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是他的小空間有問題,而是他的小空間比別人的要大好多,而且還大到了輪迴都不敢相信的地步。 李天想起得到七色仙菱花的時候,當時他將那株奇花移植進了輪迴的小空間中,那時輪迴的小空間比他現在的要小得多,而且那個時候輪迴的小空間還不是剛剛開闢出來的。可想而知,自己這個空間的確很變態。

「那這空間該怎麼發展?我現在可是一無所有,想要發展成小世界該怎麼做?」李天的目標,自然是把他的小空間發展成小世界,這也是當年輪迴沒能做到的,可不代表李天做不到,他要下決心嘗試一下。

「主要看你的修為,你的修為越高這小空間吸收外界天地元素就越快,小空間內的各系元素也就越多,當然一開始要靠你自己移植一些植物生命進來。」

在元素統帥階段,小空間吸收天地元素力量速度太慢,只能勉強保證小空間內的生命生存。這個階段,無論是生命還是能量一般都要靠自己來獲取,直接扔進小空間內就行了,靠小空間自己發展就太慢了。

晉陞為元素帝皇后就會好很多,境界越高小空間就會越完美,直到最後晉陞為小世界。


李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那株七色仙菱花,這株奇花他原本打算碰到高級煉丹師時換取丹藥或者材料的,現在看來移植到自己的小空間內更好。

七色仙菱花非常特別,七色葉子分別為七種不同屬性,而根莖則是暗屬性,有這一株奇花在小空間中,各系元素能量都會漸漸增強,他的小空間就會很快成長起來。

還不等李天提出,輪迴就直接把七色仙菱花從死神鐮刀空間中拋出,紮根在李天的小空間中。輪迴的小空間已經足夠大,這株奇花對他已經沒有太大用處了。

「這株奇花是個好東西,等你空間成長到一座城市那麼大時,再把他拿出來和人交換寶物吧,現在它對你的小空間有很大好處。」輪迴也是這樣認為。

「嗯,不過單單一株奇花還是太單調了,有時間的話我得想辦法豐富一下這個小空間。」李天現在並沒有時間,暫時打算隨便移植點花花草草進來,等有空了他會好好豐富一下這個空間。

現在他要做的是,試試這個空間的能力,看能為他在戰鬥中提供多少幫助。畢竟開闢出這個小空間,他的目的是想要一個足夠強大的底牌,可以為他在騎士挑戰賽上提供幫助。

他的試驗對像,當然是石頭了。這裡除了他也只有石頭了,而且石頭是巔峰元素統帥,正是他未來對手的境界,這樣的試驗品再合適不過了。

「已經過去兩天了,石頭應該完全恢復了,不知道傳說中的小空間是不是真的那麼強大。」李天站了起來,推開了大門。

石頭果然在屋外修鍊,他身上的元素力量波動已經達到了在落日山脈時的巔峰水平,現在絕對是一個強大的巔峰元素統帥。

「石頭,修鍊得不錯嘛,已經完全恢復了?」李天像鬼魅一般來到石頭身邊,一點氣息都沒散發出來,石頭當時就被嚇了一跳,發現是李天後才安定了下來。

「李天,你又突破了?我怎麼感覺你有了變化?」石頭也只是感覺而已,他並不知道李天的變化在哪。

「是嗎?可以算是突破了吧,我們現在再切磋一下,就當騎士挑戰賽前的熱身如何?」李天笑著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石頭對李天在想什麼毫不知情,於是一口就答應了。

「好,我的實力也已經恢復到了巔峰,要不是那毒素我怎麼會輸給你?今天一定要狂虐你一頓!」

石頭一直對李天用暗劍之毒擊敗他不服,當時要不是中了李天的毒,他怎麼可能被李天降服?現在是他找回場子的機會,他肯定想都不想就接下來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不過你可別又被虐了。」李天看上去非常輕鬆,絲毫沒有因為石頭的強大而感到壓力,即使對手是巔峰元素統帥他也似乎有絕對的信心。

石頭並沒有想那麼多,他並沒有化為本體戰鬥身,而是以人類身持一把大刀向李天劈砍下來。

「哈哈,李天來試試我這兩天修鍊的成果吧,我已經學會了一種人類的靈級低級元素技!」這一刀威力極強,靈級元素技即使是低階,也遠遠不是一級元素技能比的,再加上石頭本身就是巔峰元素統帥,這一刀再強的元素統帥都不敢小覷。

