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用說,能在這個場合還這麼多話的人,當屬玉林峯無疑。而他倒不是讓周浩吃驚的關鍵,關鍵是站在他身後的人,一個是周浩以爲再也不會見到的人,凌雲。而另一個,竟然是鍾夏軒! 周浩被玉林峯狠狠地捂着嘴,除了喉嚨上發出的陣陣“嗚嗚”聲,完全發不出任何聲音,連用嘴呼吸都做不到,只能不停地搖着頭,想掙脫手的控制。

“你不要大喊大叫的,我就放開。”玉林峯顯然也不想周浩太難受,所以警告似的給他說道,手上的力道也沒有剛纔那麼狠了。

現在情況對自己也不利,周浩自然不敢有什麼違逆,況且,經過這一會,他也稍微冷靜了下來,不像之前剛看到兩個人時一樣激動了,這時他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經聽明白了,現在周浩可是有好多事要問這個“深仇大敵”。

“要是早乖乖的,我就不會這麼用力了。”見到周浩明白,玉林峯也是緩緩的鬆開了手,從口袋裏拿出一塊繡花白手帕在手心擦了擦,帶着一抹微笑,給周浩說起來。

周浩現在可沒空跟他扯這些沒用的,表情變的非常惱怒,緊緊盯着玉林峯的眼睛,咬牙切齒,“你把她怎麼樣了?”

“他?”玉林峯顯然是沒聽明白周浩說的是誰,“你說的是你那些親愛的隊友嗎?嗯……,他們的待遇和你差不多,等着被研究呢。”

“我問你把鍾夏軒怎麼樣了!”周浩絲毫不理睬玉林峯說了什麼,但凡不是他想聽到的內容,就更加加重了他的怒火,所以這次說的話,發音更加的沉重,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想把對方大卸八塊。

不過,再怎麼憤怒,周浩還是被皮帶子綁的緊緊的,絲毫沒有能掙脫的趨勢,這也讓玉林峯並沒有多少害怕,“誰?鍾夏軒,唔,名字挺好聽,可是我也不知道她是誰啊,我能把她怎麼樣?”玉林峯看着周浩想殺自己的表情,一臉的疑惑。

“你別給我裝傻!你旁邊的那個女孩,你把她怎麼樣了!”周浩對於玉林峯戲謔的態度非常不爽,雖然知道現在自己正處於劣勢,而且還在對面的掌控之下,但仍然是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大聲咆哮起來。

發出這麼大的聲音自然是引起了玉林峯的不舒服,後者直接是一把大手呼到了周浩的嘴上,“啪”的一聲直接把周浩給打懵了,“我是不是告訴你不要大喊大叫了,吵的我耳朵很疼啊!”

周浩木然的點點頭,這一下真的把他呼的腦袋都有點暈,他甚至覺得口腔中還有點血腥味,

玉林峯也是知道自己這一下起到了效果,呼完之後也是撤回了手,開始慢言細語起來,“你說的我旁邊這個女孩,她叫晨瑤瑤,是我撿回來的。可不是你說的鐘夏軒,你應該是認錯人了。”

“不可能!”周浩聽到玉林峯這麼說,剛壓下去的氣焰又“騰”的一下又起來了,可是再看到玉林峯一招手,當即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聲音也壓低了很多,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憤怒還是在他的一字一句中能聽的出來,“她怎麼可能是晨瑤瑤,晨瑤瑤早就死了!”

眼前這個女孩絕對是鍾夏軒,雖然她的衣服和髮型都換掉了,可是那張臉絕對不會再有第二個人了,即使是琦宣靈,在一段時間的相處當中,周浩也發現了她與真正的鐘夏軒有着細微的差別,而眼前這個,完全沒有任何不同,完完全全的鐘夏軒。況且,玉林峯口中的那個晨瑤瑤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人物了。

“死了?你是認真的嗎?可是這個名字是我撿到她的時候她自己告訴我的啊。”玉林峯表現出一抹不相信,看了看安靜的站在一邊的鐘夏軒,又看了看周浩,忽然表情一陣驚奇,“你好像對她很瞭解,說來聽聽。”

周浩對玉林峯一陣無語,不久前自己和他好像還是敵對關係吧,而且,還是他差點要了自己的命,他現在就這麼隨意的和自己談起話來了?

