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也不知道他在國外都做些什麼,能如此風光回來,和江城第一首富連君宸分庭抗禮。

但……

想來應該是吃了許多旁人所不知道的苦。

我用手撐着浴缸的邊緣,擡起頭情不自禁的就吻了一下他臉上傷疤,手臂也勾住了他的脖子,“相公,你……你到底是千年古屍凌翊,還是……還是連君耀?”

我到現在還記着,他在那副石頭棺材裏睜開眼睛的樣子。

清秀的五官如玉鑿一般的好看,那樣子恍如墮凡的謫仙一般好看。初見時,驚鴻一瞥便讓我手中的解剖刀滑落,在他俊秀的臉上劃了一個口子。

那副棺槨當時說是從千年古墓裏掏出來的,卻是在學校的解剖室裏醒來。

他若是那具千年殭屍的話,那怎又成了連君耀,有了連君耀的記憶?

“你覺得我是誰,我便是誰。但不管我是誰,你都是我的。”他言語間帶着極度的霸道,摟着我起身,用卡通圖案的浴巾將我緊緊包裹,“我記着你小時候喜歡海綿寶寶,不知道失憶了以後還喜不喜歡海綿寶寶。”

我聽來覺得好笑,又看到那條童心未泯的浴巾,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看來你要重買一條浴巾了,現在我喜歡章魚叔哥和派大星。”

凌翊摟着我從浴室出來,外頭是間打掃好的主臥。

他將我放在牀頭,指尖細膩的分開我的髮絲,用另一條浴巾一點點擦拭我發上的水珠,“七歲以前你不過是個孩童,喜歡卡通圖案是正常的。小丫頭,現在你大了,想來是不會再像個孩子那樣癡迷那些。”

提起我七歲以前的事情,我總覺得有種在找尋前世記憶一樣。

那些記憶我覺着在我的生命中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卻在這個時候變得那樣近在咫尺。我摟住他堅實有力的勁腰,問道:“那我那時候認識的是凌翊,還是連君耀。”

“連君耀。” 豪門辣妻:撒旦的煞星 他拍了拍我的後背,輕輕的吐出那三個字。

我的心一凜,這麼說來,我曾經認識的是童年時期的連君耀。就只是因爲童年時期的一次偶遇,就讓我們彼此的命運糾纏到了一起嗎?

好些疑團似是隻有等我自己想起來了,那些被抹去的才能真正回到我的生命中。

凌翊幫我擦乾了身上的水,又替我換了一身粉色的連衣裙。 強寵,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這種嫩色系的衣裙我穿的少,畢竟已經過了十五六歲那樣比較少女的年紀。

洗完了澡,大體已經是下午了。

連家的傭人備了下午茶,讓我和凌翊先墊墊肚子。

我早就餓過了頭,已經是不覺得餓了,只是稍微吃了一點西點。喝了些藍山咖啡,傭人說是真正的藍山咖啡,現在已經有價無市了。

我喝不出來,只是品了兩口,就聽到連家大宅中傳來一陣陣梵音。所謂的梵音,其實就是和尚唸經,聲音清澈而又渾厚,絕對不是音響設備能發出的聲音。

有錢人就是任性,和尚廟的和尚都能請到家裏來。

他們所誦讀的內容我很陌生,不是《金剛經》《法華經》一類我們比較熟知的經文。雖然不知道誦唸的是些什麼內容,卻似乎是有佛法的人所誦讀出來的,傳入耳中有一種洗地心靈的感覺。

側耳傾聽的時候,人還會有一種心思空明的感覺。

如同雄鷹翱翔在藍天,那般暢快自如,也有俯瞰大地憐憫衆生之心。

凌翊本在一邊喝咖啡一邊看着手機,聽到佛經誦讀的聲音,緩緩的皺起了眉頭。看來這些和尚唸經,還是會影響到凌翊。

宅中的鎮宅的神位沒有傷到凌翊,萬萬沒想到連君宸居然請了和尚來念經。這該不會是事先就準備好的,要對付凌翊吧?