「不錯,你這兩天倒是沒有偷懶,不過我也沒有偷懶。」李天先是肯定了石頭這一刀的確強大,不過當大刀來到他面前時,李天的速度突然提升到極致,瞬間來到石頭面前。

石頭知道李天速度了得,知道他會憑藉速度上的優勢襲擊自己,早就做好了防禦。

「嘿嘿,我現在身上的防禦要巔峰元素統帥才能破開,你就算能破了防禦也傷不了我。」石頭身上早就有了防禦層,李天來到他面前也是他的一個機會,這麼近的距離如果他突然出手攻擊,李天速度再快也無法避開。

可是下一刻石頭就傻眼了,李天來到他面前並沒有攻擊他,而是突然撕開了一個空間缺口,直接把他籠罩了進去。

石頭壓根就沒有反應過來,他根本就不知道李天還有這樣的招式,而且他從沒有和擁有小空間的強者交過手,也沒有防備的經驗,所以就這麼不明不白的中招了。

再下一刻,李天和石頭就出現在一個迷你小空間中,這個小空間中只有一株靈氣極強的奇花,然後就是一片荒蕪,再也沒有別的生命。

「這是哪裡?李天剛才撕開了空間?這怎麼可能?」雖然石頭還不怎麼懂,可剛才他是看著李天撕開空間裂縫的,正常情況下那是元素帝皇才有的能力,只有元素帝皇的力量才能超越空間之力。

「石頭,這是我剛剛開闢的空間,其實我是要拿你做試驗,想看看我的空間到底有多強,現在你全力攻擊我試試?」 從監獄裡面出來之後,周昂整個人都看起來特別不對勁,他的情緒特別低落,不像進監獄之前那麼氣質昂揚的樣子。

梁鴻卓一直都在監獄門口等著他,看到他出來之後,立刻熱情的上去迎接。

「怎麼樣?怎麼樣?有沒有問出來什麼消息?犯罪嫌疑人是怎麼說的?」

面對自己好朋友的關心,周昂好像沒看到一樣,自己一個人走開了。

看到自己的好朋友那麼失落的樣子,他多多少少也了解到了監獄中的實際情況。

「周昂,咱們回家吧!既然這次什麼都沒有問出來的話,那咱們下次再過來一定要把他給問出來!」

梁鴻卓知道周昂恐怕是什麼也沒問出來,就趕緊安慰他道。

「我沒事的,咱們趕緊回去吧,回去之後我還要給謝冬青打電話!」

周昂說完之後,兩個人就離開了監獄,回到自己家裡。

回到自己家裡之後,周昂一點都沒做,趕緊拿出手機給謝冬青打電話。

「謝冬青,現在立刻就要見你,你趕緊到我家裡面來!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你趕緊出現在我的面前!」

周昂覺得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我們組織安排下來的,所以他想當面找謝冬青問清楚這件事情。

「周昂,不是我不願意過去,是我現在確實挺忙的,我能晚一會到嗎?我現在的手頭上,還有一些急事需要處理一下!」

接了電話之後,謝冬青非常客氣的對他說道。

「那行!你忙完之後就立刻來到我家裡,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是十萬火急的事情!」

知道謝冬青還在忙之後,她也不好意思再讓別人立刻就過來,但是還是希望她能夠儘快過來的。

大約三個小時之後,謝冬青來到了周昂的家裡。

「你這麼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回來,到底是有什麼事啊?」

兩個人剛一見面,謝冬青就問他發生了什麼事兒。

「我這麼十萬火急的把你叫過來,是確實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之前我不是作為犯罪嫌疑人,一直在被通緝嗎?

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人替我頂罪了,所以我現在是清白的了。我叫你過來是想問問,是不是你們羅門組織找人來替我頂罪的?」

見到謝冬青之後,周昂立刻把今天的情況都說了一遍。

「沒有啊!雖然說我們組織里有這個打算,但是還沒有實施,就有人做了!一直以來我們組織都希望你能夠忠於我們組織,所以對你很受重視。

這件事情我們組織上也曾經考慮過,希望能夠找個人替你頂罪來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但是我們還沒有做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有人做了。」

謝冬青聽到周昂那麼說之後,她也很驚訝。

「既然不是你們羅門組織做的,那會是誰呢?誰會這麼好心,幫我找人把罪給頂下來呢?」

聽到謝冬青說不是他們組織找人頂罪的,周昂就開始好奇到底是誰幫了他呢?

謝冬青和梁鴻卓兩個人站在一旁,也非常疑惑的想著到底是誰幫著周昂呢?