愣愣的看了玉林峯一眼,周浩忽然想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要是和他說清楚,說不定他會把鍾夏軒還給我呢?

“玉林峯,你好了沒有,博士還在等着呢!”正待周浩清了清嗓子要開始敘述起鍾夏軒的故事的時候,從門外陡然想起了一陣呼喊,周浩聽出來,那是木紫的聲音,

聲音一出來,木紫就推門而去,臉上一臉嗔怪的看着玉林峯,“你在幹什麼,怎麼這麼慢?”

一聽木紫過來問話,玉林峯表現出了一絲遺憾,“真可惜,可能這次沒辦法聽說故事了,上頭還要我快點帶你過去呢。”說着,他招了招手,身後的凌雲,鍾夏軒便上前來,在周浩牀邊窸窸窣窣的操作了一陣,接着,周浩感覺身體一鬆,那綁在身上的帶你明顯是開了。

兩人解開帶子後就退回了玉林峯身後,玉林峯也不囉嗦了,直接上前來把周浩給從牀上攙了起來,“走吧,別讓別人等急了。”

不待周浩說話,玉林峯直接給他擡走了,路過木紫旁邊的時候,還有點抱歉的笑了笑,“真是麻煩木小姐還來提醒我,辛苦了!”

“嗯,快去吧,博士該等急了。”木紫倒也沒回應玉林峯什麼,僅僅是點了點頭,表情非常嚴肅的給玉林峯警告了一句。

玉林峯一聽博士的事,當即表情一變,不待和其他人再說什麼,揹着周浩就快步離開了病房。

不過,就在周浩的身體經過木紫身邊的時候,木紫快速的在他的身上摸了兩下,這一手速度極快,完全沒有人看到。不過身爲當事人的周浩卻清楚的感覺到了,而且,在木紫觸碰完自己的身體之後,周浩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嘴裏完全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了!

就這樣,周浩一路緘默的被玉林峯帶着離開了這裏,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穿越着一條狹長的走廊,周浩只覺得心中悲憤萬分,明明就差一點就能成功了,怎麼會被木紫給打斷了,而且不知道爲什麼她最後還要給自己加上這種禁制,難道她就是不想讓自己說關於鍾夏軒的事?

帶着滿心疑惑,周浩終於是被帶到了一個碩大的研究所內,玉林峯直接把周浩扔到了一個椅子上就走到了前面。 從玉林峯的背上下來,周浩感覺從屁股上陡然傳來一陣涼意,這也能知道自己是坐到一張金屬凳子上了。

看着玉林峯的背快步的朝前走去,周浩也有點好奇起那個博士到底是何許人,竟能讓玉林峯這樣感覺一直拽拽的人像小弟一樣畢恭畢敬的。

玉林峯一路向前走,走到了一個大型的培養液管的位置,然後饒了過去,停在一邊,好像在說着什麼話,原來那個博士是站在那個大培養瓶的後面,難怪剛來的周浩發現不了他的位置。

只一會兒,大概是玉林峯報告完了情況,從那個管子後面直接快步走出來一個人,一路疾行的往周浩這邊過來。這樣,也真正讓周浩能清楚的看到了博士的樣貌了。

這是一個看上去有六七十歲的老頭,戴着一個大框的老花鏡,花白的頭髮中間還露着禿頂,整個一副國家研究員的裝扮,倒也非常符合博士這個稱謂。

很快,博士就來到了周浩的旁邊,他像是看國寶一樣看着周浩,眼神中盡是對眼前人的渴求之情,“終於又找到你了,這次可不會讓你跑了。”老頭看了一會周浩,忽然陰測測的笑了起來,邊笑還邊用那粗糙的手摸着周浩的臉。

