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等秦川把話說完,蕭澗雲便是好不給面子的打斷道。

「你是個什麼東西?就算是唐明清那老傢伙都不敢這樣跟我狂囂!」

聞言,那秦川先是一愣,旋即便是發出一聲怒喝,面色更顯暴怒。

而就在那秦川的罵聲發出的同時,這傢伙手上也不老實,手中緊握的一把帶著鋸齒的寬厚大刀直接便是朝著蕭澗雲當頭劈了下來!

見得突然下殺手的秦川,無論是條件雲還是葉天,卻都是絲毫沒有任何的觸動,很只是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任由這傢伙撒野。

這秦川無外乎一個五劫涅槃境的傢伙,修為連蕭澗雲都比不上,何德何能,能夠給他們二人帶來威脅?

那秦川倒是並未想到,蕭澗雲居然是如此的大膽,面對他這憤怒地劈砍,竟是不閃不避,儼然任他出手!

「嚓!」

下一刻,一聲金屬破碎的聲音便是響徹,讓得周圍大片的人馬,都是面色驚詫,口不能言! 「我年紀大了,就算是過去了恐怕也幫不上你們什麼。」最後趙根成還是決定自己不過去了,自己過去了說不定什麼忙都幫不上,反而還會給小妹他們添麻煩也說不定。

趙根成能這麼想,谷氏無疑是高興地。其實聽見宋離說他們自己在鎮上開了鋪子的時候,谷氏當然是高興的,但是最讓谷氏高興的還不是這,而是宋離說讓他們一起去幫忙的話。

但是谷氏卻認為有外孫女的這句話就夠了,是不是真的去卻也不是那麼重要的事了。

「你大舅說的是,畢竟離家裡也有些遠了。」谷氏道。

「那幾位表兄呢?願不願意去幫我?」宋離問道。

表妹居然還說讓他們娶幫忙?幾人面面相覷,只是他們都沒有出過遠門。這貿然跟著一起去肯定不行吧。

本來一件已經打算好了的事情,結果大家遲遲沒有表態。宋離倒也不好說什麼了。

倒是宋有成打破了僵局,「阿離這丫頭也是糊塗了,舅舅跟咱們懷安縣隔著幾百里地,真要是去了咱們那裡,恐怕是一年半載也回不來一趟。難不成阿離準備讓舅娘他們在家裡空等著?」

宋離一開始還沒有明白宋有成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轉念也就明白過來了。只是二哥,你就算是想要替我解圍,難道就不能想過稍微好一點的理由嗎?這個理由聽上去難道不會太過牽強了嗎?

不過宋離到底沒有勉強,「既然舅舅們不願意過去幫忙也就算了。」

趙根成哧然,阿離這丫頭會讓大家去幫忙心裡恐怕是想著能幫他們一把,結果他們去不領情。趙根成偷看了宋離一眼,發現宋離並沒有生氣的意思,才稍微放心了一點。

「阿離,不知道你們做的是什麼生意?」趙根書問道。

谷氏瞪了趙根書一眼,「老八,你問的這是什麼話?」

趙根書是趙德全跟谷氏最小的兒子,如今也已經三十整了,不知道是不是隨了谷氏。趙根書屋裡居然也給他連生了三個兒子。 霸總又讓我繼承億萬家產 這樣趙根書的壓力很大,一直都在擔憂今後兒子們會娶不上媳婦的趙根書在聽說了宋離居然在鎮上做生意之後,這心思就活絡開了。

宋離笑了笑,「就是做餅子的生意。」之前自己沒有想到,不過現在看起來八舅舅好像對做生意很感興趣。那自己就說一說也沒有什麼關係。

餅子生意?趙根書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這餅子生意恐怕不怎麼好做吧。

「八舅舅是不是也想學?」宋離主動問道。

趙根書當然也有這個意思,只是畢竟做生意都有人家自己獨特的絕學,怎麼可能願意這麼輕易的就交給自己?

「其實這些都是很簡單的,八舅舅真要是想學,我倒是可以教八舅舅你。」畢竟兩家離得地方遠,就算是真把八舅舅教會了,倒也沒有什麼關係。更何況今後自己肯定是不會靠著賣千層餅發家的。

趙根書顯然沒想到宋離居然這麼輕易的就願意教自己。

「這會不會不太好?」趙根書有些遲疑的問道。

宋離笑了笑,「八舅舅是不是擔心這種餅子的生意不好?八舅舅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問問二哥,咱們的生意怎麼樣。」宋離打趣兒。

趙根書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懷疑生意不好,只是宋離願意這麼輕易的就把法子交給他他自然就會有些懷疑了。

