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此刻他們的敵人是老者,火巨人被消滅後,老人沒有一絲表情,彷彿這火巨人不過是自己信手捏來的一個玩具罷了,事實上,這火巨人還真是老人隨手創造的。

“不錯,幾個小子挺厲害,不過你們這種水準在一千年前只能算是非常普通。” 話音落下,他一步踏出直接朝這群山之中飛掠而去,四名少女和兩名黑袍人緊隨而至。

但是諸鳳玉的離開卻並沒有讓這片地方再一次陷入沉寂,盞茶的功夫過後,就在諸鳳玉剛剛站立的山頂之上,再一次出現了五個中年男女。

其中有兩人達到神海境後期,而另外三個人竟然都散發出了神象境的實力,而且處在五人中間的中年男子,其感覺似乎已經超越了神象境,踏入了那恐怖的神魂境。

「看來那張藏寶圖不假,這個地方看起來似乎像一座墳墓。」

為首之人,鳳眼柳眉,一身天藍色圓領袍,腰間別著一根月牙色金縷帶,他雙手背負身後,無言的氣息讓他似乎已經和這裡融為了一體。

如果龍岩在這裡,她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人她很熟悉,除了南宮家的副家主南宮逸之外,想必再也沒人會有這副長相和打扮了。

但她從來沒有將藏寶圖的事外泄過,就連南宮家她都沒有透露絲毫,除了來到這裡的四個人之外,她守口如瓶了半年多,但聽到南宮逸的話,似乎對藏寶圖已經是了如指掌。

而且他們五個人就是奔著這張藏寶圖來的,如果要讓龍岩知道,她不知道是悲還是喜,她與南宮家的關係,只有她自己才會清楚是怎麼回事。

隨著南宮逸話音落下,五個人同時衝天而去,朝這群山的深處低空飛掠而去,但他們五個人依舊是小心翼翼,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藏寶圖的路線南宮逸已經了如指掌,但這麼長時間他卻並沒有獨自來到這裡,是以讓龍岩先開路,這其中的用意已經格外明顯,南宮逸想不費一兵一卒的得到這裡的東西。

當然,對於這一切,穆凌還有龍岩甚至於黑風門的修明傑都是毫不知情,他們依舊是小心翼翼的看著藏寶圖路線緩緩前進。

經過了大半天的摸索,一行十幾個人終於是來到了這藏寶圖的終點,也就是眼前這座海拔將近四五千米的高大山峰。

這樣的山峰很普遍,到處都可以看到,但是呈現在眾人面前的這一座高山卻並不常見,甚至說它上面的景象足以讓這裡的所有人為之膽寒。

在眾人面前的是一道門,一道高大千丈的巨型門戶,整個山峰幾乎是被攔腰斬下,然後強行在這一面鑿出來的兩扇大門。

詭異的是兩扇大門呈現漆黑之色,黑色的門戶上面有著一些暗金色的紋路若隱若現。

兩扇大門的兩邊是兩根齊達山頂的石柱,整個石柱上面雕刻著金黃色的巨龍,似乎是採用了某種特殊的手段,這些盤旋在石柱上的巨龍似乎是要活過來了一樣。

但這都不是重點,所有人都在思考,門背後定然隱藏著什麼至寶或者秘密,但怎麼才能打開這兩扇門卻成了一個大問題。

普通的手段是絕對無法將其打開的,但是憑蠻力的話,天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就在此刻,穆凌突然靈光一閃,他看到石柱上的那些龍行圖案,他想到了拿在龍岩手中的藏寶圖。

