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會,”雲天說道,“那套劍法太過於歹毒,他不練習的話也好,我會把槍法教給他的。你不用擔心。”

“哦。”水無痕點了點頭。

就在雲天和水無痕的交談之中,一隻鷹飛到了雲天的肩上,水無痕嚇了一跳,問道:“哪來的鷹呀?嚇了我一跳。”

雲天看了一眼,說道:“是我養的,用來傳遞消息的。”

水無痕“哦”了一聲,站在了雲天的身邊,雲天取下綁在鷹腿上的信件,打開一看,面色急劇的變化,剛纔的雲天還一臉的無所謂,現在卻變得十分的凝重。

“發生了什麼事情?”水無痕問道,看雲天的臉色,想必發生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情。

“無痕,你就在學院裏,我出去有些事情。”雲天對着水無痕說道,聽聲音好像十分的着急。

“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去?”水無痕問道。

“不行,這次不行,”雲天說道,“乖,聽話,”說完雲天親了一下水無痕的額頭,說道:“我走了。”水無痕剛想說話,但是雲天已經不見了蹤影。

雲天現在疾馳在騰龍城的大街上,一邊走一邊想,該怎麼做,剛纔紫霜她們來消息說,百里世家在城外十里處被天下會的人圍住,問雲天要不要去接應。

經過了雲天的一番思考,還是決定要去,畢竟救五個世家的人,總比六個要好吧。

但是紫霜她們卻不能去,曾雲與江言就快來了,還需要他們接應,雲天只好單身前去,希望能夠來得及吧。

城外,百里冰與百里飄零正在與一羣黑衣人激戰,家族帶來的那些人差不多都已經死了,就剩下了少數幾個人在堅持。

“百里冰,百里飄零,你們放下兵器吧。”七護法說道,在他身邊還站着一個與他衣着一樣的老人,看樣子可能也是一個護法。

“要我們放下兵器,休想。”百里冰擋下刺向自己的一劍說道。接着問道:“想必前些時候那些打算抓我的黑衣人也是你們派過來的了。”

“沒錯,”七護法說道,“但是沒有想到,你的身邊竟然會有高人保護,要不你早就已經是我們的階下之囚了。呵呵,這次看看你的那位護花使者還能不能出現!”

百里冰心中想到:“那個老頭到現在都沒有出手,不知道雲天是不是他的對手,再說了雲天他又怎麼會知道自己現在在這呢,看來今天是在劫難逃了。”

“呵呵,老頭我來了。”雲天笑着說道,手中長劍卻沒有客氣瞬間割破了六七個人的喉嚨。然後一個閃身來到百里冰面前,說道:“這裏有我頂着,你們先走。”

wωw ttкan C○

“葉雲天?!”百里冰驚道,心中說道:“難道是自己的真心感動了上天,讓他來見自己了?”

“快走!”雲天說道。

“哥哥,你先走吧。”百里冰對着百里飄零說道,心中說道:“自己可是找了雲天這麼長時間,總算是找到了,就算是死也不能在離開他的身邊了。”


“再不走的話,我們就都走不掉了!”雲天喊道,接着對着百里飄零說道:“你先走,你妹妹就交給我了,快走。”

百里飄零看到雲天的身法以及剛纔的劍法,心中十分佩服雲天的實力,心中想到:“妹妹跟着他逃生應該不是什麼問題。”想到這裏,百里飄零點了點頭,對着雲天說道:“那就有勞兄臺了。”

“還那麼多廢話,還不快走。”雲天一邊抵擋攻擊一邊說道。

百里飄零聽到雲天的話後,再也沒有遲疑,看了百里冰一眼,就帶着家族剩下的人向外衝出,雲天一個“雷驚蒼龍”爲他們打開了出路,他們借勢衝了出去,現在只有雲天被包圍了。

雲天心中想到:“看這些人的實力最少的都有武聖了,這麼多人就是殺的話,也會殺到自己手軟,還是趕緊找時間逃跑好。”

“老七,”那個身着白衣的老人對着七護法說道,指着雲天說道:“那個就是你昨天說的那個人嗎?”

