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用擔心我,我沒事?”

只是她的話讓人難以信服,她蒼白的臉上佈滿了一層薄汗。

迷迭之翼被庚樂羽硬生生的割斷,只要動一下,劇痛瞬間卷席着全身。

她脫力一般的靠在他的懷裏。

莫白一看,心裏閃過着急與擔憂。

“姑姑斷了精元,如剜心之痛,今夜只怕要受苦了。”

陶子絮一聽,看向蘇紫陌的目光有些憐憫,但更多的漠然。

這蘇紫陌在享受幸福的時候,同時也在享受着非人的折磨。

這天下想要她精元的人大有人在,那女人恢復了修爲,只怕蘇紫陌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

而綠雲對自己聽到的一切感到不可置信。

這個蘇紫陌真的是她認識的那個蘇紫陌嗎!

怎麼又冒出一個鬼氏族人的爹爹來了。 “陌兒,我們回去吧!”

看着她如此難受,他很想帶着她回家。

蘇紫陌搖了搖頭,“還是沒有找到櫟兒和馨兒的禮物呢!不用擔心,我一會就痛了。”

說完,蘇紫陌坐到地上,盤膝而坐。

她想用植物生長綠晶石的力量試一試。

身體裏很痛,撕心裂肺的痛,可就算如此,蘇紫陌也緊緊地咬着脣,哪怕把下脣咬破,也沒有哼出一點聲音,她怕沐雲軒擔心。

此刻她更是不敢動一下身體,依然維持鎮定的姿態。

莫白眼睛睜得大大的盯着她,看着她滿眼滿臉滿是倔強的不叫一聲痛,心裏頓時也心痛起來。

沐雲軒護在她身邊,知道她的脾氣,她此刻斷然不會回去。

蘇紫陌眉頭緊蹙,嘴角發白,沐雲軒知道她此刻很痛,他緊握着雙拳,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她的身邊。

一柱香的時間過後,蘇紫陌身體裏的疼痛漸漸減輕,她心裏漫過一絲喜悅,有作用了。

山水田緣 只是她的眉間,那躲嬌豔的迷迭之翼,這次卻沒有消失,襯的她的幾乎越發的白皙。

在衆人緊張的看着她時,她緩緩睜開眼眸。

“陌兒……”

“雲軒。”蘇紫陌快速的打斷他的話。

“我已經沒事了,你不用擔心,已經不痛了,我借用植物生長綠晶石的力量緩解了這股疼痛。”

蘇紫陌從地上起來,只可惜她的身體太過虛弱,起身又急,導致血氣逆流,纔剛站起來就砰地倒地,暈死過去。

“陌兒。”沐雲軒接住她,看着她發白的嘴脣,心裏痛如刀割。

莫白快速蹲下爲蘇紫陌把脈,不一會,他臉上的神情好了很多。

“姑姑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陶子絮站在一邊,看着蘇紫陌暈倒,君臨天卻無動於衷,眼底劃過一絲意外,卻也有着淡淡的殺意。

這個時候是蘇紫陌最弱的時候,若是有機會下手,也是一個好機會。

凌風站在不遠處看着他們,他突然發現,自己沒有插足之地。

鳳雅擡眸,一臉憂傷的看着他,他喜歡蘇紫陌,這是她一眼就看出來的,在青槊族,凌風哥哥只對她和顏悅色,其他的女人,他從來不會多看一眼。

在青槊,凌風哥哥是第一美男,此刻看他,他白皙的肌膚浸在早晨的陽光中散發出淡淡的光暈,秀雅修長的眉毛斜飛入鬢,如孔雀翎般長密的睫羽微微卷翹,平添一份神祕的美感。

這個男人,是她自小就愛上的男人。

凌風大步走過去,拿出一個瓷瓶遞給沐雲軒。

“沐公子,這是青槊密丹,給蘇姑娘服下以後,能保住她的體力,她很快就會醒過來的。”

沐雲軒擡眸,本不想欠他這份情,可他看不得陌兒這般毫無生氣的樣子。

就在他伸手去拿時,卻被莫白擋住了。

“姑姑最多半個時辰就能醒來,還是算了吧!”

莫白看得出她不喜歡欠人人情。

凌風皺眉,似乎知道莫白心裏的想法。

隨說道:“她是我們八族之首的族長的女兒,這丹藥,她受得起。” “八族之首。” 總裁,你家老婆超凶的 莫白疑惑的看着凌風,姑姑這身份怎麼這樣亂?讓他有些弄不明白了。

“把丹藥給本座,這份情,本座日後還你。”

這份情,由他來欠,由他來還就好!