「會長,藏寶圖拿來我看看。」

龍岩有些疑惑的將一半藏寶圖遞給了穆凌,他看了看圖紙,然後又看了看石柱上的那些龍行圖案,

一抹玄氣出現在手中,他陡然將這一半藏寶圖激射到了右邊的那根石柱上面,詭異的是那張藏寶圖瞬間便沒入了石柱之內消失不見。

「臭小子,你幹什麼。」


看到穆凌的舉動,修明傑頓時大怒,雖然到這裡,藏寶圖已經失去了意義,但誰能知道這張紙以後還會不會有用。


穆凌只是淡淡一笑道:「將你手中的那一半扔進去吧。」

穆凌用手指指了指左邊的那根石柱,實際上他也沒有百分百的把握,這就是打開大門的辦法,但這樣總比沒有辦法的要強,況且,到了這裡,藏寶已經成了廢紙一張。

修明傑一陣驚疑不定,半晌過後,他瞪了一眼穆凌和龍岩然後罵罵咧咧道:「希望你的方法是正確的,否則的話,你們兩個累贅可以消失在本門主的面前了。」

修明傑冷哼一聲,然後以和穆凌同樣的方式將他手中的半張圖紙朝左邊的石柱扔了過去。

就在那一剎那,吱嘎一聲從那兩扇參天巨門之中傳了過來,古樸而荒涼的氣息從門戶之中傳來。

幾乎是所有人都已經忘記了身邊的一切,他們看到的是那不斷被擴大的門縫,裡面是一片黑暗,但就是這樣的情況卻更加激起了大伙兒的好奇心。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裡面究竟藏有怎樣的寶貝。

「走,進去!」

修明傑狂喜的一聲大喝,他率先衝進了大門之內,在這大門之下,他的身軀彷彿是一隻螞蟻,但緊接著,更多的『螞蟻』都衝進了大門之內。

穆凌總感覺這裡面沒有那麼簡單,不說其它,單單這兩扇門就足以震懾一些絕頂強者的心神。

如此之大的參天巨門,先不說要耗費多少的精力人力,它存在的目的就已經讓人值得深思,但修明傑幾個人明顯沒有想到這些,他們眼中唯一存在的只有兩個字,寶貝。

「穆凌,你不進去嗎?」

看到龍岩帶著些許渴求的目光,穆凌深吸一口氣,他沒有答話,只是偏了偏頭,然後緩緩的朝大門走了進去。

「大家都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走散,我總感覺危險不僅僅來自於這扇門裡面。」

是的,穆凌的預感很強,只是他卻無法預感到,外面的危險實際上不是來自這群山之內,而是碧月城兩大勢力的高手。

進入大門之內,滄桑的氣息化成一股衝擊波撲面而來,和從外面看到門內完全不一樣。

首先進入穆凌眼帘的是一處鮮明的祭壇,祭壇約莫數十丈大小,高約三丈左右,祭壇的周圍每隔一米都有一根直徑約兩米左右的金屬柱子。

令人驚恐的是,每一根柱子上面竟然都站著一個人,不,不應該說是人,他們已經完全變成了骷髏架子。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三人沉默,不知道老人打什麼主意。

老者接着說:“不過,打敗火巨人的後果是,直接面對我。”

雖然老者沒有動,但幾人都產生一種錯覺。

三人慢慢靠在一起,面對這種強者,一個不好就被秒殺了,雖然老者對他們並沒有殺意,但自尊心強烈的幾人不相信自己還沒有出手就失敗。

林詩薇剛剛經歷了大戰,用了禁術,此時已經有一點乏力,但她不想拖後腿,看了藍海一眼後,堅定的用出了禁術。

禁術·十級印象。

林詩薇迅速被冰甲覆蓋,眼睛變成了紅色,不過眼神了透出一絲疲憊。

藍海見林詩薇用出了禁術,自己也趕快跟上,怕林詩薇出什麼事,於是,藍海也跟着用出了禁術。

禁術·不死之身。

林詩薇用出禁術後,三次攻擊化爲一次攻擊,直接對上老者,老者一看不好,連忙雙手畫圓,身前迅速結起一道火遁。

轟!

林詩薇的攻擊打在火遁上,不消一個呼吸間,老者的火遁便被擊碎,攻擊迅速打在老者身上,老者一看不好,雙手拍出,攻擊間充滿死亡的氣息。

藍海此時正好趕到,一見老者拍出這道攻擊,連忙一手將林詩薇拉到身後,用自己的身體擋住老者的攻擊,當老者察覺到後,想收力已經來不及,只能將這記攻擊打在藍海身上。

藍海並沒有防禦,時間上來不及,而藍海雖然略顯強壯的身體在這毀滅性的的力量面前還是太過渺小。

轟!

藍海的身體爆炸成碎塊。

“不!!”

“不!!”

林詩薇和南傑同時喊道,雖然與藍海接觸時間不長,但南傑已經將藍海當做了朋友,曾幾何時自己也可以擁有朋友了,從小被邪噬天撫養成人,礙於身份,自然沒有朋友。

雖然自己的身份和藍海對立,但自己只要再答應師父替他完成一件事就脫離搜魂社,那時自己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現在藍海身邊了,可現在這個來之不易的朋友在自己面前死了。

不,不會的,搜魂社最拿手的就是靈魂,只要自己蒐集到藍海的靈魂,就有可能將其復活,不過,再次之前,得先擊敗老人。


南傑痛苦的大叫一聲,背後竟然突生兩道肉翼。

吼!

