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中年男子看到吳賴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不過現在那鬼將在一旁,便也暫時放下了心中的疑慮,轉而看向了那鬼將。

「咳咳,貧道是恆山紫霞觀的青山真人,你這個醜八怪身為惡靈,竟然敢擾亂人間,今天貧道就收了你!」這位號稱是青山真人的中年男子指著鬼將呵斥道。

「真人?你這牛鼻子莫非已然是先天境界?」那鬼將聞言卻是倏然一驚,他雖然身為鬼將,但是也知道在修者門派中,能夠稱作真人的,可都是先天級別的高手了!

青山真人聞言,面露得意的神色,將頭仰得高高的,帶著幾分倨傲地說道:「哈哈,貧道天縱奇才,早在五年前便晉陞先天境界,你這醜八怪害怕了吧?害怕的話就乖乖地讓本真人收了你,本真人正好缺個看家護院的奴才!」 ?廚房中,陳默品味著口腔中忽然爆出、瀰漫開來的異樣茶香氣息,他驚訝的瞪大了雙眼!

原本還只是一點味道都沒有的『白開水』的,下一瞬間,忽然就茶香氣溢滿口腔、唇齒留香起來…

這…這也太給力了吧!而且如果仔細去感受這種茶香氣的話,就會發現,似乎隨著自己每呼吸上一口,都能感覺到此時頭腦都跟著清明起來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重感冒患者忽然鼻腔通透了那種感覺,又像是刷了一夜題海,終於被解放出來!更像是加班狗終於能好好睡上一覺,腦袋被放空…

雖然陳默形容的有點不太恰當也不太準確,但其實也差不多的,陳默就感覺自己此時頭腦清明,似乎天靈蓋都開始透氣了~

「我擦!這麼給力?果然不愧是能洗滌靈魂純凈,養神靜心的靈茶啊!就是流弊!」

陳默是真的驚訝了。

「這種好東西,必須給李叔跟嬸子送過去一些了,老兩口的年紀都大了,有了這靈茶水滋補的話,相信對於晚上的睡眠質量也會大有幫助的。」

靈茶水能洗滌純凈靈魂之力,也能養神靜心,白天喝上一些的話會一整天頭腦清明,相信隨著靈茶水滋補蘊養肉身、靈魂,到了晚上睡覺時,對於中老年人的睡眠質量也會大有提高的~

當然,如果你非要作死,晚上睡覺前喝上一杯的話…嘿嘿,那恭喜你,這靈茶可比濃茶要頂事多了,等著晚上失眠吧你!

陳默就準備給李樹海兩口子送過去一些了。

陳默在大榆村已經沒有親人了,但李樹海兩口子,對他從小卻很是照顧,基於老人曾救過小時候的李樹海性命緣故,舊時村裡人最是重情義,老人在世時李樹海也多有幫襯過。

陳默跟李聰又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發小、好基友,人嘛,必須要學會感恩。

只是為了不使李樹海兩口子懷疑,這靈茶水陳默就必須兌點白開水稀釋一下了,否則這一口下去就這麼給力的『保健品』,陳默解釋起來也很費勁啊。

不如細水長流,自己經常送過去一些…

陳默去李樹海家了,把一壺靈茶水一分為二,將其中一半靈茶水兌上些白開水稀釋一下,用一個大可樂瓶子裝起來,待靈茶水放冰櫃里加速冷卻后,陳默就拿著,以冒充『保健品』的名義給李樹海兩口子送去了。

至於是什麼保健品?這個自然是隨場發揮了,什麼天山水啊,靈泉水啊,這水那水的隨便編,總之讓李樹海兩口子相信就行了,反正他們也知道陳默總不會忽悠他們就是了~

「啾啾啾~」

小紅鳥火火載著小傢伙飛了回來,小傢伙在秀峰山又忙碌了一天後,在天色漸黃昏后,就跟火火一起回來了。

「咦,那是什麼?」小紅鳥火火剛一飛過老宅的後院院牆,小傢伙瞬間就感應到什麼了。

身為天生就親近萬植花海的小妖精一族,靈茶樹的氣息,瞬間就被小傢伙察覺到了。

「那是什麼樹啊?巨人先生新種下的嗎?它的生機好旺盛啊!」

靈茶樹雖然已經被損了根基,道韻難成,但其無時無刻不在向著外界散發著自身靈氣波動的,雖然很微弱很微弱。但小傢伙可是天生就親近萬植花海的小妖精一族,還是覺醒了花神之力的小妖精,小傢伙瞬間就察覺到後院中有了不一樣的植物氣息了。

而且…那株靈茶樹的生機還很強大!

