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世界各地的都有。

大廳外面,秦管家等人還在聽庫克說IT界的事,秦苒跟秦陵離開他們沒有注意到,他們全身心都在雲光財團大佬團隊的事情上。

**

不到一個小時,飯點。

秦漢秋端著一罐湯出來,他喊了一行人來餐桌上,阿文阿海等人前去端菜。

看到秦苒出來,秦漢秋立馬詢問,「小程怎麼又沒來?」

「他有事。」秦苒抬眸看了秦漢秋一眼,面不改色的開口。

秦漢秋一直信任秦苒,聽到這一句,也沒有任何懷疑,而是感嘆,「當醫生好忙。」

說完,又去廚房把端了一疊菜出來。

秦漢秋的廚藝又得到眾人的一眾好評。

吃完飯,庫克老師帶著秦陵回對面授課。

秦苒沒有立馬走,而是坐在沙發上等著何晨發程雋的單子過來。

沙發上,秦管家正在跟秦漢秋說話,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一聲,他拿出來一看,看到上面顯示的電話號碼是四爺,他瞳孔一縮,渾濁的眼眸深處染上了一層微不可見的戾氣。

他看著手機半晌,沒有接聽。

電話自動掛了。

秦漢秋又端上一碗甜點,「秦管家,你沒事吧?」

「沒事。」秦管家回過神來。

秦漢秋看不出來什麼,點點頭又回到廚房繼續整理他的碗碟。

沒過一分鐘,秦管家的手機再度響起。

秦苒抬眸,「秦管家?」

秦管家回過神來,他朝秦苒笑了笑,然後拿著手機去門外接了電話。

接完電話回來,秦管家眉宇里是掩蓋不住的晦氣。

「您沒事吧?」秦苒低頭看了看手機,何晨已經把程雋的單子發過來了。

秦苒也沒立馬看,而是將手機塞回兜里,抬眸看著秦管家,眉宇間碎影流光。

「沒事,就公司的一點小問題。」秦管家抬頭,他看著秦苒,笑得和緩,臉上看不出來半點兒的晦澀。

秦苒一頓,她看得出來秦管家不想跟她說,也沒說話,手撐著沙發站起來,語氣淡淡:「那行,我先回去了。」

「這就走了?」秦漢秋拿著鍋鏟從廚房出來。

秦苒走到門邊,正穿自己的大衣,聽著秦漢秋的話,她側了側頭,眉眼散漫:「嗯,我還有事。」

秦漢秋知道她現在忙著一個什麼物理項目,就把她送到門外,沒有多留。

門關上,秦漢秋繼續去廚房洗洗刷刷。

秦管家坐回到沙發上,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

「秦管家,您怎麼不跟秦小姐說實話?您這樣……」阿文坐在秦管家不遠處,他看了眼廚房內的秦漢秋,不由壓低聲音。

「說實話,我怎麼跟她說?說秦家現在不行了,四爺知道了小少爺,讓他回去參加及成人的考核,如果不通過,嫡系一脈永遠就永無出頭之日?告訴她,我們無能,不但讓四爺查到了小少爺,還讓整個嫡系一脈陷入兩難之地?」秦管家搖頭,苦笑。

「秦家現在這樣,怎麼敢拿到她面前……」秦管家知道自己一開始的態度就不好,秦苒到現在也只是認秦修塵一個人,他自認沒這這個臉,「六爺之前特地叮囑過我,秦家出了什麼麻煩,不要拿到小姐面前說,她現在好好做物理研究就行。這件事有我跟六爺煩惱就夠了,就算說給她聽,能有什麼用?也只是多一個人煩惱。」 “不要!”

一聲吼叫從不遠處傳來,正帶着好奇、羨慕以及敬畏的眼神看着嘎嘎小隊的嘎嘎猿們,頓時忙不迭地躲向一旁,然後轉頭看向聲源。

“我不同意!我是頭領,我在這兒活的好好的,爲什麼要去那個什麼溶洞巢穴!”