被老頭子這麼一摸,周浩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感覺遇到了人生中最噁心的事情,然而,他絲毫沒有辦法,自己的身體在玉林峯帶着老頭過來之後就又被三個人綁住了,還是同一種繩帶,只是這次是被綁在了椅子上。

“你們可以下去了,剩下的就給我吧。”摸完周浩,老頭就想起來了什麼事,便給帶着周浩過來的玉林峯等人說了一聲,就轉身到操作檯上,想去拿着什麼東西。

“是!”玉林峯這裏完全不像平時的他,慎言慎語,在聽到老頭的命令之後,立馬恭敬的一躬身,回了一個字,接着像是受到大赦一樣,帶上了凌雲和鍾夏軒就退了出去。

一瞬間。整個研究所內又恢復了寂靜,周浩只聽到空氣中傳來了博士老頭在翻找着東西的聲音。

周浩沒有聽到的是,玉林峯在帶着後面兩個人剛出了研究所門就偏頭對着一邊的鐘夏軒,有點誘惑性的問起來,“晨瑤瑤,你認不認識那個小子?”

得到的回答自然是鍾夏軒茫然的搖搖頭。

“哧!”得到這樣的回答,玉林峯輕笑一聲,“那小子估計是血放多了腦袋也不好使了,我說他怎麼可能知道你呢。”說完,臉上又掛起了紈絝子弟的表情,往通道的出口走去了。

他剛離開不久,一個人就閃了出來,如果周浩在這必定能認出來,此人就是木紫,木紫看着玉林峯遠去的身影,略微鬆了口氣,“幸好及時趕到。”這麼自語了一句,她接着又消失在了通道的拐角處。

再說到周浩,此時的他當真是非常痛苦,雖然看起來並不是這樣,因爲,在周浩的面前,一大盤食物正擺在一張桌子上,盤子裏全都是硬菜。炸雞腿,燒雞,紅燒肉,鳳爪……每一樣都是非常誘人的美食。

而周浩可不是就這麼看着美食,因爲那個博士老頭正用筷子一點一點的往周浩嘴裏送着東西,“跑了這麼長時間,昏迷了這麼長時間,你應該是餓了吧,快,快吃些東西!”

周浩現在哪敢吃東西,況且是這種來自敵人盤子裏的食物,可是,美食的誘惑真的讓周浩抵擋不住,況且是真的已經非常餓的周浩。

“呵呵,不用害怕,這些食物了都沒有毒,你這麼寶貴我怎麼可能毒害你?”博士老頭顯然是看出了周浩的顧慮,連忙開口解釋起來。

現在這個情況,周浩真的很想知道這個博士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他爲什麼會對自己這麼執着,但是,想開口的他卻發現自己的嘴依舊張不開,木紫給他施加的招式完全沒有消退的跡象。

終於知道啞巴吃黃連究竟是個什麼感受了,心裏想到,應該和周浩差不多吧。周浩最終在筷子上送來的一塊油光鮮嫩的紅燒肉之後,淪陷了。入口慢慢的咀嚼着,感受着來自口腔內的舒爽。

“哎,這樣就好了嘛,來快些多吃點,補充一下虛弱的身體。”博士老頭看到周浩最終是肯吃東西了,立馬喜笑顏開起來,手速更加快的給周浩夾着食品。

周浩當真是從小到大沒受到過這樣的待遇,竟然能被別人喂着吃東西,要是現在再能解開周浩的手,就更加完美了。

然而這點小細節,吃的大爽的周浩可不會管,大口的吃着東西,享受着爲數不多的愉快時光。

盤子裏的食物下降的很快,不一會兒就吃了三分之二,而且,全都是周浩一個人解決掉的。這時,周浩也感覺到了有一絲吃飽了的。

包着嘴裏的東西,周浩向着還給自己餵食嗯博士老頭狠狠地搖着頭,示意對方不要再給自己喂東西了。

“好!”博士老頭也沒有什麼異議,在周浩搖頭之後就撤走了桌子上的食物盤,帶着東西放在了操作檯上,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盤東西,那個盤子裏,食物換成了一些鑷子,皮套管之類的東西。