小傢伙直接就向著靈茶樹飛了過去,這種誕生於天地間的『靈根』,對於小傢伙的誘惑力可是很大很大的。

「汪~嗷嗚!」

「嗷嗚~汪汪!」

「ge~!」

後院中,兩隻小哈跟小白正在玩耍,呃…小白就是陳默釣上來的那隻小靈鵝了,因其全身雪白乾凈,起名廢的陳默就給那隻小靈鵝起名叫『小白』了。

跟兩隻小哈一樣,一隻叫二哈,一隻叫三哈,多好記。

哦對了,還有後院小池塘里的那隻巴西龜,陳默也給其起了個名字叫小八…

這貨!

也幸虧小傢伙本身是有名字的,叫茶顏朵,否則的話…還不知道陳默那貨又會給小傢伙起個什麼奇葩名字出來呢…

兩隻小哈在老宅中已經生活了十天了,早就熟悉了陳默以及老宅里的一切,只是在『小白』入駐老宅后,兩隻小哈每天被小白欺負的不要不要的~,現在已經很狗腿子的認小白做老大了!

這時三小隻見小傢伙飛了回來,原本就對小傢伙感情很不一般的三隻小小傢伙,瞬間就圍了過去。

而因為有小傢伙負責教導三小隻緣故,後院里雖然栽種有劇毒靈植『蛇王藤』,陳默卻也不用擔心這些小傢伙們會主動去作死而中毒的~,而且小動物們本身對危險的感知就要遠遠強過人類…

……

「咦,小朵回來了哈?」

「小傢伙快過來嘗嘗這靈茶水,這可是好東西哦,對於你的修行也會很有幫助的。」

陳默從李樹海家回來后,就發現後院里很熱鬧,待發現小傢伙也在後,陳默就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些靈茶水來。

有了這種好東西,陳默自然也是要跟小傢伙分享一些的,甚至兩隻小哈、小白、後院的小八也都跟著沾光分享到了一些。

這靈茶水能洗滌純凈靈魂之力,對這些小傢伙們也是大有好處的。

陳默對跟自己親近的人或是動物,他從來都是很大方的。

小傢伙似乎也察覺到了這靈茶水很不一般,就很聽話的擺脫了兩隻小哈跟小白的糾纏,飛過去品嘗起靈茶來了。

「哇!好好喝啊!巨人先生,這靈茶水的味道好香啊,而且…」

對於靈氣感知方面上,小傢伙絕對要十數倍強過陳默的,連陳默都能察覺到這靈茶水喝下去后的神奇功效了,對小傢伙來說,這奇效就更大了!

到底是覺醒了花神之力的小妖精哈,小傢伙對於奇特能量的感知方面上,要勝過陳默十倍以上…

……

第二天上午,結束了每日清晨吐納朝陽紫氣的修行后,陳默緩緩睜開眼醒來。

體悟了一下剛剛的修行過程,陳默發現,那靈茶水果然是有奇效的!在昨天下午飲用了幾杯后,今天早上的修行他明顯感覺到輕快了許多,而且自己煉化朝陽紫氣的效率上也在跟著增加了!

雖然他接引到的朝陽紫氣『量上』,也在跟著同步增加了…

但總算靈茶水對他的修行是大有助力的…

ps:今天就只有這麼『短小無力』一章了哈,故事線重新調整了,一些原本準備好的劇情全部作廢,等作者菌忙過了這幾天了,一定會加更的!抱歉哈。另外感謝『星神玄天』大佬的100起點幣打賞哈! 「哈哈,本將何其幸也,竟然真的能碰上落單的先天高手,看來真的可以突破了啊!」那鬼將不僅沒有害怕,反而仰天狂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計謀得逞的得意。

「呃?」眾人見狀頓時都是心裡疑惑,按理來說,這鬼將見來了高手,應該害怕才是,可是這鬼將此時的表現卻是有點兒反常了!

