰要偏僻不少有著極大的關聯,所以只要細心一想也不是什麼太過令人意外之事。

這般境況落在梁榆眼中也是感到一陣喜悅,但臉上的神情自然是平靜不變。因為若非必要,他也不想剛剛成為內院弟子數天就與其他弟子比試爭鬥,從而結下怨仇,這樣實在算不上是什麼好事。 當一旁觀看研究青雲峰地圖的數名內院弟子在看清梁榆所選的靈地后,均是微微一怔,不由自主地望了他一眼,接著有些疑惑地互相討論起來。以他們幾人的修為閱歷,自然是看出這名少年只是靈丹之修,而且看那模樣,像是剛入內院不久。

如此一來,梁榆為了穩妥起見,選取青雲峰這等天地靈氣中規中規的存在也不算什麼奇怪現象。但讓他們感到費解的是,青雲峰上無人選取的靈地足有數塊之多,而這位師弟卻偏偏選了那片除了範圍廣闊便再無他長的土地,此事著實是有些稀奇。

此時,許靜與姚雁二女正好看見梁榆從那副綉著青雲峰地圖的屏風處邁步走出,隨後上前打了個招呼。

許靜望了一眼梁榆身後的那副屏風,出聲問道:「不知梁兄現在是否尋到了適合的靈地?」

梁榆聽后輕輕點頭,開口答道:「在青雲峰上。」

「哦?青雲峰?雖然地理位置是偏僻了一些,但論起天地靈氣的充盈程度卻與我們選取的彩霞峰相差不大。不知梁兄看中的是哪一片靈地?」姚雁向前走了數步,去到青雲峰的屏風前邊打量了一下,轉身問道。

「這一塊。」梁榆返回屏風的前面,伸手指道。

二女順著梁榆的手指望去,但她們看到後者所指之處是一片範圍寬廣,但靈氣卻極為一般的靈地后,秀眉不禁淺淺一皺。

「梁兄,你真的要選取這片靈地作為修建洞府之用?若是選定以後,五年內都不能隨意更換住處的。」許靜沉吟了一下,如此說道。

「我等初入內院,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花時間去熟悉了解,留在洞府內修鍊的時間不會太多。而且等到日後能夠外出任務時,待在自己住處的時間便會更少。所以現在只要有個地方落腳即可,暫時沒必要做過多的爭搶。這塊靈地的位置與靈氣很是一般,想來應該不會有他人與我相爭才對。」梁榆微微一笑后,這般答道。

「既然梁兄心意已決,那便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即可。」許靜聽后臉上先是露出一絲古怪之色,但很快又轉化為笑容,這般說道。

此女也是聰慧之人,知曉做了標記之後,便不能再次更改。而且剛才的話語更是只是因疑惑而問詢罷了,並無太多的含義,故而現在也沒有太過執著於這個問題。

梁榆在含笑點頭后,也沒有立即離開,而是站在原地與許靜二女聊起關於內院的事情來。

就在此時,一名身材矮胖男子面露急切之色從遠處快步走來。行進間,皆是有著響聲回蕩,引得旁邊不少內院弟子不禁扭頭望了他一眼。

站在青雲峰屏風附近的數人在看了來人一眼后,便又將視線收回,繼續觀看研究身前靈峰的地圖分佈。只有一名瘦高男子看了之後,便從屏風處離開,迎了上去,笑道:「哈哈,原來是劉兄。怎麼今天會這般有興緻前來選取靈地了?」