“嗝~”周浩滿足的打了一個嗝,正想用手拍拍已經脹鼓鼓的肚子,卻發現,自己的手完全不能動分毫,這時他纔想起來,自己還是被敵手控制在手裏的狀態。之前的快樂時光已經讓他有點得意忘形了。

“來吧,我們開始吧!”博士老頭看到周浩也的確是吃飽喝足了,當即拿出了皮套管往周浩的椅子後面插了上去,另一頭又接在了一個注射器上,注射器的頭上,一根泛着寒光的針頭正在上面豎立着。

“你……你要幹什麼?”周浩驚恐的說着,眼神像是一個快要受死的實驗小白鼠。

“當然是抽血啦。”博士老頭對周浩的話顯得很奇怪,“第一步不都是先抽血嗎?”說着就在身體絲毫不能動的周浩身上找尋着血管,周浩現在也無法移動分毫,索性眼睛一閉,反正斷頭飯也吃了,死就死吧! 逃無可逃,周浩只覺得一根細長的針管扎進了自己的手臂中,然後,一股吸力傳來,自己血管裏的血液就不斷的往外面流失出去了的。意想不到是這個過程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疼痛。

半眯着眼看着面前,博士老頭正一臉貪婪的看着他手上的血袋中的鮮血越來越多,周浩幾乎能看到他咽口水的聲音。難道還要喝我的血?周浩不敢去想後面的事了,這個博士太過詭異了。

隨着血液被抽出去的越來越多,周浩越來越感覺到手臂傳來的無力感,應該是那個位置失血過多而又沒有及時得到補充的關係。


不過這時,博士老頭也停止了抽血,他拿起一塊酒精棉花,在拔針管的瞬間就壓了上去,周浩只能看着,手臂上卻沒有任何感覺。

“怎麼樣?手臂還有知覺嗎?”看着周浩有點蒼白的面孔,博士老頭顯得很自責,語氣中滿是關心的問着周浩。

周浩現在如果有力氣,定是要把這個半截入土的老頭給罵的狗血噴頭。你抽的那麼狠,我的手臂還有沒有知覺你心裏沒點數嗎?雖然在心裏這麼想,在表面上,周浩可就沒那麼容易表達了,於是,他只能弱弱的搖了搖頭,表示“你真的抽的太狠了”這個意思。

“沒事沒事,不消片刻就能恢復了,今天配合的很好,我這就叫人送你回去,”博士老頭倒是沒有讀到周浩深層次的意思,只是覺得他是身體太過虛弱才導致的,當即,拍了拍周浩的肩膀,語氣中還帶這些欣慰對周浩說着。

說完,博士就憑空喊了一句,“來人!”這兩個字頗有一番威嚴,從剛纔到現在,周浩就發現了,衝這個博士的說話方式,絕對可以判定此人在這個地方的地位不小,甚至隱隱有頭目的味道。

周浩剛這麼想,就從研究所的大門外走進來了兩個人身着迷彩服的普通士兵,快步來到了博士面前,畢恭畢敬的行了一個禮。接着,就開始解開周浩身上綁着的帶子了,解帶過程中,因爲動作太大,還被博士老頭批評了一下。

“輕點!你在幹什麼?”博士非常惱怒其中一個士兵的手法,當即對他大聲喊了出來,而那名士兵被博士這麼一喊,頓時表情變得煞白,連忙給博士道歉,手上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不消片刻,周浩身上的繩子就被全部解除了,博士老頭手上拿着剛從周浩身體裏抽出來的血液,眼睛都不看這邊就對士兵吩咐起來,“你們把周浩好好帶到病房休息,路上一定小心,要是周浩受到了什麼意外,你們就可以不用活着了。”雖然沒看到博士的表情,但是光聽他說話的聲音都已經讓人不寒而慄了。

“是!”那兩個小卒哪敢有異議,在聽着博士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嚇得有點發抖了,看來也是很少和這個博士打交道。