「難道說是他嗎?真的會是他嗎?」

這個時候周昂的腦海中閃過一個人,這個人曾經給過自己幫助。但是,我曾經給他幫助的人是一個非常神秘的人,他穿著一件黑衣服,所以周昂一直覺得他是一個神秘的黑衣人。

如果是黑衣人在幫他的話,那麼他就肯定找不到黑人的線索了。

旁邊的兩個人看到他在一旁自言自語,也沒好意思打擾他。

「鴻卓,我看他也沒什麼事了,大概也知道是誰幫助了他。既然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謝冬青知道周昂應該猜到了是誰幫助了他,所以她就起身離開了。

梁鴻卓看到周昂還在思考的樣子,也沒忍心打擾他,就把謝冬青給送走了。

「周昂,我看你在那裡自言自語,到底想到了是誰幫助了你嗎?」

送走了謝東慶之後,他回到房間裡面問自己的好兄弟。

「雖然說我猜到了可能是誰幫助了我,但是我並沒有他的線索,如果我們想要找到那個人的話,還是要通過犯罪嫌疑人!也就是說,現在犯罪嫌疑人,才是我們最重要的突破口!」

周昂看到自己的好兄弟那麼擔心自己,就把自己想到的事情告訴了他。

「那我們兩個,怎麼才能通過犯罪嫌疑人,來作為突破口找到黑衣人呢?」

聽到他那麼說,梁鴻卓又開始繼續追問道。


「這樣吧,鴻卓。上次我過去的時候,犯罪嫌疑人已經拒絕跟我講話了,你先去查一下犯罪嫌疑人的消息,看看他的來歷什麼的!既然有人能讓她來頂罪,我就相信他跟那個人一定會有某種聯繫的。」

他想了想,對著身邊的梁鴻卓說道。

「現在我們也沒有什麼技術支持和大量的人力物力,怎麼去調查一個人啊?」

聽到周昂那麼說,梁鴻卓開始反問道。


「你現在就根據犯罪嫌疑人的特徵去他們家找去他們家附近找鄰居問找親戚,我一定要把他的事情找到!包括他又跟什麼人有什麼恩怨,他信仰什麼教派,這些事情都要給我全部打聽的清清楚楚。」

看到梁鴻卓還沒有行動就開始愁眉苦臉的樣子,周昂直接吩咐到。

「好的!我現在就去!」

接下來的幾天,梁鴻卓一直都在犯罪嫌疑人在家門口詢問他們的鄰居,剛開始的時候鄰居見他都不太熟悉,就不願意把事情告訴他,他跟鄰居混熟之後,鄰居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得到了犯罪嫌疑人的消息之後,他就立刻回去了。

「我剛剛去走訪了他們家的鄰居,鄰居們都說他就是一個普通人,也沒有什麼大的作為。除了和譚銘有一些過節之外,其他的看起來都很普通。」

梁鴻卓把自己調查的情況,全部告訴了周昂。

「還有沒有別的信息了?」

周昂聽到梁鴻卓那麼說,就繼續問道。 李天就站在那裡笑看著石頭,石頭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到底是巔峰元素統帥,即使從沒見過擁有小空間的強者,可肯定聽說過。

不過現在的石頭卻是瞪大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李天。要知道,李天只是初級元素統帥而已,竟然就能擁有自己的小空間?這怎麼可能?他可是巔峰元素統帥啊,竟然連小空間的毛都摸不到,就算他成了元素帝皇,也還要一定的運氣才可能成功,現在他更是想都不敢想。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小空間?好!那我就來試試擁有小空間的強者到底有什麼特別的。」石頭也有些興奮,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進入別的小空間,他要是能從李天這裡得到有關小空間的秘密,未來他想開闢屬於自己的小空間就會容易很多。

「出手吧。」李天一邊感應著整個空間中的能量,一邊示意石頭向他攻擊。

石頭扔掉了大刀,一頭威猛的雄獅出現在李天的小空間中,他直接現出了本體戰鬥身。這是石頭的最強戰鬥形態,攻擊力絕對強大,他直接撲向李天一爪子拍了下來。

「好強,要是在外面,這一爪子我必須結合輪迴身法和輪迴步法避開,不過在我的空間中就不一樣了。」在他自己的空間中,李天不但可以動用整個空間中的能量,還可以調動部分空間之力來鎮壓敵人,要知道空間之力再弱也是超越了元素統帥的。

石頭一爪子直接拍在了李天身上,李天動都沒動正面被擊中。

這一下把石頭都嚇著了,本來他以為李天的速度可以輕鬆避開他這一爪,誰知道李天從頭到尾就沒有動一下,硬生生承受了他這一爪子。

可很快石頭就愣住了,李天竟然一點事都沒有,還對他笑了笑,然後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前爪。

可憐的石頭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李天的手,無論他動用多大的力量也無法撼動李天分毫,最後只好化為了人類形態,算是認輸了。

「好變態,怎麼會這麼強?這樣一來在這空間里你不就無敵了?」石頭簡直不敢相信剛才李天的力量,他就是面對初級元素帝皇,也不至於如此不堪吧?