青山真人分明也是有些不解,不知道這個鬼將弄什麼玄虛,冷哼一聲道:「你這醜八怪莫非是得了失心瘋不成?你一個小小的鬼將難道還敢跟本真人較勁不成?」

也難怪青山真人自信,這鬼將雖然實力強悍,但是看上去也不過是高階鬼將的修為,摺合成人間武者的級別,也就相當於後天武者圓滿境的修為,比起三四真人等人自然是厲害不少,但是比起自己先天初境的高手,那卻是大大的不如了,也不知道這頭鬼將哪來的自信,竟然敢這樣和自己說話。

而吳賴卻是看著那鬼將得意洋洋的臉孔,心中隱隱地閃現過一絲不祥的感覺,這鬼將面對青山真人這等先天高手依舊如此狂妄,而且還分明有些得意,這說明這頭鬼將定然還有依仗,自己等人的危機說不定還沒有解除。

果然,那鬼將聽了青山真人的話之後,冷哼一聲,怪笑一聲道:「鬼將?桀桀,這位真人你只怕是走了眼了吧,你看看我是鬼將還是鬼帥?」

這鬼將的聲音一落,身周突然颳起了陰冷的旋風,隨著這陣旋風,整個身體突然氣勢大漲,之前被吳賴弄出的那些傷勢全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面對這鬼將突然迸發的滔天氣勢,青山真人和吳賴還好,三四真人和任雅嵐二人被那氣勢所懾,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任國康則是最為不堪,身子連連倒退,最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竟然是鬼帥,而且是中階鬼帥?」青山真人終於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臉,嘴角便流露出几絲苦澀的微笑,大驚失色道,此番下山,他還是失算了,本來以為按照三四道人的紙鶴所言,一個鬼將而已,自己出馬隨便三兩下就能收拾了,哪裡料到對方竟然是鬼帥,而且放出如此強盛的氣勢,一定最低是中階鬼帥了,這可是相當於先天成境的高手啊,比自己還要高出一個層次來,而自己來此託大,連半個法寶也沒有帶在身邊,今天的事情只怕難以善了了啊!

隱隱有些擔憂的青山真人忘了在對方氣勢下也能和自己一樣穩穩站住的吳賴,倒是那頭鬼將,實際上現在是鬼帥,倒是看著吳賴,眼神里微微有些驚訝,不知道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子為何能夠抵擋住自己的氣勢!

三四真人也是大驚失色,強自撐起身子叱道:「你這惡靈,既然已經是鬼帥,那昨夜收拾我等自然應該是輕而易舉,卻是為何不下殺手,而且今天一開始還如此狼狽?」

「哈哈,你這小牛鼻子道士天真的可愛啊!」那鬼帥狂笑一聲道,「本帥現在已經到了中階鬼帥的瓶頸,想要再進一步,不要說是普通人的魂魄了,便是後天武者的魂魄也沒有多大的效果了,可是先天高手何等珍貴,很少在人間出現,而且本帥明知一些隱世的門派中有先天高手,只是本帥勢單力孤,上門挑釁只能是白白送死,昨天湊巧看到你這小道士,如何看不出來你是那些隱世門派的弟子,你們這些門派的特點便是打了小的,引出老的,所以本帥索性將計就計,來個引蛇出洞!」

冷梟,你就從了吧 三四道人聽到這裡如何還不明白,不由氣憤地叱道:「你這惡靈莫非是用我們來做誘餌,引貧道師傅上鉤?」

那頭鬼帥聞言哈哈一笑道:「哈哈,小牛鼻子還不算太笨嗎?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沒錯,本帥昨夜故意留你們一命,目的就是希望你能通知你們門派中的高手前來援手,而且本帥當時不過表現的就是普通鬼將的實力,你們門派也不至於派下一群先天高手,肯定最多一兩名先天高手就算看得起本帥了,如此一來,本帥豈不是正好有了可乘之機,現在看來,你這小牛鼻子還是蠻配合的嘛,果然給本帥引來了一塊肥肉啊,看在你立了這一功的份上,你放心,本帥一會兒一定讓你死的痛快一些!」

「至於那個小子嘛!」那鬼帥將視線投向了吳賴,恨恨地說道,「實在是太毒辣了,竟然將本帥弄得是如此狼狽,本帥一定要將他一點一點地撕碎!」

吳賴心中暗暗叫苦,不過表面並沒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而是冷冷一哼,暗暗開始運轉南明離火訣,雖然他對那小小的火苗實在是不抱多大的希望,但是畢竟是自己最後壓箱底的手段了,今天是非得拚命不可了!

