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遠處,萬眾期待的廖院士手機終於響了。

江院長立馬從靠著的椅子上站起來,其他零零散散聊天的博士教授也看向廖院士的方向。

目不轉睛。

廖院士低頭看了看,「是研究院的負責人。」

他直接接了電話。

那邊說了報告結果。

大概一分半的時間,廖院士輕輕「嗯」了一聲,就掛斷電話。

「怎麼樣了廖院士?」

「幾級?」

其他看他不說話的樣子,都湊過來。

秦苒進研究院沒有問題,這些人想知道的是,她會被評為幾級。

「廖院士,你怎麼不說話……」周郢擠進來。

廖院士沒說話,他只是伸手打開電腦,花了三十秒的時間打出了一張報告,直接遞給說話的周郢。

周郢看了看。

其他人迅速圍過來。

上面是一份喜報。

葉明橋:正式研究員正三級。

秦苒:正式研究院副二級。 “灰理祭司說他要去雲遊天下……”

“……”雲……雲遊天下?

“……”他是隱士麼?

8051和靈韻同時無語,不過,這個小嘎嘎猿看起來是知道些什麼。

“我也知道的不多。”聽到靈韻的問話,這個小嘎嘎猿很自覺的回答道,經過8051和靈韻確認,對方所言與內心所想沒有一絲差異:“幾年前,灰理祭司就說過我們灰部落,因爲有灰明在,加上部落成員的觀念短時間內頁無法改變,所以已經沒有了發展前途,而不久之後,灰理祭司就經常外出,夜不歸宿……”

看了看一旁躺在地上的灰明,讓靈韻沒想到的是,他居然一臉平靜,完全沒有對這個小嘎嘎猿所說的話,產生任何大的情緒波動,看來他也早知道這些了。這道讓靈韻有些好奇,爲什麼他沒有讓對此作出因對措施呢?

“這個還是我來說吧。”這時,一名年老的嘎嘎猿拄着柺杖走了進來。

(出現了,在任何故事中都會出現的,擁有廣博智慧、悠遠的記憶的那種老者,他們一般是厲害的隱士、大型任務的發放者、隱藏幕後的高手、主角的引路人等等,在部落中至少也是長老口牙。)看多了僞宅空幻記憶的8051眼中閃動着莫名的光芒。

“我是這個部落的長老。”(果然!)

走到靈韻面前,老猿似乎有些脫力,直接坐到了一塊岩石上,然後纔看向兩個發光體。

“雖然面對灰理祭司的時侯,我們都會有種被看穿的感覺,這對於年輕人而言恐怕很難接受,因爲他們想的太複雜了,而且總想在自己心裏保留些不爲人知的東西。但對於我們這樣的老傢伙而言,那種東西就可有可無了,因爲我們只會想填飽肚子,活到老死,所以,我並不害怕灰理祭司,更感激他。”

頓了頓,老猿指了指再次躺回地上的灰明,語氣甚是感慨:“灰明頭領,是我遇到的第三個蛹化體頭領了(傳說中的三朝元老?),也是做得最好的一個。在灰理祭司出現前,我們的部落就以及基本上不愁吃,而且傷亡也不大,所以我們都很支持灰明頭領。”

“因此,我們不想有其他新生的蛹化體和灰明頭領對抗,因爲我們不知道,如果新的蛹化體勝利了,他還能不能做得像灰明頭領這麼好,我們老了,不想出現大的變化。”說道這兒,老猿複雜的看了看那些小猿。

“哼!不試試怎麼知道?祭司說過,一味的保守不過是後退而已,我們要讓每天都過得比昨天更好!”旁邊的小猿似乎不滿老猿的說法,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語,不過很快被8051止住,因爲她的目的是灰理的行蹤,而非一個小部落中的衝突。

向老猿點了點頭,8051示意對方繼續。

感激的看了眼8051,老猿這纔看着小猿繼續說道:“可灰理祭司也說了,要學會感恩。灰明頭領照顧了我們這麼久,這就是恩,灰理祭司也同意。而如果他讓新的蛹化體打敗,他就會被趕出部落,那時他怎麼辦?”