鬱悶的轉頭望向聲源處,空幻正看見楚霞爲難的眼神和楚易威脅的神情。

“你爲什麼會是頭領呢?靈飛。”

自剛剛莫名其妙的對空幻感到親切而無法抗拒之後,靈飛就在小心的躲着空幻,甚至連與楚霞交談時也跑到了一旁,但很顯然這只是自欺欺猿而已。

施施然的看向飄來的空幻,靈飛遲疑着躲開一定距離,對空幻的問題卻感到疑惑。

“我是最厲害的,當然就是頭領。”

這是獵食性動物羣體的一般常識,空幻當然也很清楚,但空幻現在就是要這具話。空幻即將設置的,是一個只要是人類世界的人都能看出來的語言陷阱。

“可你並不是最厲害的,看看我周圍的,都比你厲害,他們都是頭領。”

“你!”惱怒地看了看周圍的嘎嘎小隊成員,靈飛知道他們都是蛹化後的,而且都是大頭領下屬的小隊成員。靈飛察覺到空幻的話有問題,但卻拿不準自己能否打贏。畢竟自己只有一個,而對方有一堆,特別是大頭領這個自己無法反抗的存在,讓他很是恐懼。

“不服嗎?要不這樣,你和我們中隨便一個戰鬥,只要贏了,我就不命令你和我們返回溶洞巢穴。”見靈飛變得猶豫,空幻立即推出了自己的條件。

“好!”許是怕空幻反悔,沒什麼鬥爭經驗的靈飛立刻表示同意,然後將目光轉向嘎嘎小隊,甚至不敢再空幻身上停留。

對於這個傢伙對自己的抗拒,空幻很是無語。難道蛹化後心思活絡了,主觀意識方面就開始和潛意識以及本能的反應進行對抗了?事實上只是因爲空幻做出的影響行爲太突然了而已,因爲潛意識和本能的影響都應該以潤雨無聲的形式進行影響,而非空幻這樣直接控制。

而在接受空幻的條件後,靈飛立刻轉頭開始挑選對手。

楚易之前就表現的很強勢,靈飛瞬間跳過;本來一臉小受氣質的楚電是很好的選擇,不過楚電由於半意識體的原因,對身體的掌控不行,渾身電流亂竄,所以,除了表情,其它東西看起來楚電反而是嘎嘎小隊最強的了;楚潔躍躍欲試就差直接跳過來了;楚琴則正好相反,安安靜靜的待在空幻身旁,但眼神中的戰意和身體開始積蓄的電流讓靈飛感到了威脅;楚正楚臣兩傢伙,雖然長時間路人化,但論戰鬥能力是無用質疑的,因此現在也正摩拳擦掌,兩雙飢渴(茶——)的眼神盯着靈飛。

“怎麼就沒個正常點的啊。”心中吶喊着,靈飛最終將視線轉回身前的楚霞。本來在靈飛看來楚霞怎麼也算個翔翼嘎嘎猿,實力肯定不錯,所以才轉向其它成員。但現在看來,靈飛才發現身上基本上木有什麼電流流動,一臉和氣,體型纖細的楚霞,貌似纔是最好欺負的。“好吧,就她。”

“確定?”

警惕的看了看空幻,靈飛毫不猶豫的點頭確認,然後立即撲扇翅膀飛向高空,似乎已經急不可賴了。

“哎,年輕人啊,就知道看錶象,嘖嘖。”

都市鬼手醫王 作爲楚霞導師的空幻可是很瞭解對方實力的。點頭示意楚霞跟上,空幻在帶着嘎嘎小隊其他成員在下面休息看戲。

撲扇着翅膀飛在空中,靈飛開始調動電力遊動全身,打算給予楚霞致命一擊。

砰!

還未及靈飛反應,一道黑影就夾雜着電流撞上了靈飛腹部。

“痛!”

痛苦的捂着肚子,靈飛慌忙向身旁一飛躲開再次竄來的黑影。這時,他纔看見減速中的黑影外貌,正是自己選出來的“最弱”對手……楚霞。

“不可能,你怎麼飛這麼快!”

“想知道麼?”

