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並帶着得逞后的得意。

算了,尤葉也想開了,白斯明如果不願意去,自己申訴好了,她是越幫越忙。

她現在惦記的是另一件事,夏恆到底跟林昊楓說了什麼。

究竟是多麼重要的事情,才能讓林昊楓收回他的要求,夏家免於當眾轉圈丟人?

他隻字不提,尤葉也不會越界追問。

心裏畫了問號,便不踏實。

林宅,知道他們倆中午回來吃飯,家裏已經加了菜,擺了滿滿一桌子。

看到尤葉來了,林久山很高興,「快進來,中午特意讓廚房煲了雞湯,天冷,一會兒多喝兩碗。」

「爸,媽還好嗎?我上樓看看她。」尤葉知道他們的卧室在二樓。

「還好,只要不生氣不上火,血壓穩定,吃得健康,她就沒事,尤葉,你媽是個急性子,辛苦你了,多擔待些。」林久山對尤葉,一直是客客氣氣的。

尤葉對林久山也很尊敬,說了幾句話之後,便看到董素晴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們來了。」口氣是疏遠的。

林昊楓想迎上去,卻被尤葉搶到前面:「媽,您的氣色不錯,用的是什麼口紅?媽的皮膚好,顯得唇膏的顏色特別好看。」

別人都是誇美妝品為容顏增色,尤葉是誇董素晴把口紅都給襯得好看了,雖然誇得很做作,卻特別讓人受用。

「這支口紅還是你爸幾年前出差,從法國帶回來的呢。」董素晴臉色略放晴。

尤葉扶著董素晴坐到沙發上,「爸給媽買的,一定是最好的,其實我一直想送媽一套我研發的『純』系列,可總覺得配不上媽,怕您嫌棄。」

聽到「純」系列,董素晴心中一動,「嫌棄談不上,我也不是總用名牌,偶爾也換一換。」

「純」系列沒上市時就已經宣傳的鋪天蓋地,不然夏幽詩也不會冒着風險將樣品偷出來送人,栽贓嫁禍給良樂和沙美。

這幾天上市以後,已經是一盒難求,那些組不成系列的單賣品都被瘋搶。

據說這套美妝品,色彩明麗真實,質地柔和清爽,不傷膚質,美妝后的效果特別自然,每一種還都帶着淡淡的花香,整個人化妝以後,沒有死板的匠氣,都變成了天然美人。

上流圈子裏的太太小姐們,都以擁有「純」系列而驕傲,誰買到了就曬出來,但因為以海外發行為主,國內數量有限,能買到的人極少。

所以董素晴的那幾位太太閨蜜,就直接張嘴問董素晴要,董素晴問過夏幽詩,夏幽詩卻表示無能為力,她雖然是美妝經理,可是美妝品的進出數量,由尤葉直接掌控。

跟尤葉張嘴要東西,董素晴覺得沒面子,如果問兒子要,兒子肯定也和夏幽詩一樣,讓她找尤葉。

所以董素晴乾脆一推再推,惹得那幾位都暗中猜測,董素晴根本沒那個本事,從兒媳婦手裏要出化妝品來。

冷嘲熱諷,惹得董素晴很是煩惱,尤葉現在說要送,她是求之不得。

既然都說送了,董素晴清了清嗓子:「不如多送幾套,我生病的時候,幾個朋友常常陪着我,用咱們瑞豐自己的產品當禮物,是一份心意,也是為你們做廣告了。」

尤葉心中好笑,董素晴明明一副很想要而且多多益善的樣子,說出來的話偏偏就是「為你們做廣告」。

「那就謝謝媽了,給媽準備二十組套裝夠不夠」尤葉乖巧的問道。

「可以,包裝做得精美些,東西雖然不是名牌,包裝不能太糊弄,還有,等我把要送的朋友名單告訴你,你在上面寫上他們的名字和祝福。」董素晴一一提着要求。

林昊楓不同意:「媽,二十組又簽名又寫祝福的,太累,尤葉現在不能伏案太久。」

「昊楓,我沒事,二十組很快的。」尤葉主動說道。

既然今天主動來探望,來之前就下定決心,把婆婆往死里哄,尤葉不能倒了自己立的flag。

林昊楓皺眉,用眼神制止,台詞很明顯:你想哄我媽,也不用這麼拼。

二十組,寫上對方的人名,一大段不能重樣的祝福語,再寫上自己的名字,又費腦筋又累人,實在麻煩。

尤葉遞了個眼神過去,眼白多於黑眼球。

我這麼做,不是你想看到的嗎?現在又來矯情,我就做給你看,累死自己,讓你心疼!

