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中年男人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不閃避。

“莫非,他已經到了無力還手的地步?”中年男人心中咯噔了一下。

其實,就算楊非凡身體裏僅存一絲的玄級能量,他要閃避,還是可以做到的。不過,他並不是傻子,他不會白白地讓人打。

之所以楊非凡站着不動,讓中年男人來打,是因爲,他想施展捱打吸力神功,將打在他身上的力量全部吸進身體裏,然後,再轉化爲能量。


這樣,他損耗的能量,就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恢復。

說白了,楊非凡正在坑中年男人,可憐的是,中年男人如今還毫不知情,他還以爲楊非凡被自己打得身受重傷,以至於無力還手。

“原來,坑人的感覺這麼過癮,哈!這算是陰招麼?”楊非凡心中暗暗地偷笑。

每次,楊非凡噴出一口鮮血以後,中年男人心中都會大叫痛快,他從來都沒有像今晚一樣,打得這麼痛快!

殺手冷血無情,習慣了打人,感覺痛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能是這種痛快的感覺,迷惑了中年男人,所以,纔會使得他,就連身上的能量正一點一點地消失,也全然不覺。

其實,最痛快的還是楊非凡,不過,他表面卻裝作很痛苦的樣子,繼續坑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越打越起勁,打在楊非凡身上的力量,也變得越來越大,不過,當他發現楊非凡越是被打,就越是精神的時候,禁不住微微一愣。

就是因爲這麼一愣,使得他整個人都變得冷靜下來。


當冷靜下來的時候,中年男人立刻意識到身體中的能量,不知不覺間,已經損耗了三成。

“老子三成的能量,到底去了哪裏?怎麼會消失得這麼快?”中年男人大吃一驚,心中咯噔了一聲。

擁有能量的強者,雖然,打人會消耗能量,但是,不至於消耗這麼多的能量,也不至於消耗得這麼快。

中年男人停止了進攻,目不轉睛地看着楊非凡,他似乎察覺到楊非凡的眼神有些古怪。

並且,臉上的痛苦,也有些虛假。

“這隻老狐狸,終於看出了端倪,看來,我的演技還有待提高。如今,我只不過是剛剛恢復三成的能量,暫時還不是他的對手。”

楊非凡心中暗道:“現在,想要繼續坑他來恢復能量,恐怕,沒有機會了。”

“臭小子,想不到,你還懂這些邪門功夫,老子差點被你坑死了。”中年男人雙目通紅,狠狠地瞪着楊非凡。

“你說什麼啊?哥怎麼聽不明白?”楊非凡故作驚訝地道。

“臭小子,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哼!”


說到這裏,中年男人冷哼一聲,從腰間彈出腰形軟劍,飛身刺向楊非凡。

這把可以收縮的腰形軟劍,中年男人平時很少用,只是當腰帶一樣系在腰間,若是不仔細地看,根本就看不出它是腰形軟劍。

所謂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更何況,如今的楊非凡,能量還沒有徹底地恢復過來,所以,他更加不敢用身體去抵擋刀劍。

楊非凡微微一愣,迅速地側身滑步閃避。

“臭小子,你不是有金剛不壞神功麼?怎麼就逃跑了呢?”中年男人手持軟劍,再次向楊非凡發起了一連串的猛攻。

軟劍削鐵如泥、鋒利無比,所過之處,就連碗口粗的楓樹,也被削倒。

十多分鐘後,楊非凡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軟劍刺得千瘡百孔,就連身上,也被劃出了好幾條血痕。

捱打吸力神功很厲害,但,削鐵如泥的腰形軟劍,似乎更厲害。

“再這樣糾纏下去,我就算是不被殺死,恐怕,也必定會被刺傷。只可惜,我玄級的能量,已經損耗得差不多了,要不然,又怎麼會怕他的腰形軟劍?”楊非凡心中暗自輕嘆。

就在楊非凡分心的時候,他的左臂被腰形軟劍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劍痕,幸虧他躲得快,要不然,他的左臂必定會被削斷。

楊非凡大吃一驚,立刻運轉能量,右手食指和中指迅速地點在左臂相對應的穴位上,及時地點穴止血,避免流血過多而暈倒。

中年男人冷笑一聲,身體騰空而起,舉劍刺向受傷的楊非凡。

眼看楊非凡就要被腰形軟劍刺中,就在這時,一條人影迅速地從遠處跑了過來,擋在楊非凡的前面。

“不準傷害老子的兄弟!”