“不必,這丹藥,她受的起。”凌風依然是那句話。

鳳雅一看,心裏早就嫉妒得要發瘋了,在她受傷的時候,凌風哥哥都捨不得拿出來給她吃,現在卻捨得拿受傷不嚴重的蘇紫陌吃。

不過她還是走了過去,柔聲道:“快給姐姐服下吧,姐姐這樣,讓大家看着都很擔心。”

沐雲軒也沒有猶豫,把丹藥放入蘇紫陌的口中。

就如凌風說的那樣,蘇紫陌很快就醒了過來。

昏愛錯嫁 “陌兒,你醒了。”沐雲軒很激動。

蜜嫁完美男神 這丹藥果然效果好!剛剛吃下陌兒就醒了。

蘇紫陌對着他微微一笑,從她的角度看去,他柔情似水的眼睛很好看,黑眸深邃,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看把你擔心的。”蘇紫陌起身,看到凌風和鳳雅。

“看來大家都沒事了。”

“是呀!大家都沒事,就你有事了。”

凌風笑看着她,透過她的眼,他能看清楚她的善良與與世無爭的心態。

“所以就我一個人倒黴,你們平常都燒高香了。”

蘇紫陌撇了撇嘴,老巫婆,你給老孃等着。

蘇紫陌擡眸,對着空氣中大吼!

“你這個該死的老巫婆,老孃四個月以後一定來找你,屆時就是你的死期。”

吼完之後,蘇紫陌終於稍微解氣了。

莫白和凌風有些怔怔的看着她,她這樣就發泄完了。

這性子也太不愛計較了。

“凝香,早膳做好了嗎?”

蘇紫陌往不遠處看去,凝香正在放料。

“姑姑,一會就好!哇!你眉間的花朵真漂亮。”

凝香這才發現她眉間的迷迭之翼沒有散去。

“你姑姑我什麼時候都很漂亮。”

蘇紫陌往凝香那走去,沒事的她,一行一動,如蓮花般氣質高雅。

“吃完飯,我們在去其他地方看看。”

蘇紫陌心裏打定主意,趁着這幾天的時間,找到適合櫟兒和馨兒的禮物以後就回去。

衆人一聽,也各自準備吃的。

在一個滿是紅楓葉的山頂上,一望無際的楓葉,紅得似火,紅得似血,鮮紅的紅楓似要燃燒了一樣。

“哥,下面真漂亮!”

蘇齊眨了眨水亮的大眼,這樣的楓葉林,他還從未見過呢?

“要不要下去看看?下邊似乎有城鎮。”

蘇櫟看到楓葉林的中央有一個不小的城鎮。

副本大佬 “哥,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有人的地方,自然要下去看看去,在買一些乾糧,我們今天的早膳還是沒着落呢?”

蘇齊摸了摸癟癟的肚皮,要是帶着湘兒姐姐出來,就不會捱餓了。

“那就下去吧!”

蘇櫟眼中閃過一抹心疼,最近都是飢一頓飽一頓,他們在長身體,這身子可不能耽擱了。

“哥,下去可以,你呀,目光不要太凌厲了,破壞了你這上好的氣質,現在的你,冷得讓人想退避三舍。”

蘇齊提前支聲,哥這幾天總是陰沉着臉。 “我就這樣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

蘇櫟的眼神越發的冰冷,讓蘇齊一個激靈,頓時身體繃緊。

“哥,人生是短暫的,別虛度,像孃親說的,咱們要過好屬於我們的童年。”

蘇櫟瞪着他,眼裏有着淡淡的怒意。

蘇齊卻沒有害怕,不是他不怕死,而是從他小就練就了一身不怕哥哥的本事了。

“閉嘴,讓火靈下去。”

蘇櫟不想改變自己的脾氣,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脾氣有什麼不好。

蘇齊牽動了一下脣角,不敢在多說話。

“火靈,下去看看。”

蘇齊正想躺下,蘇櫟手中突然多出一碟精緻的點心,優雅閒適地吃了起來。

蘇齊聞到香味瞬間直起身子來,看着哥哥動作優雅,充滿貴氣,一舉一動都那麼賞心悅目。

“哥哥,你就這麼當着一個飢腸轆轆的弟弟吃獨食嗎?也太不厚道了吧!”

蘇齊的視線從白皙的手指上的盤子上一掃而過。“咕嚕嚕……”

肚子裏傳出飢餓的信號,蘇齊也半點都不臉紅。

肚子餓是人之常情,他爲什麼要臉紅?

該臉紅的是吃獨食的哥哥纔對!

