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過,那拍子又出來了。而且,狠狠拍向了唐春。

腹黑妖孽纏上我 ,老子就是星辰神光。

九玄戰魂 。諸天島上一陣咆哮,一道紫氣打入唐春身體之中。

羅叉神光戟上那隻流逝雞飛出來,朝著天罰拍子一聲喔叫。

天罰停了下來,又是一聲喔叫,天罰在縮小。不久,拍子綜小到了巴掌大小給唐春一把就捏在了手中。

「哈哈哈,天罰拍是老子的了。拍拍拍……」唐春往四周幾拍子下去。幾千萬里空間一陣崩塌下去,天地倒轉,時光扭轉。

「這拍子不錯啊,居然能直接一拍拍碎星域。」唐春笑道。

「天道之拍當然不錯了。」李北直翻白眼。

「老三,要不要讓你試試這拍子的力量?」唐春乾笑了一聲。

「別介大哥,你三弟我身體弱。承受不住。」李北笑容僵硬了,趕緊說道。

「怪了,你是聖者,你應該比我強才是啊。」唐春有些不明白。

「聖個屁,你天地空三傳承,比老子強大得多。剛才有拍子在手還成。想不到現在成你的了。算啦,在你手中跟在我手中一樣的,咱們是拜把子兄弟嘛。」李北直翻白眼。

「對了,我另一個夫人謝青搖給當時的九天之神孟象踢進了黑暗深淵。我居然發現不了它,怎麼救人?」唐春問道。

「以前你當然見不到它了,不過,你現在一拍在手,拍子往黑暗之處拍一下試試?」李北說道,唐春二話不說,拍子往感覺上的黑暗之處一拍。

啦啦一聲,黑洞出現。

「青搖。你受苦了。」唐春一扯就把謝青搖扯了出來。這貨舉起拍子就要拍碎黑浻。

「別介大哥,那地兒用來關不聽話的神還是不錯的。絕對跑不出來的。」李北趕緊說道。

「嗯。貌似也不錯,就留下它吧。」唐春點了點頭,黑洞嚇得一啰嗦,趕緊隱去了身形。

「唉,我走了。」謝青搖一聲嘆息,化為一道白光飛入了流蘇身體之中。

「流蘇。你的胸襟不會如此之小嗎?」唐春還以為她吃醋。

「哥你說笑了,她本來就是我的一個化身。」流蘇淺淺笑著。

「呵呵,唐嫂,你不光一個化身吧?」李北神秘一笑。

「我明白了,風天天、姜唯唯、包括羅拈衣。尼蘭姐妹,千月帝君……都是你的身外化身之一是不是?」唐春問道。

「嗯,身化萬千女子,就是為了能讓你聞著我的氣息回歸。」流蘇笑道。一臉深情。

「老婆,你真是用心良苦啊。」唐春感嘆道。

生生登皇記 唐嫂是為你而生,為你而亡,又為你而生的。」李北的話含有深意。

某一天,幾道神光落在了大東王朝。

王朝現在的女王居然是尼蘭,因為,尼蘭滅了萬花宮餘孽,恢復了大東王朝氣運。

「老五,你還在哭啥。」唐春一扯胖子。

「大哥,你回來啦,老五我沒臉見你了。」胖子哭得稀哩嘩啦的。

「啥意思?難道你作了對不起我的愧心事?」唐春臉故意一板。

「不是,大哥叫我照顧小流蘇,可是她居然神秘失蹤了。我對不起大哥你啊。」胖子哭道。

「哈哈哈,老五,你講的不就是唐嫂嗎?」李北露出身形,狂笑了幾聲。流蘇也從彩光中走了出來。

「啊……」胖子睜大了眼,又擦巴了一下,明白了,哼道,「老大老三,你們聯合騙我。」

「哈哈哈……」唐春大笑開了。

不過,尼蘭姐妹這兩具分身並沒給流蘇收回。流蘇安排她姐妹倆替唐春管轄大東王朝。因為,唐春對大東王朝是深有感情的。

當然,唐春幾道聖光點下。尼蘭姐妹包括胖子立即證得了神位——成神王了。

不久,南天府藥師學會。


神靈大人降臨藥師學會不敢怠慢,所有委員全都到位隆重迎接。

當見到是唐春時各位委員還是嚇了一條。一個個都瞠目結舌,實在不敢相信才多少年過去唐春居然成神了。

唐春一指點進了照壁中。

不久,銀光大振。

再不久,照壁走了出來。肉身復顯,照壁朝著唐春一個深深躬身,道,「多謝神尊大人讓照壁重新復活。」

「有些事,我答應過你就一定會辦到。今後,好好替我管理大東王朝葯神府吧。」

「照壁用生命起誓,一定扶助王朝葯神府走向輝煌。」照壁一個恭敬點頭。

神光一閃,唐春走了。不過,在離開南天府之前,一道聖光打入了唐府之中。不久,唐府中也有人證得神靈之位,唐府上下一片翻騰。

某一天,雷魚島域一片聖光籠罩,嚇得雷魚之王柳月生趕緊頂禮膜拜不已。

「唉,岳父,你們團圓吧。」唐春嘆了口氣,一道神霞托著柳島主的夫人趙花月出現。

「花月,你終於回來啦。」柳月生老淚直流。