寵妻100分:軍少,別亂撩

“陳天寶?”楊非凡百感交集,壓根就沒有想到,陳天寶居然會出現在這裏。

中年男人聽到楊非凡喊出陳天寶的名字,以及,看到陳天寶的一瞬間,震驚的同時,露出了不可思議的怪異表情。

若是仔細地看,不難發現,這是由於激動到極致所表現出來的表情。

此刻的中年男人,由於激動,就連握着腰形軟劍的右手,都微微地抖顫起來。

從陳天寶由遠處跑過來,擋在楊非凡的前面,到楊非凡和中年男人同時愣住的時候,也只不過是短短的一瞬間。

在這一瞬間,雖然,中年男人由於激動以至於抖顫,使得刺出去的劍也緩慢了很多,但是,刺出去的劍,就好像是潑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

嗤!

儘管中年男人及時收回了能量,以及,刻意將劍提高了一點,避免刺在陳天寶的心臟處。

不過,腰形軟劍還是刺進了陳天寶的左肩裏。

陳天寶忍着痛,怒視着中年男人,不過,當他看到中年男人右手背上的黑痣時,整個人都呆住了。

小時候,對他無微不至地照顧和關懷的身影,立刻在陳天寶的腦海裏浮現,那是多麼的高大!

他不敢相信,這個就是他失散多年、同父異母的哥哥。

陳天寶不敢相信,以前熱血沸騰、錚錚鐵骨的男子漢,居然會變成如今冷血無情的殺手。

然而,中年男人手背上的黑痣,是最好的辨認標記,儘管多年不見,面容發生了一些變化,不過,還是可以讓人清晰辨認。

中年男人手中的劍刺進陳天寶左肩的一瞬間,就好像刺在自己的身上一樣,心臟莫名其妙地抽痛起來。

“哥,回頭是岸!哥,求你放過楊非凡吧,他是我的兄弟!”陳天寶忍着痛,聲嘶力竭地道。

中年男人沒有說話,握着劍柄的手,抖顫得更爲厲害。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得楊非凡徹底地愣住了。

“哥,我知道,你就是多年前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的哥哥。”

陳天寶聲音變得有些硬嚥起來,繼續道:“哥,我知道,你很恨爸爸。自從你十三歲,我八歲的時候,你無意中知道了爸爸間接害死大媽,娶了我媽的消息後,就氣得離家出走,從此,一去不回。”

中年男人雙目通紅,全身抖顫得越來越厲害。

“哥,這麼多年都已經過去了,難道,你還沒有忘記那些不開心的往事嗎?哥,無論爸爸做錯了什麼,他始終都是我們的爸爸啊!”

陳天寶長嘆一聲,痛心疾首地道:“哥,天寶求你看在我是你兄弟的份上,放過楊非凡吧!”

“啊……”中年男人仰天大叫一聲,眼中已經佈滿了淚水,他鬆開握着劍柄的右手,雙手緊緊地抱着頭,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十多秒後,中年男人再次大叫一聲,雙手抱頭,轉眼消失在陳天寶和楊非凡的面前。

無情的殺手,通常都是由於某些遭遇,纔會使得他們變得冷血無情。

冷血無情的殺手,往往都有一段不爲人知的辛酸往事。

中年男人走後,陳天寶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此刻的他,不知道是該高興好,還是該難過好?