「八舅舅不用擔心,我們鎮上的生意還不錯。」宋有成現在對趙根書的感覺,就好像那會兒趙小天對宋離的感覺都是一樣的。

趙德全也沒有想到,說著說著竟然說到了做生意。而且阿離這孩子竟然一點都沒有藏私,甚至願意把秘方都給自己。

趙根書已經被宋離說的很是心動了,可是卻也沒有立馬就下決定。畢竟要是按照阿離那麼說的,這前期就要投入不少的銀子,現在他們肯定是沒有這麼多的銀子的。

只是趙根書又說不出讓宋離借他們些銀子這樣的話來。

「八舅舅還有什麼猶豫的?」宋離見趙根書沒有直截了當的下決定,乾脆直接問。

「咱們家沒錢。」趙小天倒是說出來實情。

自己之前說了那麼多,真要是沒有銀子恐怕也就是紙上談兵,宋離摸了摸身上的夾層。她一向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會在自己的衣裳上面做些夾層。而這些夾層裡面基本上都會被自己隨身裝一些銀票之內的東西在裡面。

自然這次也不例外,宋離的夾層裡面宋離正好準備了,五張十兩銀子的銀票。

一般十兩銀子其實已經超過一斤了,所以不會有人沒事在身上帶五六斤的東西在身上。當然十兩銀子一張的銀票是小面額的,一般也就是匯通票號才會發出。

宋離當然不會一次性把五十兩銀子的銀票都給出去,這可不是她自己的風格。

「八舅舅,這二十兩銀子算是我入股的,您看怎麼樣?」宋離拿了二十兩銀子給趙根書。

眾人的目光自然立馬就被宋離手裡的二十兩銀票給吸引了,之前他們只是聽說過。但是卻從來都沒有見過銀票。沒想到現在卻實實在在的讓他們見到了銀票。他們心裡的激動可想而知。

趙德全更是立馬就把宋離的手給推了回去,「你這孩子,怎麼跟就這麼把這麼多的銀子帶在身上?」翠芬也真是的,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能讓阿離一個小丫頭帶著?趙德全覺得銀票這樣重要的東西肯定是應該交給宋有成的,而不應該是宋離拿著。

可是看宋有成跟宋離的樣子,似乎又覺得這一切都是正常的?

「八舅舅?」

趙根書久久不能回神,自己剛才還在想自己的銀子不夠,沒想到轉眼睛宋離就拿出了二十兩銀子來給自己解決難題。

「這些銀子我不能收。」雖然這些銀子都很誘人,但是趙根書卻也沒有見錢眼開立馬就收了下來。

這多多少少還是讓宋離的心裡好受了不少。

「這些銀子就算是我入股的,等到時候八舅舅你們賺錢了,給我分成就行了。」宋離道。 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好的事情?所以自然趙根書也知道宋離說的入股不過也就是讓自己的心裡好受一點罷了。

趙根書失笑,這丫頭倒是挺會寬慰人的。而且被她這麼所以說,自己居然覺得就算是把銀子收下來也沒有什麼關係了。

宋離把銀票往趙根書的面前推了推,「八舅舅該不會這麼一點點的便宜,你都不願意被侄女給佔了吧。」

這哪裡是她占自己的便宜?分明就是自己占她的便宜。可是被她這麼一說,自己還真是很心動。

趙根書當下也不再遲疑,接過宋離遞過來的銀票,「那行這些銀子就權當做是你們入股了。」

谷氏有些著急,老八怎麼能真的把阿離那丫頭的銀票收下來呢?

宋離本來是準備從空間裡面把做千層餅需要的東西拿出來的,但是後來一想。自己的空間就連爹娘都不知道,自然更加不能暴露在舅舅面前了,所以才作罷。

趙根書也知道自己就這麼收了宋離的銀子不像話,可是家裡現在根本連一兩銀子都拿不出來,自然也就不可能會有錢給自己讓自己去做生意了。更何況剛才阿離不是還說了,這些銀子就算作是她入股的。等到時候自己賺了銀子給阿離分成也就是了。

一想到自家居然也要開始做生意了,趙根書又有些緊張,他可是一點這方面的經驗都沒有。這要是賠了,那可真就是血本無歸了。

「阿離,這千層餅真的有那麼好賣嗎?」趙根書再一次確認。

宋離也能理解趙根書心裡的擔憂,「八舅舅,我看要麼剛開始的時候還是先不要租在鎮上租房子了,等到客源穩定了再租房子也不遲。」

八舅舅沒有做生意的經驗會擔心也是肯定的,所以宋離才會說讓趙根書不要一開始的時候就去鎮上租房子,畢竟這真要是到鎮上去租房子,畢竟每個月的租金也不少了,真要是能省下來相信都會很高興的。