“……”被放開束縛的小猿無言以對,於是倔強的轉頭,用沉默表示抗議。最大也不過十歲的他們,無論在經驗和應變能力上都無法與老猿相比,他們的優勢只在於知識、活力以及時間。

“灰理祭司給我們帶來了很多東西,語言讓我們可以清晰明瞭地相互交流,就像現在這樣;衣服和火讓我們冬天也不用擠在一起取暖;熟食和燻肉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悠閒,這樣的事還很多,所以,我們同樣敬仰他。”這時,老猿又露出苦惱的神情。

“但是,我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因爲趕走那個蛹化體,居然會讓灰理祭司和灰明頭領的關係變得那麼差,而且,之後灰理祭司除了教導小猿們,和我們這些成年猿的關係也變得疏遠。”

(按說只不過趕走一個蛹化體,對於理性的灰理而言應該不會有那種對抗反應,肯定是影響到他的計劃了吧。)

重重的嘆息一聲,老猿的神情頗有些落寞。

“不久之後,灰理祭司就開始頻繁的外出,我作爲倉庫的管理員,平時都呆在部落,所以能清晰的知道這些。而且,每次灰理祭司外出回來之後,心情都變得很好,所以我也沒怎麼注意,但灰理祭司畢竟還只是小猿,所以有幾次我擔心灰理祭司的安全,就請求灰明頭領去看看。”

看了看地面上的灰明,他依然閉目養神,從動作上看似乎是睡着了,但8051和靈韻這兩位超幽神級可不會被這種拙劣的演技欺騙。

不過很顯然老猿沒靈韻她們這個技術,看灰明似乎睡着了,老猿無奈的搖了搖頭,只得自己繼續。而這時,周圍已經圍上來了一羣無所事事的成年猿,以及三十幾個小猿,他們似乎分成了兩隊:成年猿站在老猿和灰明一面,小猿們卻呆在之前那名小猿身後。而中間則是老猿、那麼小猿、靈韻和8051。

聽到他們所憧憬的灰理祭司,小猿們都擡頭望向老猿,靜靜的等待着。

“空幻這個傢伙是怎麼教這些小猿的,看起來他們很聽空幻的話的說,比嘎山部落的嘎嘎猿們還強誒。”看着此時的場景,靈韻忍不住用精神力連接上了8051,不過對方卻暫時沒有回答,因爲老猿已經開始繼續他斷斷續續的話語。

“那次,灰明頭領回來之後也沒說什麼,但是以後灰理祭司即便外出很久,也不再被頭領所關心,我有幾次追問,他不耐煩了也只說不用去擔心,祭司正在做他喜歡的事。我也問不出什麼,知道灰理祭司無憂,也就沒再注意了。”

“就這些?”衆猿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後續,這如同TJ一樣的說明顯然讓大家都不滿足。

而這時,衆猿果斷的將探究的神情,投向了躺在地上裝睡的灰明。

“喂,起來。”踢了踢紋絲不動的某頭領,這一踢似乎觸動了傷口,因爲對方明顯的抽了口涼氣。但即便這樣,某頭裏居然還是沒有任何動靜的裝睡,這讓靈韻有種自己被當成傻瓜的感覺。

很不爽。

電流動的聲音開始在靈韻體表流淌,感到死亡的威脅,這位頭領終於不敢在裝下去,認命般的睜開了眼睛。

“好吧,我又沒說不說啊。灰理以前經常去周邊的幾個部落,推行他那個三級制度和其它東西,你們要早去那些部落吧,反正我就知道也就這麼多了。”

夢裡夢外花半開 從對方腦海的思維中,確定他沒有說謊,8051向靈韻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去周邊的部落吧,8051。”這個部落看來已經沒多少價值,在這種即將找到灰理的時候,靈韻可不想再多等片刻。

很顯然8051也是這麼想的,浮起身子,兩人就這樣向洞外飄去。

“等等!”