好不容易纔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哥哥,卻沒想到,只是見一面,又分別了,更沒想到,在心中一直都是英雄的哥哥,居然會變成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

陳天寶失望、難過、悲痛,心靈上的痛苦,遠遠大於劍傷所帶來的痛苦!

此刻,楊非凡的心情頗爲複雜,陳天寶爲了幫他擋劍而受傷,他難過的同時,心中十分愧疚!

不過,現在不是傷心難過的時候,當務之急,必須儘快醫治陳天寶的劍傷。

想到這裏,楊非凡深吸一口氣,舉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快如電閃般,點在陳天寶左肩相對應的穴位上,及時地幫他止血。

等到止住了血以後,楊非凡迅速地撥出刺進陳天寶左肩上的腰形軟劍,並重重地扔在地上。

就在這時,有數個警察和軍人從遠處直奔而來,很顯然,這些都是雲老吩咐暗中保護楊非凡的警察和軍人,可惜,他們來遲了。

“楊先生,你沒事吧?”年輕警察看見遍體鱗傷的楊非凡,以及,左肩受傷的陳天寶後,關切地問道。

“沒事,只不過是受了小小傷而已!”楊非凡輕扶着陳天寶,緩聲道。

“怎麼回事?快告訴我們,我們警方立刻處理。”

“沒必要大驚小怪,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護送我們到醫院療傷。”

在沒有藥物的情況下,就算是楊非凡這樣的神醫,也有些束手無策。

特別是陳天寶的劍傷,還必須灑上消炎止痛的生肌藥粉,然後,再包紮傷口,當然,要想傷口癒合得快,還必須按時服藥。

年輕警察恍然大悟, 成為傅恆福晉的日子(清穿)

楊非凡奔跑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得就連警車都無法追上。

不多時,楊非凡已經揹着陳天寶,出現在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裏。 楊非凡揹着陳天寶回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鐘,所以,他並沒有將陳天寶受傷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夜深人靜的時候,大家都睡得正香,楊非凡實在不忍心驚醒大家。

妖皇密寵:第一巫女狂妃

楊非凡將陳天寶的傷口徹底地消毒,然後,灑上了消炎止痛生肌藥粉,並用紗布包紮。

做完這一切後,楊非凡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天寶,那個神祕殺手真的是你哥嗎?以前,我怎麼沒有聽你說過呢?”這個問題,其實,剛纔,楊非凡就已經想問了,可惜,一直都沒有時間問。


“嗯!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哥哥,名叫陳天霸。”陳天寶輕嘆一聲,道:“我哥的事情很少人知道,我也沒必要在你的面前提他,所以,纔沒有告訴你。”

其他的事情,在羅源市公園的楓葉林中,楊非凡從陳天寶和神祕殺手的對話中,就已經知道了很多關於他們的往事。

所以,楊非凡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以免陳天寶因爲這些不開心的往事而難過。

“天寶,你先躺着,我去藥房拿些西藥過來。”

西藥服食方便,見效快,所以,楊非凡選擇了西藥。

“沒事,只不過是區區的劍傷而已,明天再取藥也沒關係。”陳天寶笑道。

“要是等到明天,說不定你的傷口會發炎潰爛,還是及早吃藥比較好。”說完,楊非凡快步朝着藥房走去。

假如,楊非凡在能量充足的時候,他完全可以利用玄級的能量幫陳天寶療傷,根本就不需要包紮傷口和服藥那麼麻煩。

充足的玄級能量,可以去腐生肌,加快傷口癒合,並且,好了以後,還不會留下任何傷痕,這個,就是玄級能量的霸道之處。

可惜的是,如今,楊非凡的能量已經幾乎耗盡,無奈之下,他只好用傳統正規的醫治方法,來醫治陳天寶的劍傷。

當楊非凡剛來到藥房準備取藥的時候,忽然間,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奇怪,三更半夜,誰打電話過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