南傑衝向了老者,第一次,憤怒的,嘶吼着。

南傑終於在衆人面前展露了他真實的實力,十級,神念師。

這個被所有九級修煉者稱爲修煉一途最大的門檻,就這麼出現在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身上,如果讓現在的修煉界看到,一定會吃驚的嘴巴都合不起來。

實力榜第四邪暗,真正的名字是南傑,這意味着如果連他都是十級,那麼前三名一定是十級以上,包括藍海在內,現在大陸已知有五名連二十歲都不到的年輕修士可以與只在傳說中才出現的神念師抗衡。

這,如果傳出去,大陸爲之震驚,靈魂爲之顫抖,這些人不是天才,他們纔是真正的妖孽,比之隱藏在大陸背後的那些老妖怪更加可怕,因爲他們年輕,他們還有無限可能。

變化後的南傑實力極強,雖然老者乃十級領域強者,但出於憤怒,南傑竟然一時間壓制住了老者,而這時藍海重塑了。

禁術·不死之身。

藍海的禁術之一,自廢修爲並沒有帶走藍海掌握的禁術,一炷香內無限重生。

剛剛重生的藍海第一眼就看見了那個變化的甚至有點醜陋的南傑,可,藍海能看出來,這個醜陋的南傑因爲自己的“死”而瘋狂。

一瞬間,藍海迷茫了,南傑?邪暗?

爲何他會生氣,難道真的將我當朋友了麼?

可是,我不也當他是朋友了嗎,不然爲何知道了真相的我卻一直無法開口,只爲了能與他相處更多的時間,或許將來兩人必定成爲死敵,但自己可以推遲那天的到來,只因爲那個人是,南傑。

他,是我的朋友,即便他是我的敵人。

忽然,藍海不在迷茫,管他呢,就算到了那天又怎樣,自己不會傷害南傑,在搜魂社中,也只有南傑。

活在當下,沒必要想那些遙遠的事情,復仇也要出了混沌之地後在進行,等實力到了那層,或許有辦法呢。

“現在,就讓我們一起解決這個麻煩的強者吧。”抽刀向敵,只爲一探那遙遠的第十層。

藍海再次加入戰鬥,當藍海出現在南傑旁邊還說了一句“南傑你什麼時候套了一身鳥人裝”後,南傑吃驚的眼神甚至差點殺死了藏在藍海髮梢的小寧。

“哇偶,這個人的眼神好性感。”小寧在髮梢感慨。

“你,你,你,詐屍了?”南傑帶着驚恐的語氣說道。

雖然南傑對靈魂研究不少,但對屍體可沒什麼研究,此時見藍海本該炸碎的肉塊竟然完好無損的重組後,不禁感到恐怖。

首席錯婚 放屁,老子用的禁術好吧,炸什麼屍。”

“哦,嚇死我了。”

“不過,你這招真作弊。”

這時,林詩薇快速衝到了藍海身邊,對着藍海又捏又揉,好像不相信藍海重生了一樣。

“哎疼疼,你不是見過我重組麼?”

“哦,對了,挑戰賽的時候好險見過,不好意思忘了。”說完林詩薇還俏皮的吐了個舌頭。

“我靠,你原來還對裝可愛?”南傑驚訝的對林詩薇說道。

唰!

“我靠,姑奶奶,你想殺死我啊。”南傑心有餘悸的摸着少了一截頭髮的腦袋。

“我說,你們還打不打?”

“哦,對了,還有個麻煩的老爺爺。”語罷,三人連忙擺出戰鬥姿勢。

“哎,好好好,不用打了,這個小鬼就夠我受的了,加上你們兩個,我可不想丟臉,哎,長江後浪推前浪啊,看來這一代終於有崛起的勢頭了,我們這些老頭子終於可以休息了。”說完老人慢慢隱入地下。

“對了,你們已經闖過了第九層,但能否進入第十層就看你們自己的啦,雖然希望渺小,但你們是迄今爲止王者之魂最強的組合了。”

空中傳來老者的聲音,然後慢慢消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