蘇櫟一看,把盤子放低了一點點,“先吃點點心墊墊底。”

“哥,你果然是最心疼齊兒的。”

蘇齊笑得大眼迷成一條縫,小小的粉舌快速的添了一下嘴脣。

快速的拿過綠豆糕吃。

“嗯!鬆鬆軟軟的綠豆糕可真好吃!哥,你什麼時候準備的?”

他知道這個東西不好存放,一天一夜就會變硬。

“在漁米之鄉買的,不能存放太久,買得不多。”

他也就買了這麼一點,吃完了也就沒有了。

“齊兒,我們到了。”

火靈的速度很快!

蘇齊也就吃了兩塊綠豆高的時間。

“嗯!楓葉城,這又是什麼地方?”

蘇齊快速的設下屏障法,讓下邊的人看不到他們,蘇齊好奇的打量着城裏的人。

穿着很有特色,滿大街的人穿着皆以藍色和黑色爲主,袖口和衣邊繡着奇怪又繁雜的花紋。

蘇齊看着城門口,掛着三個牛頭,三個牛頭上掛着紅布,正中間掛着一個骷髏頭,整個城門散發出一股古老又神祕的氣息。

“哥,這裏看起來好詭異,可千萬別是什麼魔獸的城?”蘇齊打了一個冷顫,上次的蛟龍城讓他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讓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黎小暖居然是蛟龍,哇!他現在還是覺得有點不相信。

蘇櫟那雙深邃的黑眸,射出兩道凌厲的視線,彷彿比上好的寶刀還要鋒利,緊抿的脣瓣,無形中給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若是生死魔圖缺失的最後一部分在這裏,就算是鬼城也得去。”蘇櫟一臉堅決,這一天天的過得很快,他心裏着急回去陪孃親。

這最後一個,好找難找還說不一定呢?

蘇齊一看,搖了搖頭:“哥,我們這身衣服下去,很快就會被人發現是外來者的,你看看這裏的地形,四處都是高山,出行的路也很窄,這裏應該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從他們的穿着就能看得出來。” “先混進城裏去,兩個一起太惹眼,我先去你的乾坤藍寶瓶裏,若是遇到危險,我在出來。”蘇櫟想了想說道,先摸清楚是什麼地方再說?

“哥,看着這麼恐怖的地方,你讓我一個人去嗎?”蘇齊小嘴微張,上次在怎麼說也有小舅舅陪着他。

“這點氣氛就嚇到你了?”蘇櫟眯了眯眼眸,“你不是一向松鼠的尾巴翹的很高嗎?”

蘇齊小嘴一癟,哥哥又來打擊他了。

“哥,你進去吧!”蘇齊話音一落,蘇櫟進了乾坤藍寶瓶裏。

“火靈,你想想辦法,我們該怎麼進城?”

火靈一聽,一個頭兩個大,它除了飛行的速度,其他的好像什麼都想不道。

“齊兒,你問我就等於白問。”

“也對!知道問你是等於白問,我卻明知故問。”

蘇齊眯着大眼,天底下沒有什麼能攔住他蘇齊,除了上次在冰族中了那女人的毒以外。

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以後,他多了一個心眼,天下他不知道的毒還有很多,他得多加強一下這方面,這幾晚他一有時間就死命的研究毒術和解毒配方,只要謹慎些,應該不會有大問題。

“火靈,你回丹田裏待着去吧,我要想辦法混進城裏去看看,若是這裏能找到生死魔圖的另外一部分,我們也不用每天在風餐露宿的過了。”

蘇齊小臉戚蔫蔫的,那兩塊綠豆糕一點都沒用,他肚子照樣餓得咕咕叫。

“齊兒,那你小心一點哦。”

說完火靈消失,蘇齊利用幻影迷蹤大法,一道淡淡的赤紅色的光芒如一道玄妙的軌道劃過。

城裏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卻有人注意到了這麼抹玄光。

“少主,城外有動靜。”

一名身穿寶藍色衣服的男子身後,跟着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說道,一雙犀利的眼眸,一直看着玄光消失的地方。

“阿海,立刻去查!”

男子身材修長,一襲寶藍色配上白底暗紋的錦鍛,華貴無比。

三千青絲,編了很多辮子,還摻雜了有色的絲帶,用一顆嵌着藍寶石的玉冠束起了一部分,他冷酷俊逸的面容,神情冰冷如水,眉眼如畫,脣若櫻花,走在大街上,成了萬衆矚目的焦點。

“是,少主!”

阿海立刻轉身,往那抹玄光飛身而去。

而男子的身後,又跟上了兩名穿着黑衣的男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