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他對藥材了解不多,不知道這些藥材的價值,所以又把紫霜叫了過來,給他做一個參考。

在紫霜的幫助下,何遠很快就弄清楚了所有藥材的功效和價值,以及如何分辨這些藥材的品相和價值,交換的過程慢慢變得順利起來。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剩下的精品大米就被搶購一空,換來了大量的藥材,讓何遠大呼過癮!

雖然沒有拿到金銀,但這些藥材對他來說更加寶貴。

等下找到青陽真人,讓他出手煉製一些丹藥,最好是那些強身健體、固本培元的丹藥,帶回到現代社會,必然也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把藥材收好,何遠說道:「大師姐,好了,咱們回去吧。」

「等等!」

紫霜叫住何遠,「你那個傀儡坐騎,怎麼用?我也想試試。」

「你說,這個電動車?」

何遠頓時就露出驚訝的神色,他沒想到紫霜竟然會對電動車感興趣。

紫霜皺眉,「這個叫電動車嗎?好古怪的名字。不管了,這個要怎麼騎,跟我說說。」

何遠也沒猶豫,把騎電動車的要領跟紫霜說了一遍,在他看來,騎電動車這麼簡單的技能,還不是有手就行?

在現代社會,很多十幾歲的小孩都能騎了。

但是紫霜在嘗試的時候卻怎麼都不行,根本無法保持平衡,只要雙腳離地必然會摔到,看得何遠一陣無語。

大師姐,你這平衡性也太差了吧?

不過在摔了幾次之後,紫霜也找到了竅門,慢慢地也能騎着電動車跑一段距離了。

何遠見狀,知道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只要能保持平衡,剩下的就簡單了。

經過十幾分鐘的不斷嘗試,紫霜終於學會了騎電動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在此期間,也有清安鎮鎮民看到紫霜騎電動車的一幕,但他們並不覺得驚訝,因為在他們看來,電動車必然是清安宗那些仙人煉製出來的寶貝。

於是在何遠還有紫霜離開之後,清安鎮里就慢慢開始流傳一個關於電動車寶貝的傳說。

那是一個能夠自己跑起來的坐騎,形狀很特別,而且極難馴服,就連清安宗的仙人都花費了好長時間才能馴服!

……

何遠和紫霜返回清安宗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不過何遠並沒有着急回去,而是來到青陽真人木屋門口。

「師父,你在裏面嗎?」

沒有回應。

何遠又喊了一句,還是沒有回應,心裏生出了幾分好奇,都這個時候了,青陽真人不在這裏,還能去什麼地方?

好奇之下,何遠推開木門,然後就看到一個身影趴在桌子上,正是青陽真人。

青陽真人手裏還拿着那本斗破蒼穹,看得正入迷呢,連何遠在外面喊他都沒有聽到,甚至何遠走進木屋都沒有感覺。

也就青陽真人修為高深,目力過人,要是換成普通人,在這麼昏暗的房間里根本看不清楚書上的字。

看來有必要給青陽真人普及一下電燈了,這麼昏暗的房間,誰受得了?