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你們是要去找祭司嗎?可以帶我去嗎?”

“我……我也是。”

“還有我!”

……

見此情景,灰明的臉色變的鐵青,小猿與成年猿的觀念衝突在這一刻暴露無遺,面對接二連三想脫離自己,去找灰理的小猿,他心中泛起一絲無奈、一絲憤恨,還有一絲不解。

我到底和灰理差在那裏?讓整個部落七十多的成員吃飽喝足難道還不夠嗎?

這種疑問在心中生根發芽,就開始一點點蠶食着他的理智。

他似乎產生了一股衝動,一種想要找出灰理問個清楚,比個明白的衝動,但看着全是嘎嘎猿的部落,身爲唯一的翔翼嘎嘎猿,他最終還是忍住了這股衝動,多少年的習慣,讓他不能放下嘎嘎猿們獨自離開。

也許……我是說也許,這種時候,部落如果有不止我一個翔翼嘎嘎猿的話,我是不是就不用像現在這樣,無法自由活動了吧。

這難道就是你要留下蛹化體的原因嗎?灰理。

重新靠着牆壁坐下的灰明,發覺自己的力氣正在緩緩下降,重重的喘息聲一點點侵蝕着他的活力。

好累。

看來,不說下下批蛹化體,就算現在出現一個蛹化體,我也已經打不贏了吧。

而在灰明考慮的這段時間之中,頗感爲難的靈韻最終還是拒絕了小猿們的請求,跟着8051飛了出去。

看着猶豫的看着自己的小猿們,灰明無奈的閉上眼睛,他想休息一會兒。

“吶,8051,空幻,不,這個灰理做的,似乎有些不對。”回想着之前在小猿們集體請求離開之時,深受那些成年猿擁護的灰明瞬間蒼老的情景,靈韻心中就產生了一絲不忍:“那個頭領,看起來做的也不錯。”

“灰理,只是偏向理性的空幻,而正因爲偏向一方,在其它方面,像是情感方面就會被弱化了很多,他不會在計劃之外考慮其它猿的感受,而是全心爲如何完善自己的任務考慮。”說道這兒,8051頓了頓,散去精神力感受了一下最近的部落方向,然後帶着靈韻轉向飛向目標。

“從那個老猿和周圍猿的思維記憶中分析了具體情況之後,我發現,這位頭領其實還算幸運。8051頗爲感慨的說道。”

“幸運?”撇了撇嘴,靈韻顯然無法認同這種說法,面對自己無法下手的下一代,以及擁護自己的成年個體們發生衝突,瞬間蒼老的他居然也算幸運。

“當然,你想想,在灰理在因爲蛹化體問題而與這個頭領鬧僵之後,灰理計劃中的改革就被這個頭領給停下了。此時此刻,如果是你,要想繼續推行擴大自己的改革,你會怎麼辦?8051表示遇上灰理,的確是灰明的幸,但也是也不幸啊。”

“我就打的對方服氣,哼哼!”一陣電光閃過,靈韻兇器四溢的說道。

“可是,灰理打不贏。三色意識的試煉之中,個體是作爲普通成員而產生的,除了知識和記憶,他們並不比普通成員厲害多少。8051補充說明道。”

這時,前方已經出現了一個靠近河岸的部落,從那些帳篷和碎石圍牆,結合之前的收穫,8051已經能確認那是空幻的手筆。

見靈韻沒有說話,8051繼續自己的說明:“打不贏,一般來說,對擁有理性的灰理而言,他很可能會用其它的方法,比如,讓這名翔翼嘎嘎猿產生某些意外……”

這話殺氣四溢,顯然比靈韻之前兇狠卻不含殺意的說法更加危險,何況是用8051這毫無波動的語氣說出,就更讓人感到一陣深入骨髓的寒意。

“死?如果真的是普通猿,那麼這個頭領的亡魂肯定就保不住,是不是太狠了點?”