李天則是非常滿意,剛才試驗結果已經說明了一切。有了這個小空間,他就無懼葉仙的底牌了,這次騎士挑戰賽上他再沒有任何敵手,他會一路摧枯拉朽橫掃過關,直到登頂並挑戰紅衣大主教!

「石頭,你也感受到了,在這個空間中,我可以調動整個空間的力量,可以使用部分空間之力,這樣我就相當於一個初級元素帝皇了!」

李天非常高興,一切都非常順利,剛才抵擋石頭那一擊是他動用了超越巔峰元素統帥的空間之力,而抓住石頭的前爪則是他動用了整個小空間的力量。

大概相當於初級元素帝皇,李天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無敵,如果光明教皇進來了,幾乎一招就能擊穿他的小空間。

過於強大的存在李天肯定不會放進小空間中,因為可能導致他的小空間破碎,一旦小空間破碎,對一個強者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

「厲害,李天你果然是人類世界的天才,這下你都不需要我也能橫掃奪冠了。」石頭這次是真服了,上次李天是靠毒素贏了他,但這次則是靠的絕對實力!

「不行,這是我的底牌,不到最後我是不會亮出來的,而且我是聖殿騎士,帶坐騎上場是應該的,難道你不想擊敗那個葉仙?」

李天可不想石頭就這麼不幹了,這小空間可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如果能不暴露他肯定不想暴露,如果人人都知道了那大家都會防著,他就不容易得手了。

都市酒仙系統 。他已經是巔峰元素統帥,肯定也想有自己的小空間。

這種事情李天並沒有對石頭保留什麼,把如何開闢小空間,以及要注意什麼都告訴了石頭。可他知道石頭想要成功肯定很難,並不是知道了方法就能開闢出小空間的。

即使如此,石頭也已經非常高興了。

帶石頭出來后,李天便在附近尋了些普通的花草移植進了自己的小空間中,雖然他現在並沒有什麼好東西,可至少要讓這片空間看得過去,不至於是一片荒漠的樣子。

「勉強能看了,也不知道這片空間能成長到什麼程度,那幾把劍說不定能起一定的作用。」 劍與門 ,當然還有雷劍和火劍。

這三把劍一扔進小空間中,李天立即就感覺這片空間有了變化。空間明顯擴大了一些,本來一個房子大小的土地,現在已經有兩個房子般大小了。而且這空間中的木、雷和火三系元素屬性明顯增強了很多。

「果然有效果,法寶以及天地靈物都能讓我的空間得到提升,如果能湊齊七劍就更好了。」李天想著想著,又把光明源珠扔進了他的空間中,他的空間立即又擴大了一些,光屬性元素力量也大大增強。

隨著他的小空間越來越大,李天也感覺自己的力量越來越強,他感覺現在的實力比剛才和石頭切磋時強了足足三成,不過他的境界還是初級元素統帥。

「原來如此,這小空間果然是好東西,難怪是個強者都想要,不單單是我的實力越強空間就越大,反過來也是一樣的,這空間開闢得越大,我也能得到足夠多的好處。」

本來他對集齊七劍的野心並不大,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七劍對他的空間好處極大,所以他現在也渴望集齊七劍。七彩聖劍可是准神器,如果能融入他的小空間中,這片空間絕對會有很大提升。

雖然他的暗劍也是准神器,可單一的暗屬性不能太強了,必須要有七彩聖劍在,他才敢把暗劍也融入小空間中,否則可能會給他的小空間帶來災難。 「兄弟,我一個人在他們家門口蹲守了半個月,才把這些所有的信息都找齊了,其他的信息是真的沒有了。就這些信息,也是我賄賂了他們鄰居之後,才得到的消息。」

看到周昂好像對自己得到消息並不滿意之後,梁鴻卓就對著他解釋道。

「咱們了解的信息全部都是片面的,我一定要想辦法再進一次,警局把這件事情給調查的清清楚楚,這樣我才能放心。」

他也知道自己的好兄弟為了自己的事情操碎了心,不好意思,再麻煩別人了。所以,他想著看看能不能再進一次警局,把事情給查看清楚。

「現在警局也不是那麼好進的了!你在家裡等我吧,我去問問那個律師還有沒有辦法見到犯罪嫌疑人!」

知道了周昂有再次見到犯罪嫌疑人的想法之後,梁鴻卓就出去替他打探消息了。

沒想到梁鴻卓別的本事不行,但是打探消息的本事絕對是一流的。一個小時之後,梁鴻卓火急火燎的跑回了家裡。

「周昂,不好了!律師說, 誰能有我狂 。」

打探到消息之後,梁鴻卓趕緊回來告訴周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