“六哥,不錯。”七護法說道,七護法叫他六哥,想必他就是天下會的六護法了,實力應該會比七護法強上一點。

“這個小子太過於詭異,我怕不能對付他,所以才連夜把兄長找來。”七護法說道。

六護法看了雲天一會兒,說道:“嗯,不錯是非常詭異,他要是逃跑的話,就是連我也可能沒有什麼辦法能夠攔住他,看他如此照顧身邊的那個女娃,想必他們兩個關係非常。”說着六護法從一個弓箭手中奪過了弓箭,然後拉弓第一箭向雲天射去,在第一箭射出之後,第二箭緊接着向百里冰射去。

雲天現在就在百里冰的右前方,感到前面有一股風傳來,心生警兆,長劍一揮擋住了射向自己的一箭,雲天心中驚訝箭上傳來的的力道,自己雖然攔住了箭,但是卻無法把劍拿下來,那箭的衝力,壓着自己的劍。雲天心中還在驚訝,然而第二把箭已經到了,百里冰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應,根本就沒有看到箭。眼看就要射到百里冰身上了,雲天大吼一聲,雷驚蒼龍發揮到極限,放棄了手中的長劍,向百里冰衝去,少了雲天的支持,那把劍根本就沒有擋住那支箭,那支箭還是一直向前飛去,在穿過了第四個人的身體時停了下來。雲天現在手上沒有劍,就只有用自己的身體去擋,百里冰正在疑惑雲天怎麼出現在自己面前了,接着就聽到“嗖”的一聲,雲天的身體開始飛快的後退,雲天藉着箭上力道,帶着百里冰一個以身化龍衝出了那些人的包圍。 眼前這一幕,絕對是林白生平僅見,而且這股駭人勁兒更是無法言表。

林白從來就不是那種膽小的主兒,剛學會走路就敢在茅山早夜道,而且在奇門江湖遊歷的這些年,更是遇到了不少詭異的事情,什麼化形陰靈,什麼教宗巫女,什麼存活了七百餘年的老怪物,這些都讓他見怪不怪,但此時,他真的是吃了一驚!

大隊大隊的人馬,像是突然從另外一個世界走出般,出現在諸人的面前。而且在這一的天氣之下,這些車隊人馬都像是在雪地上滑行一樣,根本沒有留下任何印記!這種情況,即便是林白有法力護佑身軀,也都無法做到。

而且最為詭異的是,這一隊人馬安靜的有些出奇,按照常理而言,在這樣的天氣中前行,那些拉車的氂牛勢必會耗盡全力,不時發出嘶吼之聲,但眼前的這些牛馬卻像是完全沒有那種感覺般,前進的極為輕鬆,就像身後拖著的東西沒有一點兒重量。

但在林白他們眼中,這些車馬上拉著的貨物已經冒尖,而且都是槍械彈藥這種極重的物品,但為何這些牛馬會表現的如此輕鬆,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漫天暴雪之下,突然從雪層之下走出一隊拖著重物的駝隊,更是拉著無數量裝滿了槍械彈藥的車輛,而且那些趕車人都是一幅面無表情的模樣,只知道獃滯的往前,對身後的林白的等人不管不問,就像是完全沒有看到他們一樣。

而且當林白定睛仔細觀察的時候,更是愕然發現,無論是這些牛馬,還是走在車輛旁的人,他們都不是在用腳走路,而是像風中的浮塵一樣,在朝著前方飄動。最重要的是,這些趕車人所穿著的衣服,和現代人有著極大的不同,就像是塵封了幾十年的老古董一樣。

山谷內寂靜的嚇人,無論是那長長車隊里的人,還是林白他們,都沒有發出任何響聲。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林白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如果不是身周這些人表露出的神態和自己一般無二,林白絕對不會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是自己真實看到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這長長的車隊究竟是從何而來,又要往什麼地方去?!心中思忖不止之時,山巒上突然墜下一團積雪,雪粉撒了林白一臉,那蝕骨的冰寒讓他的心神陡然一凜,然後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經在河圖洛書之中記載的一些內容!

陰兵借道!這絕對就是河圖洛書中記載的陰兵借道!所謂陰兵借道是指古代或者近代的軍隊敗亡后,往往這種陰兵都很團結而他們的思維都停留在了當時打仗的那個時間段,他們都認為自己還沒有死還要繼續戰鬥,維護自己的那份軍人榮譽。

這些陰兵往?兵往往出現在一些偏遠無人的極陰之地,所以看到過的人很少。而且每當某地發生大災大難之後,因為地氣的變幻,也會出現這種場景,華夏民間有傳言說,出現這種情況便是冤魂聚集此處,所以地府就要派出軍隊前來拘魂,將遊魂野鬼帶回地府。

而且陰兵借道的事情,即便是到了今天,在華夏各地仍有紛紜傳說。而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在滇省沙林某地,在一處幽深的山谷之中,時常會有人聽到兵器相碰,戰馬嘶鳴或者大量軍人出現的場景,傳聞中那裡便是三國時期諸葛亮和孟獲交戰的戰場。