並沒有考慮灰理失敗的可能,因爲對幾乎靈韻而言,作爲空幻轉世的灰理怎麼可能失敗。

感到有些口乾舌燥,對於雖然殺過很多翔翼嘎嘎猿或者嘎嘎猿,但那都是在保住了對方亡魂的前提之下,因此並沒有什麼精神負擔的靈韻而言,面對這種身體和亡魂的完全消滅,這種被她認爲是真正的‘死’的時候,她終歸有些無法接受。

“強理,弱情,你擋路了,就清理掉,這對灰理而言一定是很簡單的道理吧。8051毫無負擔的說着。”

“但是,之所以說他幸運,就在於,灰理居然在產生那種想法之前,不,是實行那種想法之前,找到另一條更好的路。8051感慨着說道。”她想起之前小猿的說法,想到當時的灰理恐怕以及產生了某些想法,只是還沒想出解決成年猿觀念問題纔沒有實施罷了。

看着前方部落中因爲發現兩人,而警惕的升到低空之中,此刻正和一羣嘎嘎猿警戒着己方的猿羣,8051滿意的點了點頭。

(反應不錯。)

“你是說‘改造其它部落’,就像這個部落一樣?”靈韻也早已看見前方的部落,對於對方的反應,她似有似無的點了點頭,這時聽見8051的話,若有所思的她直接就指向了那個部落。

“是啊,與其費心費力的想着如何除掉一個小小的部落頭領,然後取而代之,還不如輕鬆的去改造其它更多的願意接受自己理念的部落,從而讓自己的計劃擴散的更多更廣。空幻記憶中有句話很好,‘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如果空幻聽到,一定會很囧TZ吧。

“這麼看來,情感很弱的灰理,毫無負擔的直接放棄了原來的部落,轉向其它能夠接受自己理念的部落,看來的確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只是,那些支持他的小猿……”想着那個頭領的臉色,以及成年猿與小猿的對抗,靈韻有些擔憂的停在了半空,而此時,她倆已經飛到了這個部落的上空。

看了看靈韻,8051轉頭向身下的翔翼嘎嘎猿飛去:“那不用擔心,等搜查完這片區域之後,無論找沒找出空幻,我們都要在這片區域設置一個神殿,而且是幽神級的高級神殿,並整合這裏的部落。有了空幻之前的鋪墊,想來這裏的改造會很順利,而且祭司也不再需要危險的知識灌輸了吧,比如下面這位,他就已經認識文字了。8051毫不擔心的說道。”

看着下方那名翔翼嘎嘎猿,主要還是對方手中的那本小冊子,靈韻面露興奮的神情。看到這些,她們已經完全可以確認這裏是空幻到過的地方了,因爲,那本小冊子上面明顯的寫着兩個大字“嘎山”,而材質卻和嘎山部落的標準裝訂的完全不同。

“說起來,那個知識灌輸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不教教我呢?8051”幾步拉住下降的8051,靈韻顯然喜歡上翔翼嘎嘎猿們看着己方兩人走走停停時,那種急切之中,又帶着警惕與擔憂的複雜表情。

(小靈韻你變壞了哦。)

知識灌輸需要很高的意識、精神和大腦瞭解度。

因爲知識對於擁有身體的成員而言,是儲存在大腦的固定區域的。

8051所做的,首先是定位:在一個作爲模板的翔翼嘎嘎猿大腦之中,找到儲存某個具體知識的區域;

其次是記錄:記錄這個區域的大腦皮層各種因素,包括起伏、元素分佈、生物電流動等等東西;