何遠來到青陽真人身邊,大聲喊道:「師父!我來了!!」

青陽真人這才被嚇了一跳,急忙抬頭,「啊,何遠,是你啊,怎麼了?」

何遠感覺無語,這老頭要是放到現代社會,那絕對是網絡小說的死忠粉! 面對許志的咄咄逼人,柳無邪居然沒動怒,拿著合約,就要離開佰利商號。

別說藍余不解,連許志他們也是一頭霧水。

傳言柳無邪做事狠辣,向來不擇手段,今日一看,也不過如此。

被佰利商號欺辱,不僅不反抗,還任由許志嘲弄。

去路被許志攔截,既然柳無邪來了,就沒打算讓他們活著離開。

「你們打算在這裡動手?」

凌厲的殺氣,從柳無邪身上迸射而出。

他不生氣,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殺兩個嘍啰,對他來說,沒有太大意義。

這一切都是秦刀指使,殺了許志跟杜偉和,還有更多的人冒出來。

而且還容易打草驚蛇,等天道會在寶城布局成功后,再慢慢收拾小刀會的商鋪,讓他們寸步難行。

只要小刀會的收入銳減,沒有那麼多的資源供應,成員自會離開,小刀會也會冰消瓦解。

柳無邪的目標是徹底斷送小刀會的收入源頭,這叫不戰而屈人之兵。

殺人,未必要自己動刀。

寧海城就是很好的例子,柳無邪兵不刃血,殺死那麼多人。

每天都有人被殺死,能讓人如此記憶猶新,柳無邪絕對是第一個。

因為他沒出過一次手,靠的是一張嘴,以及他的腦袋,讓青紅門斷送幾萬年的聲譽。

「既然來了,就別打算走了,都給我留下來吧!」

杜偉和徹底撕破臉皮,他們等柳無邪很久了。

兩大星河境高手,左右夾擊,將柳無邪圍在中間,門口還有一尊高手,以防被柳無邪逃走。

「大家有話好好說,為什麼不能坐下來談呢!」

貝承嗣站出來,還是希望以和為貴,沒有必要動刀動槍。

此事佰利商號確實做的不對,天道會的靈符他試驗過,威力很強,要比一般的靈符,好太多太多。

如果大面積鋪開,佰利商號一定會賺的盆滿缽滿。

「死胖子,給我滾開,這裡沒你說話的份。」

許志一聲厲喝,伸手一招,貝承嗣的身體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口噴鮮血。

貝承嗣經商,對武道沒多大興趣,從他肥胖的身體上就不難看出,修為僅有天罡一重而已。

還是靠著大量的丹藥提升到這種高度,肥胖的原因,就是因為吃了太多的丹藥。

藥效堆積在身體裡面,無法全部吸收,才會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師父,你先走,我們斷後!」

藍余站在柳無邪前面,讓師父先走。

寧海城的事迹雖然傳遍南域,大家心裡很清楚,殺死青紅門那些弟子,柳無邪靠的是計謀。

自己並未出手,他的真實實力,知道的人極少。

外界依舊認為他不過仗著智商高些,真正戰鬥力,卻很一般。

在絕對的武力面前,智商再高,也於事無補。

「想走,門都沒有,今天你們都要死!」

許志冷笑不已,身上殺意越來越濃,不過小小的星河二重而已,就敢口出狂言。

門口守著的男子,手持長劍,前有狼,後有虎。

「柳無邪,實話告訴你,我們一直放著幾枚靈符放在犄角旮旯,沒有將其下架,目的很簡單,引誘你來佰利商鋪,趁機將你斬殺。」

杜偉和冷笑連連,沒想到這是一個陷阱,他們早就等柳無邪上門了。

在天寶宗,小刀會沒有機會,有天刑長老跟一玄長老守護著他。

到了寶城,在他的地盤上,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殺了柳無邪,天刑不可能替他報仇,只是普通弟子之間爭鬥罷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

柳無邪臉上一點變化都沒有,反而露出一絲笑意。

遲遲不肯撤掉靈符,還故意放在那種陰暗潮濕之地,目的不言而喻,這些靈符是誘餌,引誘柳無邪上當。

「你知道又如何,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許志並不覺得意外,都說柳無邪聰明絕頂,此刻一看,跟常人並沒不同,還是上了他們的當。

「就憑你們三個垃圾,也妄想殺我。」

柳無邪拍了拍藍余,讓他站到一旁去,別擋在他面前,他這點實力,對方一巴掌就能拍死他。

「你竟然罵我們是垃圾,今日就讓我們這幾個垃圾殺了你。」

被人罵做垃圾,氣的許志渾身顫抖,他可是天寶宗真傳弟子。

每一個真傳弟子都是經歷了無數磨難才一步步走到今天這種高度。

天寶宗十幾萬人,真傳弟子卻不過幾千人而已,可想而知,想要突破星河境,是何等的艱難。

話音一落!

許志手掌朝柳無邪抓來,奇快無比。

但是在柳無邪眼裡,他們連垃圾都不如。

連巔峰星河境都死在他手裡,他算個什麼東西,給柳無邪提鞋都不配。

柳無邪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任由許志的手掌朝自己碾壓而至。

藍余等人急得團團轉,師父為何不反擊。

他們著急歸著急,卻不敢輕易出手,以免打亂了柳無邪的節奏。

白凜長劍提在手裡,隨時準備衝上去拚命。

「柳無邪,受死吧!」

許志手掌距離柳無邪脖子只有幾寸之遙,嘴角浮現一抹獰笑。

這一爪要是落上去,柳無邪的脖子,必定留下五個血窟窿。

不達化嬰境,元嬰無法出竅,被抓破喉嚨,只有死路一條,星河境都無法倖免。

「該死的應該是你,消滅你們小刀會,就從你開始吧!」

這次回來,柳無邪就打算挫挫小刀會的銳氣。

不給點他們顏色瞧瞧,真以為天道會好欺負,以為他柳無邪可以隨意拿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