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不,主人感覺的沒錯,這附近確實有妖物,而且還很強大,大家小心點。”

儘管我能感覺那個妖物比自己力量小,可是安然在這裏,我不想讓安然處於危險的狀態下,所以就只能小心翼翼的朝前走。

當我們剛拐彎走到一條小溪旁時,我立馬就被那一條急湍的溪水吸引住了目光,這麼寒冷的環境下,而眼下這條小溪卻沒有結冰,真的是太奇怪了。

“朱雀,你有沒有感覺到妖氣是從那條小溪中傳出來的?”

“嗯,感覺到了,那條小溪有很大的妖氣傳來,只是我並沒有看到有什麼妖物,難道那個妖物剛纔有來過這條溪水喝水嗎?”

朱雀的猜測也是我的猜測,就在我們想着事情的時候,忽然那條小溪變成了一條藤鞭,直接朝我們‘抽’打過來,我連忙手疾眼快的把安然送到了我的世界觀中,這麼一來,我也能專心的對待那個傢伙了。

“朱雀,看來這個妖物就是這條小溪了,沒想到一條溪流都能修煉成妖,這個世界還真是夠諷刺的。”

我故意提高了聲音,爲的就是刺‘激’那個妖物‘露’出真面目來,當然了,我根本就不相信這條小溪就是那個妖物的本來面目,果真當我的語音一落下,那個妖物就顯‘露’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主人,竟然是一條騰蛇,可是這個地方怎麼會有騰蛇呢?這裏一年四季都是冬天,蛇不是在這個環境下應該冬眠的嗎? 總裁的33日孕妻 而且它竟然還能幻成溪流來引‘誘’人畜上當,太不可思議了。”

“朱雀,在這個千變萬化的世界中,什麼都是有可能的,我們沒有見過,並不代表着沒有,好了,打起‘精’神來,你用火攻,我用天雷符對付它。”

“主人,一條小小的騰蛇,哪裏還需要您動手?我一個人就可以了,別忘了,我可是蛇類的天敵。”

朱雀的話也讓我想了起來,因此我連忙把安然帶了出來,或許這也是一次很好的歷練機會,我忽然感覺自己太過保護安然,也是對她的一種傷害,要是哪天我不在她身邊,她遇到如此強大的敵人,那她又該找誰保護呢?

想到這裏,我也沒有絲毫猶豫,就帶着安然到了那條騰蛇跟前:“安然,這條騰蛇‘交’給你來處理,這也是對你的一次歷練,我相信你會做的很好。”

“放心吧老公,對付蛇我可是很有一套的,當初我跟師傅沒少抓過蛇呢。”

“朱雀,你回來吧!這條騰蛇‘交’給安然處理,不到必要時候,我們不要動手。”

“是,主人,安然你小心點,這條騰蛇的毒液很強,你千萬不要被它的毒液禍害了啊!要是頂不住了,就叫我。”

朱雀小心的提醒了一下安然,安然點了點頭就朝騰蛇飛身上去,那條騰蛇見我們如此貶低它,它立馬就朝安然噴出了大量的毒液,只是安然一個閃身就躲了過去,看的我心裏好緊張。

“安然,注意不要看它的眼睛,小心中魔障,它有‘迷’幻人的本事。”

我忽然想起來這條騰蛇懂得變幻,所以連忙提醒了安然一聲,安然本來剛想要擡頭看騰蛇,結果被我一嚇,都不敢擡頭正眼看騰蛇,這讓騰蛇很是惱火。

騰蛇雖然很毒,但是它最強的威力就是控制人的心神,如今不能控制人的心神,那它跟普通的毒蛇也沒有什麼區別。

看到安然逐漸佔了上風,我緊張的心情也稍微平靜了下來,而朱雀一直冷冷的觀看着安然和騰蛇的打鬥,一點緊張都沒有,這倒是讓我很是意外,她們兩個不是好朋友嗎?如今一方跟強大的妖類對抗,她怎麼連一點緊張都沒有?