「哼,汪兄你能來,我劉某人自然也是能來。」矮胖男子到瘦高男子身前停下,抬眼望去,淡淡道。

瘦高男子只是一名靈丹後期的修靈者,但面對似乎是靈丹大圓滿的矮胖男子,卻沒有絲毫退讓之意,完全是一副平起平坐的模樣,這倒讓梁榆與許靜二女都不禁多看了他們一眼。

畢竟修為到達靈丹以後,每向上提升一階,都代表了自身戰鬥力的巨大增長。當然,如梁榆等身懷不少強力手段之人只是少有的例外。

因此,瘦高男子這般對待靈丹大圓滿的矮胖之人,必定是有所依仗。


「劉兄說笑了。你現在的洞府可以建在一片較為不錯的靈地之上,以現在而言,沒有必要作出更換吧。」瘦高男子完全不在意矮胖之人的語氣,出聲笑道。

「最近我打算修習一門秘法,靈氣對其影響不大,但需要的範圍卻是不少,否則修鍊起來可是會有不少麻煩,所以只好換一換地方了。」矮胖之人不動聲色,敷衍答道。

「原來是這樣。」瘦高男子聞言,臉上露出一絲釋然之色。但事實上是否真的相信矮胖之人的說法,只有他自己心中知道了。

隨後,矮胖之人再與瘦高男子聊了幾句,便向前邁了幾步走到有著青雲峰地圖的屏風之前,認真地挑選著靈地。

剛過數息時間,矮胖之人臉色有些陰沉地回頭問道:「這片靈地如此偏僻,怎麼會有人選取?汪兄,你剛才似乎也在這裡研究地圖,可是知曉到底是誰選取了此地?」

在話語間,矮胖之人伸出他粗短的手指對著屏風上的某處驀然一點,一個閃爍著「一」字的光點便落在眾人的眼中。

瘦高男子看清那光點的位置后,在面露怪異之色,微微皺眉間,下意識地憋了梁榆一眼。

看到瘦高男子的神色變化,矮胖之人立刻明白了是什麼回事,旋即轉身上前,站在梁榆的對面,仔細打量起這名少年來。

「選擇那片靈地之人,是你?」矮胖之人一眼便看出梁榆只是中期修為,而且看那模樣像是剛入內院不久,隨後不由得面露一絲倨傲之色,冷聲道。

「這位師兄也看上那片靈地了?」梁榆不動聲色,淡淡回答。

「不錯。我要修鍊的秘法,只有這片靈地才最為適合。你若識趣的話,就主動放棄此地。否則爭鬥起來,恐怕不止是在床上躺一段時間這麼簡單。」矮胖之人面露冰寒,陰森說道。話語間,一股威脅之意表露無遺。

對此,梁榆心中著實是有些無奈。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爭執和方便隱藏自己的秘密,特意選取了這麼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作為修建洞府所用。畢竟眼下他只是一心想提升自身修為實力,沒有打算將太多的心思放在外界紛爭之上,以免造成一些多餘的干擾。但讓自己始料不及的是,這般低調的做法竟然還被別人主動尋上門來。

此事,倒是顯得有些諷刺了。

梁榆沒有立刻回答矮胖之人的問題,而是扭頭對許靜輕聲問道:「許靜小姐,若然我放棄這片靈地的話,似乎不能再次重新選擇了是吧。」

「沒錯。按照規定所說,梁兄若是爭奪靈地失敗,則需要等到五年後才有選取靈地的資格。」許靜思索了一下,開口答道。

聽了許靜的回答,梁榆心中也有了打算。正當他想開口回答時,矮胖之人卻譏笑道:「等上五年,總比休養一年要好。這位師弟若果不知進退的話,到時候師兄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梁榆聽了對方的言語,臉上沒有露出一絲怒色,而是輕笑道:「在下無法答應師兄的要求。依我看來,不如師兄另尋靈地用作修鍊場所吧。作為師弟,也不想與師兄你出手爭鬥,以免損傷和氣。更何況,萬一到時候不小心出手過重的話……呵呵,那可是有些不好。」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都怔住了。

以梁榆中期之修與先前的客氣舉動,現在卻突然說出這般話語,眾人自然是感到有些愕然。

因為二人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交談,所以附近之人也能清晰聽聞。一些站在其他屏風前研究地圖的內院弟子,在聽見梁榆的話語后,均是饒有興緻地探頭望去。

矮胖之人聽聞此言,臉上瞬間布滿陰寒,怒極反笑道:「有意思!最近的內院新人越來越囂張了,修為比我低還敢這般出言挑釁。既然師弟這麼有信心,那麼七天後的靈地之爭,你我也不必留什麼情面,儘管出手就好。」

「我也是這般認為。在下到時候必定要領教一下師兄的高招。」梁榆神色不變,輕描淡寫道。

「哼!」矮胖之人冷哼一聲,隨後轉身在梁榆選取的靈地上做了標記。當那個原先是閃爍著「一」字的光點變作「二」字,接著便要邁步離開。在經過梁榆身旁時,臉色極為不善地望了後者一眼,一抹寒光在那雙細小的眼睛中閃掠而過。

