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知道跑了多遠,前方傳來一聲怒吼,出現一隻黑色的老虎,是暗夜魔虎。

暗夜魔虎,是一種築基期巔峰的妖獸,實力強大,不過對於目前的衝天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炎月刀,殺!

衝天猛然發出炎月刀,在他看來區區一隻暗夜魔虎,肯定是被一刀兩斷。

然而令他震驚的情況出現了,暗夜魔虎一聲怒吼,竟然一爪子把他的炎月刀給拍飛了。

儘管暗夜魔虎的爪子上,也是鮮血淋漓,然而這和衝天掌握的情況不一樣,有很大的出入。

眼前的暗夜魔虎,遠比記載中的強大,炎月刀一刀下去,竟然沒能砍斷它的爪子。

難道是變異品種?

衝天仔細觀察,猛然臉色大變,因為他從暗夜魔虎身上,發現一律魔氣纏繞,被魔氣感染了,妖王陵墓中出現妖氣、死氣都很正常,然而出現魔氣就太令人意外了,畢竟不是魔王的陵墓。

魔氣的出現不是偶然,殉葬空間被魔氣感染的骷髏,以及眼前被魔氣感染的妖獸。

在妖王陵墓內部,很可能有一處魔氣源頭,散發出源源不斷的魔氣,才能造成這許多的感染。

嗷!

此時暗夜魔虎不幹了,它是來捕獵的,不是來被參觀研究的,於是怒吼一聲飛撲上來。

「千幻指,打!」衝天一指點過去,僅僅是千幻指中最普通、最常見的,強大的指力攻擊。

轟!

指力和暗夜魔虎的爪子相撞了,強大的爆炸中,暗夜魔虎當場被震飛出去,然後轟然巨響中,砸到通道中的石壁上,結結實實,頓時震落很多塵土沙石,然而掉落在地上的暗夜魔虎,竟然在地上一滾就爬起來,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

經過兩次交鋒,衝天對於感染魔氣的暗夜魔虎,已經判斷出其大致的力量,提升約有一成。

不過魔氣的影響,最大的是在精神方面,讓生物變得更容易發怒,性情暴躁。

被兩次擊退的暗夜魔虎,眼睛紅起來,是它暴怒的標誌,在這種狀況下它會發動瘋狂的攻擊,而一般的情況下,暴怒到瘋狂的程度,至少應該是被重傷之後,而不僅僅是被兩次擊退。

吼!

暴怒的暗夜魔虎,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一波波強勁的音波穿過來。

虎類妖獸相比其他妖獸,多出一種能力,就是虎吼,暴怒的吼叫能發出有輕度精神攻擊的音波。

強勁的音波經過,通道中的頓時簌簌的落下一些塵土沙粒,都是被強勁的音波震動下來的。

暗夜魔虎隨之發動超強攻擊,彈射出來,張開血盆大口,不管不顧的向衝天狠狠咬下來。

強大的力量激發出閃電一般的速度,血盆大口中一顆顆牙齒,就像是一把把寒光閃爍的匕首。

瘋了,徹底瘋狂了!

妖獸一旦徹底瘋狂,就會只顧攻擊敵人,而對於敵人對它的攻擊,根本就不會去管。

「你已經沒用了,我來送你上路!」研究明白魔氣感染的表現,暗夜魔虎就失去研究的價值了。

大力金剛指發出,一根金燦燦的巨型手指,表面流轉著神奇的紋路直射向撲過來的暗夜魔虎。 已經達到大成境界的大力金剛指,殺傷力十分驚人,不亞於一般法器,準確命中暗夜魔虎,直接把暗夜魔虎打飛出去,當場就把暗夜魔虎的頭部打沒了,死屍轟然一聲砸到通道牆壁上。