就在我想着朱雀和安然之間的關係時,那條騰蛇忽然朝東邊奔去,也沒有繼續跟安然打鬥下去,見騰蛇忽然要逃跑,安然連忙拿着劍追了上去,我害怕她上當受騙,急忙跟着跑過去阻止她。

“安然,不要追了,小心中了它的‘奸’計,窮寇莫追這個道理師傅可是曾經教過我們的,還要牢記在心纔是。”

“嗯,好吧!我聽你的,那我們現在要幹嘛啊?”

安然收起了佩劍,此時朱雀也走了過來,她直接在我們站的地方升了一堆火,感受到火帶給我們的溫暖,我心裏的‘陰’寒也祛除了,忽然我感覺這裏的冷風颳得更大了,連忙把安然摟在了自己的懷裏,希望能給她多一點溫度。

我忽然感覺到朱雀傳來憤怒的目光,連忙看向朱雀,只見她一臉嫉妒又憤怒的瞪着我和安然,‘弄’的我好不自在,看來這次帶朱雀來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早知道就應該把白虎帶來了。

“朱雀,你怎麼了?”

安然也看到了朱雀的反常,連忙詢問了一句,朱雀立馬回過神來轉過了頭去。

“沒事,我就是想起你剛纔對付騰蛇的畫面了,其實我們放走那條騰蛇很是不應該,要是它跑回去找來自己的同伴,那我們豈不是要遭殃了,在這個地方,我們可是很孤立的,而且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到底都蘊藏着什麼危險。”

“那我們還是早點離開這裏吧!反正這個地方我們也看過了,而且我發現這裏也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老公,我們回去吧!”

“也好,那走吧!”

我攙扶起安然就朝回去的路奔去,而朱雀默默的熄滅了火堆,然後跟了上來,就在我們轉身之際,天空頓時‘陰’了下來,接着就是鵝‘毛’大的雪‘花’落了下來,不多時,我們就看不到來時走的那條路了。

“糟了大雪把我們來時的路遮蓋住了,我們現在很難分辨出方向來,這裏也看不到任何建築物,而且也沒人可以詢問。”

安然有些着急,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先冷靜:“先冷靜一下,不要着急,大不了我們用追靈術,反正我們都是學習術法的,想要從這種地方出去也不是很困難的,而且你看那邊。”

“暈死,那是什麼啊?龍捲風?”

“應該說是大雪暴,剛纔那個男孩子並不是在欺騙我們,我想那個就是他說的大雪暴吧!我們眼下最應該擔憂的就是它,要是它朝我們這邊過來了,我們還真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看了看四周,什麼都沒有,唯一的一棵大樹根本就禁不起那麼大的雪暴,看來這次我們真的要趕緊離開這裏了,要是被那個大雪暴追了過來,恐怕這次真的要遭殃了。

“老公,要不我們先躲到你的世界觀中去,等那個大雪暴走了,我們再出來怎麼樣?”

安然的提議很好,可是不到萬不得已,我還是不想這麼做,因爲我想變得更強大,而強大也是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的,一味的躲避只能換來我的懦弱。

“老婆,不能一直躲避,我們要想辦法戰勝現在的環境,要不然我們一直都會很弱小的,而且還很難成長起來。”

“主人說的對,安然,你先冷靜冷靜,不一定有我們想的那麼糟糕,要不我們還是先找一個‘洞’‘穴’藏身吧!”

聽了朱雀的提議,我和安然連忙點了點頭,跟着朱雀走,我們十多分鐘就來到了一處‘洞’‘穴’,剛好我們三個人夠藏身了,就在我們剛走進‘洞’‘穴’沒多久,大雪暴就襲擊了過來。

“靠,那麼強大的東西,幸好我們及時躲避到這裏了,要不然還真的要遭殃了。”

“老公,你說公會那麼多弟子來這裏,都是被大雪暴侵害的嗎?可是聽回去的弟子並沒有說過這件事情啊!” 安然的話讓我一陣呆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剛纔那個男孩子說的話就不可信了,可是他爲什麼要欺騙我們?難道就只是因爲我們捉了一下他的靈狐嗎?可是那也不可能啊!他又是怎麼知道靈術師公會的呢?

“安然,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有奇怪之處,或許是我們想多了。”

“希望如此吧!”

