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下了飛機,路程還遠的呢,現在又是白天,他不可能直接御物飛行,只能找交通工具,先坐出租來到客運站,再買票到更近的地方下車,在進山後,他才展開身法,向那處已經廢棄的秘密基地趕去。

等他到了的時候,天都快黑了!

說來也是巧了,他來的時候,馬仙洪還在,不過,他已經和張楚嵐聊的差不多,準備要走了。

「喲,馬村長,你還真的就來了,以你的智慧,不難看出,這是針對你的陰謀吧?」

馬仙洪一愣!

怎麼着?又被認出來了???

自己可是被姐姐,用雙全手更改了相貌,氣息,甚至連指紋都變了,和以前的那個馬仙洪,完全是兩個人了啊!

怎麼馮寶寶認完了,賈正光也認出來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着朝着自己倒來的喬穗穗,程然幾乎下意識的就伸手去接住了她。掌心的那滑膩中又帶着一絲冰涼的觸感,簡直他么的舒服極了。

程然忍不住心頭一燥,恨不得立馬就將人就地辦了。

喬穗穗哪裏知道他的心猿意馬,她還處於聽到戰擎淵那話的震驚中呢。知道這個男人不是什麼好人,沒想到這麼不是東西,這種話竟然也說得出口。

他把自己當什麼了,出來賣的嗎?這錢,她還真就不掙了,不就是雙倍工資嗎。

想到這,喬穗穗覺得自己的腰板都直了不少。朝着程然道了聲謝,立馬站了起來就往外走,連正眼看都沒有看戰擎淵一眼。

包廂里的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這邊,一個個面面相覷,這是第一次有女人敢甩臉色給戰少看吧。

這個小妞,膽子真大。

程然看着自己空了的掌心,神情有一剎那的落寞。雖然只有這一剎那,但還是被戰擎淵看到了。尤其是剛才他那摸著喬穗穗的手臂的手,緊了又緊。

戰擎淵的臉色黑的都快和這包廂里的燈光一個色了,心裏的一陣升騰的怒意。

而喬穗穗眼看着自己就要夠著門把離開這了,心裏一喜,連帶着步伐都輕快了不少。只是,此時,包廂里的燈光突然嗖的一下子全部亮了,刺的她眼睛都睜不開了。

「你敢走出這個門,試試?」

身後,一道陰森中帶着威脅的聲音,傳了過來。

喬穗穗身影一頓,看着近在咫尺的那扇門,輕抿著唇瓣,猶豫了幾秒之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注視下,打開了那扇門,只留給他們一個瀟灑離去的身影。

「這就走了?」

程然也沒見過敢忤逆戰擎淵的,頓時心裏對喬穗穗的好感又上了一個台階。不過,在對上好友那張面無表情的臉時,立馬就閉了嘴。了解戰擎淵的人都知道,這是他憤怒的前奏。

下一秒,戰擎淵果然起身也離開了。

片刻之後,包廂里瞬間就炸開了鍋。一個個都將程然圍的死死的,向他打聽着剛才那個女的究竟是誰,竟然這麼牛逼。

出了包廂的喬穗穗,整個人都覺得神清氣爽了許多。只可惜,這種輕快未曾持續太久,身後就傳了一陣沉穩的步伐,喬穗穗每走一步,就覺得身後的步伐跟近了一步。

那種熟悉的沉重的壓迫感,除了那個不是東西的男人,還能有誰。

喬穗穗攥着手,加快了腳步,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看着前面的衛生間,喬穗穗眼珠子一轉,立馬就朝着女衛生間那邊走。

結果,剛走到門口,身後一陣溫熱,一股不容忽視的男性氣息立馬將她包圍着,喬穗穗眼前一花,整個人都被戰擎淵扛了起來。

這個狗東西,竟然將她抗進了男衛生間。

好在這個時候,衛生間里沒什麼人。戰擎淵將死命掙扎著的喬穗穗扔進了隔間里,順手就將門關了起來,將站起來的她死死的禁錮在門與胸膛之間。

喬穗穗害怕了,身子都有些顫抖,努力的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膽子挺大。」

「戰、戰總,不是您讓我試試的嘛。我試了呀,可能效果不是那麼好。」

喬穗穗的聲音都有些委屈,瞪着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看着他,彷彿在控訴他的出爾反爾似的。

這個小東西,到現在還在狡辯,他的試試能是她嘴裏的試試嗎。

戰擎淵冷哼一聲,視線落在了喬穗穗那兩條裸露在外的手臂上。似是想到了什麼,直接伸手抬起了她的手臂。

「……」

喬穗穗一臉懵逼的看着他。

下一秒。

「啊……」 熱鬧的新年倒計時之後,今晚的派對開始收尾。

凌晨一點多鐘,西蒙送走詹姆斯·雷布爾德一家三口,回到別墅內,空蕩的客廳里已經只剩下正在收拾殘局的侍應生,後院應該還有一些客人,卻不需要西蒙親自相送。

於是沿着樓梯來到二樓,還在一間起居室外,西蒙就聽到珍妮特的輕笑聲。

進門之後,珍妮特、凱瑟琳、艾米還有南希·布里爾四個女人姿態各異地偎在沙發上正在聊着什麼,女人們手裏捧著高腳杯,明顯都有了醉意,珍妮特白皙的臉龐此時已經變得紅撲撲的。

