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管人類還是妖獸都只是運用它,理解它,卻不能夠創造它。

而這圓狀物體卻能夠流露出道紋,必定不是凡物,陳煜把它收起來便繼續**。

陳煜把蛇骨剝下存放在儲物手環中。

洛家給的這個儲物手環空間極大,足足有一百平左右,裝下一個金剛巨蟒的蛇骨還是綽綽有餘的。

陳煜把金剛巨蟒**完後收取掉所有之前的東西,便把目光放下那些僥倖在劫雷下殘存的靈物。

這些靈物大多是玄階的,黃階的只有一小部分,但都是黃階中最頂尖的。

陳煜一一把他們收了起來。

陳煜大概算了一下,這一次他就最起碼賺了百萬靈石。

具體價值他也不清楚,但那些靈物加在一起就有上百株,再加上金剛巨蟒的屍身材料。

最起碼百萬靈石是要有的。

“果然富貴險中求,如果自己畏懼直接逃掉不回到此地怎麼會有如此收穫,甚至如果自己剛纔不大膽點,收穫無疑更會少了許多。”

陳煜正打算離開坑洞,眼角的餘光卻看到一絲反光。

陳煜走過去一開,掀開上面的金剛巨蟒的血肉,底下是一塊玉質的令牌,上面寫着一個三百的字樣。

“積分令牌還是三百的,這算是面值不小了。”

總共就一萬積分卻有着差不多五百名參加考覈的弟子,陳煜手裏這一塊麪值三百積分的令牌可不小了。

“這金剛巨蟒也值這三百積分,顯然關於這金剛巨蟒的事情那些宗門長老也是知道的,但卻沒有阻止,也沒有提前告訴我們這些考覈弟子。”

“看來那些宗門長老也知道這金剛巨蟒渡不過去這二一天劫。那麼很顯然這是在考驗福源,還特意在這裏放了一塊麪值三百積分的令牌。”

陳煜心裏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那些宗門長老在想些什麼了。

頂尖門派招收弟子福源和天賦可是一樣被他們所看中的。


那在南域稱雄的昊天大帝就是一個福源深厚之人。

天才頂尖門派不缺,甚至整個修真界都不缺,光有天賦卻沒有福源。

那很難成爲頂尖強者,但凡頂尖強者都是福源深厚之輩,可見福源是有多重要。

福源深厚的人甚至能出個門都能撿到神器,跳個崖都能夠拿到絕世傳承。

這些或許是那些天才之輩一輩子都拿不到的東西。

“嘖嘖嘖,我說這封魔林怎麼連妖獸都難得見到一頭,資源也比外面稀少許多,原來是有先天妖獸再渡二一天劫啊!”突然陳煜聽到一個聲音。

陳煜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坑洞上站着一個青年。

青年一臉感嘆的看着陳煜。

“真是一個福源深厚的小子,那麼現在可以把你拿到的東西交給我嗎?還有你手裏的那塊積分令牌,好傢伙還是面值三百積分的積分令牌。”

那青年一臉高傲的看着陳煜,語氣十分自信,帶着一些不屑。

好像十分自信陳煜會乖乖把東西交給他。

“閣下可是要強取豪奪?這可是在下冒着風險拿到的東西。”陳煜搖了搖手中的積分令牌玩味的笑了說道。

“什麼叫做強取豪奪,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只是替你保管而已,當然你也可以這樣理解。”那青年恬不知恥地說道。

“哦,那……你算什麼東西?想替我陳煜保管東西。”陳煜猛的爆發一聲喝道。

那青年也沒想到陳煜竟然不按照他心裏所想的走。

誠惶誠恐的把東西交給他求他庇護自己。

反而對他吼道他算什麼東西。

那青年臉一下子漲紅起來,強壓內心沸騰的怒火說道。

“你不知道我是誰?”

“你覺得你很有名,誰都要知道你是誰,你可以滾了,若是再在這裏嘰嘰歪歪休怪陳某人無情。。”

陳煜向來都是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

如今這青年一來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還打算強取豪奪他辛辛苦苦冒着風險拿到的東西。

陳煜又怎麼會給他好臉色看。

“好!好的很!看來我陳通玄的名聲是不管用了,你以爲你在威壓考覈爆發精神力出了點風頭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裏了,那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尊卑,什麼叫做尊重強者!”

陳通玄見陳煜絲毫不給她面子,直接叫他滾,頓時火冒三丈,再也不打算壓制怒火,冷聲笑道。

“登仙門考覈弟子排行榜位列第五的滴血劍陳通玄?”陳煜聽到陳通玄自報性命頓時笑了起來。

語氣充滿了**裸的不屑。

“既然知道我的名號還敢跟我如此橫,真是找死!”那陳通玄見陳煜一下子叫出來自己的根底,先是一愣,隨後直接拔劍衝向陳煜。

在陳通玄看來既然這陳煜知道自己的名號卻還不把自己放在眼裏,那可是奇恥大辱。

登仙門考覈弟子排行榜排行第五可是他內心最驕傲的地方。

如今卻被陳煜不屑一顧,他恨不得把陳煜剝皮抽骨。

滴血劍法!

