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管是裝備,實力,勢力都不是射日和蒼穹着兩個二流的工會和勢力能夠抵抗的!先前的敗象不過是雄霸天下這個孬貨的胡亂指揮罷了!

果不出刑天所料,不過半小時,雄霸天下這一邊這地的搬回了局勢,而反觀煙雨玫瑰和射日一邊被殺的毫無還手之力,而那些死去的玩家上線之後也沒有進入戰場,而是退出隊伍,退出公會!都是人,有了感情爲你死個一兩次就行了,難道你還想真的他們爲你賣力?明顯不可能,爲了你這一點錢,根本不夠人家用的!所以這些根本不可能!

煙與玫瑰和射日也是注意到了這一點,看到對方的玩家和自己這邊相比,比例越來越大,根本沒有可比性,最後的一點反抗的念頭也消失了,主帥都消失不見了鬥志,下面的人哪裏還有戰鬥力!看到主帥沒有下令,自己這邊也快要潰散的時候,一些精靈一點直接脫離戰場有坐騎的騎着坐騎跑路了,沒坐騎的便是靠着自己的雙腳朝着戰場之外跑去!

這真是樹倒猢猻散!煙與玫瑰和射日一臉死灰的等着最後的判決!

反看雄霸天下,耀武揚威的走到了兩人的面前,對着他們說道:“你們不是很牛逼嗎?怎麼現在這麼萎縮了!?哈哈哈!”

“哼,雄霸天下,有能耐就直接殺了我們,在這裏吵吵作甚!”輸人不輸陣,煙與玫瑰硬氣的對着雄霸天下說道。

“哈哈,就你們?還敢和我硬氣???笑死我了,哈哈!”

兩人相視一眼,知道今天不可能就這麼完事了,一咬牙都看到了對方眼裏的神情,直接脫掉了身上的裝備,赤果果的拿起武器向着對方使出了最厲害的攻擊!

嘭!

一聲巨響之後,雄霸天下被這股巨浪推出幾米遠,狼狽不已,煙塵散去,哪裏那裏還有人,只剩下兩句正在慢慢化成白光的屍體!正是煙與玫瑰和射日兩人!

遠遠聽去,雄霸天下正在那裏氣氛的說道:“靠,原本還想抓住他們兩個好好折磨他們一下,想不到他們竟然這麼有骨氣,竟然臨死不從!好!來人啊,馬上下線去找這兩個人的消息!找到之後來告訴我!”

“是,二少爺!”

……..

辦好了自己的事,雄霸天下正想去裏面殺掉BOSS佔領領地,不過這時在裏面站出來幾個人,正是雄霸天的堂兄弟,所謂蛇鼠一窩,雄霸天下這麼的‘賤’那麼他的狗腿子們當然不可能有什麼好的品質!一個個的都好像忠犬一樣在雄霸天下的面前誇讚!

“二哥真是厲害,這麼快便拿下了第一塊領地,看來這下家主之位十有八九便是二哥的了,以後還玩那個人格多照顧一下小弟啊!”

“是啊,我就說二哥不是平常人,哪裏像我們這些人啊,一定是天上星辰轉世,說不定就是武曲星,不然怎麼會這麼的地厲害!”

“不錯,我也是這麼人爲的!”

…….

一個個的奉承吧雄霸天下說的暈頭轉向,他哪裏不知道自己的品行,有哪裏不知道他這些兄弟的品行,不過誰不喜歡聽好話,所以就算知道這是奉承,雄霸天下還是很高興的一一接了下來!打發走一羣打秋風的之後!

雄霸天下走到一個戰士羣中,對着一箇中年的文質彬彬的男子說道:“這次多虧了你,說吧,要什麼獎勵,我趙翔做事一向賞罰分明,要什麼直接說出來,只要我有的我絕不推辭!”

刑天這時才發現,那藏在人羣中的男子竟然是自己在新手村埋下的那個棋子!想不到這是竟然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

沒有說話,刑天靜靜的聽着等着那男子的回答…….

“趙二公子,我沒什麼追求,只想要好好的玩個遊戲,不想參加進什麼戰鬥之內,只想求你放我離開,讓我安安心心的玩個遊戲!”