雖然時過境遷,過去了這麼多年,但不管是野獸還是豢養的牲畜,都不敢靠近那個出現過陰兵借道的山谷,只要走到谷口的驚馬石位置就會驚叫起來,哪怕是用鞭子抽打它們,它們都不會往前多走半步,只會驚懼不安的待在谷口。

而按照河圖洛書之中的解釋,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極為簡單。出現陰兵借道之地,往往是那種經歷過殺伐,積累了許多煞氣的地方,而且這種地方終年陰冷,陽氣無法進入。人心中有怨念,地氣又如陰煞,兩廂匯聚,自然就會出現此種恐懼之景。

不過這陰兵借道的場景極為罕見,即便是李天元都只是聽說過幾次,從來沒見過,就連林白自己都想不到,有生之年他居然會看到此種場景!

車隊浩浩蕩蕩,林白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每輛車旁邊最少有八個人守護,而車輛最少就有百八十輛,就這麼略略一估算,人數都已經過千!

不過按河圖洛書所說,陰兵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借道,更不用說是在這種風雪天氣,林白實在想不通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驚擾到地下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這些亡魂,讓他們冒著風雪都要借道前往某處,這樣的情況著實叫人不解。

「鬼,他們是鬼……」就在林白心中慨嘆之時,卓瑪卻是踉蹌後退,伸手指著那些陰兵,顫抖發聲,神色驚懼無比。雖然在藏區也算是見識了不少詭異的事情,而且更是親自參與到了尋找轉世靈童的事業中,但卓瑪終究還是普通人,對鬼神仍有敬畏之意!

不過還沒等她話說完,林白就已經欺身趕到她身側,然後伸手捂住她的嘴,做了個噓的手勢!陰兵借道雖然只是煞氣怨念化形,尋常遇到對人體無害,但若是一不小心驚擾到它們,卻是會發生種種詭異之事,甚至怨念還會侵蝕人體,毀壞本源!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華夏民間還有說法稱,陰兵過路就是陰兵因為要押解冤魂,才露出了原形,如果有人看到的話,過不了幾天就會死去。

如今林白他們正是人疲馬乏的境遇,而且在雪地里這麼折騰下來,身上的法力更是根本不夠自保,若是一不小心驚擾到這些陰兵,導致怨念侵蝕的話,恐怕也要化作它們中的一員。

雖然林白伸手及時,但卓瑪的聲音還是驚擾到了幾個陰兵,面無表情的朝後掃視一陣后,再沒聽到其他動靜,它們才緩緩轉頭,繼續朝著山谷前方遁去。

等到最後幾名陰兵在諸人眼中消失之後,諸人這才緩緩回過神來,卓瑪有些羞赧的把林白手從自己嘴邊挪走後,急聲道:「林少,剛才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恐怕是陰兵借道吧!」還沒等林白開腔,陳白庵和張三瘋兩人齊聲開口,相視一笑后,卻是覺得腳下酸麻一片,剛才太過驚愕,就那麼愣怔怔的站在雪地里,這麼大會兒功夫,腳早就被凍麻了,不過因為眼前場景太過駭人,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林白緩緩點頭,沉聲道:「的確是陰兵借道,剛才我不讓卓瑪主任出聲,就是怕驚擾到它們,若是惹動了那些怨念,此事恐怕難以善了!」

「陰兵借道……」聽到林白的話后,格桑活佛眉頭擰成了個疙瘩,雙手合什,喧了聲佛號后,沉聲道:「這些人恐怕是藏區還沒解放的時候,派出去和人民軍交戰的那些惡人!當初他們這些人冒雪進山,後來不見音訊,原來是死在了這山谷里!」

聽著格桑活佛的話,諸人也是跟著慨嘆出聲。他們著實沒想到,這裡面居然還有這層彎彎繞繞在,不過這些人倒也不值得同情,為了維護藏區的農奴制,也算死有餘辜。

「娘的,這可怎麼辦!山上有野狼,山下又來了這麼群怪物,而且山谷內的路又跟迷宮一樣,咱們可怎麼辦是好!「一旁的吳良輕嘆出聲。這一天一夜經歷的東西,簡直要比他一輩子經歷的事情還要多,其中種種兇險,更是叫他心驚膽寒。

不過也正是經歷了這些事情后,諸人對林白貿貿然收的徒弟卻是高看了許多。還真別說,雖然這小子時常嘴花花,而且還干過一些荒唐事,但真到了這種正經事兒上,卻是堅忍的緊。一路行來,毫無怨言,而且從不跟諸人添麻煩,著實叫人刮目相看。