微笑着看着前方困惑的靈飛,楚霞渾身電流竄動着蓄勢待發。

“哼!就算飛的快又怎麼樣,絕對快不過電!我還是能打贏你。”說完,靈飛就是一道閃亮的電光隨着自己的衝刺砸向楚霞。

的確,電的速度,靠現在嘎嘎猿們的肉體速度是無法超過的。

但,翔翼嘎嘎猿電流最多也只能達的到身體外兩米左右,只要躲開發出者兩米以上,打不到的攻擊也就無用了。因此,楚霞在靈飛撲過來的瞬間就立即下墜,然後一個側翻躲開靈飛。

“什麼攻擊都不是絕對的,要好好記住哦。”

電擊無功而返,靈飛一張翅膀止住下衝勢頭,轉身欲給楚霞再一次攻擊。

砰!

正欲轉身之際,靈飛卻感到身後受了一記重拳,本來止住的下落勢頭重新恢復。靈飛的眼中,只看見了不斷擴大的地面,隨後便感到尾巴被抓住,之後在一陣旋轉拉扯之下變垂直爲水平小角度下落。

“疼啊!”嘎嘎小隊圍觀團集體發言。

爹地,求你管管你老婆! “呸呸。”不甘心的吐出口中的泥土,靈飛顫顫巍巍地支起身體看向天空中飛下來的楚霞。

對於這位倔強的翔翼嘎嘎猿,楚霞表示無可奈何。“還要打嗎?”

輕輕一扇翅膀躲過靈飛的再次撲擊,楚霞一個前滾翻從靈飛身前躍到身後,並借勢一道電流擊出。

明亮的電擊重重的砸在靈飛身上,激起一陣電火花,但作用卻不大。如果將這道電擊放在普通恐龍甚至一般點的電能生物身上,都足以讓對方麻痹甚至心臟停止跳動而死亡。

但是,現在的目標換成同類了。

因此,靈飛晃了晃酥麻的身體,全身電力爆發將身周半米厚的地方都附上了一層電光,然後一觸手拔飛楚琴的尾巴,舉拳砸向楚霞的大腿。

“哎,真是一點風度都沒有。”對於空幻的話語,嘎嘎小隊無論男女明顯採取無視態度。現在這些傢伙可沒有什麼憐香惜玉之類的認識,除了外形和繁殖期能夠區分雄雌之外,平時大家誰分了男女的,打起來照樣招招全力。

不過這一拳依舊無用,眼前一晃,目標就從被攻擊者變成了攻擊者。靈飛之感到自己發出的強力拳擊還在半途中就被楚霞的美腿截斷。雙方的手腳都附帶上了強大的電流,接觸下電流對衝導致雙方同時退後。

“還不服嗎?會受傷的,你應該也知道打不贏我。”表情帶着爲靈飛的擔憂,楚霞飛在半空中望着下方着地的靈飛。

“哼,頭領戰,必須踏着對方身體吼叫纔算勝利,難道這都不知道?”

“嗯?有這麼個規定嗎?”好奇的望向身後的楚琴,空幻想了想也沒記起自己什麼時候有定過這麼一個規定(光顧着自己好玩了)。

“並不是規定,只是在頭領戰或者是之後大頭領編出的隊長戰鬥時,勝利方的都要踩着失敗方吼叫,這樣就算勝利者完全成功,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楚琴想了想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潛規則。”被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興起的潛規則雷了一下,空幻轉頭望向還在對視中的楚霞和靈飛。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這樣。”明顯平時沒進行多少這種戰鬥的楚霞,還是接受了這個建議(喂,這是潛規則,不是建議)。一扇翅膀,楚霞俯身準備衝向下方有些後悔了的靈飛。