“不行,你可是我的一員大將,再怎麼也不能放你離開!換一個要求把!”

“唉……除了這個我沒有其他要求了!”

雄霸天下雖然純了一點,人賤了一點,但是御下之策還是很不錯的,見到他這麼說,連忙說道:“這樣吧,你在幫我三次,然後我便放你離開,併發誓再也不找你的麻煩怎麼樣!”

“好!”

雖然就這樣決定下來,但是趙翔的心裏還是買下了一個影子,那就是疑心!對他的疑心!

這一切刑天都看在眼裏,也是在心裏暗暗的感謝了一下雄霸天下的八輩祖宗,竟然這麼配合他,這下他的計劃便更有把握了!

…….

【啊哦,今天一更,明天三更,然後以後每天兩更,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了,沒人支持,就兩個讀者一直在讀者羣支持我,感謝海哥和胭脂!】 陳汐忘了時間,忘了周圍一切。

他所有心神都沉浸在腦海中呈現的任務上,或者說,他是沉浸在解決一個個符道難題上,渾然忘我,精騖八極。

對於陳汐而言,符道就已如同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從修行之初就影響著自己的一切,也正是因為符道,才令得他能夠取得今天這般成就。

他不清楚自己的符道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種地步,但卻很清楚,自打接觸符道以來,有關符道和符陣一類的困難,還沒有一個能難住他的。

像在仙界,所謂仙陣大致分作了天級、玄級、大羅級、聖級、王級,也就是分別對應著仙人修行的五重境界。

天級仙陣,不言而喻是針對天仙境強者的,其他級別的仙陣也大致如此。

像陳汐曾在學院第二輪考核中使用的「小雷音破魔殺陣」和「大雷音破魔殺陣」,就分別屬於玄級和大羅級的層次。

當然,由於陳汐自身的修為境界不夠,所布置的「大雷音破魔殺陣」並未發揮全部威力,因而只能稱得上是偽大羅級仙陣。


不過,那一切都是實戰,論及對符道的理論上的掌握,別說大羅級仙陣,就是聖級、王級的仙陣陣圖,陳汐也有辦法將其一一拆解,然而參悟透徹了。

這就是實戰和理論的不同。

而阻礙陳汐布陣的唯一絆腳石,就是自身的修為境界了。

換而言之,陳汐對符道的掌握,已達到了空前的高度,足以稱得上是符道大宗師,甚至還有過之,但由於受限於自身的修為,卻是沒辦法布置出超出大羅級的大型仙陣來。

可即便如此,憑藉他如今的符道修為,也足以應對那各種各樣的符道任務了,畢竟,那可不是實戰,僅僅只是提出一些解決方案而已。

「嗯?」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陳汐剛要領取下一個任務時,猛地怔住了,因為他發現,擺在自己面前的那一道任務,報酬竟是達到了八十萬星值!

「修復九妙寶鼎任務,寶鼎有缺,其內符陣殘破,現需要將其完善修復,領取條件,符陣大宗師十人,任務報酬,八十萬星值。」

陳汐看完任務,頓時明白,那八十萬星值可不是為一人準備的,心中暗道:「就是十位符陣大宗師平分了,一人也能得到八萬星值,這可是一筆驚人的財富。」

在陳汐之前所領取的任務中,幾乎都是一千星值左右的小任務,最多也就三千星值,每一個上萬的。


這下倒好,一下子就蹦出來一個報酬高達八十萬的星值任務,令得陳汐也是頗為心動,可遺憾的是,這個任務需要親自動手去完成。

換而言之,這考驗的已不再是理論知識,而是實踐能力了。

思忖片刻之後,陳汐終究還是搖了搖頭,放棄了,繼續開始領取那些不用親自動手的任務。

……

……

「咦?我剛剛發布一個任務,還不等一盞茶時間就完成了?」

道皇學院內院,一座仙山洞天中,一名白衣青年霍然睜眼,將紫綬星章取了出來,當看到其內傳來的任務信息之後,他神色間已是泛起一抹驚色。

「連我那位出身符道世家的朋友都沒辦法完成的事,居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就完成了,莫非是一位符陣大宗師親自動手?」

「可是,能夠成為符陣大宗師的,哪個不是內院中的首席大人物,又哪會看得上一千星值的任務?這事兒……還真挺古怪的。」

白衣青年喃喃,原本他還以為,自己這個任務能夠在一個月內完成,已經可以謝天謝地了,可現在,居然在他剛發布不久,任務就被完成了!