“主人,有些事情,或許就是那樣的,只是我們不願意承認罷了,如果你想知道那些弟子到底是怎麼死的,那就找那些活着回來的弟子問個清楚,或者我們可以去找那個男孩子問個清楚。”

“你覺得他有可能告訴我們實情嗎?如果他肯告訴我們,那剛纔就不會對我們說假話了。”

安然的語氣忽然有些不善,聽的出來,她此時有些生氣了,當然了,我並不認爲她是生朱雀的氣,因爲沒有必要,而且朱雀也沒有惹着她。

“安然,你怎麼生氣了?怎麼了?”

“老公,我討厭躲在這裏,我要去你的世界觀,去那裏跟留在這裏有什麼區別啊?還不都是躲,況且這個地方真的是太髒了,我討厭這裏。”

安然一陣撒嬌,我也沒有辦法,只能帶她去了我的世界觀,而此時朱雀氣的直接奔出了洞穴,那個大雪暴還沒有走遠,她這麼貿然出去,只會有危險,我也顧不上什麼了,直接朝朱雀追了過去。

“朱雀,你瘋了嗎?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嗎?趕緊跟我離開這裏。”

看着自己眼前十米處的大雪暴,我感覺周圍吸力很強,爲了避免自己和朱雀被大雪暴吸走,我連忙拉住她就朝相反的方向跑。

“你放開我,你心裏只有那個女人,還管我做什麼?她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那我讓你做什麼,你爲什麼都不聽勸呢? 鬥翠 如果不是她多事要來這個鬼地方,那我們怎麼會遇到這種麻煩?”

朱雀大聲吼了出去,看到她委屈不甘又帶着淚花的雙眼,我心裏一疼,直接把她抱在了懷裏安慰,而朱雀此時真的哭了出來,哭的很傷心,弄的我心裏一陣糾結,看來以後果真不能同時帶她們兩個出來。

這女人吃起醋來,那可是很嚴重的,好在安然沒有發覺這點,要是她知道朱雀眼下的狀況,一定會發飆的,要是她也貿然跑走了,我恐怕真的會被弄的身心疲憊。

“好了,不哭了,我知道你受了委屈,那你跟我回靈術界吧!神龍一個人留在那裏也很無聊,而且我在那裏也沒有人照顧,你來照顧我好不好?”

朱雀對我的感情我不是不明白,而且我對她也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或許是因爲我們曾經真的有段感情的緣故吧!

“嗯,我也不想留在人界了,以後不管你去哪裏,都不可以拋下我,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哪怕就只在你身邊扮演一個婢女都可以。”

朱雀卑微的願望讓我心裏一陣顫抖,我真的心疼這個丫頭了,只是一想到她是朱雀的身份,我突然感覺自己還是有些排斥性,也不知道以前爲什麼不排斥呢?難道是因爲我現在經歷過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對這種事情也有了芥蒂嗎?

一想到這裏,我就推開了朱雀:“朱雀,不要那麼看輕自己,你是上古神獸,你比我們尊貴,怎麼可能做婢女呢?而且你放心,我以後不會拋下你不管了,等這次回去後,你就隨我一起去靈異界吧!”

其實我最多的還是擔心朱雀趁我不在的時候,爲難安然,安然畢竟不可能打過朱雀,而且朱雀脾氣也本身很暴躁,除了我能遷就她,還真沒人能遷就她,而且安然也是個火烈的脾氣。

要是她們那一天因爲一件小事不合,到時候互相大打出手,估計白虎他們也難以阻止,索性我也把朱雀帶在身邊,這樣一來,也能避免她和安然之間的矛盾,而且安然眼下還沒有進展,不能一直留在我身邊。

而我也不能時時刻刻的保護她,所以帶走朱雀,也是最明智的選擇,想好後,我就帶着安然回到了剛纔的山洞中,因爲大雪暴還有一次逆襲,所以我也不能輕易就這麼離開,免得到時候弄的錯亂不及。

半個小時後,那大雪暴果真又返了回來,這次它很快就消失了,看到天空恢復了晴朗,我就把安然從世界觀帶了出來,接着毫無疑問,我們三個又趕回了巫門。

“累死了,沒想到雪域的狀況竟然糟糕透了,老公,那個鬼地方我們再也不要去了,太可怕了。”

“嗯,你說不去那我們就不去了,反正我一個人跑到那個地方也沒事做。”

“嗯,那老公,我們回房休息一下吧!”