三四道人則是一臉的慚愧,「撲通」一聲跪倒在青山真人的身旁,無比自責地說道:「師傅,徒兒無能,中了這惡靈奸計,讓師傅涉足險地,還請師傅責罰!」

青山真人卻是一把將三四道人揪了起來,罵罵咧咧道:「為師就是看不上你這一點,什麼亂七八糟的啊,這能怪你嗎,這隻能說是敵人太狡猾,沒事,看師傅一會兒施展手段收拾這丫的,馬勒戈壁,咱紫霞觀可不是好欺負的!」

三四道人聽了青山真人彪悍的話語,心中卻是淌過一陣暖流,卻是朝前邁了兩步,將青山真人擋在身後,口中急急地說道:「師傅,那你快走,徒兒為你抵擋一會兒是沒問題的,你趕快先走!」

青山真人聞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伸手一把揪住了三四道人的道袍,扯到了自己的身後罵道:「你這小子逞什麼能,還不乖乖地滾到一邊去,一會兒師傅將這個醜八怪纏住,你帶著他們趕緊回山,稟報觀主,觀主會派人將這個為禍人間的惡靈除去的!」

「哈哈,不用相讓,今天你們誰也走不了!本帥註定要飽餐一頓啊!」那鬼帥狂笑著揮舞著雙爪,無數道黑煙瀰漫開來,很快便將整座客廳的四周封得嚴嚴實實,屋頂的燈光也變得昏暗了不少。

「唉!」任國康見此情景,已然是完全絕望,他實在是沒有想到,為女兒治病,竟然治出了這麼一個結果,看樣子自己這邊幾人難逃一死了,只可惜雅嵐的魂魄說不定還會被這鬼帥奪走。

任雅嵐也是心中凄然,暗暗慶幸自己沒有莽撞地將自己父親請來,不然的話,父親雖然已經是後天武者圓滿境,但來了也是白搭,只能是白白地送死罷了!

任雅嵐想著,看著佇立在身前的吳賴,暗暗一嘆:「也不知道小流氓如今知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大概他現在還想著他的雅嵐妹妹吧!」

青山真人見狀,不由發出一聲喟嘆,很明顯,這個鬼帥是要一網打盡,而且那周圍的黑煙分明還有隔絕信息的作用,自己等人死在這裡,恐怕門中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說不定就白死了!

想到這裡,青山真人索性拋卻心中的雜念,橫下心來,雙手在胸前微微地抬起,捏了一個奇怪的手訣,渾身的氣勢也開始膨脹起來,身上西服的扣子也啪啪地斷開。

「桀桀!先天高手的魂魄,本帥喜歡!」那鬼帥怪笑一聲,身形一閃,一隻巨爪已然是狠狠地朝著青山真人當頭抓了上去。

青山真人卻是身形一動,身形突然原地消失,便似一縷輕煙一般,繞到了那鬼帥的身後,立掌如刀,掌心還閃耀著瑩瑩的白光,朝著那鬼帥的後背心狠狠地斬了上去。

「噗!」

青山真人這一掌正中鬼帥的背心,卻是發出一聲悶響,如擊敗革,震得手掌微微酸麻,心中駭然,這中階鬼帥果然不好對付!

「桀桀!來得好!」那鬼帥身形微微一個趔趄,卻是猛地立住,身形猛轉,纏繞著滾滾黑煙的巨爪帶著呼呼的風聲,狠狠地朝著青山真人掃了過去。

BOSS兇猛:陸先生,請剋制 青山真人見來勢洶洶,不敢硬接,身子倒仰,以一隻腳為圓心,身子猛地一轉,已然轉到了鬼帥的身側,掌刀朝著鬼帥的腰脅間斬去。

「噗!」

那鬼帥並不躲閃,任憑青山真人的掌刀擊中腰間,卻是依舊是一聲悶響,鬼帥的身子只是微微地晃了晃,反而青山真人自己的手掌隱隱作痛,心裡不由暗暗懊惱,自己實在是有些託大了,為了穿西裝,將自己的寶劍也放在山裡了,若是那寶劍在手的話,說不定自己和這鬼帥還能爭鋒!