「還能怎麼辦,躲著他們走唄!反正也看不到山路的頭兒,就這麼慢慢晃吧,看這賊老天究竟是打算把咱們困到什麼時候!」張三瘋聞言苦笑搖頭,伸手拍了拍吳良的肩膀,道:「你小子倒也算是倒霉,剛拜到林白門下,就遇見這樣的事兒,比你那師兄還苦楚!」

「這算個什麼事兒,人死鳥朝天,二十年後又一條好漢!」吳良一聽張三瘋誇他,心裡那叫一個恣意,也不管卓瑪在身邊,滿嘴又開始跑風。


「錯了!我們不是要躲著它們走,而是要跟著它們走!」林白聞言微微擺手,然後緩聲接著道:「陰兵借道往往事出有因,而且看它們的姿勢,似乎也是要走出這山谷去往某處,它們對咱們來說,不但不是威脅,反而是一個好嚮導!」

話音落下,場內寂靜一片。如林白所言,陰兵借道來得蹊蹺,外面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跟隨它們的確有可能找到走出山谷的路,但若驚擾到這群數量上千的陰兵,後果也不敢設想!


這是一場賭博,是一場拿生命開玩笑的華麗豪賭,但若是本就再無退路,也算不上賭! 看着雲天衝了出去,七護法對着六護法說道:“六哥,你怎麼把他們放走了。”

“呵呵,老七,不要擔心那個小子中了我的一箭,”六護法說道。

“他只不過中了一箭又不會死。”七護法說道,接着問道:“難道哥哥在箭上塗了毒。”


“不錯,我在上面塗了鶴頂紅。”六護法說道。

七護法聽到這話心中一定,暗暗說道:“世上最毒之物莫過於孔雀膽,鶴頂紅,葉雲天你小子中了鶴頂紅,難道還能活命嗎?呵呵。”

雲天藉着那一箭之力,又用出了以身化龍,瞬間就逃出了近十里,但是卻不是回城的方向,至於到了那裏,雲天也不知道,雲天現在長箭穿胸而過,由於箭上的力量巨大,雲天五臟都受到了撞擊,百里冰也被震傷了,沒有什麼大礙。

雲天走了幾步,呼吸就變得有些粗重,百里冰也看出了雲天有些不對勁,就走過去扶着雲天,問道:“你沒事吧?”心中卻在說:“都怪自己,要是自己跟着哥哥走的話,那麼雲天他也就不會受傷了。”

雲天停下,說道:“沒有事,我把箭拔出來就好了。扶我一下。”雲天說着一隻手抓住了百里冰,另一隻手抓住了箭,當雲天的手抓到箭的時候,百里冰清楚的感到雲天的手抖了一下,但是看雲天的樣子與剛纔並沒有什麼變化。

“呃”雲天口中發出一聲,接着就看見雲天把箭拔了出來扔在了地上,傷口的鮮血泊泊的向外流,看得百里冰心中絞痛,忙用自己的手堵,但是沒有什麼效果,雲天看了百里冰一眼,然後用手在自己身上點了幾下,封住了自己的穴道,血才慢慢的不流了。

“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百里冰問道。

雲天四下看了一下,只看到無邊的荒野,搖搖頭說道:“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現在我們最好是找處地方休息一下,把傷療好。”

百里冰點了點頭,扶着雲天就向遠處走去。走了幾步,雲天“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百里冰忙問道:“怎麼了?沒有事吧?”

雲天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事,你先去找地方吧,我要先在這裏調息一下。”說着雲天就盤膝坐下,開始調息,百里冰看了雲天一眼,心中感覺這件事情能夠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但是雲天讓自己找能夠住的地方,百里冰心中說道:“看他上的這麼重應該不會再跑了吧,自己還是抓緊找一個地方,然後療傷吧。”心中想到了,百里冰就向遠處走去。

雲天吐血的時候就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心中驚道:“箭上有毒?!”接着就開始驚訝這毒的厲害,這麼一會的功夫就已經快深入自己的五臟六腑了,雲天只好先把百里冰支開,自己想辦法看能不能把毒逼出來,要是百里冰知道自己中了毒還不知道會急什麼樣子,反而不利於自己逼毒。

雲天先用龍神功護住五臟六腑,就用龍神功打算把毒驅逐出去,但是使雲天不敢相信的是,龍神功只能起阻止的作用,只能讓毒進入的慢一些,但是根本就不能驅逐,眼看着毒一點一點的進入自己的五臟,雲天竟然束手無策。

“顏兒!”雲天在心裏喊道,看來也只有顏兒能夠幫自己了。

“主人,你叫我有什麼事情。”顏兒說道,接着又說道:“呵呵,主人什麼時候中了毒了。”

“快點,還有沒有救,少爺我都快掛了。”雲天說道。

“救什麼救?!”顏兒說道,“就這小玩意當水喝都沒有什麼事情,不用擔心了。”

“不會吧,大姐,你不會是說的你自己吧,”雲天說道,“別忘了我可是凡人。現在毒就快進入我的五臟了!”