與之相比,梁榆則一直面不改色,絲毫不懼修為已達靈丹大圓滿的矮胖之人。

「好,好,好!」見梁榆由始至終沒有對自己露出一絲退意懼色,矮胖之人在連說三個好字后,臉色陰沉地離開了雲靈殿。

「李師兄,那邊為何這般喧鬧?」大廳內的一副屏風之前,一名嬌俏女子面露好奇之色,出聲問道。

「哦,貌似是兩名弟子因為靈地之事而起了爭執。不過這事說著也有點奇怪,那兩人裡邊的其中一人已經進入內院數年,修為在靈丹大圓滿,而另外一人卻像是剛入內院不久,只是靈丹中期之修。但在這般較為懸殊的條件下,那名新入之人卻也沒有退讓分毫,直接出言反擊。想必七日後的這場戰鬥也是有些精彩啊。」因為距離爭吵的地方不算太遠,那名被喚作李師兄的男子的位置又在外邊,故而對於剛才之事都盡收眼中,見有人問到,便笑吟吟地回答。 「哦?竟然還有這等事情,有些意思。」星目男子聽了李師兄的話語,頓時便來了興趣,如此說道。

「進入內院數年還沒有踏入靈元,那位師兄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嬌俏女子撇了撇嘴,語氣裡帶著一絲毫不掩藏的不屑,輕張朱唇道。

「靈丹化神,除了天賦資質外,自身的機緣運氣也是很重要的。被卡在這一關的人很多,不足為奇。」清秀男子的目光不曾離開身前屏風半分,淡淡道。

眾人之中一直面帶溫和笑容的男子對此只是輕笑一聲,並沒有出言加以評論。

在同伴議論間,鄭素的眸子不經意地從方才喧鬧聲傳出之處輕掃而過。

但……就是這麼輕輕地一掃,一道使得她的心境泛起波瀾的身影便映入美眸之中。

「梁榆?」鄭素神色微微一變,失聲道。

就在此時,數名內院男女從她的身前走過,擋住了視線。當路人離去后,剛才那道令自己心神顫動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素兒,怎麼了嗎?」溫和男子聽到鄭素剛才彷彿開口說了一些什麼,但因為附近過於嘈雜與絕美少女的聲音較低,所以也沒有聽清楚內容。現在見後者的臉色不是太好,不由得出聲問道。

「沒什麼。方才好像看到一個認識的人而已。」此時鄭素的神色已經恢復正常,淡然道。


聽聞此話,溫和男子雖不作聲,但雙眸中卻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他與鄭素認識的時日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足三年,兩年有餘。自從自己第一次看到這名少女,便已經認定今生只因她而傾倒。

他,本是桀驁之人;溫柔,只為她一人展現。

兩年多的相處間,溫和男子的心意表現得很是明顯。

這點,鄭素她是知曉的。

雖然如此,但少女卻一直沒有作出回應。

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從來不會與溫和男子談論這個問題,甚至……話語也是不多。只是,她似乎也並不反感男子跟隨在自己身邊。

故而,二人的關係朦朧,像是可能,但又像是不可能。

當日,溫和男子在知道鄭素與那個廢物未婚夫解除婚約后,激動得接連幾日都無法平靜下來。雖然心中玉人因為那件事而神色異樣了數日,但自己確確實實是有了機會,有了可能,所以也沒有太過在意這件事,只當是女兒家的一些正常反應而已。

今天,剛才鄭素臉上的那絲異色,卻與解除婚約歸來時的表現有些相同,此事讓溫和男子心中忽然湧起了一抹莫名的不安。但少女說無事,他也不好繼續追問些什麼。

「李師兄,不知關於靈地使用權的爭奪比試是在什麼時候舉行?」鄭素在將目光落在屏風上后,突然扭頭問道。

「呃……是在七天之後,地點是在競技場內。在那一天,學院會特意劃出部分比武台用作關於靈地爭奪所用。」李師兄對鄭素的突然一問先是感到一怔,但很快又反應過來,連忙答道。

「七天後么……。」鄭素喃喃說了一句話后,神色平靜地將視線重新投到身前屏風上邊,細細研究起來。

一旁的幾名少男少女見狀,均是有些不解地對視了一眼,但在溫和男子的清咳一聲后,眾人再次將注意力放在了前方的屏風之上。

雲靈殿,入口處。

「梁兄,你對七日後的靈地之爭有幾成把握?」許靜沉吟了一下,出聲問道。

聞言,梁榆輕笑一聲,道:「把握……不算大,有一些罷了。」

對於如此含糊的回答,許靜卻沒有因此神色變化。梁榆沒有直接說明,大都是不想暴露太多自己的實力而已,但……七日後的競技場,他的實力如何,還能繼續隱藏么?畢竟對方可是高他兩個小境界之人,並非什麼易與之輩。