“凌翊,沒事吧?”我緊張的問凌翊。

凌翊搖頭:“看來連君宸這個臭混蛋惹了不小的麻煩,否則,也用不着請維摩詰進宅辟邪。更不需要請和尚誦經,他是商人,唯利是圖,是不可能有信徒那樣虔誠的心的。”

“惹麻煩?他連小鬼都不怕,能有什麼麻煩?”我以前是很怕鬼的,現在對鬼物的恐懼沒有那麼強烈,但是遇到了的時候還是會發憷。

那連君宸陪揹帶褲小鬼的時候,那就跟對待尋常的幼兒園裏的小朋友是一個態度。又有南宮池墨這樣的朋友,那些不乾淨的東西怕他纔對。

凌翊問我:“進來時,你沒見有鏡子對着門口嗎?”

“見到,說是能把家裏的東西擋出去了。”我雖然是老爺子收的弟子,可我沒跟他老人家學過一天絕活。

這些風水的原理我不懂,可我知道鏡子在風水學上絕對是門學問。

別的不說,就說簡單的。

像我們那樣的單元樓小區,在陽臺弄個鏡子,就能把家裏的煞氣給弄出去。可對面還有房子啊,這煞氣就到了別人家。

虧得連君宸家的門前沒有別的人家,不然被煞氣衝撞了,還不死定了?

我想到這裏,忍不住趴在桌子上,讓自己腦袋的距離和凌翊的近些,“如果要擋煞,我聽人說在還得在門上懸把桃木劍,外頭的東西才進不來。”

凌翊順勢挑起了我的下巴,低頭狠狠吻了一下我的脣,眼中是一絲邪異的笑意,“這個臭混蛋,乾的孽債多了。也不知是惹了什麼禍,雖然沒放桃木劍,卻弄了個桃木的櫃子在門口的客廳鎮着。”

我睜大眼睛,“你懂風水?”

沒誰家裏會放個桃木的傢俱,因爲家裏如果沒有什麼風水上的毛病,是受不了桃木上的正氣的。

可萬萬沒想到,連君宸的客廳裏放了個衣櫃子,還是桃木做的。

我開始有些暗暗責怪自己觀察力不夠敏銳,連衣櫃被放在客廳這麼古怪的現象都沒有注意到。

“只是粗通一些,暫時還看不出他到底在搞什麼鬼,宅中的局應該是南宮家幫忙做的,很高明。”凌翊摸了摸下巴,給自己屬下打了個電話。

說是要讓他們查一查,這附近的人口失蹤案。

過了五分鐘似乎就有了結果了,凌翊在手機裏聽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聽了什麼。掛斷了電話,便沉着一張面孔,眸光中似是帶着一絲威嚴,“小丫頭,來坐我懷裏。”

我咬了咬脣,他霸道邪異的樣子,就來氣,“不坐。”

“那便陪我躺會兒。”他將我直接打橫抱起,帶到了牀上。我的後腦勺枕在他胸口,擡眼便能看到他微冷的面容。

我問他:“怎麼了?電話怎麼說的?”