隨後衝天繼續前進,在迷宮一樣的通道中,不斷探索新的未知的領域。

很快他就得出一個十分驚人的結論,妖王陵墓是分層的,妖王的陵墓核心在整個墓葬最深處。

剛剛他們經歷的陪葬墓穴,只是妖王陵墓最上面一層,接下來應該還有其他的層次。

很快,衝天就找到了墓穴的更深一層,仍然是一個十分巨大的空間,如此巨大的地下空間,不知道是如何開闢出來的,依舊是充滿妖獸的骸骨,不過有一些植物,頑強的生活在地下。

頂部,鑲嵌的不明發光物體,組成星辰的形狀,照耀下方的『山川河流』。

剛進入這一層,衝天就發現在遠處有一點朦朧的光輝,奇特的光華流轉,分明是天材地寶,不過大量妖獸骸骨,令衝天有些忌憚,如果也有骸骨被魔氣感染,勢必還會化成強力骷髏。

「有了!」衝天想起來了,在擊殺殭屍王之後,用殭屍骨頭製成的黑色珠子,城主並沒收回。

黑色珠子能夠有效掩蓋人類氣息,讓死靈生物把他當成同類,唯一的缺點是不能遇到高級死靈生物,否則會被識破,就像他們在刺殺殭屍王的時候,被高級殭屍輕易識破,身份泄漏。

想到這他馬上拿出黑色珠子,佩戴在身上,然後小心翼翼的,向發光的物體走過去。

衝天離開沒多久,他剛才進來的洞口,就有一個人跟著出現,觀察一小會兒,也進入尋寶了。

魔氣!

進入之後,衝天發現有淡淡的魔氣繚繞,比上一層的情況嚴重得多,被感染的骨架也多得多。

衝天來到光華髮出的地方,赫然是在整個空間的中心,有一塊完整的玉石,不過大部分已經失去光華,玉石上生長著一株靈芝,只有巴掌大小的玉色靈值,竟然在緩慢吸收玉石的靈氣。


「九轉玉靈芝!」衝天頓時有點興奮,九轉玉靈芝可是好東西,對突破神通境十分有幫助,可以在進入神通境的時候,對身體根基進行大擴充,讓突破者比別人更具潛力,力量更雄厚。

九轉玉靈芝生長艱難,本體只生長在上等的玉石上,吸收天地精華才能長成。

不過眼前的玉靈芝出問題了,上面有一絲黑色細線,竟然被墓穴中的死氣感染,年常日久之下,已經徹底結合九轉玉靈芝精華,廢了,已經不可能分開,一旦服用,就會被死氣入侵,輕則走火入魔重則性命堪憂。

衝天大喜,小心翼翼的採摘下來,死氣,對別人來說很嚴重,對他來說卻可以忽視。

他服用過煞氣清蓮的蓮子,對煞氣免疫,對死氣也有很強的抗性,能扛住靈芝中死氣的侵襲。

嗖!

剛摘下九轉玉靈芝,還沒等他收起來,就有一到十分犀利的劍氣,從他背後射過來。

衝天連忙啟動扶搖九天身法,整個人在近乎不可能的情況下,瞬間橫移五米避開劍氣襲殺。

是皮智淵,兩隻眼睛盯住衝天手上的九轉玉靈芝,流露出十足的貪婪深色。

衝天頓時想起來了,為了進入妖王陵墓,皮智淵使用秘法打落境界,回去之後必然會重新修練,回到神通境,一旦他能得到九轉玉靈芝,在境界恢復的同時,勢必會比以往更加強大,更具潛力。

對這種可以提升修鍊資質,讓修鍊之路走得更遠的天才地寶,任何修鍊者都會眼紅的。

皮智淵的眼睛就是紅的,不對!

衝天馬上發現異常,皮智淵被魔氣感染了,心志不堅的人,或者是充滿慾望的人,比妖獸更容易感染,因為他們的意識中充滿了慾望和貪婪,強大的負面情緒,更符合魔氣的一些特性。

「把九轉玉靈芝給我,否則我殺了你。」強烈的慾望,讓皮智淵的膽子異乎尋常的大起來,很大聲吼叫,甚至忘記對衝天的恐懼,忘記被衝天嚇得窘態,對衝天也不再有畏懼之心了。

衝天當然不會聽他的,直接把九轉玉靈芝收起來放好,轉身面對失去九轉玉靈芝暴怒的皮智淵。

「既然你不給,我就殺了你,從你身上搜出來。」被魔氣催化暴怒的皮智淵,殺人越貨魔念起。

魔氣感染,會暴露一個人的真實本性,事實上魔氣很難改變一個人的性格,它只是催化劑,把平時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不敢表露或者是不想表露的,徹底表現出來,卻不能做到無中生有。

皮智淵想要殺衝天,只能說心底的意願,被魔氣催發之下,原本不敢表露現在表露了。

殺!