「對啊,咱們是三天趕一回集,要不咱們就前一天在家裡做好了,第二天一早拿到鎮上去賣怎麼樣?」趙根書問道。

宋離搖頭,「這餅就是要趁熱吃才好吃,真要是前一天做好了,第二天到鎮上去買。恐怕不僅味道不好吃,而且還容易生病。」

趙根書不由得有點兒泄氣,這前一天晚上做好也不行,那該怎麼辦?總不能推著板車去鎮上現做吧。

趙根書不過才是這麼想了想,宋離居然已經提出來了。

「我看八舅舅你們要不先找人趕製一輛板車出來,剛開始的時候直接推著板車去鎮上就行了。」這也是宋離目前能為趙根書想到的比較好的辦法。

趙根碩也動心了,這生意真要是能行,將來在鎮上弄個鋪子,說不定孩子們都能去學堂哩。

板車這東西好做,而且也不費什麼功夫,就算是趙根成也會做,所以這個決定立馬就被趙根書採納了。雖然是第一次做生意,但是很顯然趙根成兄弟幾個還算是比較齊心的,都能幫著想些辦法。

「做生意的前三天可以選擇半賣半送。」宋離道。

「半賣半送?那自己不就虧本了。」趙根碩對於宋離的這種說法顯然是有些不能接受的。就說阿離這孩子還是太小了,這咋能隨便送東西呢?

倒是趙根書有些明白宋離的意思了。

「大哥,我看阿離的意思倒不是真讓咱們半賣半送,應該是想要借著這個機會打開咱們的銷路。」

趙根書能這麼快就理解自己的意思,宋離心裡自然很是高興。

「當然這個送法,八舅舅到時候你們自己心裡也要有個度才行。」雖然說半賣半送,但是還是不能讓自己虧本不是。

花心爹地:媽咪在等你 趙根書笑道:「這個是自然的。」

趙家人沒有想到那許久沒有聯繫上的小妹不僅聯繫上了,更是因為那兩個孩子的到來給自家帶來了這麼大的轉機。

既然趙根書已經決定做生意了,趙德全突然就有些後悔自己剛才答應宋離要跟著她一起去活水村的話了。說不定自己可以留下來幫幫忙也不一定。

趙德全為難的時候,谷氏就已經提出來了。

「丫頭,你看你幾個舅舅就要做生意了,這家裡里裡外外的我跟你外公還得留下來幫忙呢。」谷氏道。

要不是宋離給自己出了一個這樣的主意,自己就算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而且就算是自己想到了,也沒有銀子可以去支持自己。

再說了阿離這次過來最重要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接爹娘過去嗎,要是因為自己準備做生意所以爹娘要留下來幫自己,說不定阿離還會對自己這個舅舅有意見也不一定。

「爹娘,既然你們都已經答應要跟阿離一起去翠芬那裡了,那還有留下來的道理?」

趙德全只是看了趙根書一眼,倒是沒有說其他的。老八心裡想的什麼自己這個做爹的,還是知道一點的。

只是趙德全對於宋離會這麼不遺餘力的幫他們,倒是有些另眼相看。畢竟他們從來也沒有跟這孩子接觸過,結果這孩子還二話不說的就幫了他們這麼大的一個忙,這要不是一家人誰會願意這麼做?

不過這要做生意畢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趙根書他們還要提前先做好準備。

只是這些都要他們自己親力親為才行,畢竟宋離不可能留下來幫他們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天色還是灰濛濛一片的時候,宋離就已經起床準備了。

要帶著兩位老人家,跟四五個小孩子一起走。一輛馬車肯定是不夠的,所以宋離跟宋有成還要先到鎮上的車馬店裡面去租了兩輛馬車。

孩子們一看見馬車興奮的繞著馬車跑了好幾圈,他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到過馬車呢。而且小姑姑還說了,這就是他們這次去要坐的馬車。

趙曉麗更是小心翼翼的偷偷摸了一下套著馬車的黑馬。

黑馬被個小人兒給碰了,竟然撅了蹄子,不過好在也就是虛驚一場。

「小姑娘,黑子的脾氣不好,可不能隨便碰。」說話的是宋離從車馬店一起請來的馬夫,畢竟他們只是租用馬車,總不能到時候為了還馬車還要再跑一趟不是,所以再請兩個馬夫就是很有必要的事情了。 蕭澗雲根本都沒有動,像個木樁子似的,站在原地給秦川砍,那足以劈山斷河的鋸齒大刀,直接是落在了蕭澗雲的肩頭上,卻絲毫沒有傷到蕭澗雲不說,反而是瞬間崩了刃口!