她贏了,林昊楓沉默。

開始盤算著要成立個「哄婆婆臨時小組」,找幾個員工過來,筆跡和尤葉特別像的才行。

。 每走一步,柳無邪都會大口呼吸,太荒吞天訣瘋狂的運轉。

射日神塔中的靈氣非常濃郁,要比外面濃厚很多倍。

恐怖的靈氣,像是水流一樣,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在太荒世界流淌。

太荒真氣消耗的極快,仗着太荒吞天訣,暫時維持一個平衡,無需吞服丹藥。

不像是其他人族,靠着丹藥跟星石,才勉強一步步跟上。

「你們看柳無邪周圍,那些靈氣,形成了實質。」

跟在身後那些人,一臉的震駭之色,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如此恐怖的靈氣,換成其他人,早就被靈氣撐爆了肉身。

「這小子的肉身,不能按照正常人來衡量。」

一尊巔峰混元境搖了搖頭,一臉的苦澀。

柳無邪速度不急不緩,一些實力較弱之人,已經被踢出第一梯隊。

還有幾十尊強大的妖族及魔族,維持相同的速度。

剩餘的這些,都具備衝擊冠軍資格,甩出去的那些人,基本告別射日神塔。

已經過去四天時間了,射日神塔點亮了第八層。

每個人都很緊張,誰也不知道最後冠軍花落誰家。

「今年的爭鬥很激烈啊!」

飛星廟的長老喃喃說道。

往年這個時候,眾人還在第七層。

「也不知道那個柳無邪身在何處,會不會繼續創造奇迹。」

九龍殿的長老小聲說道。

現在所有人關心的不是自己門下的人,反倒是柳無邪。

因為每個人都期待,柳無邪能不能打破紫竹星域的記錄,開創一個歷史。

自古以來,從未出現過一人獨攬四項冠軍。

天龍宗這邊每個人表情凝重,他們擔心的倒不是誰能獲得冠軍,而是柳無邪能不能活下來。

太乙宗必定在射日神塔佈置重重陷阱,想辦法置於柳無邪死地。

走了一個時辰左右,柳無邪突然盤膝坐下。

「怎麼停下來了?」

眾人一頭霧水,柳無邪為何突然停下,難道他判斷錯了?

「等等吧!」

眾人也不知道柳無邪到底在搞什麼鬼,只好坐下來等待。

處於第二梯隊的那些人,距離不僅沒有拉近,反而越來越遠,很多人徹底耗盡了身體中的力氣,躺在原地休息。

時間無聲無息的流逝,一晃又是一個時辰過去。

柳無邪突然睜開眼眸,恐怖的寒芒爆射出去。

經過一個時辰參悟,他的大空間法術更加精妙。

原來他在藉助這裏的環境修鍊。

還有他的太荒世界,真氣更加充盈了,恐怖的真氣,宛如滔天的洪水,在他身體裏面流淌。

「舒坦!」

站起身子,渾身一陣炸鳴,宛如炸雷一般。

坐在不遠處的那些修士紛紛站起來,一臉的駭然之色。

「好可怕的肉身!」

骨膜齊鳴,柳無邪的肉身,已經超出混元境的極限了。

輕輕揮舞一拳,周圍泛起陣陣漣漪,空間的阻力,逐漸消失。

這一幕,更是嚇得眾人往後退了一步,第八層的空間,對柳無邪的壓制,越來越小。

沒有理會周圍的眼神,柳無邪繼續行走,這次速度陡然加快。

雖不及飛行,卻要比正常走路快了很多。

「我們快跟上。」

以免跟丟柳無邪,眾人用上吃奶的力氣,全速跟上。

穿過面前這座丘陵,視野陡然開闊,出現一座巨大的湖泊。

柳無邪二話不說,一頭鑽入湖泊之中。

「通往第九層的門戶。」

一名九龍殿弟子大喝一聲,飛身撲入湖泊深處。

眾人紛紛效仿,一起跳入湖泊。

突然!

柳無邪從湖泊另外一處走出來,輕輕揮了揮手,身體上的水流全部消失。

還有大量的人族跟妖族跳入湖泊,發出陣陣撲通聲,搞的柳無邪一頭霧水。

「你們在做什麼,我只是清洗一下身體而已。」

柳無邪看着他們,一臉無辜的說道。

剛才修鍊,身體出現一些污垢,加上之前渾身汗漬,所以需要清洗。

「噗噗噗……」

眾人一頭黑線,被柳無邪逗樂了。

「難道這裏不是通往第九層的門戶?」

一名九龍殿的弟子站出來,朝柳無邪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