傲嬌總裁的千金女傭 ,在魔氣的感染之下,他的實力似乎也恢復到神通境水準了。

強大的劍氣,繚繞著一層淡淡的魔氣,威力有所增加,閃電一般射向衝天,聲勢驚人。

衝天展開身法,避開皮智淵射來的劍氣,轟然一聲巨響,至少有三架骨架被劍氣徹底轟碎。

「千幻指,一指斷江河!」衝天可不是打不還手之人,伸手一指,一道璀璨的指力激射過去。

強大的指力,絲毫不下於犀利的劍氣,橫空而過,轉眼就到了皮智淵面前。

皮智淵毫不示弱的發出一道劍氣,和強勁的指力正面相撞,頓時造成一場小規模的激烈爆炸。

方圓數十米的大小妖獸骨骼,在強大的爆炸力之下,全都被摧毀,變成無數骨頭渣疾射出去。

皮智淵也在強大的衝擊之下,飛出去,轟然一聲撞在一個高大的骨架上,砸碎!

不過他被魔氣感染后,不僅身體強化了一些,甚至連痛覺也弱化了,竟然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如果是在被魔氣感染之前,如此劇烈的撞擊,就算骨頭不斷幾根,至少也會受些輕傷。

「哈哈哈,沒想到我變得如此強大了,是吧?現在投降還來得及,給我跪下,我就不殺你。」從地上爬起來的皮智淵,發覺沒受傷之後哈哈大笑起來,面對衝天十分猖狂的咆哮起來。

他雖然被魔化了,智慧卻沒有被降低,只是情緒被影響了,當然能發現自身的變化。

不過他並不知道變化的原因,要是他知道被魔氣感染了,不知道是該笑笑,還是該欲哭無淚。

「想死我成全你,過來受死吧!」對於皮智淵,衝天一點好感都沒有,招手示意他主動進攻。

「狂妄,覆雨滅生劍,暴雨傾盆,殺!」受不了衝天挑釁一般的話,加上在此前的共處中,一直都被衝天死死壓制,負面情緒全部爆發出來,皮智淵的眼睛蒙上一層紅色,吼叫著殺去,充滿瘋狂和暴戾。

劍氣爆發,數十道凌厲的劍氣,劈頭蓋臉的打過來,以奇特的規律覆蓋衝天所在的空間。

就像是傾盆大雨一樣,不是不能躲避,而是很難躲避,與其費心的躲避還不如直接硬扛下來。

「大力金剛指,擎天掌,打!」面對疾風驟雨一般的攻擊,衝天面容平靜的打出猛烈一掌。


看到衝天打出的金色巨掌上,閃現著奇特的紋路,皮智淵就意識到事情不妙,大成境界的武技,是他一直夢寐以求的,然而以他的資質,只有覆雨滅生劍,勉強摸到小成境界的門檻。

每次想到這些,他都會對人們口中的『天才』,產生一種惱火,羨慕嫉妒恨!

看到衝天竟然如此的天才,皮智淵心中的怒火燃燒的更加旺盛了,眼中的紅光也更加濃郁了。

激烈的爆炸聲響起,擎天掌頂住皮智淵疾風驟雨般的劍氣,連環爆炸在兩人間產生。

衝擊波比上一次交鋒更嚴重,更遠處的妖獸骸骨,也被摧毀了,更多的是被強大的力量吹散了。

然而皮智淵眼中的慾望卻更加強烈,心說如果能得到九轉玉靈芝,我會不會也有如此的資質?

只能說他已經被慾望蒙住心竅,九轉玉靈芝只是輔助性的,促進性的,而不能本質上改變人。

交鋒過去。在強勁的衝擊波推動下,兩人不得不退後數十步,在地上留下兩串腳印。

如此浩大的聲勢,激蕩妖氣、死氣和魔氣,已經有一些被魔氣感染的骷髏,頭顱中綠焰升騰,像是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一樣,緩緩的活動起來,一步步,向戰鬥中的兩個人聚攏過來了。

然而集中精神戰鬥的兩個人,還沒有發現危機降臨,仍然在專註於兩人之間的戰鬥。

「鍾天,今天你死定了,看我用我的絕招殺死你,覆雨滅生劍,雷霆滅世!殺!」瘋狂的皮智淵,猛然噴出一口精血在飛劍上,鮮血頓時被飛劍吸進去,然後劍身從銀色變成淡紅色。

天地變色,就像是雷雲即將降臨一般的昏暗,猛然轟隆一聲雷音降臨,暴風雨開始了。

數十道犀利的劍氣,每一道都染著淡淡的紅色,就像是被皮智淵的精血浸染了一般。

強大而急速的劍氣刺破空氣,隱隱帶出一陣陣的雷鳴聲,就像從天而降的暴雨一般狂瀉而下,把衝天附近的數百米方圓都籠罩起來,覆蓋式的狂猛攻擊,讓人即使想躲避都十分困難,唯有承受,直至一方毀滅。 面對密不透風的攻擊衝天十分慎重,畢竟是皮智淵損耗精血發出的,絕對是非同尋常的攻擊。