在美眸眨動數下后,許靜微笑道:「七日後必定前去競技場看梁兄的精彩一戰。」

「到時我也會一同前去為梁兄的精彩表現吶喊助威。」姚雁調皮一笑,如此說道。與許靜一般,好戰的她也對梁榆的真正實力很感興趣。但後者一直不願全力對戰,所以她也不得而知。現在有了這麼一個獲得答案的機會,自然是不會隨便放過。

聽到二女的話語,梁榆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微微一笑,對著二女略一拱手表示謝意。

隨後,許靜二女因為各自有事在身,便對梁榆出言告辭。

在目送二女所化的虹光遠去后,梁榆回頭看了一眼殿內大廳,神色平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數息過後,梁榆才緩緩將目光收回,轉而望向天際,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旁人不知何意的話語:「七天時間么……,應該足夠了。」緊接著,縱身一躍化作一道流光離開雲靈殿,向著遠處飛去。

與此同時,學院之內,一處無人高空中。

剛才與梁榆發生衝突的矮胖男子正臉色陰沉地快速飛掠,在此過程中,眼神發生了數次變化,似乎在思量著一些什麼事情。

突然,一名瘦長身影從後邊追隨而至,靠近矮胖男子,滿臉堆笑道:「劉兄,怎麼走得這般急切?對了,你挑選的那片靈地到底有何特別之處?方才大廳人多,不方便說,現在就我們兩個,是否可以給我透露一二?」

「就和我剛才在雲靈殿里說的那般,只是為了修鍊一種強力秘法更換的。不然誰會放棄靈氣充裕的洞府而去那等鳥不生蛋的地方。」矮胖男子沒好氣地說道。

「哦……。」瘦高男子把聲音拉得極長,顯然是不相信對方的說法。

矮胖男子憋了旁邊的友人一眼,面上並無異色露出,而後擺出一副剛剛所說之言便是事實的模樣,繼續快速飛行。

在盯了對方好一陣后,瘦高男子才緩緩道:「無論劉兄此次更換靈地到底是有何種原因,但倘若不方便明說的話,必定是有自己的苦衷,在下也不會繼續強求。只是劉兄,你真的打算在七日後的爭鬥里毫不留手么?」

「嗯?怎麼,汪兄與那小子認識?」矮胖男子眉頭微皺,有些不悅道。

「呵呵,當然不是。我剛才是與那小子頭一次見面,怎麼可能會認識呢?但那小子能以中期之修通過內院考核,並且敢於對劉兄出言挑釁,想必是有著一些不俗的手段與依仗才敢這般做法。內院考核的含金量如何,你我可是知曉的。」瘦高男子呵呵一笑后,扭頭說道。

「哼!那又如何!以中期之修通過考核的,雖說不多,但以當下而言卻也不算太過稀罕之事。即使他資質不錯,但日後作為如何還要踏入靈元以後才可知曉一二。要知道在內院裡邊無法邁過靈丹化神這道坎的天賦頗佳之人可是一抓一大把。」提到凝聚元神之事,矮胖男子臉上的不快之色更甚,冷聲說道。

「以劉兄的修為實力,壓那小子一頭自然是板上釘釘之事。但七日後的爭鬥,我個人認為還是略加教訓即可。若是真的做得太過火,恐怕天罡榜上一些好管閑事之輩會以各種規條道理來尋你說事。這麼一來,後續麻煩可是不小。畢竟在這內院之中,還是天罡榜上那些人說了算。」瘦高男子慈眉善目地勸說道。

「那小子待我如此不客氣,教訓一番是必然之事。至於是否將他重傷,爭鬥無眼,誰敢打包票,一切到時候再說吧。」聽聞天罡榜三個字,矮胖之人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陰晴不定,顯然對那些在內院稱王稱霸之人很是忌憚,在沉默片刻后,平淡開口。

「既然劉兄這麼說,我也不好再多言什麼。七天之後,我一樣要和另外數人爭鬥。雖說其中並無靈元之修,但大圓滿之人也是有那麼一兩位,事情不太好辦呢。」瘦高男子沒有繼續談論這個話題,話鋒一轉,說到了自己的狀況,面上露出一絲憂色,嘆氣道。

「汪兄此話倒是過於謙虛了。你的實力,我可是清楚的。若是認真起來,雖然我比你高出一個小境界,但應該也討不了好吧。而且,我聽聞汪兄近日新得一件厲害法寶,那是一件幾乎可以媲美靈寶的強大存在。如此的話,實力當然更添數分,爭鬥之事,當然再無任何懸念。」矮胖男子似笑非笑地說道。