“人倒是沒有失蹤,只是死了好些野狗,全都是被勒死的。”凌翊似乎對這件事還挺上心的。

不過我也不是很明白,野狗的死和連家大宅有什麼聯繫。我搞不清楚狀況,就保持了沉默,想來凌翊也不是萬能的什麼都知道的。

連宅裏的問題,還是靜觀其變比較好。

和尚唸經唸了少說有半個小時,凌翊在此期間一直都是皺着眉頭的。臉色也比平時更蒼白,額上也少有的出了汗。

這些經文的誦唸,多少應該是對他有影響的。

惡魔總裁別追我 只是凌翊不願表露,一直低眉看着書,偶爾會用手機郵件聯絡公司。他喜靜不喜動,我便不想打擾他,乖乖躺着也沒亂動。

只是躺久了困得慌,又在柔軟的牀上睡着了。

自從懷孕以後,嗜睡的情況就越來越明顯,有些時候要上課,所以纔不得不強打了精神去上課。

其實我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有二十五小時都在睡覺。

到了吃飯的時候,我才被凌翊冰涼涼的脣瓣吻醒。

醒來,滿鼻子都是燒香的那種香的味道。

大概是連家那些誦經的和尚唸完經,又開始燒香拜佛了。我肚子裏懷着陰胎,聞着就想嘔吐。十分不情願的摟住凌翊的腰肢賴牀,窗外透已經漆黑一片了。

連君宸似乎是個重視家庭的人,立了個規矩。非要一家人來齊了纔會開飯,這還沒吃飯,飯桌上就覺着尷尬。

連君耀在看報紙,傭人在一旁上菜。簡思換了一副面孔,熱情的從廚房裏拿出來碗筷分給我和凌翊,還囑咐我們多吃。

不過依舊是有些的刻薄,進了廚房就低聲吩咐傭人,要仔細我們吃的碗筷。收拾的時候分清楚了,到時候拿出去砸了埋掉。

連君宸也不是聾子,臉色已經沉下來了。

司馬倩和簡燁在這時候同時來了,簡燁看到我目光猛然間一變,似乎有些激動,“芒芒……芒芒你來了!你知不知道……那天以後我到處找你……你……到哪兒去了?” 世間萬物,無外乎兩個字「巧合」~

盤古開闢天地,是個巧合。

女媧造人,是個巧合。

人造人,也是巧合(嚯嚯嚯~小蝌蚪找媽媽的幾率,不亞於兩個完全陌生的人在億萬人海里相遇,並且一見鍾情。)

人類習慣把自己的成功歸結於自己額能力,同時也習慣把自己的錯誤歸結於命運或者巧合。

而且,現實中的的確確有太多事事與願違。

往往當你對某些事物抱有極大希望,極度想要結果朝你所希望的方向發展時,它往往向想到的方向溜走,再回頭給你個大鬼臉,猶如童心未泯的熊孩子。

安慕西心裡越是祈禱大吼大叫的千萬別是那啥神秀公司,神秀公司的嫌疑偏偏就越大~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因為她已經將這一層樓所在的公司看了大半,都不是她要應聘的神秀公司。

那麼,神秀一定就是剩下的兩家之一,大吼大叫的那家公司是神秀的概率,遠遠大於百分之五十,簡直闊怕~

「宿主,所以~人有時候先做好最壞的打算,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最近你好像說的都好有道理的樣子,所以,死拖,你最近是在研究哲學么? 都市無敵戰神 哲學拖?」

「~你真要這麼說,本拖並不打算反駁~」

「哥穩~」

「啥?」

「混!!!」

……

好吧,儘管大吼大叫已經消失,可安慕西依舊百分百確定了,那瘋狂而又魔性的吼叫聲的的確確是從神秀公司發出來的,沒得選咯~

看著神秀公司那十分低調的low狗(很low的logo),安慕西無奈的拍了拍額頭。

尼瑪,綠色的背景色,上頭一個黃色的網路上常用的滑稽臉的表情,表情額頭上是紅色藝術體的「神秀」二字,這種logo創意,說它low就已經是很給他們面子了~

真不知道,他們公司的業務員出去遞名片會不會挨打~

「這特喵~真的是科技公司? 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他們真的有設計板塊?」

安慕西小聲嘀咕了一下,如果這公司設計人員真的只有這樣的水準,那為何還木有倒閉?

如果老總只有這樣的欣賞水平,那他家裡得有多少礦才能將這樣一家公司維持下去?

秉承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走了進去。

一進門,第二眼看到正對著的是前台~電腦後面有個身著白襯衣的女職員正在低著頭,攪動著手裡的奶茶或者是咖啡什麼的~

為毛是第二眼?

因為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比門口大十倍的「滑稽臉」logo~

碩大的滑稽表情配著「神秀」二字,帶著強烈的欠打氣質撲面而來,竟然將安慕西這個絕世高手給撲的一陣眩暈~

「既來之則安之?這回這個之我特喵怕是安不了~」

作為一名頂級的設計師,安慕西對這公司的容忍已經達到了極限。

她決定轉頭就走~

說實在的,她真不覺得這家公司有什麼前途~

儘管她不需要別人給它什麼前途~

「哎?請問你找誰?」

安慕西剛轉身到一半,恰好被偶然抬頭的女前台給發現了。

「走錯了!」

安慕西扭頭說了一句,揮了揮手就要離去。見鬼,這樣的公司,沒事兒放個前台幹嘛?

「哎?安女士?你先別走,你是來面試的安女士吧?」

「???你怎麼知道?」

喵的,前台都這麼專業的么?難不成這家公司表面是青銅,實際上還是深藏不露的王者?