走到珍妮特沙發旁在扶手上坐下,西蒙輕輕接過女人手中的紅酒的紅酒不讓她再喝,看向艾米幾人道:「女士們,已經很晚了,還要繼續嗎?」

艾米抬腕看了看手錶,這才露出驚訝表情:「已經1點25分了,西蒙,你看到克里夫了嗎?」

克里夫是艾米的新男友,介紹說是布倫特伍德區一家法國餐廳的老闆。

西蒙想了下,道:「他應該在後院草坪上。」

「那麼,我該走了,」艾米把手中的高腳杯放在面前茶几上,撐著沙發扶手站起身,微微晃了晃腦袋,笑着對西蒙道:「老闆,我明天晚點去公司,理由應該很正當吧?」

西蒙笑着點頭:「當然。」

艾米口中的明天其實已經是今天,西蒙自然不會在這樣的小細節上較真。

元旦本該是美國的法定假日,不過,西蒙明天就要飛去澳洲,離開前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至少丹妮莉絲娛樂的一眾高層明天需要繼續出現在公司。

隨着艾米起身,另外三個女人也都站了起來。

西蒙摟住站起身後就晃悠着軟在他身上的珍妮特,眼神不經意注意到南希·布里爾,忍不住道:「好矮啊。」

原來,剛剛把自己蜷在單人沙發上的南希·布里爾脫掉了高跟鞋。

以往沒有注意到,女人此時赤腳站在地毯上,西蒙才發現,南希·布里爾的身高應該連一米六都不到,不要說凱瑟琳,哪怕在一米七上下的珍妮特和艾米兩女面前都明顯矮了一截。不過,女人曲線玲瓏的成熟風韻和她身高糅合起來,卻又帶着一種非常奇妙的風情。

西蒙這麼說,明顯剛剛發現這一點的珍妮特三人也都露出意外表情。

南希·布里爾被幾人注視,卻是若無其事地再次坐了下來,從旁邊找到她少說也有10CM的高跟鞋套在腳上,漫不經心地瞄了凱瑟琳一眼,語氣里似乎多了幾分防備,道:「老闆,你這是歧視嗎?」

「當然沒有,」西蒙笑着否認,看着南希·布里爾很快再次起身,那雙恨天高被掩在玫瑰色禮服裙擺下,個頭明顯上竄了一大截,道:「其實,總是穿這麼高的鞋子似乎不太好。」

南希·布里爾明顯不太希望繼續這個話題,只是淡淡道:「不穿的話,結果就更糟了。」

既然南希不喜歡討論自己的身高,西蒙也就打住。心裏卻忍不住想,這女人是因為太好強才在意自己的身高,還是因為身高的問題才變得好強。一米五幾的小個頭,在西方女人裏面確實有些矮了。

大家一起下樓,艾米在後院最後一撥客人里找到自己男友,看着代駕開車送走兩人,西蒙才注意到南希·布里爾依舊是一個人。

泊車員把一輛黑色平治轎車開過來,西蒙看着南希和大家道了聲再見就自己鑽進了駕駛座,上前按住女人想要拉上的車門,道:「你自己?」

南希坐在駕駛座上,重新把腳上的高跟鞋脫掉放在旁邊,看向西蒙道:「老闆,有問題嗎?」

西蒙把車門拉開一些讓到旁邊:「坐後面吧,讓代駕送你回去。」

南希卻搖頭:「不需要。」

西蒙堅持地望着女人:「下車。」

南希目光和西蒙對峙了片刻,終於道:「我不習慣陌生人送我回家。」

西蒙抬頭找到尼爾·班尼特的身影,朝他打了個手勢,重新看向南希,道:「我讓我的司機送你回去。」

南希遲疑片刻,還是下了車轉去後座。

西蒙對尼爾·班尼特交代幾句,看着他開車送南希離開,才轉回身,珍妮特正笑盈盈地看着他,帶着幾分小調侃:「南希顯然是想讓你這個老闆送她回去嘛,你可真不識趣。」

尼爾·班尼特本來是要送西蒙兩人回馬裏布的,現在只能再等一會兒。

西蒙不理會珍妮特的調侃,問旁邊的凱瑟琳道:「等下我們一起回馬裏布?」

「好啊,」凱瑟琳有些讓西蒙意外地點頭,隨即卻又補充道:「我最近剛剛在天堂灣那邊租了一套房子,距離杜梅岬不遠,恰好順路。」

三人一起那次之後,凱瑟琳一直都沒有再給西蒙荒唐的機會。

看到西蒙鬱悶的表情,珍妮特笑盈盈地上前攬住凱瑟琳的手臂向別墅走去,道:「小混蛋後天去澳洲,凱特,到時候你來和我住。」

凱瑟琳瞄了眼墜在兩人身旁的西蒙,有些意外道:「你不和他一起去嗎?」

「我們在杜梅岬公園的房子馬上就要開工了,」珍妮特搖搖頭,道:「而且,丹妮莉絲娛樂這邊接下來一個多月要進行財務審計,我留在洛杉磯可以幫他盯着,嗯,他二月份生日的時候,我們在一起過去探班。」