安然一臉疲憊,我點了點頭帶着她就回房了,朱雀也自己回房間去了,睡了一覺後,我也感覺自己精神好了許多,此時我才正是的想那個大雪暴的事情,那個大雪暴來的太突然了。

而且我感覺那個靈狐的主人也不像是普通的男孩子,在雪域那種地方,而且還熟悉那裏的環境,怎麼都讓人感覺詭異,我忽然發現我們在雪域轉了那麼一大圈,就碰到過那個男孩子一個人,別的人一個都沒有發現。

一想到這裏,我連忙搖晃了一下安然:“安然,你覺不覺的我們在雪域遇到的那個男孩子很古怪?”

“古怪?哪裏古怪了?我感覺他很正常啊,沒有什麼可古怪的,老公,是你想多了吧!對了老公,你說要幫我抓靈狐的,那你打算去哪裏幫我抓呢?”

一提起靈狐,安然整個人都變得神采奕奕的,看來她對那個小東西真的很感興趣。

“我去找白虎問問,他是神獸,對於那種小傢伙應該很清楚。”

“那你去吧!我等你好消息。”

拍了拍安然的頭,我直接朝白虎房間走去,此時白虎正在跟麒麟糾結怎麼下棋,一看到我,他們立刻就站起了身子。

“主人,你怎麼有閒心來我們這裏?”

“臭小子,我怎麼就不能來了?對了,我有事問你們,你們知道什麼地方有靈狐嗎?我想抓一隻給安然。”

“靈狐?主人,你怎麼想起給安然抓靈狐了?”

白虎一臉不解,而麒麟也是一臉不明白的看着我,見他們兩個好奇寶寶的樣子,我就把這次去雪域的事情告訴了他們,結果他們兩個聽完後就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樣子要多氣人就有多氣人。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夠了,你們兩個笑夠了沒有啊?有什麼好笑的?莫名其妙。”

“主人,你還真是好騙,竟然朱雀都被那個傢伙給騙過去了,其實那個孩子並不是人類,他是雪精孕育而成的,靈狐是靈物,自然是親近他的,那個小傢伙我也見過幾次,他可是精明的很。”

“原來是雪精孕育而成的精靈,怪不得他的出現讓我感覺很奇怪,可是那裏的大雪暴是怎麼回事?而且我們還在那裏遇到了騰蛇。”

“都是那個小精靈搞的鬼,估計他不喜歡看到你們,所以纔會那麼捉弄你們的,還有,那個靈狐也根本就不是他的寵物,只是他是雪精的緣故,所以那靈狐纔會跟他親近。”

“原來是這樣,該死的,竟然被那個小傢伙給騙了,不行,我不甘心,我要去雪域找那個傢伙問個清楚。”

“主人,算了吧!就算你去了雪域,也不可能見到那個小傢伙的。”

“爲什麼?”

“你真以爲那個小傢伙會眼巴巴的在那裏等着你上門找麻煩嗎?他可是很聰明的,知道自己騙了你,而你又是那麼的厲害,想必他現在已經在安全的地方了,你就算是去了,也找不到他的。”

白虎嬉笑了一番,然後又坐回椅子上跟麒麟下棋起來,看到他們兩個一直笑話我,我心裏一陣窩火,早知道就應該帶這小子去了。

“既然你那麼熟悉雪精,那這次跟我一起去找他,就算找不到雪精,也可以幫我找到靈狐,這樣我也能對安然交差了,快點,別下棋了,回來再下吧!”