而那鬼帥卻是又是怪笑一聲,巨爪卻是再次掃過,砸向青山真人的肩頭。

青山真人這一下已然來不及躲閃,只能勉強抬起雙臂,朝著那巨爪橫架了上去。

「轟!」

隨著一聲巨響,青山真人的身體便如同沙包被擊飛,重重地摔落在了一旁,砸碎了牆角的凳子,幾乎萎頓不起! ?後院小池塘邊,陳默正在進行今天的垂釣。

小傢伙已經又飛去秀峰山深處了,據小傢伙說,山谷中的那個新家她已經快要建成了,只是對於小傢伙來說很高大的那個『洞口』,其實也就籃球那麼大點,陳默就沒法過去參觀了。

今天的天氣不錯,陳默一邊逗弄著三小隻玩,一邊開始了垂釣。

異界!一片寬闊的湖泊湖面上。

千帆競渡,百舸爭流,一艘艘大船穿行於這片巨大的湖泊中,三教九流之人皆有,各自在這片大湖上演繹著自己精彩的人生。

一艘漁船正在湖泊中航行著,經過半日的行船后,這艘漁船出現在了湖泊中一座湖中島嶼附近。

這是一座桃花島,因島嶼上生有野生桃樹無數,每年到了春日踏青時節,整座島嶼上都會被粉色花海覆蓋,遠在數百裡外的大城中都會有許多貴人們慕名過來賞花,這座湖中島嶼久而久之,就被附近的漁民們稱作『桃花島』了。

「葛叔,就是這一片區域了,昨天我跟濤哥下水摸魚時,在水下發現了好多大蚌呢!」

「昨天縣城裡的陳老爺買去的那顆大珍珠,就是我從那隻大蚌里摸來的。」

一個光著膀子的半大小子,跟漁船上的葛叔說道。

原來昨天附近漁村的幾個皮猴子們下水玩時,在桃花島附近的水下發現了許多野生大蚌,更從那大蚌中開出了大珍珠出來。

對於這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漁民來說,這可是財富啊!

尤其那珍珠是真的大,又光又亮又圓潤,是上好的淡水珍珠!

逆世冷妃 雖然淡水珍珠不如大海中的珍珠值錢,可那珍珠是真的大啊,所以也被那幾個小皮猴子賣出了大價錢。

今天一大早,附近漁村中就有好幾艘漁船向著這一片水域開來了,葛叔的漁船隻是其中之一。

「噗通!」漁船到地兒后,這些從小就精通水性的漁民們,就一個個跳下水去,開始尋找起大蚌來。

「濤哥,我們也下去吧!」漁船上的小皮猴子說道。

「恩!」那個叫濤哥的男孩年紀大些,一邊應著就把褲子一脫,光著腚,幾個小屁孩就全都跳下水了…

一條大青蛇從那座桃花島上游進了湖裡,興許是覺得餓了,大青蛇就準備下水捉幾條魚吃,作為生活在這片大湖中的生靈,這條大青蛇自然是水蛇無疑了。

粗有人腰的蛇軀一扭,大青蛇在水中的速度很快,開始了今天的狩獵!

這條大青蛇雖只是凡獸,但因為其身軀足有十多米長,已經長成了猛蟲!其實在這片湖泊附近的漁村中,也一直都有流傳著它的傳說的。

在漁民的傳說中,這條大青蛇便是龍王的化身,福澤湖泊眾生…

「濤哥,看,我又摸到了一隻大蚌!」

小皮猴子從湖水裡鑽了出來,將一隻能有一米直徑的大蚌托舉在水面,從小就在這片湖邊長大,小皮猴子的水性自然很好。

「小弟,我早就摸到一隻了呢!」

濤哥先其一步,已經從湖裡浮了上來,手中正舉著一隻大蚌往船上送去,船上自有相熟的叔伯們接應著。

「小皮猴子,快把那隻大蚌拿過來…蛇!有蛇!濤子跟小弟快上船!」漁船上的一位叔伯本來是滿臉笑容的,這大蚌可都是銀子啊!可忽然間那位叔伯像是看到了什麼,驚得一張臉煞白,瞪著雙眼就指著水裡的什麼東西,向著濤哥跟小皮猴子大喊大叫著。

「蛇?蛇有什麼好怕的,看我捉了它,晚上回去煮蛇羹吃去。」

小皮猴子離得漁船要遠一些,卻是沒看清楚船上的叔伯已經滿臉驚慌神色了。

小皮猴子還以為是那些叔伯又在嚇唬他了呢,不就是一條蛇嘛,經常見到,有什麼好害怕…

「啊!濤哥救我!」小皮猴子嘴裡的『的』字還沒吐出來,小皮猴子就感覺自己腰上好像被什麼東西纏住了!嘞的生疼!接著小皮猴子就感覺自己呼吸開始受阻,眼前視線一暗,他已經被拉扯進了水下…

小皮猴子驚慌中就看到,一段蛇軀纏在自己的身上,而一個能有小車輪那麼大的蛇頭,正冷冰冰的出現在自己眼前!

只是這時候腰上被纏的生疼,小皮猴子張嘴只能咕嚕嚕冒出一串水泡來…小皮猴子被大青蛇纏繞著,大青蛇就準備直接吞食了眼前這個被自己捕捉到的獵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