尼爾·班尼特把南希·布里爾送到家后回來,又是一番折騰,睡下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鐘。

第二天醒來,新的一年正式開始。

上午十點鐘召開高層會議一直到下午一點鐘,主要話題是西蒙離開洛杉磯這段時間公司的主要工作安排。

未來幾個月,丹妮莉絲娛樂的工作重點是建立海外發行渠道並推動去年年底《驚聲尖叫》等幾部影片的海外發行。

這個年代,荷里活電影的海外發行還很少能夠做到與北美同期,延遲兩三個月上映的情況反而非常普遍。因此,丹妮莉絲娛樂去年年底也就乾脆沒有分心海外上映上面,將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本土發行上。

現在,《驚聲尖叫》等幾部影片全部都在票房上大獲成功,這也就為丹妮莉絲娛樂海外發行渠道的拓展創立了非常好的先決條件。以這幾部大賣影片作為籌碼,丹妮莉絲娛樂可以非常輕鬆地與海外院線商建立聯繫。

電影發行之外,接下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對整個丹妮莉絲娛樂集團的財務審計。

因為並不是上市公司,丹妮莉絲娛樂並不需要對外公佈年度財報。不過,由於公司的擴張太過迅速,哪怕是西蒙自己現在都不是太清楚丹妮莉絲娛樂包括旗下各家子公司在內的詳細財務營收數據,更不清楚這其中是否存在潛在的問題,這就需要對丹妮莉絲娛樂進行一次非常詳細的財務審核。

為了確保財務報告的準確性,西蒙還特意在今天的會議上授權珍妮特全程監管這次審計。

最後,還有丹妮莉絲娛樂出品幾部影片在未來幾個月頒獎季的沖獎策略。

西蒙對奧斯卡等獎項的態度一直不算太熱衷,雖然成立了專門經營文藝片需要大量以來各大電影獎項的高門影業,但在他的觀念里,奧斯卡等獎項始終都應該是『錦上添花』之類的存在,而不應該反客為主地成為一部電影追求的根本目標。

下午兩點鐘,吃過簡單的午餐,西蒙以及艾米等幾位高層又一起和百視達公司董事長韋恩·休伊贊加會面,討論丹妮莉絲娛樂入股百視達的具體方案。

經過幾個小時的磋商,雙方達成初步協議,丹妮莉絲娛樂投資1.2億美元獲得百視達35%的股份,同時,丹妮莉絲娛樂許諾未來三年之內不插手百視達的管理,相應的,百視達也保證未來三年內丹妮莉絲娛樂的股份不被稀釋。

南希·布里爾在這次會面后也被確定為百視達董事會成員。

當天晚上,西蒙再次邀請雷布爾德一家在馬裏布用餐,期間和詹姆斯·雷布爾德私下裏討論了一些維斯特洛公司事情,西蒙算是完成了自己離開前的安排。

雖然對於放手丹妮莉絲娛樂這輛快速行駛『跑車』的方向盤還有些顧慮,但西蒙也明白,自己必須這麼做。一家公司如果離開和某個人就無法繼續運營下去,這家公司也就註定無法發展壯大。

1月2日,西蒙上午時分帶着一干隨從正式飛往澳大利亞墨爾本。

《蝙蝠俠》項目的前期籌備已經全部完成,抵達墨爾本后,西蒙只需要花費幾天時間熟悉一下環境,影片就能在1月9日正式開拍,計劃拍攝周期為13周,91天。如果一切順利,這部電影會在4月初殺青,歷時三個月。

西蒙立刻洛杉磯,荷里活的運作卻絲毫沒有因此停滯。

丹妮莉絲娛樂今年的沖獎公關工作被西蒙交給了高門影業的負責人艾拉·多伊奇曼,西蒙立刻后,艾拉·多伊奇曼就開始為《死亡詩社》的金球獎公關發力,同時開始籌備丹妮莉絲娛樂旗下一系列影片的奧斯卡提名。

隨着《雨人》票房的意外大爆,荷里活對這部影片的奧斯卡公關策略也顯得異常關注。

丹妮莉絲娛樂此前就在《雨人》上面完全放棄了今年的金球獎,很多人都猜測,由於和《雨人》幾位主創的衝突,如果西蒙·維斯特洛足夠少年心性,丹妮莉絲娛樂很可能會繼續放棄這部影片的奧斯卡沖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