我不顧白虎的反對,直接拉着他就朝門外走去,麒麟見我不肯放過白虎,也只能起身朝朱雀房間走去。

帶着白虎來到了雪域,我讓白虎先感應了一下附近有沒有什麼危險,白虎也不多話,直接開始用靈術感應起周圍的環境來,他本身就是在寒冰地段生活的,所以對於這裏的冰冷天氣很是喜歡。

“主人,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危險波動,沒事的,跟我來吧!我知道靈狐在哪裏,而且它們現在正在睡覺,我們很好下手的。”

白虎的話我相信了,因爲他對靈狐和這個世界很清楚,所以我沒有多加考慮就跟着他走了,一來到我和朱雀曾經藏身的山洞附近後,白虎立馬讓我停下了腳步。

“等等,我感覺到了靈狐的氣息。”

“在哪呢?我怎麼什麼都感覺不到,這附近除了白雪就是白雪中所蘊含的靈氣。”

“主人,靈狐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味,也只有我們獸類才能嗅到,你是人,自然是聞不到什麼的了。”

看到白虎化身成白老虎的樣子,然後不斷的在四周的雪地裏嗅着,我忽然感覺他更像一隻狗,因爲狗的鼻子就是這樣嗅東西的。

“白虎,我忽然感覺你越來越像狗了,鼻子那麼靈敏,而且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像一隻狗,感覺好有愛。”

我忍不住摸了摸白虎的頭,白虎立馬就生氣的變回了人身來,然後對着我就怒吼了起來。

“啊……主人,你太過分了,我這麼幫你,你竟然歧視我,還說我是狗,我哪裏像狗了?狗有我這麼強大可愛嗎?你也太低俗了,我鄙視你。”

“好了好了,別鄙視了,找的怎麼樣了,靈狐到底在哪裏?”

見白虎發飆了,我連忙順着他的毛髮撫摸了兩下,我可不希望在這種環境下和白虎吵架,而且眼下我還要求助白虎呢,所以更加不能得罪他。

“哼!靈狐難道比我還重要嗎?都沒見你那麼重視過我,一隻小小的低級靈獸你就那麼喜歡嗎?”

“不是我喜歡,是安然喜歡,我自然是傾心於你的,好了,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見白虎依舊不依不饒的對着我發火,我心裏一陣鬱悶,早知道就找麒麟來了,反正麒麟知道的不比白虎少,不過一想到麒麟也是個暴脾氣,我就感覺頭皮發麻起來,這幾隻神獸都沒一個好脾氣的。-

而玄武脾氣在裏面是最弱的,只是一想到玄武之前的身份,我就沒有什麼心情了,因爲我還是不能忘記師傅,尤其是玄武跟師傅用的是同一具身體。

“行了,不要再鬧了,再鬧的話,以後都不帶你出來了,適可而止這句話你應該懂得,雖然我可以縱容你們,可是我也是有底線的。”

我的脾氣此時也上來了,這個白虎真不讓人省心,與其哄着他,還不如直接拿出強硬的態度來脅迫他,我知道白虎是最不受脅迫的。

“好了好了,哼!主人你好壞,你都總是對神龍和朱雀好,嗚嗚……”

白虎說着就裝作委屈的樣子,看到他越來越過分,我臉上討好的笑容也沒有了,直接換成了冰冷的臉‘色’,而此時白虎也收起了自己的演戲。

“主人,在這裏,我帶你去。”

白虎知道我生氣了,也不敢再繼續裝模作樣下去,直接轉身就帶着我朝東南邊走去,跟着他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終於來到了一處山‘洞’跟前,裏面傳來了靈狐吱吱的叫聲,看來它們已經醒來了。

賤命 “你不是說它們正在熟睡嗎?怎麼這麼快就醒來了?”

“它們的鼻子可是很靈敏的,一嗅到陌生人和危險的氣息,很快就清醒過來的,不過主人你不用擔心,我叫它們出來。”

白虎說着就朝‘洞’‘穴’裏面吼了一嗓子,接着就從裏面跑出來五隻靈狐,看到它們一個個驚悚又畏懼的看着白虎,我心裏一動,直接抓起一隻就抱在懷裏安慰起來,感受到靈狐傳來的哆嗦,我直接瞪了一眼白虎。

“你那麼威嚴做什麼,嚇壞這些小東西了,好了,我們只要一隻就行了,其餘的就讓它們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吧!好了,我們回去吧!”