“額,”顏兒吃了一驚,然後說道:“對不起,我忘了現在主人還沒有恢復,真是不好意思。”

“先別不好意思,”雲天忙說道,因爲那毒已經快進入雲天的心脈了,再過一會恐怕就來不及了。“先看看我還有沒有救!”

顏兒看了雲天的身體一下,笑着說道:“呵呵,都快進入心脈了,這毒真夠快的。”接着顏兒說道:“應該是鶴頂紅,主人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這鶴頂紅放在下界那可是頂級的毒藥,就是找也要花不少時間,看來他們爲了對付主人你,還真是煞費苦心呀。”

“先少說兩句風涼話,先看看我還有沒有救!”雲天喊道,那毒現在已經進入了雲天的心脈,雲天現在都已經感覺頭暈目眩,四肢發冷了,現在雲天根本就說不說話來,只有在心裏說話。

“呵呵,沒事,”顏兒無所謂的說道,“不過是進入了心脈,就是流遍全身,主人你也不會有事情的,相反主人還會有好事,呵呵。”

“什麼?!”雲天怒道,“我這都快掛了,還有什麼好事?!”

“唉”顏兒嘆了一口氣說道:“佛曰:‘不可說,不可說。’等會主人就會知道的。”

“顏兒,你騙本少爺,現在本少爺現在要掛了。”雲天現在的意識一陣模糊,說完了這一句之後就陷入了昏迷。

顏兒則是笑了兩聲,就沒有了聲音。

“雲天,我找到一間破廟,我們今晚可以去那裏!”百里冰一邊向雲天的方向跑,一邊喊到,百里冰走了將近五里才找到那個地方,就趕緊回來找雲天,兩人好進去療傷。

“雲天?!”百里冰看到雲天倒在地上,驚道,忙跑過去扶着雲天做起來,口中說道:“你怎麼了,你醒醒,不要嚇我呀!”接着百里冰用手摸了摸雲天的鼻息,發現氣息微弱,好象隨時都會停止的樣子,“你堅持下去。我一定會把你治好的。”百里冰抹掉眼角的淚水說道,“要不是因爲我,你也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你可千萬不能死呀,我找你找了這麼長時間,你要是死了我該怎麼辦?!”百里冰把雲天扶起來,一步步的向前走,但是她怎麼能夠扶住雲天呢,走了沒有幾步,就倒在了地上,爲了避免雲天在受傷,在落地的時候百里冰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雲天,百里冰看着雲天沒有事情,心中鬆了一口氣,摸着雲天的臉說道:“你千萬不能放棄,我也不會放棄的。”一邊說一邊爬起來,又把雲天扶了起來,接着向前走去。不知道這一路上兩人摔了多少跟頭。

終於,百里冰把雲天扶到了破廟裏,打算歇一會然後再走。畢竟百里冰自己不會醫術,要找個有人家的地方給雲天治傷. 「你確定他們墜落山崖后,沒那麼容易就能走出來吧!「就在林白等人墜落山崖之後,山麓上一名裹著黑斗篷的老者緩緩轉頭,看著身側攬著白狼王一臉桀驁不馴的年輕人,沉聲接著道:「可惜到現在都找不到轉世靈童的蹤跡,也不知道德朱那老東西到底是去了何處!」

「當年人民軍進山的時候,你們派出來那麼多人想要狙擊都困死在這山谷裡面,難道他還能有三頭六臂不成!」那桀驁不馴的年輕人伸手捋了捋白狼王的后脖頸,轉頭用帶著**的目光掃了蕭薇一眼,沉聲道:「要我做的事情都辦完了,是不是也該把這妞兒給我了?!」

「放心,我丹增答應別人的事情,還從來沒有失信過!等到以這小妮子身上的信仰願力找到德朱的轉世,我就把她交給你,到時候不管你怎麼處置她,哪怕把她豢養起來當成奴隸,都與我無關!」那裹著黑斗篷的老人緩緩掀開斗篷,面色沉鬱道。

黑斗篷之下,這名叫丹增的老者穿著和格桑活佛一般的黃袍,刮著光頭,眉宇間架著一幅黑邊眼鏡,舉手投足都流露出一股尊貴之氣,而且面目看上去頗為慈善。只可惜從他口中說出的這些話,著實不像是一心向佛之人能說出來的話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