並且他很確信,自己所頒布的任務非但完成了,而且完成的非常漂亮,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完美!

這一切,都讓他感覺像個奇迹,跟做夢一樣。

與此同時,那道皇學院五大院的各個區域中,隨著時間推移,也是不斷響起一道道驚疑之聲。

「乖乖!還真有人懂得我給出的那張殘破陣圖的修復之法。」

「哈哈,沒想到,這麼快就解決了,有了這破解的禁製圖譜,等我下一次再進入那一處禁地時,看誰還能攔住我!」

「原來如此,風冥仙獸的骨紋竟是這般提取的,該死,我之前苦苦冥想了三個月,翻閱了無數典籍,怎麼沒想到這種既簡單又精巧的辦法呢?」

這樣的驚呼、讚歎、狂喜、震驚聲,由於發生在道皇學院的不同區域中,所以並未引起多少人的矚目。

可在那任務仙山上,此刻卻有一陣嘩然聲從一座古老的殿宇中響起。

這座古老殿宇,是專門頒布符道任務的地方。

此刻,那殿宇中人頭攢動,一道道目光都齊刷刷地落在了那大殿最中央的一面瑩瑩發光的光幕上。

那裡,赫然顯示著各種各樣的符道任務!

和從紫綬星章中看到的不同,大殿光幕上呈現的任務,不僅標註著發布的日期、還有著「完成」、「未完成」、「失敗」、「獎勵」等等字樣,顯得完善之極。

大殿中人,皆都是為領取符道任務而來,有學生,有教習,幾乎都是對符道頗有研究之輩,不乏符道宗師一類的存在。

可是此刻,他們皆都停止了交談,放下了手中事情,將目光都凝聚在了那一道光幕上,神色間皆都有一絲驚訝。

因為他們赫然看見,幾乎每過片刻,就會有一道任務被完成,而當這一道任務被完成之後,另一個任務就會被領取走……幾乎是沒有耽擱任何的時間。

這並不算什麼,最為重要的是,這一道道被領取,然後被完成的任務,竟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陳汐!

「老天!足足四個時辰了,他還沒有停下來,到如今已整整領取並完成了六十個任務!也就是說,他每個小時平均可以搞定十五個任務!」

有人再忍不住驚呼出聲,滿臉震撼。

其他人也大都如此,六十個任務啊,看似不多,可對任何一名符道宗師而言,沒有個十天半月,都沒辦法完成其中一個任務。

可這陳汐倒好,僅僅只是一人,就在四個時辰內完成了整整六十個任務,這簡直超乎了在場每個人的想象。

就連那些符道早已深厚的教習先生,此刻也都動容不已,不敢相信會有這等事情發生,簡直就像一個奇迹一般。

「這陳汐是誰?莫非是內院某一位符道造詣早已達到大宗師層次的首席教習嗎?」

有人按捺許久,最終沒忍住問出了聲。

其他人面面相覷,是啊,這陳汐究竟是何方神聖?


他們之前怎麼從沒聽說過,學院中有這樣一位足以媲美符道大宗師級的人物?難道是學院又聘請的新的教習先生?

見大殿所有人都不知道這陳汐是誰,令得在場每個人又是一陣愕然和驚嘆,感覺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有些太過意外和讓人震撼了。

「我好想聽說,這一屆學院招來的新生第一名……似乎就叫陳汐……」

就在這死一般的沉寂氣氛中,一名年輕子弟弱弱開口,聲音雖小,但卻被在場不少人都聽進耳中,於是下一刻,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落在了這名子弟身上。

這名年輕子弟明顯被嚇了一跳,連忙道:「我也不敢確認,這個陳汐是不是那個陳汐,畢竟……那新生第一名的陳汐修為才只玄仙中期,按道理來說,應該不會是一位符陣大宗師才對……」

聽到這個解釋,在場眾人皆都暗暗點頭,也對,能夠成為新生第一名,只能證明那個陳汐戰鬥力驚人,天賦超絕,可不見得他就是一位符道大宗師了。

畢竟,在場眾人可都清楚,能夠成為符陣宗師的存在,已是頗為稀少,而能夠成為符陣大宗師的,更是少之又少,放眼整個道皇學院中的符陣大宗師數目,掰著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在這等情況下,誰又能相信一個玄仙中期的年輕人會是一位符陣大宗師?