陳通玄乃是先天修士,一身真氣早已蛻變成了靈氣。

如今使用起自己的招牌武技倒是威芒十足。

陳煜看着陳通玄直接動手也不慌,等陳通玄快要攻到了他面前,他才緩緩結印,運轉紅狐真意一記不動明王印打出。

不動明王印一下子拍在陳通玄的劍上,陳通玄頓時被拍飛了出去,口吐鮮血,血撒長空。

“你!”陳通玄重重的摔在地上。

陳通玄躺在地上伸出手指着陳煜驚恐的說道。

“你怎麼會如此之強!”

“呵呵!你說呢?排行第五很了不起?”陳煜冷笑,看着躺在地上的陳通玄也沒欺身而上的想法。 “算我陳通玄有眼不識珠,我認栽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陳通玄爬起身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說道。

陳煜也沒想到雖然這陳通玄囂張跋扈目中無人,但是卻很有骨氣,心裏不由有些欣賞起陳通玄來。

陳煜見過很多囂張跋扈的人,但他們都是軟骨頭欺軟怕硬,但這陳通玄雖然也欺軟但是也不怕硬。

陳煜心裏雖然有些欣賞,但這份欣賞還不足以讓陳煜不追究之前的事情。

“把身上的東西全部給我交出來!”陳煜沉聲說道。

“你……”陳通玄本來還想說陳煜這是打劫,一想到自己之前要做的不也是這樣,只是更委婉而已。

頓時就閉上嘴沒說話了。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我要打劫,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給,那樣我打斷你一條腿在自己去拿。”陳煜微微笑了一笑。


陳通玄看着陳煜的笑容頓時覺得如寒芒再背。

他算是看明白瞭如果自己不交的話陳煜肯定會打斷自己的腿。

“好,我陳通玄認栽了,給你!”既然陳通玄已經看明白了也就不再墨跡,取下儲物手環直接丟給了陳煜。

陳煜接過去直接用狂暴的精神力把陳通玄的精神烙印給摧毀了。

滴了一滴血進去,很快陳煜便把這個儲物手環給煉化了。

陳通玄看見陳煜如此暴力的就把他的精神烙印給摧殘了他愣了愣。

他丟過去的時候是故意沒解除精神烙印的,想等這陳煜開門叫他解除精神烙印的時候自己體驗一下那種被人求的感覺。

反正他也想通了,若陳煜再敢動手他就直接催動求救信號彈,大不了不參加考覈了,反正他家族勢力也不弱,回去家族也能提供給他修煉所需要的資源。

鐵骨錚錚陳通玄,怎麼能受這種欺負。

但他沒想到陳煜問都沒問一句,直接暴力把他的精神烙印給抹出掉了。

陳通玄不由得苦笑了兩下。

“自己真是太低估別人了,不過這陳煜實力深不可測,最起碼也能步入前三了,甚至怕都能比擬徐蘇寒了。”

想到這陳通玄心裏面暗罵編寫登仙門考覈弟子排行榜的那人。


竟然出現如此紕漏,那麼一個強者竟然沒被編寫排榜。

陳通玄離開陳煜並未阻止。

這陳通玄既然打算搶劫自己,那麼自己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把他給搶了那就已經足夠了。

沒必要緊抓着他不放,就算留下他也沒用,陳煜不可能把他給殺了,他殺性還沒那麼重。

“果然只有打劫才能發家致富,這陳通玄可是有着不少好東西呢。”陳煜精神力探入儲物手環中看了一眼後驚喜地說道。

陳通玄的儲物手環內光積分令牌零零碎碎的就有二十多分,至於其他的玄階靈物也有不少。

還有着好幾瓶丹藥。

陳煜打開丹藥看了一眼,皆是回覆類的丹藥還有療傷丹藥。

這裏面甚至還有一瓶恢復精神力的丹藥。

陳煜把陳通玄給的儲物手環內的所有東西全部轉移到自己的儲物手環內後,轉身朝着落日淵趕去。

如今這封魔林最大的威脅已經死在二一天劫下,甚至二一天劫還一下子擊殺了大量的毒蛇羣。

如今這封魔林對於陳煜來說可以說是毫無威脅。

整個封魔林的剩下的資源源也在陳煜這裏,繼續留在封魔林也沒什麼作用了。

還不如早點離開前往落日淵。

……

陳煜全力奔走下很快便出了封魔林,入眼處是一個平原,平原面積極大,看起來一望無際。

“穿過這處平原便能到達第八險關日炎沙漠,在日炎沙漠最深處便能找到第七險關落日淵了。”陳煜拿出地圖看了一眼後收了起來繼續前進。

這處平原叫做第九平原,乃是連接封魔林和日炎沙漠兩處險關的一塊緩衝地。

這裏面的高階妖獸沒有險關多,但低階妖獸卻是最多了,最主要的是這裏面有着很多妖獸狼羣。

很多考覈弟子寧願去險關面對高階妖獸襲擊的困擾也不願意在這第九平原穿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