「好好過日子吧,兼霞沒事。」唐春兩道神光打下,柳月生跟趙花月同時身上金光大作。不久,證得神位,成為了一級地神。

「大哥為什麼不直接讓他們倆證得神王之位?」胖子問道。(未完待續。。) 「不必了,雷魚島域這種地方一級地神無人能敵了。」唐春說道,一個跨步,落在了域外島域。

紅峰山依舊,不過,朱雀宗已經一統域外。

而此刻揚雀正一臉威嚴的坐在寶椅上開會。

「多年不見,夫人你是越發的風采了。」唐春呵呵笑著,神光托著之下落座了下來,嚇得朱雀宗全體趕緊頂禮膜拜神靈下凡。

「你居然成神了。」揚雀父親感嘆道。

「呵呵,你也可以實現這個願望。」唐春笑道。

「不成不成,那隻能是一個遙遠而不可能實現的夢想。」

「是么?」唐春一笑,神露降下,揚雀跟父親一起神輝閃動,父女倆同時證得神位。

「我走了,有機會再回來看你們娘倆。」唐春一道神光打入後代身體之中。從此後,他就是『神子』。

帝國學院今天特別的熱鬧。

據說燕山河院長要講話。齊集了幾萬學子正在莊嚴的訓話。


「哈哈哈。」胖子得意的笑著,全身神霞外露,這傢伙故意顯擺,逼出神霞天神下凡懸空在了帝國學院上空。


「神靈大人降臨帝國學院,燕山河帶全體導師學子拜敬。」燕山河嚇得趕緊就要下跪見禮,學子們頓時黑壓壓的趴在地下一片都是。

「嗯。」胖子寶相莊嚴隱於神光之中,等於燕山河拜完后才露出本體,大笑道,「大哥,胖子我回來啦。」

「胖子,居然是你,你居然讓大哥我拜你。我打死你。」燕山河惱了。舉起拍子就要打人。

啪……

一道白光閃過。

「大哥,你怎麼用神罰打我?」胖子憤怒的看著唐春。

「居然敢叫燕大哥下跪,你丫是討打,老子拍拍拍。」唐春又舉起了拍子,胖子嚇得趕緊閃到了燕山河身後求饒不已。

「燕院長,還有雨院長。你們證得神位。還是到九天搶神椅去。」唐春一聲喝問,拍子一煽就把兩位煽進了九天之上。兩人也夠賣力,最後,雙雙證得神位。當然,還有雨院長的丈夫搭上裙帶關係——成神了。

帝國學院沸騰了,想不到兩位院長同時成神。

今後,哪個還敢來學院鬧事。

「我說過,有我唐春在,帝國的旗子永遠不倒。」唐春霸氣衝天。一道神光打入滄海桑田身體中,那傢伙一飛衝天,道,「我成真神了,各位,再見,我要去萬勝海遊歷啦。」

「啊,真神。」燕山河撇了撇嘴十分的鬱悶。又看了看胖子。

「大哥,我可是沒這能耐。你求一下唐老大成不成。」胖子聳了聳肩膀。

「不成,要成就真神之位,得靠自己努力。因為,你機緣未到。我唐春不能違背我自己定下的天規。」唐春一臉嚴肅。

「啊,天規是你定的,那你豈不是就是天啦?」燕山河的嘴張得老大。

「走啦。」唐春一閃。幾個跨步,終於回到曾經的大虞王朝了。

「恭敬『天』大人。」帝國學院幾萬學子導師頂禮膜拜,高叫不已。

唐府依舊,不過,道道仙氣環繞。

唐春的幾個孩子也長大了。而且,個個都是仙光寶氣環繞。不過,他們也生子了,而母親梅蘭一臉慈受叫著孫兒們別跑得太快,怕他們摔了。


唐春法眼一掃,不得了,它娘的,真能生啊。貌似自己的後代都有好幾千了。

全它嗎滴自己的種生出的種。

唐老大相當的自豪。

「我回來了。」唐春從空中落於唐府之中。


唐府轟動了,幾千兒孫全涌了出來迎接父親或祖爺降臨。

道道神霞灑向了唐府之中。兒子一輩人包括父母妻子全在瞬間證得神位。

孫子一輩起全得靠他們自己努力了。

「哈哈哈,大哥回來啦。」蔡強身披帝王衣從空中出來。當然,並沒坐鑾駕。

畢竟,去唐府沒什麼好顯擺的。

「哈哈哈,大哥二哥老五都在啊。」包毅那傢伙冒了出來。

「老五老二,成神吧。」唐春一指點去,兩個傢伙神光環繞,證得神位。

「多謝大哥。」二人趕緊見禮。

「兄弟間講這些幹嘛。」唐春擺了擺手,神霸十足啊。

「時空倒轉,輪迴重生。」唐春輪迴之眼張開往風天天姜唯唯身上一掃,兩人復活了。時空再倒退,武王府重顯,巫山宮重現。海媚重生。

姜唯唯給流蘇收回去了,別的分身夫人全都保存在當地,替唐氏家族管理下層空間中的世界。

在家裡陪著幾位夫人享樂了一番天倫之樂。

在蔡強這位神靈帝君李北包毅胖子等兄弟陪同下,唐春光臨聖羅學院。

聖羅書院現改名為聖羅學院了,而且,是由唐府族人任院長了。

在學院里轉悠了一圈,回憶了一番往昔歲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