然後是改造:按照之前記錄的各種因素,對作爲接受知識灌輸的目標大腦進行同樣的改造。這是產生傷害的主要步驟,因爲每個個體大腦再怎麼樣都會有些許差異,而對於脆弱的大腦而言,這種微小的差異,就可能導致灌輸傷害。同時,意識是身體產生的,大腦控制的。一旦大腦受傷,意識就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最後是保護:在改造結束的瞬間,根據大腦的反應,對相應部分進行合理化修改,然後用精神力修復對方較小的損傷,但對於大的傷害,就無法應付。這種出現大的傷害的時候,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讓意識在完全損傷之前,獨立出來,這就是死亡。

這種講解顯然讓靈韻頭暈腦脹,因此她果斷的放棄了學習這種方法,轉向身下的翔翼嘎嘎猿。

“咱們還是下去吧,不要讓他等久了的說,要有禮貌啦。” 宋四號的字,不大,但十分清晰。

葉師兄上次跟秦苒的反應堆報告評級早就達到了研究院預備正四級研究員。

他才二十七歲。

這個年紀達到正四級研究員已經是比一般人要早好幾年。

誰知道,這次結果下來……

他又直接升到了正三級?!

研究院上上下下這麼多研究員,正三級的研究員平均年齡基本上在四十歲左右,除了廖院士這種的少數天才。

豪門閃婚:獨寵嬌妻 如果說葉師兄的名字其他人還能接受,那麼下面秦苒的名字就直接讓人震撼!

副二級的研究員,比葉師兄還高了一級。

文件下面蓋的章就是研究院的,基本上不會有變動。

也就是說秦苒剛進研究院就是副二級。

實驗室內都是在物理界有造詣的人,在這之前,這些教授們預料的最高是研究員三級,誰知道一下來就是副二級研究員。

副二級以上的研究員研究院不是沒有。

不負年華愛上你 但是要在前面冠上一個二十一歲,那含金量就不一樣了。

一個二十一歲的副二級研究員,只要以後的路不出偏差,將來成為研究院的幾大巨頭基本上沒有任何問題。

吵鬧的實驗室安靜下來。

「那宋律庭我記得進研究院也才副三級研究員吧?」好半晌之後,一人默默開口。

其他人面面相覷。

他們早就聽說過秦苒的名聲。

京大bug苒……果然名不虛傳。

二十一歲的副二級研究員,M洲點名的天才,難怪國內物理界最近震動成這樣。

一群博士教授安靜了一會兒之後,又開始討論起來。

實驗室內其他人激動興奮,然而江院長卻是皺了皺眉。

一邊的葉師兄也有些飄飄然,原本他再奮鬥三年差不多能達到正常的研究員四級標準……

誰知道這才幾個月,他就直接越過四級,直接到了正三級研究員?

全場最淡定的要數秦苒。

她只是站在一邊,看了眼那張喜報下面蓋了章的名字——

【方震博】

她低頭,眼睫垂下,繼續看廖院士給她的總結。

手上拿著筆,指尖削薄蒼涼,把葉師兄沒有總結出來的重新規劃。

兜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秦苒拿出來看了一眼,是程溫如的消息,詢問她晚上有沒有時間去程家。

程老爺子上午就一直等她,年後她一直就在實驗室,也沒去程家一趟。

程溫如詢問程雋,程雋不太理會她,只讓她好好去管程家的事。

她就只能詢問秦苒了。

秦苒往桌子後面稍微靠了靠,指尖敲著手機屏幕想了好半晌,才回過去兩個字——

【可以。】

**

晚上六點。

實驗室的博士教授走了一大半,只剩下七個在跟廖院士研究秦苒那五個人的項目。

這個點秦苒秦苒跟廖院士等人說了一聲,直接離開。

江院長跟周郢還有葉師兄三人送她出去,其他人沉迷項目,不可自拔。

秦苒已經看到程雋停在路邊的車,實驗室空調開得很大,又靠近反應堆,又悶又熱,秦苒出來也沒戴圍巾,連大衣的扣子都沒系。

她走到最後一級階梯,朝三人揮了揮手,準備要走的時候,忽然又想起來什麼,她側了側身:「江院長,周博士,葉師兄,你們一號有時間嗎?我有私人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