「哼,我倒是感覺這陳汐是在嘩眾取寵,你們難道沒看見,他領取和完成的任務,可還都沒有獲得發布任務者的確認!」

一名乾瘦老者開口,他名叫魯庭,是一名內院教習,擅長符道,是一位成名已久的符陣宗師,頗有威信。

見魯庭開口,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是啊,這陳汐完成了這麼多任務,可直至現在,可還沒有一件任務得到發布者的確認,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他領取的任務,都以失敗告終了?

一想到這,在場不少人的神情都變得怪異起來,若真如此的話,那他就是在四個時辰中領取成百上千個任務也不算稀奇了。

「或許,是發布任務者還沒反應過來。」

有人皺眉,有些不信那個陳汐敢拿這件事開玩笑,畢竟所領取的任務連連失敗的話,不僅會扣除掉自身太多星值,且還會受到學院的追究,絕對是得不償失。

乾瘦老者魯庭見有人質疑,也是微微一怔。

不過就在他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的眼眸不經意一瞥那光幕上,旋即猛地一縮,神情微僵,到了嘴邊的話,也是被他硬生生又咽回了肚裡。

——

第四更送上!這一章為「老虎012456」和「舞動」童鞋加更~另外,今天4更了,所以腆著臉拜求一下月票~ 雖然就這樣決定下來,但是趙翔的心裏還是埋下了一個影子,那就是疑心!對他的疑心!

這一切刑天都看在眼裏,也是在心裏暗暗的感謝了一下雄霸天下的八輩祖宗,竟然這麼配合他,這下他的計劃便更有把握了!

…….


轉過頭對着一旁的藍海說道:“海哥,準備好沒有,我們準備要上場了!”

“放心吧,我你還不相信嗎?兄弟們都在外面候着,只要一聲令下他們就會衝進來!”藍海揮揮手不在意的說道。

“那就好!還是注意一下好一點,免得等下出現什麼狀況!”刑天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行,我出去看着,等下到時間你在提醒我!”

“好!”

看着藍海慢慢的退出自己的視線,刑天的目光再轉回戰場之上,目前還剩下了15000人左右,都是誓天家族的人,那些閒散玩家早就被這邊的驚世大戰給嚇破了膽,所以根本沒有人敢來!

至於那些小勢力,有這個心沒那個能力!可以無視之!

只見雄霸天下聽了那軍師的話慢慢的招呼衆人朝着領地之內走去,留下500人在外面收拾戰場和守衛,查看!剩下的人則是全部走到了領地裏面!

一路上的怪物都被啥的精光,所以,雄霸天下愛根本沒有費什麼力氣便進入了領地中央!放眼望去,一個如山高的巨人站在那中央!

原本沒有出現的時候只是認爲那是一片烏雲,但是沒想到的是,那竟然是BOSS它的身體,蜷縮成一團!

刑天擺脫了衆人,獨自一人潛行者朝着領地裏面過去!他要先知道這些情報,不然的話,等下被陰溝裏翻船就不好了!

邁着大跨步,沒有拿武器,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向那中央,不過刑天這是在潛行之中,所以根本不怕他們會發現自己,只要保持距離在10碼之外,刑天敢保證現在沒有玩家能夠發現他的蹤跡,出了那些有特殊的瞳孔技能的!

不過,顯然刑天不以爲雄霸天下會有這種技能!帶着輕佻和嚴肅,兩種相對立的表情出現在刑天的臉上,相當的怪異!

不過幸好是在潛行之中,沒人發現!他輕佻的是雄霸天下,嚴肅的是雄霸天下的隊伍和BOSS的強大!


以刑天的速度,不過幾分鐘便能趕到領地之中,到了探查術的距離之後,刑天毫不猶豫的使用了探查術!

山嶺巨人——諾頓!

黃金級BOS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