看着懷裏的靈狐,我心裏一陣開心,要是安然看到了這隻靈狐,一定會興奮的親我一口,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安然此時的樣子了。

“主人,你可要拿好了,這小東西只要一離開我的威嚴,立馬就會‘露’出本‘性’來,它們可是很狡詐‘陰’險的動物,而且還很十分記仇,這次我們也算是徹底得罪它們了,只希望安然到時候不會被它禍害了。”

“沒事,我不會讓這個小東西傷害到安然的,它要是敢傷害安然,我一定會扒光它的‘毛’,然後把它烤了吃。”

我一說要扒光靈狐的‘毛’,靈狐立馬就顫抖了一下,接着嘴裏就吱吱的叫了兩聲,聽語氣似乎是有些不滿。

“小東西,你有什麼不滿的,被我主人這麼抱着,那可是你十輩子修來的福分,你就知足吧!別那麼貪婪。”

白虎教訓了一下靈狐,靈狐此時也安靜了下來,雖然它看向白虎的眼神還是有畏懼,可是身子已經不顫抖了,有可能是因爲白虎撤銷了威嚴的緣故。

一回到巫‘門’,我立馬就把靈狐抱給了安然,還提醒她要注意的事情,安然一看到靈狐,臉上所有的哀怨全部都消散了,看到安然一臉滿足和欣喜的樣子,我心裏也一陣開心。

“老婆,爲夫幫你抓來了靈狐,你都沒有什麼表示嗎?”

“表示?表示什麼?”

安然一臉不解的望着我,而白虎此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在接受到我殺人的目光後,他哧溜一下子就奔出了房間去,看到白虎跑走後,安然懷裏的靈狐忽然變得焦躁起來。

接着就十分的牴觸起我們來,看來白虎說的沒錯,這個小東西就只是害怕強硬的角‘色’,見安然已經沒辦法抱住它了,我直接提起它的尾巴教訓了起來。

寶貝,乖乖讓我寵 “狗東西,你給我聽好了,要是你再不識相的話,我真的會扒光你的‘毛’把你煮了吃的,信不信我們可以試試。”

我故意裝的很兇狠的樣子,然後拔了靈狐一根‘毛’發,疼的它直哼哼,而它的焦躁和牴觸也沒有了,一副溫良聽話的樣子,看來還真的需要好好教訓一下才行。

“老公,我發現你馴獸的功能好強大,以後你可以轉行當馴獸師了。”

安然一臉調侃,‘弄’的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要是真的當了馴獸師,估計這個世界的獸類都要嚇得變‘成’人了,因爲我只會對它們兇狠的態度,當然了,偶爾也可以討好一下。

“老婆,你太能說笑了,念在爲夫對你這麼上心,你好歹也親我一下嘛!”

我裝作很委屈的樣子,然後靠近了安然,不等安然把嘴湊過來,我直接就把臉伸了過去,結果那隻靈狐突然伸出利爪就朝我臉上抓來,嚇得我連忙躲了過去。

“靠,臭東西,竟然敢抓我的臉,不行,你‘性’子太烈了,安然,我把它‘交’給白虎收拾一下,我就不信沒人能治得了它。”

“也好,它‘性’子太烈了,我都有些怕怕的。”

靈狐朝我攻擊的情景安然是看在眼裏的,所以她也被靈狐的暴戾所震撼到了,因此她想也沒想就把靈狐遞給了我,看到安然眼裏怕怕的神‘色’,我連忙安慰了她一陣子,待她情緒好點後,我這才抱着靈狐來到了白虎房間。

“白虎,這個小傢伙太不聽話了,竟然朝我和安然攻擊,你好好的訓導訓導它,讓它知道怎麼做一隻合格的寵物。”

“主人,那你想要它有多合格?”

白虎不解的看着我,一看到白虎,靈狐立馬哆嗦着趴在地上,也不敢放肆‘亂’動,十足的乖乖小寵物。

“訓練它怎麼討好主人,就像它現在面對你的樣子一樣,不要你一轉身,就對我們‘露’出兇惡的表情來,最好把它訓練成溫和的小貓咪。”

“是,主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它訓練成最溫柔的小貓咪,它不會再對你和安然攻擊了,相信我。”

“嗯,那我先走了,訓練好後,先給我看一下,等我驗收合格了,再拿給安然。”

“主人慢走,不送了哦!”

一離開白虎房間,我就把白虎對我說的話告訴了安然,安然一臉輕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