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蘇葉聽到這個名字,還有剛剛那個女人說了這麼多的話,她倒是也想起了眼前的兩個人到底都是誰。

原主的記憶中,和這兩個人接觸的是不多的,所以一開始她並沒有反應過來。

這個女人,名為秀兒,柳秀兒。是個女支子。她的丈夫是一個進京趕考的書生,風塵女子和書生之間總是容易發生故事。女支子從良的事迹不少,但絕對不是眼前的這個女人。

書生因科考被人調換文章,金榜無名后又知道真相,前去理論卻被告知是有權有勢的人調換了,識趣點便夾起尾巴離開,不然叫他家破人亡。

無奈,只得回到這偏遠的山村老家,並且帶回了這個急於逃離青i樓的秀兒。

因為心中委屈,無處發泄,書生心中鬱結,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從此身體愈發的差。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病秧子。

秀兒因為是風塵女子,被村裡的人說各種閑話,編排遠離,生怕她勾引了自家男人,甚至當面侮辱,在村子里的日子並不好過。

因為名聲太過難聽可怕,原主一直都躲她遠遠的,自己本來就是不被家人喜歡的人,不想再被更加討厭。

而眼前這個男人,叫李狗剩,是個早年喪妻的鰥夫。

他每日遊手好閒,長得又是賊眉鼠眼,在村裡也是很不受待見。

蘇葉沒有想到,這兩個人居然能夠湊到一起。

秀兒……是真的挺飢不擇食的。

李狗剩個子小矮,面黃肌瘦, 閨蜜為了跟我一個姓,竟然……

「呦,狗剩你看我們小丫頭一聽要歡快一番,多開心吶,你還不快去~」秀兒說著向李狗剩使了個眼色。

李狗剩聞言,雖然是不願意,卻還是朝著蘇葉走了過去。

「喂!我警告你!離我遠點!不然會發生什麼,我可不能保證!」蘇葉一邊說著一邊將攥成拳的手抬起來,故作兇惡的威脅著二人。

「呵,死肥婆嘴還挺硬!」李狗剩不屑道。

一邊說著,她一邊朝著蘇葉逼近,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他身上的衣服也近乎於無了。

蘇葉見自己威脅無效,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這要是真站在她面前的時候腹i肌帥哥也就算了,看著養眼。可眼前的這個李狗剩,身上沒有點兒肌肉,皮膚黑黃,小身板佝僂著,那雙眼睛又小又賊,讓人看了都倒胃口。

她絲毫不懷疑,就他那小身板,她壓在他身上都能活活給他壓死。

「哼!臭丫頭,今天我就給你看看我狗剩的雄姿!媽i的,你個小娘皮居然敢瞧不起老子!」李狗剩十分不滿蘇葉看他那種嫌惡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什麼髒東西一樣。

「嘔……」蘇葉一臉嫌棄。


不過倒也沒有真的吐出來,她眉心緊蹙:「我警告你,別再過來了,不然別怪我動手!」

蘇葉其實心裡也沒啥把握,因為她還清楚的記得莫星河的力氣。

莫星河看起來瘦瘦白白的,但當時身體還那麼虛弱,居然能夠給她這個噸位的人提起來,可見男女先天力量上的差距了。

而且,她雖然體型上佔優勢,但也很笨重。這身體缺乏鍛煉,絕對不是個靈活的胖子!

所以她更傾向於現在把這個李二狗給說退了。

她能夠看出來,這兩個人之間佔主導位置的人是秀兒。如果不是秀兒下指令,李狗剩又怎麼可能會朝著她走過來。

她想了一下,看向秀兒道:「我今天什麼都沒有看到,也什麼都沒有聽到,所以你們也沒必要在我身上下功夫。我不是那麼喜歡惹事的人,出去之後,我也什麼都不會記得。」

蘇葉說這話的時候看著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十分淡定。但其實心中慌得一批。


她知道秀兒什麼意思,無非就是抱著女孩子重清白的想法,所以想要李狗剩把她給收了,這樣她就會全心全意的想著李狗剩,就不會把今天的事情給泄露出去。

不過蘇葉才不會任由他們擺布,如果這次被他們給逼迫就範了,以後指不定還有什麼噁心的事兒會想到她呢。

這麼一想,蘇葉更加的頭疼,整個人也是噁心的不行。

秀兒聽到她的話,眼波流轉,審視的看著蘇葉。

她非常懷疑蘇葉這話的真實性。

蘇葉沒有再說話,只是看著她,等待著她的回答。

李狗剩也沒有再動,她可不想真的碰這個肥婆。

半晌。

秀兒開口:「你這小胖丫頭倒是聰明。」


只是她說著,話鋒一轉:「不過你越聰明我就越不放心!什麼都沒有看到,就是什麼都看到了。什麼都沒有聽到,就是什麼都聽到了,什麼都不記得,就是什麼都記得。你說,你知道的這麼多,我怎麼能夠輕易的就將你放走呢?」

她話說完,朝著李狗剩道:「狗剩,去!」

李狗剩聞言,猛的朝蘇葉撲過去!