「呵呵,您的面試邀請還是我給您發的呢~我當然知道~」

女前台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來,笑容可掬,嗯,容貌就不用評價了,如果非要說特點的話,就是這女的腮邊有一顆媒婆痣~

看起來,人很機靈,薄嘴唇,單眼皮,看起來尖酸刻薄之相,卻偏偏笑容可掬。

宛如~嗯,宛如古風影視劇中勾欄瓦舍青樓妓館的老鴇子~

「所以~你就是人事總監咯?」

「不不不,我不止是人事總監,還是行政總監,財務總監,培訓和銷售總監,還身兼前台和副總,對了,我姓狄,叫狄之秀~你可以叫我狄總~或者秀兒姐~你不知道,我們市場部,就需要你這樣一個頂級人才~以後啊……」

「……秀兒……我特喵更想叫你魔鬼!」

安慕西一陣肺腑,然後出口打斷秀兒繼續往下說?還以後,咱們不闊能有以後~

「咳。狄總!我必須提醒一下你,我的簡歷上寫的很清楚,我要找的是設計師職位,而不是市場部。」

什麼啊,你特喵沒問我同不同意留下,就扯到以後了。

「咳。呵呵,出門工作,還不都是為了掙錢嘛,你說對吧,你放心妹子,就憑你如此優秀,只要你願意留下,我可以拍板,保證你的薪資待遇比你以前的標準要多好幾倍。怎麼樣?去我辦公室談談?」

……

「……人字拖,我突然對這家公司有了興趣了~」

「宿主,你果然膚淺了~本拖沒想到,並不缺錢的你,還是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

人字拖在安慕西腦海中擺出一個單手扶額,一副我不認識你的動作,語氣中滿滿的鄙視。

「屁!我是張看看這家神秀科技到底是做什麼的~」

點了點頭,跟在秀兒身後香裡頭走去。

拐過彎才發現,公司面積和規模並不小,一排排的白色辦公桌,上面擺著一排排的電腦,一個個格子里正坐滿了人,有男有女,都是白襯衫裝扮,看起來都很年輕。

每個人面前還掛著藍色繩子的工作牌,除了電腦之外,桌面上還都有著一部電話。

粗略一看,大約有七八十人,有的在小聲的打著電話,有的在噼里啪啦的敲擊著鍵盤,每個人都在忙碌著,恰恰沒人注意安慕西的到來。

兩人來到秀兒的辦公室,在沙發上落座,秀兒貼心的給安慕西倒了一杯水。

「好了,妹子,咱們言歸正傳吧~」

「額~我想問一下,貴公司……主要經營什麼業務?」

安慕西此時腦海中更加疑惑了,想起之前聽到的瘋狂的早會,還有剛才那些人的工作場面,看起來公司還是蠻有實力的樣子啊~

畢竟,以s市的工資標準來講,養活這麼多員工,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這年頭,人才這麼貴,公司沒點實力,還真不行。

「呵呵,妹子你就算不問,我也會跟你講噠,你剛才也看到了咱們公司的實力,不過,外頭那七八十人只是電銷和網銷人員~我們的業務員也有上百人之多,不過他們都出去跑業務了~」

「所以~」

「啊,你剛才問咱們公司的業務嘛?嗯,我只能告訴你,很全面~有兒童和孕嬰用品銷售,保健品銷售~成人用品製造和銷售~另外,我們還做股票,期貨和現貨,比如貴金屬買賣,原油什麼的,另外還有外匯。嗯,我們還有養老業務,另外銷售墓地。」

秀兒介紹起來,簡直如數家珍,滔滔不絕,顯然是熟能生巧,也不知給人講過多少遍了。

「額……你是打算讓我做哪一塊?」

「你?妹子,你這麼優秀,秀兒姐當然不能虧待你~你留下的話,可以給你個公關部總監和總經理助理的位置~平時呢,只需要跟隨總經理出差沙灘業務就好~」

「……喵的,怎麼感覺有些想打她?這是要本大爺出賣色相嘛?」

「總經理是?」

「啊,總經理是我哥哥,叫狄神傑~」

「狄神傑,狄之秀~所以……神秀公司就是這麼來的咯~我去你喵的吧~」

「怎麼樣?考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