“快走吧。”聽到了迴應,博士又是站在原地仔細思索了一會,在確認自己並沒有什麼事情忘記交代了之後,便輕聲對着兩個士兵說了聲,而自己則是帶着那包鮮血,轉身往實驗臺走去了。


兩個士兵看着博士的背影,略微的一躬身,就帶着周浩往研究所大門的方向移動過去了。兩人手腳很輕,周浩被擡着倒也很舒服。

一路無話,周浩被帶着原路返回,很快就來到了之前經過的那個走廊。這時,在走廊前面的一處岔口處,一個人緩緩走了出來,剛好擋在了擡着周浩的士兵面前。看到來人,周浩立馬認了出來,正是木紫。

兩名士兵一看來人,頓時一彎腰,恭敬的打了個招呼,“木醫生。”招呼完,就擡着周浩想繼續往前走,不過,卻是讓木紫攔了下來。

“你們帶他到這裏就行了,剩下的就交給我,”木紫說着,就一步步走上來要接住身體癱軟的周浩,“前面不適合你們這些士兵進入了。”這句話木紫說的非常嚴厲。

“可是博士讓我們……”士兵顯然是對木紫的話感到害怕,但是一邊又想到了博士的吩咐,相比較之下,士兵顯然更加害怕後者,當即就想辯解一下。

“夠了!”木紫直接是不耐煩的打斷了士兵的話,“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還是,你們不把我放在眼裏?”

“不敢不敢!”一聽到木紫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兩個士兵還哪敢嘴硬,連忙一臉諂媚的笑了起來,“那我就把人給您放着了,您帶走吧。”說完,就上前把周浩交到了木紫的手上,接着又行了一個禮,轉身就走開了。

木紫接過周浩,把他的手臂環繞在自己的脖子上,就這麼攙扶着往哪個岔口的方向走去了。

周浩真的是第一次離木紫這麼近,以前她成熟女性的風情就讓周浩留鼻血了,此時縱使周浩手腳無力,但是意識還是存在的啊,聞着近在咫尺的香氣,周浩都想永遠停在這一刻算了。

不過,這也終究是想想,因爲在被木紫帶着走了沒多久,周浩忽然發現,自己絕對沒有往曾經住的那個病房裏走,仔細想想應該就是在那個岔道的時候就改變道路了。

因爲現在周浩也不能說話,所以,即使發現了古怪也無可奈何,只能使勁用表情來顯示自己的心情,然而,這些都是沒有人看的點。

木紫帶着周浩,穿過了不知道多少個走廊,奇怪的是,走到現在也不曾見到過一個人,彷彿這個通道只有木紫一個人知道一樣。周浩也在這一段時間,恢復了一點體力,現在獨自一個人站着應該是沒問題了,然而他並不想這樣,因爲靠在木紫身上着實舒服。

“你要能自己走就不要黏在我身上了!”周浩心裏還得打着小算盤,陶醉在身邊的芳香中時,冷不丁的從耳邊傳開一道冷冰冰的聲音,轉臉看去就發現木紫正盯着自己,眼中那鄙視的意味極其明顯。

周浩一驚,這也能被發現?不過,既然被發現了,也不好再裝傻充愣了,尷尬的一笑,便把手從木紫的頸脖上拿了下來,正要開口解釋,又是張了張嘴沒發出任何聲音,急得他不停的對着木紫指着自己的嘴。

“等等!”木紫絲毫沒管周浩的情緒,只是短短的說了兩個字,就繼續朝前走了。周浩見此,臉上一陣失望,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快步跟上木紫,兩人一前一後,往這渺無人煙的過道里越走越深。 跟着木紫走了也沒多久,就走到了這個通道的最裏面。眼前一堵牆豎在眼前,木紫也停下了腳步。周浩見此,當即快步走到了木紫身旁,一臉疑惑的看着木紫,眼神在問着對方,爲什麼要到這裏。