聽聞此言,瘦高男子臉上的憂色一收,換上一副頗為無奈的表情,道:「劉兄的消息真是靈通,連這等事情也被你知曉。不錯,我前段時間的確是得到了一件不錯的法寶。但如果說能夠媲美靈寶,倒是有些誇大了。只是比起一般法寶要厲害上那麼一些而已,不算什麼稀奇之物。」

「哦……原來是這樣。」矮胖男子如對方先前一般將聲音拉長,一副恍然的樣子。

接著,這兩名身材差異極大的男子在又交談了一陣后,瘦高男子率先出言告辭,化作一道亮光遁向天際,就此離去。

「沒有套到關於靈地的消息還不肯死心放棄,反而像是一片好心那般對我進行勸說,為日後的繼續打聽埋下機會。他的如意算盤倒是打得響亮。」矮胖男子望著逐漸遠去的虹光,臉色忽然一沉,寒聲說道。

「不過他說的天罡榜之人可能會多管閑事倒是有著幾分可能。雖說如此,但那小子我絕對不可以輕易放過。至於具體如何,還得看當日的情形再作打算。」想到此處,矮胖男子的眉頭不禁為之一皺,但很快又鬆開,搖頭道。

說完,矮胖男子停下的身形再次動起,化作一道速度極快的虹光朝著自己的洞府所在迅速飛去。 天際之中,一道流光迅速閃掠而過。

離開了雲靈殿後,梁榆並沒有直接返回住處,而是眉頭微皺地向著遠方飛去。

天罡山,雖說是以山為名,但整個天罡學院的面積卻是極大,與大型城邦相比也不遑多讓。但事實上真正用於居住的地域卻是只有其中的一半,其餘都是一些尚未開發之地又或者是放養靈獸所用,人煙稀少。

雖然如此,但不少學院弟子在修習靈技或者一些特殊功法時為了防止旁人前來打擾,也會選擇在這等人跡罕見的地方進行修鍊之事。

約莫一刻鐘后,梁榆的身形緩緩下降,落在了一座無人的山峰之上……。

修鍊無歲月,七日時間眨眼即過。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掙脫雲層的束縛,投射到大地上時,梁榆也從打坐中睜目開來,神色淡然地從床上起身,出到閣樓外邊縱身一躍,化作一道虹光朝著競技場的所在飛去。

競技場,是天罡學院中人氣最為火爆的區域之一。無論是打賭贏得的靈石貢獻,還是戰鬥中的暢快淋漓,都引得無數內院弟子流連不已。

梁榆只是抬頭望了外觀磅礴大氣的競技場數眼,一種屬於戰鬥的激情便油然而生,甚是奇妙。

由於並不是第一次前來此地,梁榆在又看了數眼后便邁步踏入其中。

與先前來此處的記憶一般,競技場之內有著不少頗為寬廣的比武台。

儘管現在還是清晨,但競技場內已經有數處比武台上邊瀰漫著陣陣靈風,互相碰撞。而且每處比武台的旁邊,都或多或少有著一些弟子站立觀看,為自己看好之人吶喊助威。

和平時略有不同的是,有比試的那幾處比武台顯然是較為靠近的,而競技場內的一片區域之中,雖說還沒有人前去比試,卻已經有一些執事長老站在附近討論著某些事情。

梁榆掃了場內一眼后,便向著一處明顯是剛剛放置不久的告示牌走去。

告示牌上,所公告之事為今日靈地爭奪戰的比試安排。

梁榆在找到自己的比試地點與比試場次后,神色平靜地向著那處比武台走去。競技場裡邊的比武台有著序號之分,並且明確地劃分了一片區域作為今日比試之用,所以他很是輕易地找了方才告示牌上所說的那處位置。

因為靈地爭奪戰尚未開始,而且在梁榆上場以前還有著數場比試要進行,故而他到達比武台旁邊后,先是打量了一下周圍環境,隨即饒有興緻地看起了不遠處那座比武台上的切磋爭鬥。

「梁兄,今日來得這般早啊。」一道猶如黃鶯啼叫的聲音突然從側邊響起。

順著聲音望去,梁榆嘴角也露出一絲笑容,道:「今日有比試之事,來早一些也是無妨。說起此事,恭喜兩位順利獲得所選靈地的使用權。」

許靜聞言,在微微一笑后,道謝一聲。而姚雁在出言感謝的同時,眼眸當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之色,似乎還是對無法獲得火陽峰上的靈地之事有些在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