「你……你……」

「你什麼你?」

蕭澗雲聳了聳肩,淡淡一笑,根本不動神色,只一股靈魂能量,便是直接將那秦川給轟飛了出去!

葉天不動手,自然有葉天的理由一言蔽之,就是這秦川的實力實在是有些沒眼看,葉天都懶得動手,生怕一個不小心就給弄死了……

但即便是蕭澗雲出手,這傢伙依舊討不到好。

蕭澗雲雖然尚未突破七劫,但靈魂修為就和當初的葉天一樣,已經是提前做了大量的訓練,積攢了很深的底蘊,甚至是一些瀟湘閣的秘傳之法,蕭澗雲都是已經能夠越級使用了,比之於當初的葉天,都還要更甚一籌!

這有哪裡是那秦川能夠抵擋得了的?

「混蛋,你敢傷我,無相皇大人斷然不會放過你們的!」

那秦川此刻心中半是驚駭,半是憤怒,從那滾燙的沙地上爬起來,指著葉天和蕭澗雲便罵,尖聲喝道。

「嘭!」

那秦川方才站起身來,蕭澗雲便是頗為淡然的揮了揮衣袖,直接便是一股無形的靈魂能量轟擊在了他的雙腿之上,方才站起來的秦川,立刻又跪倒了下去,滿面驚駭!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站直了與我說話?」望著那跪倒在地,卻是動也不敢動的秦川,蕭澗雲的臉上終於是浮現出了幾分冷色。

猛地咽了一口唾沫,豆大的汗珠開始從秦川額頭上不斷的冒出來!

他可從未想過,蕭澗雲如今的實力會強悍到了這一步,更是不敢想象,在蕭澗雲身後,赫然還有這一個尚未出手,但氣息還要更甚於蕭澗雲的年輕強者存在!

小心翼翼的緊貼著沙地,那秦川用著膝蓋在地上蠕動著後退了幾步,方才小心翼翼的爬起身來,一瘸一拐的浮上半空,竄進人群當中,怨毒的道:「你們有種!我這就回去稟報,你們等著死吧!」

說完,秦川便是急忙一聲吆喝,那大批的人馬直接便是朝著遠空之處逃竄而去,看那架勢,如是遇上了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望著那喪家之犬一般倉惶逃竄的人群,葉天也是忍不住發笑。

「澗雲啊,有點過了,不是說好逮著他問話的么?這就給嚇跑了,多沒勁。」

對著秦川等人飛奔逃離的方向癟了癟嘴,蕭澗雲也是頗有些無奈,道:「我哪知道他這麼弱?姑且然他回去告狀唄,無相皇來了又怎樣,不用葉天大哥你動手,我都能捶了他。」

聞言,葉天也是陡然失笑:「罷了罷了,之後去瞧瞧便是了,無所謂的一群人,不用搭理。」

點了點頭,蕭澗雲便是轉身朝著下方開掘場中的白欣兒等人招了招手,招呼道:「欣兒,你們且繼續,我們去去就回,要是遇到什麼麻煩,傳音便是,我們立刻就趕回來。」

「你們去哪?」白欣兒頗有些迷糊的仰頭問道

葉天和蕭澗雲對視了一眼,旋即便是一陣怪笑,異口同聲的道:「去找點樂子。」

說完,二人便是直接朝著遠空之處飛掠而去,也不多解釋,但白欣兒一眼便看了出來,這兩個傢伙飛走的方向,赫然便是那無相皇的地盤所在!

望著逐漸遠去的葉天二人,下方開掘場上的眾人也是一陣面面相覷,半晌之後,方才紛紛各自忙活了起來,不去管這兩個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這是兩個實力超強,脾氣也特別大的神經病,尋常人想管,還真管不了……

「算了,大家各自做事吧,澗雲哥哥和葉天大哥的實力,也用不著我們去操心什麼了,有他們兩個人,怕是他無相皇三頭六臂,都要招架不住呢……」白欣兒擺了擺手,示意眾人散了。

這短短的一陣子相處下來,白欣兒算是認清楚現實了。

現如今的蕭澗雲,早已不是以前那個無依無靠的小子了,他的背後有著龐大的是有,有著強大的同僚,而他自己,也已經成為了強者。

至於葉天,白欣兒到現在都還不曾知曉,這位恐怖的存在,到底有著怎樣的實力。

有這兩個傢伙在,哪裡還輪得到他們這些操心什麼事情……

……

沙漠的夜色頗為精密,銀月高懸,涼風習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