突然,半空中的楚霞停住了自己下衝的勢頭,轉頭望向遠處。

“戰鬥暫停!”留下幾句話,楚霞扭身衝向之前觀察的方向。

“怎麼了?”對於自己同隊的成員還是很信任的空幻,無視表面不滿,內心卻送了口氣的靈飛,起身帶着其它猿飛起來追上楚霞。

一臉凝重的指了指前方,楚霞擔憂的表情不以言表。

“這是!”吸了口冷氣,空幻轉頭望向遠處。很是明顯的看見了灰濛濛一大片的恐龍羣,仔細查看,空幻才發現了恐龍羣前方出現了幾個擡着一頭恐龍的嘎嘎猿。

事情很明顯,被嘎嘎猿擡着的恐龍和後方的恐龍羣都屬於一種類別,而且還都是溫和的食草類型,但此時後面恐龍羣集體暴走的樣子,就算史詩生物來了恐怕也得逃。

“上百頭大型恐龍,我靠!”眼角抽搐,空幻對前面幾位嘎嘎猿童鞋表示無邊的敬佩,就算空幻自己也沒那膽子去惹這麼多恐龍啊,而這幾個傢伙連逃跑都還沒丟掉背上的獵物。

“這得有多麼強烈的責任感啊!”

不過說歸說,這可是自己的同族,空幻這個主意識的下屬,不能不救。

帶隊飛到逃亡的嘎嘎猿們上方,翔翼嘎嘎猿因爲與嘎嘎猿差距太大,下面追蹤的恐龍們無視了上方的嘎嘎小隊,至於空幻,恐龍們表示沒有看見這麼號人。

而下方的嘎嘎猿們,雖然疑惑爲什麼有這麼多翔翼嘎嘎猿出現,但現在逃命要緊,所以他們只是緊了緊扛着的恐龍肉,然後便繼續撒丫子逃命。

“叫他們把肉扔掉!”吩咐旁邊的楚霞,空幻並不是沒想過親自用意念說話,但這有可能導致下面的嘎嘎猿們發愣而被後面的恐龍拉近距離。

“把肉扔掉跑!” “把肉扔掉跑?”

結果這些傢伙還是愣了那麼一下,畢竟之前都是一直抓着肉的,就這麼讓扔掉……不過幸好他們的腳還是在動的。但一會兒之後,空幻就不認爲這是幸好了。

現在這個世界,自然植物生長茂盛,而且沒有道路之類的東西,所以,跑路看腳下絕對是至理名言。

那麼,大家也就知道出什麼問題了。

“該死,所有翔翼都各自抓起一個嘎嘎猿飛起來,力氣大的抓兩個!不!等一等,數量不夠。改抓那頭恐龍,然後一起轉個方向飛。”

正要吩咐嘎嘎小隊成員將下方摔倒的嘎嘎猿抓起來,飛到空中以躲過後方的恐龍羣,空幻卻突然認識到下方的嘎嘎猿數量超過了嘎嘎小隊成員數量,這樣一來還是會有嘎嘎猿被留在地面。因此,作爲恐龍羣主要目標的恐龍屍體就成了誘餌。

“都趴在草叢裏不要動!”

此時也顧不上意念什麼的了,因爲恐龍羣已經離嘎嘎猿們只有幾十米,只不過幾秒鐘的距離,而幾個嘎嘎猿現在正有從能掩飾身形的草叢中站起的趨勢。

這可不行,現在從草叢裏站起來就是找死,繼續躲着還有一線生機。而楚琴她們正合力抓起恐龍屍體飛向半空。因此,空幻立刻用意念交流吩咐下方的嘎嘎猿們躲好。

如果是普通翔翼嘎嘎猿的吩咐,這些嘎嘎猿可能還有遲疑,但空幻的意念交流讓他們直接感受到了主意識的命令,因此很是聽話的趴在草叢中,膽戰心驚的感受着地面的震動。

而另一方面,渾身纏繞着明亮電光的楚琴她們,終於艱難地抓起了恐龍屍體,但卻無法飛高。

“向南飛!”見勢不妙,楚正立刻提議,並迅速被瞭解現狀的嘎嘎小隊成員全票通過。

恐龍屍體就這樣在離樹梢不到一米的高度向南飛去。

恐龍羣領頭的恐龍很是疑惑的看着飛走的恐龍屍體,發現之前的嘎嘎猿已經不見蹤影(被高高的草擋在。),立刻一個大弧度轉彎,帶着恐龍羣追向飛走的恐龍屍體。

“呼!你們這些傢伙運氣真他喵的好啊。”