木紫完全無視了周浩的疑惑的表情,在面前的牆上用手指扣了扣,“篤篤篤”幾聲,周浩還聽出了一點節奏。

“轟轟——”在木紫敲了幾下之後,那面牆忽然就動了起來,轟轟隆隆中間牆體慢慢的的升了起來,完成之後,一個黑黢黢的洞口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洞口出來之後,木紫就擡步進去了,周浩默默地跟在後面,不知道她想幹什麼,反正現在回去也是被實驗的份,還不如跟着木紫。

進到洞口裏,又是一條幽深的過道,不過這次不同,周浩依稀在過道頂頭看到了泛着綠色的光芒。隨着距離越來越近,那綠光的真容也展現在了周浩面前,竟然是一個電梯按鈕。過道的盡頭,竟是一座電梯!

動作毫不拖沓,木紫直接點擊了一下電梯的下降按鈕。隨着“呼呼”的聲音傳來,周浩知道這是電梯正在往上升。果然,不一會兒,隨着面前的門一開,一座電梯就停在兩人面前。

“進去。”等到電梯停穩了,木紫便轉身看向周浩,毫無表情的說了一聲。周浩自然沒有什麼掙扎,慢慢的就走到電梯裏面去了。木紫隨即也跟了進來,接着,按下下行按鈕,電梯門就關上了,隨着整個轎廂緩緩下行,周浩靜靜等着接下來的事情。

整個轎廂沒有任何的樓層提示,只有一盞昏暗的燈光懸在頂部,所以周浩也不知道下降了多少,反正時間不是很長,電梯就緩緩的停了下來。只聽“叮”的一聲,電梯門就打開了,一陣刺眼的光芒閃進來,讓習慣了昏暗環境的周浩直接閉上了眼睛。

“快進來。”周浩還在眯着眼睛適應刺眼燈光的時候,耳邊就傳來了木紫催促的聲音,沒有辦法,周浩只能一手遮着眼簾,腳步不停地朝外走去了。

“木紫,你總算是把周浩帶過來了!”走了一會,周浩忽然從耳邊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心中一驚,周浩連忙拿開手,這時他的眼睛也適應了這裏的光芒,看着眼前的人,周浩瞪大了眼睛,呼吸粗重,臉上先是一愣,接着,激動的神色瞬間佈滿了臉上。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文華!而站在文華旁邊的還有蕭空,方穎。華也在不遠處的地方指揮着人搬運什麼東西,還有,雨舒童正表情興奮大叫着周浩的名字跑過來,而且是以小孩子的形態。

除了納蘭兄妹還有嶽鍾四毛二,之前的人幾乎全都在這裏,大家竟然都沒有被抓起來!見此,周浩自然是激動萬分,直接是跳了起來,用手指着面前的人,嘴巴一張一張說着什麼卻沒有傳出來任何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雨舒童這時也跑到了周浩身旁,因爲之前打鬥的時候,自己的異能抹殺石項鍊被打丟了,所以她也沒法恢復到大人的模樣,自然,也是不能和常人觸碰,習慣和人打鬧的她可算是急壞了,這時看到周浩竟然過來了,這可是自己在這唯一能觸碰的人了,她當然興奮,不過,在看到周浩像是個傻子一樣的狀態,她頓時心中一涼。

“哦,我忘了解開了。”隨着雨舒童的話,木紫這才正視了一下週浩,當即想到,給周浩施加的噤聲異能還沒解除。


你哪是忘了啊,你根本就沒有想給我解開!周浩聽着木紫的解釋,心中不免忿忿,前面好多次看着她她都不理自己,現在又說自己忘了。

木紫說着話,便回身走到周浩身邊,在他的身上不斷觸碰着,邊碰還邊說着,“他差點被玉林峯套出話害了鍾夏軒。”

“什麼?”在木紫嫺熟的手法下,周浩很快就能恢復說話了,而時隔幾個小時周浩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用難以理解的口氣說出來的。

“玉林峯擅用自己僞善的外表,而且他的愛好就是折磨被抓之人所熟知的人。”木紫解完周浩身體裏的異能,還是一樣的語氣給他解釋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