那樣子,活脫一隻聽話的惡犬。 「啊!」

一聲哀嚎響起。


不過這聲音卻不是蘇葉發出的,而是……李狗剩。

剛剛他聽秀兒指揮直接撲過來的時候,蘇葉抬腳對著他下面便是一腳。

直中要害!

李狗剩的手,剛剛碰到蘇葉的衣服,正是胸口那塊兒。

她身上衣料本就不怎麼樣,被這麼一抓,直接就給抓了下來。

因為和莫星河生活在一起的原因,蘇葉在某些方面還是比較注意的。她因為害怕露些什麼出來,所以總是會用粗布在胸口重重地裹上一層。這古代的肚i兜啊,不管怎麼穿都多少會露出來一些,不怎麼保險。

她這樣纏的厚雖然有些壓抑自己,卻是要保險更多。

可遇到了今天這種事兒,蘇葉十分慶幸。

李狗剩的身體就像一條拋物線一樣的下墜。

他此刻正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命i根i子,目光中滿是惡毒憤恨,那眼神就好像是要將蘇葉給撕成碎片一樣。

只是他一時半會兒根本就站不起來,緩不過來那股勁兒,額頭上更是布滿了冷汗。

秀兒更是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她完全沒有想到蘇葉居然會這樣的剛。

沒有任何猶豫,蘇葉將竹竿給丟下,另一隻手也是鬆開了放著皂莢刺得籃子,皂莢刺撒了一地她也顧不得了。

她整個人沖向了秀兒。

與此同時,她將袖中莫星河的匕首掏出,逼近柳秀兒的同時將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什麼都不在意了,她只要完整無缺德走出這裡。

脖子突然被匕首給抵住,柳秀兒滿眼驚恐,身上還在不住的顫抖。

她沒有想到蘇葉居然敢這麼做,一直唯唯諾諾的醜丫頭,居然會隨身帶著一把匕首!

不過很快,她眼底的驚恐就消散殆盡了,嘴角更是難以遏制的上揚。

「丫頭!」一聲熟悉的男聲從身後響起。

蘇葉聞言驚愕的回眸,雙眼卻被迅速的捂住,匕首一滑在柳秀兒的肩頭劃過一道,立刻是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捂住她雙眼的大手溫暖,但因為手心有繭子的原因有些磨的慌。

蘇葉不知道情況,只聽到一聲踢腳的聲音,隨後便是重物碰撞落地的聲音。

「啊!」殺豬般的哀嚎聲響起。

蘇葉伸手想要將臉上的手給拿下,發頂處便傳來了男人微沉的聲音。

「別看,髒了眼。」

「你怎麼會突然……」

「因為我家丫頭需要我啊。」

一句話,蘇葉整個人愣住,原本去抓男人手的手也整個落下垂在身側。

砰砰砰……

是心臟跳動的聲音。

莫星河,她在心中反覆的念著這個名字。

「乖乖的,別睜眼。」

莫星河的聲音落下,手也鬆開。

他的聲音就好像能蠱惑人一般,蘇葉乖乖的站在原地都沒有睜開眼睛,可卻將匕首放回了鞘中,藏於衣袖。

一陣殺豬般的嚎叫聲在蘇葉耳邊響著,蘇葉還是沒忍住睜開了眼,入眼看去,只看到李狗剩那塊兒成了一灘爛肉。

此刻整個人,更是奄奄一息。

再看莫星河,他身上隨意的披了一件她清洗好放在山洞中的外衣,此刻眼中滿是嗜血,看起來十分滲人。

柳秀兒整個人完全都傻了。

她不知道這個突然殺出來的男人是誰,更沒有想到他居然會和蘇葉那個醜丫頭認識,還如此的親昵。

她此刻連一句求救的話都說不出。


不過,她很快就勾起嘴角。

雖然不知道蘇葉這個醜丫頭是怎麼勾i搭上這個男人的,但以她的容貌她還真就不信了,這男人會不懂取捨嗎?

而且她也沒有辦法求救,就算是身上的衣服攏上了,但是身上那股味兒卻是怎麼都蓋不住的。就算是村裡來了人,她說她什麼都沒做,是李狗剩要強行侮辱她,也是沒有人會相信的。

畢竟以她平日里的作風,實在是很難讓人相信她的說辭。

更何況,村裡面那些女人們巴不得她趕快消失呢!

所以她現在只能寄希望在眼前的蘇葉還有這個不知名的男人身上了。

不過,就算是委身於這個男人,也是一點兒都不虧。

畢竟,這男人模樣生的好,身上的衣服沒有穿好依稀露出腹部的肌肉,怎麼看她都很賺。

這人比李狗剩強了可是不知多少倍呢。

她雖然已經是快三十的年紀,但身子臉蛋兒聲音都比小姑娘更加的勾人。

勾i引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對她而言並非難事。

這男人只要從了她,蘇葉?還不是連屁都不敢放一下的!

蘇葉因為震驚的看著莫星河那邊,沒有注意到她這裡。

不然她知道柳秀兒的想法定然會大笑出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