一面命令下面的嘎嘎猿放低身形向後爬,一面感慨着對方的好運。

由於恐龍羣離這裏已經很近,對方在大弧度轉彎之時,後方有幾頭恐龍甚至是從草叢中的嘎嘎猿身上跳過去的。不過,對方看起來有很多成員都是被裹挾的不明真相羣衆,已經看見了一直追蹤的兇手就在身下,卻依舊跟着前方的同伴跑走。

“這頭恐龍好重!”奮力撲扇翅膀同時小心不遠處的恐龍羣的楚潔不滿的抱怨中。

回頭看了看後方的恐龍羣和離得不遠的空幻幽神,楚琴同意的點了點頭。“是啊,個頭太大,要放溶洞巢穴,烤成燻肉後夠大家吃上三天了吧。”

這時,飛在前面的楚正眼前一亮,“快看,前面有條河,我們把這個恐龍扔到那兒就飛上天,恐龍羣想來也會安靜下來吧。”

“太好了。”

“就這樣吧,翅膀都快累死了。”

“等等,我手被纏住了。”

“……”

“好了嗎,我說一二三,大家一起放手!一……”

“等等,還有點……”

“三!”

“數錯了,一過了是二!啊!”

“好了,啊!”

砰!

重物入水聲驚起了一羣河邊遊蕩的動物,恐龍羣越過樹林,領頭的恐龍便立刻發現了橫在面前的大河,以及河邊淺灘上的同伴屍體,還算楚琴她們“好意”沒扔到河中間,不過看起來其實是她們抓不動了。

七個翔翼嘎嘎猿速度都很快,一直注意着恐龍屍體的恐龍們,基本上沒有看到當時迅速飛上天際的幾道電光。此時,恐龍羣終於在河邊停了下來,不過帶頭的幾位看起來被後面剎車不及的同伴給推到了河裏,正掙扎着起身逃離河中的鱷魚。

幸好不深。

“回來了。”翅膀拍擊聲幽神空幻是無法聽到的,但對同族的感應卻很是清晰的表明了嘎嘎小隊的位置。“都沒事吧?”

“沒有。”

“好累。”

“嗯,沒事。”

“剛纔楚臣那混蛋數錯數了!幸好我脫離的快!”

寶貝,你再跑試試! “這幾個傢伙怎麼惹了這麼多恐龍啊?”楚潔搖頭示意自己沒事後轉向空幻身下,幾位勇敢的嘎嘎猿對於翔翼嘎嘎猿們對着空氣說話的情形表示無知,見楚潔望向自己,他們都小心翼翼的將疑惑的眼神投向對方。

“還是先回去再說吧。”揮手止住楚潔的好奇心,空幻轉身飄向巢穴。而恐龍羣已經在河邊散開,開始補充長跑了那麼久而消耗的營養。

……帶了一羣小夥伴追殺老鼠的時間跑過……

“這麼說,你們本來打算抓一頭落單的小恐龍,結果卻引出了一頭大型母恐龍;在犧牲了一個之後,你們正要結果那頭母恐龍時,又有一頭大恐龍帶着幾頭恐龍衝上來;然後,犧牲了大半的你們解決了幾頭恐龍,已經扛起那頭最大的恐龍想回來的時侯,又發現後面追來了一大羣恐龍……”

幾位嘎嘎猿同時點頭,不過是分別面向四周,因爲他們並不知道空幻的具體位置。

“在火堆上!”

華燈初處起笙歌 受不了幾個嘎嘎猿的動作,空幻乾脆用火堆做爲自己的定位點,於是,幾位嘎嘎猿立刻將無邊崇敬的眼神投向了遠處的火堆。

“這還真是杯具的經歷。”對於幾個嘎嘎猿的遭遇,空幻只能用厄運附體來形容了,或者說是動物世界版的拔出蘿蔔帶出泥之類的事兒。

“算了,就這樣吧,回去收拾收拾,今晚休息之後明天就和我們向北走。”

“等等!楚霞還沒有打贏……”已經鬱悶的立在一旁很久的靈飛,見機立刻跳了出來。不過,還沒等他說完,已經在白天被楚霞整治的疲勞乏力的身體,就被樹枝一絆自己倒在了楚霞面前。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