「千幻指,一指破天穹!」仍舊是一指點出,強大的力量匯聚,猶如即將爆發的火山一般。

轟然巨震,強勁爆發的指力撕破天穹,在皮智淵發出的毀滅攻擊上,硬生生撕裂一道口子。

緊接著就是驚天動地的爆炸,,不過這些都不關衝天的事了,因為他已經撕裂攻擊,從中脫身,不過多強大的攻擊,都沒有降臨在他身上,僅僅是對地面肆虐,製造一些環境破壞而已。

爆炸過去,滿目蒼夷,地面被轟出一個很大很大的大坑,顯然遭受強大的毀滅性打擊。

皮智淵一點都不高興,反而怒火更盛,衝天脫出攻擊他就知道了,不過發出的攻擊收不回來了。

嗡!

然而就在此時地底傳來一陣震動,整個妖王陵墓都開始偵查起來,就像是發生大地震一般,一股強烈的心悸從心底升起,似乎有一種憤怒的咆哮,從地底深處傳上來,陵墓中的魔氣濃郁了一些。

震動來得快去得也快,僅僅持續了幾秒鐘,不夠影響卻是巨大的,只是還沒來得及顯現。

皮智淵貪婪的吸了一口氣,魔氣變的更加濃郁了,對於被魔化的他來說,是一件絕大的好事。

「鍾天,這一劍,我一定要殺死你,覆雨滅生劍,絕命無回斬!」皮智淵接連噴出三口精血。

然會,揮出一道濃郁的,像是鮮血形成的劍氣,破空而來直奔衝天斬下。

而發出劍氣的皮智淵,被抽幹了全身力量,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閃著瘋狂期待結局。

衝天異乎尋常的凝重起來,被魔氣感染的皮智淵,傾盡全力燃燒精血發出的一劍,殺傷力驚人,已經超過皮智淵本來的最高水準,其攻擊力之強勁,甚至達到了神通境高階強者的水準。

如此犀利而強大的攻擊,衝天當然要小心應對,首先發出九龍印,砸上去!

九龍印發出,衝天知道肯定擋不下來,只能消耗一些絕命無回斬的鋒芒,炎月刀也發出去,緊跟在九龍印之後,更進一步消耗絕命無回斬的勁道,最後是使用煞蓮劍,發出的瘋魔劍法。

轟轟!

接連兩聲撞擊,九龍印被撞飛了,絕命無回斬血紅的光芒,僅僅是暗淡了一些,繼續前進,第二聲轟然巨響,炎月刀也被撞飛了,絕命無回斬的光芒更暗淡了,僅有最盛時期的三分之一。

緊接著瘋魔劍法形成的巨龍,和絕命無回斬正面相撞,爆發出摧枯拉朽的衝擊波。

坐在地上的皮智淵,頓時被強大的衝擊波吹飛,在空中一路翻滾,砸到一個巨大的骨架上。

而衝天比皮智淵更慘一些,皮智淵消耗大量精血的攻擊,雖然被強接下來了,他卻被打吐血了。


「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看都衝天只是吐了一口血,別無大礙,摔得七昏八素的皮智淵,根本就難以接受,然而最後一擊,已經耗盡他絕大部分的元力,甚至消耗他很多精血。

此時他已經無力再戰,就在他打算如何逃跑的時候,一陣奇怪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回頭一看,大驚失色,竟然是一個高達五米的骷髏,來到他身後,向他遞出一支鋒利的骨爪。

是骷髏!

皮智淵嚇壞了,然而體力嚴重透支,讓他反應遲鈍了很多,直接被利爪刺穿胸口。

死!

看到皮智淵的下場,衝天連忙轉身就走,幸好佩戴黑色珠子,骷髏不會把他當外人去攻擊。

離開戰鬥中心,衝天才發現剛才的戰抖,驚醒太多的骷髏了,如果不是他有能遮掩氣息的黑珠子,被這些強大的骷髏圍住,就算他的修為再強一倍,速度再快一倍,也避談會死無全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